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258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千年 前1千年
世纪 前4世纪 | 前3世纪 | 前2世纪
年代 前280年代 | 前270年代 | 前260年代 | 前250年代 | 前240年代 | 前230年代 | 前220年代
年份 前263年 | 前262年 | 前261年 | 前260年 | 前259年 | 前258年 | 前257年 | 前256年 | 前255年 | 前254年 | 前253年
纪年

大事記[编辑]

  1. 正月,王陵邯鄲,少利,益發卒佐陵;陵亡五校。武安君白起病癒,秦昭襄王欲使代之。武安君曰:「邯鄲實未易攻也;且諸侯之救日至。彼諸侯怨秦之日久矣,秦雖勝於長平,士卒死者過半,國內空,遠絕河山而爭人國都,趙應其內,諸侯攻其外,破秦軍必矣。」王自命不行,乃使應侯范雎請之。武安君終辭疾,不肯行;乃以王齕代王陵。
  2. 趙孝成王使平原君求救於,平原君約其門下食客文武備具者二十人與之俱,得十九人,餘無可取者。毛遂自薦於平原君。至楚,毛遂劫楚考烈王而盟於是楚王使春申君將兵救趙,魏安釐王亦使將軍晉鄙將兵十萬救趙。秦王使謂魏王曰:「吾攻趙,旦暮且下,諸侯敢救之者,吾已拔趙,必移兵先擊之!」魏王恐,遣人止晉鄙,留兵壁鄴,名為救趙,實挾兩端。
  3. 魏王又使將軍新垣衍間入邯鄲,因平原君說趙王,欲共尊秦為帝,以卻其兵。魯仲連在邯鄲聞之,往見新垣衍曰:「彼秦者,棄禮義而上首功之國也。彼即肆然而為帝於天下,則連有蹈東海而死耳,不願為之民也!且未睹秦稱帝之害故耳,吾將使秦王烹醢梁王!」新垣衍怏然不悅,曰:「先生惡能使秦王烹醢梁王?」魯仲連曰:「固也,吾將言之。昔者九侯鄂侯周文王之三公也。九侯有子而好,獻之於紂,紂以為惡,醢九侯;鄂侯爭之強,辯之疾,故脯鄂侯;文王聞之,喟然而歎,故拘之牖里之庫百日,欲令之死。今秦,萬乘之國也;梁,亦萬乘之國也。俱據萬乘之國,各有稱王之名,奈何睹其一戰而勝,欲從而帝之,卒就脯醢之地乎!且秦無已而帝,則將行其天子之禮以號令於天下,則且變易諸侯之大臣,彼將奪其所不肖而與其所賢,奪其所憎而與其所愛,彼又將使其子女讒妾為諸侯妃姬,處梁之宮,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而將軍又何以得故寵乎!」新垣衍起,再拜曰:「吾乃今知先生天下之士也!吾請出,不敢復言帝秦矣!」
  4. 燕武成王薨,太子燕孝王立。
  5. 信陵君朱亥矯王命而殺晉鄙,竊兵符而就趙。
  6. 王齕久圍邯鄲不拔,諸侯來救,戰數不利。武安君聞之曰:「王不聽吾計,今何如矣?」秦王聞之,怒,強起武安君。武安君稱病篤,不肯起。

出生[编辑]

逝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