吠陀重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吠陀梵語音高重音或簡要的說吠陀重音,傳統上被梵語文法家分為三種音質,udātta“提升”(高調)、anudātta“不提升”(低調)和 svarita“揚抑”(降調)。

音調機制[编辑]

Udātta 標記[编辑]

udātta 標記繼承 PIE 重音的位置。因此在轉寫中 udātta 通常標記為銳音符anudāttasvarita 不標記,因為它們的位置可從 udātta 的位置自動得出。例如,在梨俱吠陀的第一中,轉寫為

agním īḻe puróhitaṃ

意味著這八個音節有音調

A-U-S-A-A-U-S-A (這里 A=anudātta, U=udātta, S=svarita),

或形象的表示為,

_ ¯ \ _ _ ¯ \ _
  • īḻe 是限定動詞因此沒有 udātta,但是它的第一個音節svarita,因為前面的音節是 udātta
  • 吠陀韻律獨立於吠陀重音,并且由音節重量確定,所謂在韻律上說,這句讀為
- . - - . - . x (后半句是iambic格)。

Samhita標記[编辑]

在某些情況下 samhita 之前的重音音節在口頭傳播的語言變化中消失了,所以導致了 svarita 直接出現在 anudātta 之后: 這就是所謂的“獨立svarita”。在這種情況下,這個 svarita 音節用重音符標記。

例如在 RV 1.10.8c 中,

jéṣaḥ súvarvatīr apá
U-S-U-S-A-A-A-U
¯ \ ¯ \ _ _ _ ¯

成為

jéṣaḥ svàrvatīr apá
U-S-S-A-A-A-U
¯ \ \ _ _ _ ¯

Svarita標記[编辑]

獨立 svarita 是毗連元音通過連接音變導致的。它有四種變化:

  • jātya (“先天”) (由於詞內的變化,比如 kúa 變為 kvà,還有上面的例子(u 在元音前變成 v)
  • kṣaipra (“快速”) (在兩個詞相遇的地方 u 成為 v 或 i 成為 y,比如 ví-āpta 變成 vy-ā̂pta) (i 在元音之前變為 y)
  • praśliṣṭa (“接合”) (在兩個詞相遇的地方元音緊縮,比如 diví-iva 變為 divī̂va)
  • abhinihita (“緊密接觸”) (在兩個詞相遇的地方通過 avagraha 表示的詞首元音省略,比如 té-abruvan 變為 té-'bruvan)。

獨立 svarita梨俱吠陀中出現了大約 1300 次,或者說大約 5% 的子。

拼寫[编辑]

羅馬字母轉寫中,udātta 標記為一個銳音符,獨立 svarita 標記為一個重音符,而其他音節不標記。

在梨俱吠陀 samhita天城文版本中:

  • svarita 標記為在音節上的小豎線。
  • anudātta 被標記在音節下的橫線,如果它緊前於一個 udātta 或獨立 svarita。如果一句中的第一個音節是 anudātta,這個音節和所有的隨后 anudātta 音節都標記橫線,直到并不是 anudātta 的第一個音節。
  • 如果獨立 svarita 音節緊前於 udātta 音節,不放置 anudātta 標號和 svarita 標號於同一個音節上,數字1(如果 svarita 元音為短)或數字3(如果 svarita 元音為長)寫於其間,而這個數字有 svarita 標號和 anudātta 標號。[1]
  • 其他音節不標記。

參見[编辑]

引用[编辑]

  1. ^ A Vedic Grammar for Students, by Arthur Anthony Macdonnell, publ. Motilal Banarsidass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