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桃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桃芳
出生  中華民國江蘇省興化市
去世  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蘇省
效命 中國人民志願軍
服役年份 1925年~1940年3月6日
部隊 志願軍第24軍72師214團
參與战争 朝鲜战争
獲得勳章 二級狙撃英雄(志願軍);一級國旗勳章(朝鮮)

張桃芳(1931年-2007年10月29日),江蘇省興化市人,於1951年3月從軍加入志願軍。1953年1月張桃芳隨同214團抵達上甘嶺。

上甘嶺戰役於1952年11月25日結束,原先駐守的第15軍由第24軍在年底接替防守上甘嶺一線;對面的聯軍駐守部隊為美軍第3步兵師。雙方都是使用原先既有構築的防禦陣地,包括所有交通壕掩體碉堡等工事皆然。最初第15軍於駐守時由該軍的軍長發起「冷槍冷炮運動」,亦即以透過觀測與瞄準對特定目標藉由己方的火砲或步槍與以準確性狙擊。於是在1952年間,上甘嶺地區的537.7高地也就被聯軍稱作「狙擊兵嶺」(sniper ridge)。

張桃芳自然也不例外服膺這項戰術要求,並且在537高地創下擊殺214名聯合國部隊官兵(主要是美軍)的擊殺紀錄。

根據解放軍畫報2002年第八期報導: 「張桃芳從1953年1月29日開始當狙擊手到5月25日止,持續時間為3個月零26天。除去集訓、開會等活動外,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敵214名。同年,志願軍總部為其榮記特等功並授予他「二級狙擊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勳章」。」

爭議[编辑]

根據2003年中央電視台CCTV-1所製作播出的紀錄片「狙擊英雄」其中有他的親身訪談,張桃芳並根據回憶提供了不少資料內容。在訪談中張桃芳提到自己的狙擊經驗。

以張桃芳敘述中所透露出他當時的個人戰況來看:

  1. 遭到張桃芳狙擊的目標多半距離在400公尺以內,尤其100~200公尺的距離佔相當比例。至於遠距離800公尺左右的目標與距離,因缺乏制式瞄准设备,他的狙擊次數屈指可數,並且失敗的機率相當高。
  2. 張桃芳的射擊位置是上甘嶺598高地(又稱為「三角高地」)上的班陣地,共有五個射擊位置。
  3. 張桃芳提到曾經在四天內共擊斃七名敵軍;遭到狙擊的目標都具有相當的警覺性,有欺敵閃躲的動作,甚至佈置假人。他以耐心等待作為狙擊原則。
  4. 張桃芳稱曾遭遇至少一名狙擊手嘗試反制他,但是無法確定對方有無使用瞄準鏡。
  5. 張桃芳並未公開提到所使用的槍種,也沒有提到自己的擊殺總數,槍種和數字都是由他人另外解說。

以上面內容中的語焉不詳,加上公報中「實際射擊時間32天,耗彈442發,斃敵214名。」的說法來粗略的比較擊殺率,張桃芳大約每日擊斃人數為6.08人,平均每2.065發即可擊殺一人;如果以1939年柯拉戰役(Battle of Kollaa)中的狙擊英雄席摩·海赫來說,席摩大約自1939年12月7日至隔年3月6日受重傷退出戰鬥為止,共擊斃505人,平均每日擊斃5.6人。這兩者已經是最接近的比較數據。

關於爭議的比較[编辑]

柯拉河[编辑]

首先必須先強調柯拉河的環境與上甘嶺597高地是截然不同的環境。

柯拉河為峽谷地形,夾雜豐沛的森林,目前有A-131公路與鐵路從此通過,而當時也是如此。由於受到冬季大雪影響,以致更進一步限制蘇聯坦克的越野能力,因此蘇聯陸軍的坦克旅僅能利用這條公路作為運輸與運動通道,並於運動時不斷遭到芬蘭陸軍的伏擊而導致各單位全殲。至於偕同攻擊的第75、56、164、以及128步兵師(由西北東南併行排成一個廣大的正面)也因為缺乏雪鞋雪橇而運動困難;與其說是部隊前進不如說是官兵們在積雪中掙扎。蘇聯官兵均身著深棕色制服,在雪地中形成強烈對比;更不用說蘇聯部隊的莫辛-納甘步槍的品質還低於芬蘭自製的M28型步槍。

芬蘭官兵當中入伍前的職業曾擔任獵人的不在少數,或者有使用步槍的機會。芬蘭官兵遠較蘇聯官兵具備雪地活動經驗,包括滑雪野外求生,雪地裝備使用等等;芬蘭官兵甚至穿著白色的外罩形成迷彩效果。芬蘭官兵的戰鬥精神也遠較蘇聯官兵強大而堅定。

於是乎短短的96天內儘管芬蘭陸軍第12師在蘇聯數量上的優勢而蒙受重大戰損,並且一度失去陣地,仍然成功地阻擋並且殲滅蘇聯部隊四個師的兵力。由於蘇聯官兵採行僵硬的人海戰術教條,加上地形畸零,以致於所推進的路線與正面都能夠被預測以及遭到反擊。芬蘭官兵甚至以雪橇滑行突擊整編與休息的蘇聯部隊,因此蘇聯部隊不斷地累積與承受更大的傷亡數字。

席摩海赫不僅僅具備熟練的雪地經驗與狩獵技巧,同時也具備強烈的戰鬥意識,加上蘇聯官兵穿著深棕色的制服執行僵硬的戰術教條,因此「協助」了席摩締造了傲人的狙擊戰績。

上甘嶺[编辑]

依照上甘嶺戰役所述「前後歷時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區,共發射炮彈超過230萬發,嶺上泥土平均被炸翻出至少3米。」,這已經說明上甘嶺地區早已成為有如月球表面的環境,一切可供人員裝備隱敝或掩蔽之條件完全付諸闕無;其次也說明所有雙方無論交通壕、掩體、碉堡等工事位置也均為彼此了然於胸,因此雙方的抗衡進入僵持的冷階段,並且無法發起任何單方面的戰術攻擊。

所以既然沒有雙方的突擊存在,加上通信人員與其他人員活動也逐漸提升並保持警覺與小心,自然能提供狙擊手狙擊的機會就大幅降低,以致令人生無用武之地感慨。另外由於當時已非持續激烈的交戰情況,一旦有狙擊戰況,自然馬上遭到反制,包括火炮轟擊。炮火反制大多为或可说是完全单方面美军对志愿军狙击手,因为当时志愿军后勤补给遭到严重打击前线补给经常需要夜间用人用马拉数量有限根本不可能对美军单目标实施大范围长时间进行炮击,另一点志愿军军服上没有明显军官阶级区分,美军狙击手长期作为反制志愿军狙击手的存在,志愿军狙击手从装备和补给都严重落后对手,因此我們可以說上甘嶺戰役後的各高地並非為理想的狙擊手活動空間,既不能與柯拉河相較,遑論史達林格勒諾曼底地區?

第三步兵師的美国方面的傷亡統計[编辑]

第三師從1953年1月29日至5月25日(也就是張桃芳締造個人記錄期間)的傷亡總數是:

陣亡108人,因傷致死15人,失蹤認定死亡2人,受傷515人,非槍傷彈傷死亡一人,被俘2人,合計643名。

如果僅僅將這不幸陣亡的108為官兵與遭到張桃芳擊殺的214人來比較,很明顯不僅僅出入相當大,甚至已經使人感到數據被誇大的認定。有人認為美军之所报的伤亡人数也存在争议,不過以部隊傷亡人數調查來說,美軍向來以嚴謹著稱,由於牽涉官兵撫恤制度與新聞自由議題,浮報與匿報對於軍方只會導致不必要的困擾。另外也有人認定加之张桃芳所狙杀之目标也并不见得全服役于第三师,因此此数据不能否认张桃芳英雄的战绩的觀念。反对意见认为這是嚴重的錯誤與偏差,因為部隊的移防與調動並非以外行的一廂情願認定是有如個人來去自如般自由,防區的認定即為對於戰局的責任與劃分,既然由美軍第三師固守,則防區內即為第三師官兵,或為第三師的充員官兵,而非“不见得全服役于第三师”。

所用武器[编辑]

吕长青还回忆过张桃芳用过官方纪录里没有的M1加兰德步枪,并说这是给神枪手的特殊待遇。他也说到“(打倒后)另有敌人抬走或拖走的算死;背走或架走的算伤;射击后敌人倒下而后又跑了则算活。即便这样,也不能说,抬走或拖走的就一定死了,战果统计本就是个世界级的难题”。[1]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