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茂生
出生 (1954-10-01) 1954年10月1日(63岁)
台湾 台湾苗栗县
居住地 台湾
国籍  中华民国
研究领域 法学
机构 国立台湾大学
母校 国立师大附中
国立台湾大学(学士、硕士)
东京大学(肄业)
一桥大学(硕士、博士)

李茂生Mau-Sheng Lee),(1954年10月1日),国立台湾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日本一桥大学法学博士,台湾废除死刑运动参与者。

生平[编辑]

国立台湾大学法律学系学士、硕士。硕士毕业后赴日本留学,原先就读东京大学,因无法达到东京大学指导教授的认可标准而无法毕业,在原指导老师的联络与帮助下转到一桥大学,师从福田雅章,于1991年以86万字的博士论文〈日本战后行刑思想史〉获得一桥大学刑事法学博士(一桥大学创校以来所颁授的第八个博士,第一个外国人博士)。

李茂生主要以米歇尔·福柯乔治·阿甘本的理论冶炼刑事法,曾经主导台湾少年事件处理法的修正。教学风格活泼,虽多讽刺戏谑之语,然实寓其刑法思想于其中。李茂生一向主张客观说,其刑法思想与国内通说大相径庭,上课内容艰深难懂,时常讽刺时政与爆料名人八卦,深受学生爱戴。唯法律系学生在国家考试的考量下只有少数同学选择修习其所开设的刑法总则课程,另外每两年开设有监狱学、少年事件处理法等课程。

李茂生的兴趣非常广泛,年轻时曾经利用fortran写出滑雪的电脑游戏。

语录[编辑]

  • 人要反省自己,要能在他人的呻吟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 我保护流浪动物、到青少年监狱探视所谓的“不良少年”,不是只为了传达一句话,而是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有人真心在关心他们
  • 你改变不了社会、改变不了政府,但是你有一颗心,可以改变跟你相关的人。
  • 给有需要的人帮助!哪怕只是拍一下他的肩膀,就能让他觉得得到勇气,可以继续面对整体环境。
  • 不要整天活在天龙国,稍微脱离一下天龙国去了解一下台湾各处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你很有可能会被击倒,但是我希望各位不要被事实击倒,稍微接纳下来,这东西就是你们以后要去改的东西。我努力了二、三十年都没有多大的成效之下,我只好寄托,让你们去改这方面的东西......
  • 那些被害者家属要求偿命的态度,只是给社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 吃一兰拉面的台湾人是堕落盲目皇民。
  • 越卑鄙无耻的人越会写道德文章。

学说[编辑]

李茂生老师主张的客观说,在三阶理论中,是将主观要件的判断,延后到第3阶段的“有责性”的判断阶段;在第1阶段的“构成要件该当性”、第2阶段的“违法性”的判断阶段,都只考虑犯罪的客观条件,这样可以避免被告的主观意思被任意扭曲。

对医疗人员的批判[编辑]

李茂生老师对医疗人员的批判,认为医疗人员应该要病患负起更大责任,例如:以往医疗体系认为只要取得“患者的同意”、“患者家属的同意”或更离谱的“患者相关人士的同意”,手术成功与否都可以免责;事实上,法律对医疗行为会依序审视目的、手段及均衡的正当性,而患者的同意则属于均衡性的判断;倘若目的、手段即已违法,则不论患者是否同意,也无济于事。因此认为制度和判例要求提升医疗人员的责任与减少医疗人员能操作的防卫医疗空间。

相关争议[编辑]

  • 2016年8月31日,为了不当党产委员会主委顾立雄怒飙记者一事,李茂生在脸书上力挺顾,杠上草协联盟发起人徐巧芯,甚至以讽刺语气表示,“至于巧巧巧巧我爱你的回应,我不做任何评论。其实是懒得评论。不过,我真的是好爱你喔”[1][2][3][4][5][6]
  • 2016年9月7日,针对勇夫何柏翰勒毙闯空门窃贼一事,李茂生表示出问题的是“侵入者已经失去反抗能力后的行为”。“说真的,如果这是考题,标准答案或许是未必故意的杀人。一方面绞首,一方面向警察说‘他快死了’,这句话就是个完整的自白。法官已经够委婉了。”,并引述民法149“但已逾越必要程度者,仍应负相当赔偿之责”。还认为大部分的网友不用大脑[7]
  • 李茂生日前在脸书PO文酸航空公司“实在不会做生意,(商务舱)位置空着也没人坐,让我展现一下当老公的气魄,也没有损失啊”。“宅神”朱学恒则在脸书转贴李茂生的PO文,酸他“钱不够就认真去赚!凭什么华航要把空位给你特权升等?”。
  •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穿着条短裤遇到女警询问事情,以及问他是“干什么的”,他一时“气冲脑门”,回了句“我是台大法律的教授,你最好不要惹我”,女警闻言随即致歉,掉头就走。
  • 李茂生:酒驾吸毒要除罪化 , 李茂生认为单纯吸毒没有被害人, 以及酒驾没有撞死人, 都应该除罪化。此项主张引起朱学恒痛批。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