棍棒戰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棍棒戰爭
Poltettu kylä.jpg
阿爾伯特·埃德爾費爾特所繪的《被燒毀的村莊》
日期1596年11月25日-1597年2月24日
地點
現今的芬蘭一帶(瑞典王國的一部分),諾基亞烏爾維拉屈勒教堂[1]
結果 瑞典貴族勝利
參戰方
農民 貴族軍隊
指揮官與領導者
亞科·伊爾卡英語Jaakko Ilkka
彭蒂·波圖芬蘭語Pentti Pouttu
漢努·克蘭卡芬蘭語Hannu Krankka
以色列·勞林波伊卡(Israel Laurinpoika)
克拉斯·弗萊明英語Klaus Fleming
約迪克·芬雪瑞典語Gödik Fincke
伊瓦里·塔瓦斯特(Iivari Tavast)
兵力
1000-4000+ 1500-3300+
不同戰鬥的軍力不同,並且一些戰鬥的軍力是估算出的。

棍棒戰爭芬蘭語Nuijasota瑞典語Klubbekriget)是1596到1597年在瑞典王國內的今天的芬蘭的一場反對貴族與軍隊的剝削的農民起義。這場起義的名字來自於農民們用各種鈍器武裝自己的事實。這些鈍器有棍棒連枷手杖英語mace (club)等,同時它們也被視為反抗那些配備重型防具的敵人的最有效的武器。這些自耕農們的配置中還有刀劍、一些火器,以及兩門炮,而他們的對手,克拉斯·埃里克松·弗萊明英語Klaus Fleming[2]的部隊,則是專業的、配備重型武器與防具的士兵。

戰爭[編輯]

農民們佔領了諾基亞莊園領地的住宅並贏得了若干場反抗小型騎兵部隊的小規模戰鬥,但是他們在1597年1月1日至2日被克拉斯·弗萊明決定性地擊敗了。接着在諾基亞發生了一場野戰,但其結果卻非決定性的:士兵們無法突破自耕農們的防禦工事陣地,而自耕農們也無法在開闊地帶擊敗士兵們。克拉斯·弗萊明之後嘗試用計,答應自耕農們只要他們自耕農們將他們的首領們交給他弗萊明,他弗萊明他們就離開自耕農們的陣地。自耕農們答應了。當他們交出了他們的首領,克拉斯·弗萊明便立即命令全體出動攻擊這些離開了他們陣地的自耕農們。這些自耕農們被大量屠殺。他們的總指揮官亞科·伊爾卡英語Jaakko Ilkka[2]設法逃走了,但是在幾周後被捕並且和四位其他的自耕農首領們在伊爾馬約基教堂一起被斬首。第二波的暴動者們在2月24日的桑塔武奧里戰役芬蘭語Santavuoren taistelu中在伊爾馬約基遭受到了決定性失敗。總共將近有3000人死在了這場造反中。

這些暴動者們幾乎都是來自東博滕英語Ostrobothnia (historical province)塔瓦斯蒂亞英語Tavastia (historical province)北部及薩沃英語Savonia (historical province)的芬蘭農民。在參加了1590年到1595年的艱苦的俄瑞戰爭過後,疲憊的他們失望地發現,即使是在《特烏西納條約英語Treaty of Teusina》之後,他們仍然被要求提供食物、運輸及住所給一支相當大的軍隊。這些暴動者們還抱怨士兵們濫用稅收系統來強行帶走比他們該得的還要多的稅金。這些事件可以被視為西吉斯蒙德國王卡爾公爵間的更大的權力鬥爭的一部分。其中前者被弗萊明強烈支持,而後者對農民們的動機表示同情,但是無法進行軍事干涉。

戰後影響[編輯]

歷史學家兼芬蘭人運動英語Fennoman movement於爾約·科斯基嫩英語Yrjö Sakari Yrjö-Koskinen在他的著作《棍棒戰爭,其起因與事實》(Nuijasota, sen syyt ja tapaukset,1857-1859)中將這些農民們視為在為自由與正義而戰。阿爾伯特·埃德爾費爾特的繪畫《被燒毀的村莊》(Poltettu kylä,1879)描繪了在一座燃燒的村莊的背景中,一名婦女、一名兒童,以及一名老人藏在岩石之後。詩人卡爾洛·克拉姆蘇芬蘭語Kaarlo Kramsu稱讚這些暴動者並在愛國詩歌中悲嘆他們的失敗。這些詩有《伊爾卡》(Ilkka)、《漢努·克蘭卡》(Hannu Krankka),以及《桑塔武奧里之戰》(Santavuoren tappelu)等,它們都被出版在《詩歌》(Runoelmia,1887)中。在芬蘭內戰之後,辯論的中心圍繞在強調卡爾公爵這一角色煽動了這場暴動的解釋上。在彭蒂·倫瓦爾芬蘭語Pentti Renvall的《瓦薩時代的芬蘭中的國王的人與造反》(Kuninkaanmiehiä ja kapinoitsijoita Vaasa-kauden Suomessa,1949)中便能找到這個。辯論的另一個中心圍繞在強調造反之根是階級鬥爭的解釋。海伊基·於利康阿斯芬蘭語Heikki Ylikangas在《棍棒戰爭》(Nuijasota,1977)中便爭論了這個。

另見[編輯]

參考[編輯]

注釋[編輯]

  1. ^ Nokian retki 1596 (20.12. Pentti Pouttu ja 200 miestä saapuvat Ulvilaan. Axel Kurki ottaa Poutun vangiksi, ja hänet viedään Turun linnaan, missä hän myöhemmin kuolee "syöpäläisten syömänä". Tommolan kohtalosta ei ole tietoa. 31.12. Vouti Melkiorsson esittää talonpojille Flemingin tarjoamaa mahdollisuutta lähteä kotiin, kunhan nämä luovuttavat päällikkönsä. Talonpojat lähtevät pakoon, ja noin 500–600 talonpoikaa tapetaan (lähinnä Kyrön, Lapuan ja Ilmajoen miehiä).) Arkistoitu 2009-08-12. Viitattu 6.7.2012.
  2. ^ 2.0 2.1 在瑞典和芬蘭的這場衝突相關的歷史著作中,所記錄的名字是不同的。被提得更頻繁的是「克拉斯·埃里克松·弗萊明」(Clas Eriksson Fleming),而芬蘭語版本則錯誤地將他的名字記成了「克勞斯·弗萊明」(Klaus Fleming)。本文使用的是他原本的瑞典語名字。另外,亞科·彭廷波伊卡·伊爾卡(Jaakko Pentinpoika Ilkka)在瑞典語版本中則被記成了「雅各布·伊爾卡」(Jacob Ilkka)或「雅各布·本茨松·伊爾卡」(Jakob Bengtsson Ilkka)。

參考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