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合唱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ad Religion
乐队
音乐类型 朋克摇滚, melodic hardcore, 硬核朋克
出道地点 加州Woodland Hills
活跃年代 1979–现在
唱片公司 Epitaph (1980–1993, 2001–现在), 大西洋唱片 (1993–2001), Epic (1997)
网站 http://www.badreligion.com/
相关团体 Circle Jerks, Minor Threat, Government Issue, Dag Nasty, Daredevils, Bad4Good, Suicidal Tendencies, Infectious Grooves, Error, Black President
现任成员
Greg Graffin
Brett Gurewitz
Jay Bentley
Greg Hetson
Brian Baker
Mike Dimkich
已离开成员
Jay Ziskrout
Davy Goldman
Tim Gallegos
Pete Finestone
John Albert
Lucky Lehrer
Bobby Schayer
Paul Dedona
Brooks Wackerman

邪教合唱团(Bad Religion)是一队起源在美国加州朋克摇滚乐队。在1979年洛杉矶成立。乐队经常使用升腾的三重和声,吉他独奏和含有对宗教或政治的批判的歌词。在乐团的生涯中,只有主唱Greg Graffin是唯一没离开过的成员,可是,目前的成员包含了三位初始的成员(分别是Greg Graffin, Brett Gurewitz 及 Jay Bentley)。当前的成员为Jay Bentley (贝斯)、Greg Graffin (主唱)、Brett Gurewitz (吉他)及 Greg Hetson(吉他)Brooks Wackerman (鼓手)、Brian Baker (吉他)和 Brooks Wackerman (鼓手)。

尽管乐队的名称及标志带有反宗教信息,他们也不全是无神论者,Greg Graffin更认为他是一个自然主义者。

乐队历史[编辑]

组合和早期(1979-1982)[编辑]

在1979年,邪教合唱团由当时还是高中学生的Greg Graffin, Jay Bentley, Jay Ziskrout及Bret Gurewitz在洛杉矶组成。他们的首次演出是在1980年和Social Distortion在加州富勒顿一个货仓举行的。在和Social Distortion的表演后,他们在洛杉矶的KROQ电台有几次的播放。 然后在1981年他们由乐队成员Brett Gurewitz所经营的Epitaph唱片发行了一张同名唱片。随后在1982年邪教合唱团开始了录制他们的首张大碟"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在这只唱碟的录制过程中,鼓手Jay Ziskrout离开了乐队,并由Pete Finestone取代他的位置。唱片"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由乐队在Epitaph唱片旗下售出了大约1万2千份。

Badreligion1980.jpg

Into the Unknown, Back to the Known和短暂的解散时期(1983-1985)[编辑]

在1983年,乐队发行了Into the Unknown——一张以键盘为主调和步速比较慢一点的唱片。在绝版后,差不多大部分由他们乐队制造的唱片都在他们不知情底下被卖出去了他们住的仓库。这起事件和乐队成员之间越发分歧的个人生活造成了唱片发行后短暂的解散。不久后,Graffin随即重新组成了乐队。吉他手Brett Gurewitz因滥药问题而需要更新,所以他的位置便由Circle Jerks的吉他手Greg Hetson代替。邪教合唱团在"Back to the Known"唱片里回到了在"Into the Unknown"前稍微更轻柔和摇滚的走向。

重聚和Suffer(1986-1988)[编辑]

在1986年,在Greg Graffin邀请Bentley回到乐团里来后邪教合唱团开始了对"Back to the Known"时期乐队成员的重组。在一开始Bentley对邀请有一点犹豫,可是在确认乐团演出的大部分歌曲都是来自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唱片后,他答应了回到乐队来演出一次,最后因为觉得有趣所以决定继续留下。而更新过后的Gurewitz也被说服了重新加入。 Pete Finestone此后持续担任鼓手的角色,而Greg Hetson则成为了第二吉他手。邪教合唱团又再次回来了。 再聚的乐队在1988年推出了他们的第三张唱片"Suffer"。

No Control, Against the Grain 和 Generator (1989–1992)[编辑]

1989年前半年,在他们Suffer巡回演出后短暂的休息时间后,他们决定了开始制造他们的下一张唱片,于是便在同年六月前去了Westbeach Recorders录制。而其后的成品"No Control"在1989年发行,最后售出超过6万份。 邪教合唱团的硬核朋克风格在1990年发行的"Against the Grain"中仍没有消停。在乐队打入主流音乐市场前这是他们首张售出超过10万份的唱片,这正正能够看出这队乐队快速的成长。唱片里其中一首歌"21st Century (Digital Boy)"被广泛地认为是乐队最为人熟悉的歌曲,几乎此后每场现场演奏都有这首歌的出现。 鼓手Pete Finestone在1991年4月再次离开乐队,以集中精力在他与主流唱片公司签过约的乐队"The Fishermen",之后Bobby Schayer加入了乐队以代替Pete。在1991年5月,邪教合唱团再次在Westbeach Recorders的录音室录制他们第六张唱片"Generator"的材料,直至1992年3月才推出。当时Gurewitz已经将Westbeach搬到了更大的场地,因此乐队终于有机会在同一时间演奏。所以"Generator"几乎都是在录音室里现场演奏录制而成的。Gurewitz指出那是"改变的时候"和乐队"在一个不同的录音室工作,但就连编曲乐队都努力地刻意尝试改变。伴随着那只唱碟的录制,邪教合唱团拍摄了他们的首出音乐电影"Atomic Garden","Atomic Garden"同时亦是邪教合唱团头一首以单曲形式推出的歌曲。 因为邪教合唱团的成功,他们在1991年发行了一个合集"80-85"。"85-85"是他们的首只唱片"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和两只EP"Bad Religion"及"Back to the Known"还有在与Circle One、Disability、RF7和Redd Kross合作的EP"Public Service"中的3首歌曲的一个重新包装。这个汇集并不包括"Into the Known"。"80-85"现时已经绝版,并已被2004年拥有同样内容和重新发布的"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取代。

主流市场的成功和Gurewitz的离开 (1993-1995)[编辑]

在另类摇滚和油渍摇滚浮上水面的1993年,邪教合唱团离开了Epitaph唱片转而投奔Atlantic Records和在旗下快速地重新发行了他们的第7张全长唱片"Recipe For Hate"。尽管乐队受到了来自评论家混合了的批评,他们的唱片最终传到了主流听众的耳朵里,并得到了他们至今在排行榜上最高的位置,首次当上公告牌Heatseekers排行榜的14名,以"American Jesus"和"Struck a Nerve"特别在当时的电台上流行。在1993年,乐队还录制了歌曲"Leaders and Followers"(及后成为了他们下一张唱片日本版本的额外歌曲)作为Kevin Smith的电影Clerks的声带。

专辑Recipe For Hate紧随着邪教合唱团的第八张唱片Stranger Than Fiction推出。在1994年9月推出初期受到了猛烈的抨击,随后却成为他们最成功的专辑。歌曲Infected和重新推出的21st Century (Digital Boy)成功风行一时。这是邪教合唱团第一个上了告示牌排行榜的专辑,最高达到87位,并在1998年3月4日因超过一百万份的销售量而获得了美国RIAA的Gold Certification。在Recipe For Hate被推出前,Gurewitz离开了乐队。公开地解释原因是他运营的Epitaph唱片旗下的乐队The Off Spring成为了1990年代其中一队最大型的乐队。Gurewitz和很多粉丝都指责乐队为了寻求更大的商机而离开了Epitaph唱片,忽视了Gurewitz有以The Off Spring赚了几百万的能力的事实。

因着关系越来越紧张,Greg有时候会在演唱会演唱"Stranger Than Fiction"时唱出其他的歌词。如"I want to know where Brett gets his crack" 或 "I want to know why Gurewitz cracked"。这些带刺的话反映了Gurewitz对霹雳可卡因、海洛因、和其他折磨了Gurewitz的毒瘾。

专辑[编辑]

发行年份 唱片 告示牌二百强专辑榜排行 歌手 吉他 贝斯 鼓手 发行公司
1982[1][2] 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 从未上榜 Greg Graffin Mr. Brett Jay Bentley Jay Ziskrout /
Pete Finestone
Epitaph
1983 Into the Unknown 从未上榜 Paul Dedona Davy Goldman
1988 Suffer 从未上榜 Greg Hetson Jay Bentley Pete Finestone
1989 No Control 从未上榜
1990 Against the Grain 从未上榜
1992 Generator 从未上榜 Bobby Schayer
1993 Recipe for Hate 14 (Heatseekers) Epitaph
Atlantic
1994 Stranger Than Fiction 87 Atlantic
1996 The Gray Race 56 Brian Baker
1998 No Substance 78
2000 The New America 88
2002 The Process of Belief 49 Mr. Brett Brooks Wackerman Epitaph
2004 The Empire Strikes First 40
2007 New Maps of Hell 35
2010 The Dissent of Man 35
2013 True North

标志[编辑]

Crossbuster_symbol

邪教合唱团的标志被粉丝们起名"Cross-buster"。其标志为一个黑色的十字架上放上一个代表“禁止”的红色符号。 这个标志为吉他手Brett Gurewitz在一张纸画下然后在经过一伙同意后成立的。他们认为采用这个标志将会使他们的父母感到厌恶。.

在邪教合唱团现场的纪录片"Along the Way"里,乐队领头人 Greg Graffin 承认了他们的标志确实阻碍了不少他认为可以从他们的音乐得益的虔诚的人们认识他们。贝斯手Jay Bentley在片中也有被问及关于标志的问题。他承认那个标志是为了使他们的父母讨厌的和那个标志可以十分容易地在T恤上喷上和涂鸦。;当人们问他标志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都会回答:“就是你想的意思。”吉他手Greg Hetson在纪录片则指该标志代表anti-establishment(一种对传统社会、政治、和经济原则持反对立场的理念或观念)。

在后来的乐队事业,Brian Baker加入了他们的乐队他以下列几项总结了:

邪教合唱团的名字和标志是在两位的十五岁少年中的脑海闪过、可以作为他们即将在车房里开始的朋克摇滚乐队的最具攻击性的名字和标志。并没有人想过21年后会有人因此而在电话访问上问及。”[3]

很多邪教合唱团的商品:“包括帽子,腰带扣,T恤,连冠鸦的外套都有"Crossbuster"的符号”。标志还被用作他们早期发行EP的封面,如 1981年的 同名EP "Bad Religion" 和 1985年的 ""Back to the Known"", 还有 New Maps of Hell的CD。这个标志还能在其他唱片找到,包括唱片"Suffer"(封面上男孩身上烧着的T恤),"No Substance"上Kristen Johnston的右胸上、在某个电视节目演员的后面、和一个女人的指甲上),"Process of Belief"(在小书里有一个小小的"Crossbuster标志,与其他的标志混在一起)和"30 Years Live" (在30代替了0).

参考资料[编辑]

  1. ^ 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 | Discography | The Bad Religion Page - Since 1995. Thebrpage.net. 1981-01-06 [2011-10-15]. 
  2. ^ Bad Religion - How Could Hell Be Any Worse? at Discogs. Discogs.com. [2011-10-15]. 
  3. ^ NewsPro Archive. Decapolis.com. 2001-11-30 [201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