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與滿足研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使用與滿足研究傳播學的媒體研究課題,使用與滿足研究指受眾使用大眾傳播媒介,去取得自身的滿足。使用与满足理论带有强烈的功能主义色彩,并且采用实证主义的定量研究方法。

長久以來,傳播學的研究集中於傳媒對受眾的影響。1974年,Jay G. Blumler 及 Elihu Katz 提出「使用及滿足」,提出受眾使用傳媒來滿足自己,在傳播學上,開始了受眾如何運用傳媒的研究。它源自社會科學,以社會滿足(gratification of social)及心理需要(psychological needs)的角度來研究傳播過程中的受眾。媒体效果研究的重点从媒体转向受众。

使用與滿足研究認為受眾主動對傳播內容作出選擇。受眾在傳播過程中處於主動角色,他們自由選擇媒體內容以滿足自己需要。因為受眾的社會及心理需要,引發出對媒體的期望,從以作出選擇及接觸,最後得到滿足。Alan M. Robin (2002) 修改了Blumler & Katz的假设,提出了5个基本假设:

1)媒体使用是带有动机性的行为 2)受众在使用媒体的时候具有主动性(核心假设) 3)社会和社会心理因素引导,过滤和影响传播行为 4)媒体与其他传播方式相互竞争 5)一般情况下,受众的使用和满足的过程中占主动,其作用大与媒体,但是也不总如此。

因此,如何定义和测量"主动性"成为使用与满足理论的重点。

对于使用与满足理论的批评主要有: 1)主要概念的操作性定义,比如使用,满足,动机,需求等。如果定义并且测量这些概念对于使用与满足理论的研究结果是否具有实际意义有决定性的影响。 2)关于受众主动性的批判,主要围绕受众是否具有主动性,如果有,应该如何定义定义并且精确测量,受众的主动性是否收到社会环境和其他因素的影响等等。 3)批判学者提出使用与满足理论忽略了政治经济结构对于媒介的影响。比如,使用与满足理论的实际上假设了每个个体对于媒体的使用和选择是平等的,因此忽略了权利不平等对媒体使用的影响。再如,Carey & Kreiling (1974)提出使用与满足理论忽略了象征符号本身带来的直接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