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鲜战争
한국전쟁
조선전쟁
冷戰的一部分
Korean War Montage 2.png
顺时针方向从上到下:在长津湖战役中撤退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在美国M26潘兴坦克前面的韩国难民;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巴多梅罗·洛佩兹英语Baldomero Lopez中尉率领下登陆仁川;F-86军刀战斗机
日期: 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註 1]
地点: 朝鮮半島
状态:
領土變更: 朝鲜半岛非军事区建立;双方未在北纬38度线边境取得领土
參戰方
指揮官和领导者


兵力
大韩民国 590,911人

美國 480,000人
英国 63,000人[5]
加拿大 26,791人[6]
澳大利亚 17,000人
菲律賓 7,000人
土耳其 5,455人
荷蘭 3,972人
法国 3,421人
紐西蘭 1,389人
泰國 1,294人
Flag of Ethiopia (1897-1936; 1941-1974).svg 1,271人
希腊王国 1,263人
哥伦比亚 1,068人
比利时 900人
南非联邦 826人
卢森堡 44人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260,000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 780,000人
苏联 26,000人(主要为飞行员)

伤亡与损失
总数
  • 中、朝方数据[7]
    • 亡伤俘1,093,839人

大韩民国

  • 韩方数据[8]
    • 阵亡137,899,曾用数22.78万[9]
    • 失踪43500
    • 负伤71.71万

美国

  • 美方数据:
  • 中、朝方数据[7]
    • 亡伤俘397,543人

英国

  • 英方数据[12]
    • 阵亡1,109人
    • 负伤2,674人
    • 失踪或被俘1,060人

土耳其

  • 土耳其数据[13]
    • 阵亡721人
    • 负伤2,111人
    • 失踪168人
    • 被俘216人

加拿大

  • 加方数据:
    • 阵亡516人[6]
    • 负伤1042人

澳大利亚

  • 澳方数据[14]
    • 阵亡339人
    • 负伤1200人

法国

  • 法方数据[15]
    • 阵亡287人
    • 负伤1,350人
    • 失踪7人
    • 被俘12人
总数

中朝伤亡被俘63万[16]人,不包括平民

  • 韩方数据[9]
    • (单朝鲜军)
    • 50.89万
    • 被俘94000
    • 投诚57000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 韩方数据[17]
    • 阵亡215,000人
    • 负伤303,000人
    • 失踪或被俘101,000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

  • 中方数据[18]
    • 阵亡148,977人(其中21,679人医院救治无效死亡,13,214人病死)
    • 负伤220,218人(包含重复负伤)
    • 失踪25,621人
    • 被俘21,400人
    • 90年代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汇集全国各省市民政部门的统计,得出总数为171669人。此后,纪念馆的统计已增长至183108人。(此数据包含支援前线的民工)
  • 美方统计的中国伤亡数字[17]
    • 阵亡400,000+人
    • 负伤486,000人
    • 被俘21,839人[19]

朝鲜战争(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签署停战协定)原是朝鮮半島上的朝鲜韩国之间的战爭,后美国中国等分别支持朝韩雙方的多個国家不同程度地捲入这场战争。这场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後冷战中的一场“热战”。由于參戰雙方簽署的是停戰協定而非和平條約,因此从國際法上來講,這場戰爭尚未結束。

战争以1950年6月25日朝鲜人民军越过38度線突袭韩国为开端,随后6月28日朝鲜人民军占领韩国首都汉城(今首爾),并将韓國國軍及少數援韩美軍擊退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内。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联合国军司令由美國指派[20]9月15日,联合国军在当时战线的后方仁川登陆,扭转了战争的局势,迫使朝鲜人民军北撤。9月28日,联合国军重占汉城,10月9日越过三八线开始进入朝鲜作战。溃败后的朝鲜人民军残部有部分留在韩国境内的智异山等地组织反对联合国军的游击队,一直坚持到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才被剿灭[21]。1950年10月1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致信毛泽东,向中国提出出兵援助朝鲜的请求。10月5日,中國決定出兵援朝,10月19日,在并未对美国正式宣战下,为不给美国对中国宣战以口实,迷惑美国与联合国军,派遣中国人民志愿军(以民间自发组织的志愿者的身份、而非中国政府派出的正规军)进入朝鲜参战[22],分别在第二次战役第三次战役中占领平壤和汉城,并迫使联合国军撤退至北緯38度线以南。1951年2月1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498號決議[23],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介入朝鮮是「侵略行為」[24]。中华人民共和国则发表声明,认定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干涉朝鲜内政,已达到吞并朝鲜的目的。之后联合国军顶住了志愿军的攻击,并发动夏季和秋季攻势,再度重占汉城,战线重新回到三八线。在此之后,尽管双方不断交战,如1951年范弗里特将军在夏季攻势中与朝鲜人民军在喋血岭英语Battle of Bloody Ridge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上甘岭战役中的血战,[25],但阵地基本没有大的变动,一直维持在三八线附近。1951年7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方面与联合国军的美国代表开始停战谈判,主要分歧在军事分界线的划定和遣返战俘问题上。在谈判中断几次后,双方终于在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双方以北緯38度线附近的当时双方实际控制线设立了朝鲜半岛非军事区。然而交战双方至今没有签署任何和平条约

此次战争中,支援韩国方面的联合国军除美国外还有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等共15个国家;支援朝鲜方面的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斯大林从1950年12月也开始派遣苏联空军的精锐战斗机飞行员秘密支援朝鲜,苏联飞行员被命令必须身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而且空中行动范围被严格限制,只被允许在鸭绿江南岸的“米格走廊”一带上空作战。200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前司令员王海在其自传《我的战斗生涯》中写道:“朝鲜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 [26]

1991年9月17日,第4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朝鲜和韩国同时加入联合国[27][28][29]2009年5月27日朝鲜宣布不再遵守1953年所定下的停战协议[30]

名稱[编辑]

這場戰爭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名称:

历史背景[编辑]

朝鮮半島位於亚洲东部,與中國、俄國、日本相鄰。17世纪以来,统治朝鲜半岛的李氏朝鮮清朝的册封国,定期向清朝朝贡。19世纪,日本国力变强,势力进入朝鲜半岛;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击败清朝,将其势力赶出朝鲜半岛。1896年,大韩帝国成立,朝鲜改称韩国。1904年,日本与俄国爆发日俄战争,并战胜俄国,从而彻底控制韩国,后来更在1910年日韓合併條約中併吞了韓國,大韓帝國正式滅亡,韓國成為日本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英三國首先在開羅會議提出朝鮮獨立的主張,後來美国苏联又在德黑兰会议上同意朝鲜半岛在“适当的时候”应实现独立[31]:第一章[32]。1945年8月9日,在日本战败投降的前夕,美国提出以北纬38度线(即三八线)为界、美苏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南北的提议,并得到了苏联的认可。8月24日,苏军占领北部后在三八线停止了进军[32],9月8日美军占领了南部,並成立駐韓美國陸軍司令部軍政廳進行統治。三八线以北面积占朝鲜半岛总面积的57%,人口占40%;南部占总面积的43%,人口占60%。朝鲜半岛北部为工业区,南部则是主要的農業粮食产区。[33]美国一开始任用日本殖民时期的行政人员,激起了朝鲜人的不满,之后駐韓美軍开始起用美国人替代日本人,亦受到朝鲜人民的反对。[31][页码请求]北部地区则以金日成为首成立了朝鲜劳动党(由朝鲜共产党新民党合并而成),并在1946年2月8日成立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管理朝鲜半岛北部事务。[33]

由於南韓地區的民眾對美軍託管統治大為不滿,爆發數次示威遊行,加上二戰後美國進行軍事裁減,管理南韓越來越吃力。1947年11月14日,美国将朝鲜问题提交联合国,在苏联因中國代表问题抵制联合国的情况下,联合国大会通过112號决议,决定由联合国朝鲜临时委员会英语UNTCOK(后改稱聯合國韓國問題委員會)监督,在美苏管辖区同时举行选举,然后美苏军队撤出朝鲜半岛,由当地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国家[34][35]。但苏联拒不承认这一决议,并拒绝委员会进入其管辖的朝鲜半岛北部地区[33]。1948年4月,濟州約3万人被韩国国军杀害(濟州四·三事件‎‎)[36][37][38]。1948年5月,美軍占領的朝鲜半岛南部在联合国委员会的監督下选举國會,在左翼组织抵制下,选举投票率是95.5%[39]。8月15日,亲西方的李承晚当选总统。1948年8月大韩民国宣布建国。同年9月9日,北方选举了金日成为元首,成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立即予以承认。12月12日,联合国大会通过195號决议,承认大韩民国是唯一合法政府[40][41] 。由此,朝鲜半岛形成了两个意识形态上敌对的政权。但根据历次大韩民国宪法以及历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宪法,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认为朝鲜半岛上只存在一个国家,国家目前正处于分裂状态之中,擊敗對方、統一国家是双方努力追求的目标。

战前南北关系和军备[编辑]

李承晚(左)
金日成(右)

1948年朝鲜南北方各自建立了政权,双方都拒绝承认对方的合法性。1948年底和1949年6月,苏美占领军先后撤离之后,南北方围绕统一的矛盾日益激化,互相以小分队袭击对方边境,在分界线附近经常发生小规模战斗。

由于李承晚声称要北上统一朝鲜半岛,美国严格限制对韩军的援助种类。韩军有500名美军顾问,武器仅装备轻武器和轻型火炮,没有飞机和坦克等重型装备。美国希望韩军的武装能够抵御朝军的攻击,但限制其主动攻击朝军的装备能力。[42]韩国的武裝力量建立于1946年,稱作南朝鮮國防警備隊,1948年與海岸警備隊合併為大韓民國國軍,共8个师。1950年春,韩国军队的总兵力为9.8万人。韩国军队受日军影响较大,核心将领除个别来自满洲国军队以外,主要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大部分军士曾在日军中当兵,士兵除了曾在日军中服役的以外,还有原日治时期的警察。[43]:11

朝鲜从1946年起在苏联的帮助下开始建立武装力量,1948年2月成立朝鲜人民军。苏联为朝鲜培训了几千名军官,提供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每个师约配有15名苏军顾问。至1949年6月,朝鲜军队的步兵共有3个师和1个旅。1949年4月,苏联情报认为在5月美军撤离后,韩国準備在6月进攻朝鮮。斯大林在給予北朝鮮軍事援助的同時,建议朝鲜向中共尋求兵員上的支持。[44]朝鲜向中共中央请求让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旅居中国的朝鲜人回朝,得到了毛泽东的同意。从1949年7月至1950年8月,在解放军中服役的朝鲜人部队近5万人先后返回朝鲜加入人民军。[註 21]到战争前夕的1950年春,朝军规模约13.5万人,装有苏制T34坦克和重型火炮[47]:26。到6月战争爆发前,朝鲜的总兵力扩充到10个师、1个坦克旅、1个摩托车团、1个炮兵团和1个高炮团,共17.5万人。[45][46]人民军的核心力量为从苏联和中国返回的官兵,日本陆士和满洲国军队出身的极少。[43]:10

战争爆发前,朝鲜和韩国方面的军事力量对比为:兵力2:1,火炮2:1,机枪7:1,半自动步枪13:1,坦克6.5:1,飞机6:1,朝鲜人民军方面占据绝对优势。[48]

战前事件[编辑]

1950年5月,韩国进行了新的一轮大选。李承晚总统的政党只保住了210个席位中的22席。1950年6月7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向朝鲜半岛南北人民发出呼吁,要求在8月5日至8月8日在全朝鲜半岛举行大选的基础上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并且号召为此目的于6月15日至6月17日在海州市召开协商会议。6月11日,北方的三名代表越过三八线,打算向韩国各政党领导人递交和平统一国家的呼吁书,被韩国政府逮捕。

经过[编辑]

朝鲜人民军突袭韩国[编辑]

朝鲜人民军在1950年6月25日至9月15日的进攻
佔領漢城的朝鮮人民軍向美軍開火
一隊美軍士兵駐守在釜山環形防禦圈洛東江河畔,準備阻止北韓軍隊的進攻

战争爆发[编辑]

1950年-1953年韓戰形勢圖

1950年1月以来,在苏联和美国相继撤出在朝鲜和韩国的驻军后,朝鲜与苏联密切协商,并使斯大林“同意朝鲜领导人对局势的分析和准备以军事方式实现国家统一的设想”[48][49] 。1950年5月中旬,金日成秘密访问中国北京。他按照斯大林的要求,向毛泽东通报了对韩战争的意图,而毛泽东认为此时打仗时机不好。[49] 斯大林随后给毛泽东电报,希望他调几个师的兵力到东北,布防于安东沈阳一线。毛泽东要求苏方提供几个师的武器。斯大林回覆称,装备问题可以帮助解决一些,但要求中方尽早布置兵力[49]。战争爆发时,毛泽东并未事先得到消息[49]

1950年6月25日(星期日)凌晨,在猛烈的炮击准备后,朝军全面攻击三八线以南的大韓民國國軍。四小时内,朝军的坦克和步兵突破韩军防线,直趋汉城。[47]:27朝鲜战争爆发。金日成广播声称,韩国侵略了朝鲜,李承晚政府“在美国操纵下”突然向三八线以北地区进行了全面的武装侵犯,朝军是在反击“强盗卖国贼李承晚”的挑衅[50][47]:26。當時,韓國國軍在三八線的軍隊約二分之一尚未進入戰備狀態(四個師中,每師只有1個團2個營進入戰備),也缺乏對全面戰爭的準備。這導致韓軍在戰爭初期遭受重大損失,戰線快速南移。[51]

联合国军参战[编辑]

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于1950年6月24日深夜收到驻韩使馆的报告[47]。6月25日,安理会通过82号决议[52] [53],“断定”“北朝鲜部队对大韩民国施行武装攻击”“构成对和平之破坏”,“要求立即停止敌对行动”,“促请北朝鲜当局即将军队撤至北纬三十八度”。(从1950年1月到8月1日,苏联因抗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加入联合国而联合一些国家抵制安理会,缺席并弃权[47]:30。)6月25日晚,美国总统杜鲁门授权在朝鲜半岛北纬38度以南地区出動美國海軍空軍部队攻击朝军,沃爾頓·沃克將軍奉令率美軍第八軍團阻擊[47]:31

雖然杜鲁门總統在1950年1月5日宣布美國不會防衛台灣[54][55][56][57],國務卿艾奇遜1月12日的演講也不把台灣列入美國防衛圈之內[58][59]。戰爭爆發後,美國政府改變政策。6月27日,杜鲁门命令美第7舰队开进台湾海峡[47],以防中国人民解放军主动渡海攻击台湾,或中華民國國軍進攻大陸[60][61]

1950年6月27日,聯合國安理会通过83号决议,“须采取紧急军事措施,以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建议联合国会员国给予大韩民国以击退武装攻击及恢复该区内国际和平与安全所需之援助”[62]

6月28日,美军作战飞机进入朝鲜半岛投入战斗[47]:1。該日凌晨,在未發布公告的情形下,漢江大橋即被韓國陸軍工兵隊以炸藥炸毀,500至1000人遇害;上午,朝鮮人民軍攻入漢城,漢城國立大學附設醫院內共700至900人遭到朝鮮人民軍虐殺。6月29日,杜鲁门授权部队对北纬38度以北地区进行海空打击[47]:34

7月1日上午11时,史密斯先遣队-驻日本九州的美军第24步兵师第21步兵团第1营的两个连,空运抵达釜山附近的机场。这是战时首支美军地面部队进入朝鲜半岛[47]:6。7月5日晨,史密斯先遣队在汉城以南约50英里的水原附近阻击朝军主力第4步兵师南下的坦克部队。这是美军地面部队的首次作战[47]:8

史密斯特遣部隊抵達南韓境內,準備抵抗入侵南韓的北韓軍隊

7月7日,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建议………会员国将此项部队及其他援助置于美国主持之联合司令部指挥之下”,“请美国指派此项部队之司令”,“授权联合司令部斟酌情形,于对北朝鲜军队作战时,将联合国旗帜与各参战国旗帜同时使用”[63]

7月8日,杜鲁门指定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的指挥官。6天后,李承晚将韩军指挥权交给麦克阿瑟[47]:32

此后几个月,来自18个国家的军队陆续到达朝鲜半岛援助韩国[47]:33。其中英國首相艾德禮7月24日派遣一個英軍前往韓國,並於7月30日發表了支持美國的聲明[64]

在朝鮮軍揮軍南下的混亂中,朝韓兩方都犯下了嚴重的戰爭罪行,北朝鮮的政治人員有系統的逮捕、處決南韓方的公務員、軍警與反共主義者,而韩国国军也在潰敗中大規模屠杀了被認為有通敵嫌疑的左派分子,被統稱為保導聯盟事件的全國級屠殺中‎的受害者據信在20萬人以上[65]

苏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回应[编辑]

苏联在1950年6月27日發表公報,表示苏联不會在朝鮮半島與美軍對抗[66]。6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軍第7舰队开进台湾海峡,认为这是“针对中国领土的武装入侵……公然违反联合国宪章”[67],并宣称韩国在美国的指使下入侵朝鲜是「美国為侵略台灣、朝鮮、越南和菲律賓制造借口」。[68]在7月初,得知美国介入朝鲜战争的消息后,周恩来明确向斯大林表明,中国会在东北集结9个师,如果朝鲜人民军被打败,会迅速派遣部队入朝帮助朝鲜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进行作战。7月7日东北边防军正式组建,并确定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这一名称[48]

联合国军反击[编辑]

联合国支援韩国军在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进攻

仁川登陸[编辑]

1950年9月15日,仁川登陸成功

战事初期,韩国军队不斷败退,1950年6至7月間,接連失守汉城、大田木浦晋州。韩国及联合国军退到釜山附近洛东江一带。[69]為解釜山环形防御圈之圍,麦克阿瑟将军提出在仁川進行登陆计划[70]。9月15日,兩棲部隊向仁川進行攻擊,成功登陸。[71]9月25日,韓國軍重奪漢城。[72]

聯合國军越过三八线[编辑]

9月27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与总统杜鲁门都同意了麦克阿瑟越过三八线的建议,但是总统要求麦克阿瑟:只有在中共和苏联主要軍隊都不会参战的情况下才可進行。[73]10月1日,韩国第一批部队终于进入朝鲜作战。[74]10月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376號決議案,呼籲朝鮮半島統一,授權聯合國军越过三八线[75]; 10月9日,美軍第一騎兵師越过三八线,向平壤推进。[74]10月19日,美军進佔平壤,朝鲜政府迁往江界市[76]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编辑]

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在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1月8日的进攻
二联裝艦砲 (美國)
美軍支援韓國155mm自走砲,當時聯軍對中朝軍裝備有絕對優勢,火砲優勢40比1

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朝鲜半岛局势逆转,北京几乎每天都通过广播警告美国,如果跨过三八线,中国就会出兵。9月30日,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政协国庆大会上发表措辞强硬讲话。10月1日,韩国第一批部队进入朝鲜。同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致信毛泽东,向中国提出出兵援助朝鲜的请求,金日成在信中指出:“目前战况极端严重,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难以克服此危机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我们特别的援助,即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情况下,极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77]同日,斯大林毛泽东发来电报,建议中国政府:“你们如欲支援朝鲜,至少应将五六个师迅速推进至三八线,以便朝鲜同志能在你们部队的掩护下,在三八线以北组织后备力量。中国师可以志愿者身份出现,当然,由中国指挥员统率。”[22]

10月3日凌晨,美国部队大规模进入朝鲜前,周恩来召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英语K. M. Panikkar,要他转告美国政府:“若美军跨过三八线,侵略北朝鲜,我们不会坐视不顾”,美国总统杜鲁门视这段讲话为企圖影響联合国正在討論的376號決議。[78]

雖然不少中共領導人對參戰有保留[79],但毛澤東支持介入,周恩來亦同意[80]10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出兵援朝[81][82]。10月8日,中革軍委主席毛澤東電令: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81]。這個決定表面原因是美國飛機轟炸丹東的文物市場,中國領土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但朝鮮如被美軍佔領,將會更直接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利益[83]

当时的口号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84]中国人民志愿军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边防军改编而成,彭德怀被任命为司令员兼政委[81]。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率先从辑安(今集安市)渡鸭绿江入朝作战。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战争初期,这一名称让联合国军误以为这不过是一支小规模的志愿者队伍[31]。后来联合国军弄清志愿军是建制的正规部队,只是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号后,也愿意承认“志愿军”这一名称,以将战争限制在朝鲜半岛,避免将战争升级。

第一次戰役[编辑]

1950年10月19日晚,以彭德怀为司令,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安东(今丹东)、河口(即宽甸县长甸镇河口)、辑安(今集安)等多处地点秘密渡过中朝界河鸭绿江。入朝后的第一次战役在1950年10月25日打响。当天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在北镇对联合国军发起突袭,用了一个多小时夺回了温井,是為志愿军入朝后第一场战役,中國因此將10月25日訂為「抗美援朝紀念日」[85]

聯军并未料到中国军队会在聯军越过三八线進入朝鲜的情況下发动进攻,而且此前聯军也没有收到任何中国军队已经跨过鸭绿江的情报。聯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全面撤退至清川江以南。第一次战役以志愿军全面告捷结束,中国方面宣称歼灭了3万5千名联合国军士兵[86]

在撤退的過程中,由於李承晚政府與軍方將領的貪瀆侵吞物資,40萬以上的韓國國民防衛軍(南韓武装部队)於缺乏給養的寒冬中撤退,演變成一場死亡行軍,導致9万军人於沿路上因飢寒而死(國民防衛軍事件[87]

第二次戰役[编辑]

韓戰為第一場大規模投入直升機的戰爭(圖為Sikorsky H-19直升機)
美國航母菲律賓海號參與韓戰
美國戰艦密蘇里號正在炮轟清津市
北韓上空的AD-2戰機
长津湖战役后由興南港撤退的美军摧毁无法携走的物资和港口设施

發生於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11月25日,在西面戰線,志願軍第13兵團於清川江戰役攻擊並擊退韓軍第二集團,然後擊退美軍第2師。[88]聯合國指揮部、美國第八集團軍在土耳其旅掩護下成功撤退。11月27日,在東面戰線,志願軍第9兵團在长津湖战役突襲美國第七集團軍的團戰鬥隊(3,000士兵)和美國(12,000-15,000海军陆战队員);在空军和X兵团掩護下逃脱,仍造成15,000伤亡。[89]

11月30日,美軍第八集團軍被志願軍第13兵團驅離朝鮮半島的西北部,至12月中旬,退回三八線以下[90]。12月23日,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上將死於車禍[91]

第三次戰役[编辑]

1950年12月31日,中朝军队发起第三次战役;至1月2日,志愿军已突入联合国军防御纵深15至20公里,将联合国军部署打乱,联合国军被迫全线撤退。至1月7日,联合国军已退至三七线南北之平泽、安城、堤川、宁越、三陟一线,作战过程中大批韩军和少量美军因撤退不及被中朝军队歼灭,却并未歼灭联军的重兵集团,彭德怀认为联军是在有计划地南撤,企图诱敵深入,重演仁川登陆故伎,故命令志愿军停止追击,战役遂于1月8日结束。

1951年1月13日,聯合國提出停战建议,但毛泽东认为志愿军有能力将聯合國军逐出朝鲜半岛,他在给彭德怀的指示中称现在停火「将给政治面上以很大的不利」,要求趁热打铁,统一朝鲜半岛。但由于军需紧缺,志愿军已难以即刻推进[92]

聯合國第一委員會討論過中國對停战建议的答覆後,24國認為它等同要求:聯合國放棄聯合國憲章,間接宣告中朝沒有侵略,聯合國安理會與大會決議防衛韓國是錯的;委員會在1951年1月30日否决了12个亚洲和阿拉伯国家提出的「关于在朝鲜停止敌对行动、和平解決朝鲜问题及其他远东问题召开7国会议」和「包括志愿军在内所有外国军队退出朝鲜半岛,公开选举民族自决」的提案,及苏联的修正案[93][94],通過美國的提案[93]。聯合國大會2月1日以44票贊成,7票反對,8票棄權,通過第一委員會草案,成為第498號決議[23],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介入朝鮮是「侵略行為」[93][24],呼籲中國停止對抗聯合國軍,退出朝鮮。彭树智教授认为美国操纵聯大通過決議是盗用联合国的旗帜发动战争的行为,美国在韩战期间每当在战场上失败时便操纵联合国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95][來源可靠?]據中共党史記載,当时美国助理国务卿鲁斯克甚至在公开场合当众叫嚣:“我们就是联合国。”[96][來源可靠?],彭树智教授认为美国肆无忌惮地企图将联合国作为发动战争、进行侵略的工具都已历历记录在案,成为联合国历史上最暗淡的一页,使当时的联合国在世界上声名狼藉,威信扫地[95][來源可靠?][96][來源可靠?]

1951年2月2日,中国外长周恩来发表声明,指責美国操纵联合国,在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代表参加、且在超越安全理事会的权限下,通过美国诬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提案,“认定是非法的,诽谤的,无效的”[94][93]。呼吁美军停止侵略朝鲜的行为[97],决心要将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到底[94]。沈志華教授認為:聯大通過決議,是中國缺乏外交經驗的挫敗,但同时指出,決議通过源于美军在战场上的失败[98]

第四次戰役[编辑]

1951年2月11日晚,志愿军发起横城反击战,牵制住了砥平里的联合国军,计划进攻横城西北的南韩第八师,由此打开缺口,向原州的美军防线进击,志愿军取得胜利。志愿军利用横城反击战迫使南韩第三、第五、第八师以及美军第二师一部和空降一八七团开始后撤,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志愿军在整个战场上面临的压力。横城反击战后,东线联合国军出现了全线动摇的迹象,并开始不同程度的后退,除了砥平里的联合国军[99]

2月13日,志愿军发起砥平里战役。溫玉成將軍指揮五個師中的八個團,約25,000人,向橫城以西砥平裡的一團聯合國軍發動猛攻,美軍第二步兵師23團(弗里曼團)和團屬坦克中隊、一個野炮營及法國步兵營[100],約4,500人以火海戰術對人海戰術,志愿军第39、第40、第42軍的八個團蒙受惨重伤亡,傷亡高達5000餘人。僅40軍參與攻擊的三個團就有1830人傷亡,其中359團3營的志愿军幾乎全部阵亡。美軍伤亡301人,42人失蹤,美軍稱砥平里战役為「韓戰的蓋茨堡戰役」,對美軍士氣鼓舞極大[101]

1951年3月7日–4月4日,美軍進行撕裂者行動。在3月14日晚上至15日,韓國第1步兵師和美軍第3步兵師解放漢城,標誌著1950年6月以來第4次,也是最後1次該首都之易手。

由於缺空現代化空軍編制,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沒有所謂前線與後勤的區別,整個戰線曝露於美軍的猛烈空襲之下,只能利用夜戰突擊,並在夜間以大量民工搶修道路與橋樑,隨炸隨修,修復後又再遭炸毀。嚴苛的環境逼得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搭機返回北京,排闥直入,掀毛澤東的被褥進言前線之困難。毛澤東向彭德懷提出:“朝鮮戰爭能速勝則速勝,不能速勝則緩勝,不要急於求成。”[102]

第五次戰役[编辑]

4月,聯合國軍开始掌握一定的優勢,中国军队国内增援兵团于4月16日陆续抵达后,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总兵力首度超过联合国军,在数量上处于上风[103]。1951年4月22日,志愿军以20万兵力[104]發動第五次戰役至29日攻勢結束,志愿军再次向南进攻至汉城附近。之后,志愿军进一步打击南韩军队。在志愿军的全面攻势结束后,聯合國軍開始發動攻勢,逼進鐵原、漣川,志願軍63軍奉命防守铁原,减缓了联合国军的进攻速度,最终,志願軍全線撤退約40公里后在铁原一线阻止住聯軍的進攻,聯合國軍第二次跨进三八線,美軍的彈藥量是平常五倍密集砲擊,被稱為“范弗里特的彈藥量”,單一砲兵營在24小時內就射擊12000發以上進行無間歇砲幕,志願軍奉命孤军断后的第三兵團60軍180師陷入重围,损伤过半,剩余5600余人突围至三八线以北。[105]双方最后在“三八线”附近再次陷入僵持状态。7月10日雙方終於同意停火,坐到了談判桌前。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战役结果统计是歼灭聯军8万2千多人,为五次大战役中歼敌最多的一次。志願軍傷亡是8万5千多人,尤其是后期的撤退行动中,伤亡达1万6千人,其中损失最惨重的是第180师,负伤、阵亡和失蹤的总数字为7644人[106]。联军方面的战役结果统计是,4月攻势期间歼灭敌军75,000人[107],韩国方面的统计则是五月攻势期间歼灭敌军100,000人,总战果超过20万人[108]

杜鲁门政府与联军前方指挥官麦克阿瑟的意见产生很多冲突。杜魯門希望避免與中或蘇产生直接衝突,不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109]。麦克阿瑟則以軍事上的勝利為優先,在朝鲜半岛的行动很多都未得到华府的首肯,有些甚至违背了华盛顿的决策[110]。4月11日,杜魯門決定免除麥克阿瑟的最高司令官職務,由馬修·李奇微將軍接任。這項命令是麥克阿瑟在無線電廣播中與全世界民眾一起知悉的。[111][112]被解職以後的麥克阿瑟在全美受到英雄式的歡迎,[113][114]1951年4月19日,麥克阿瑟在國會大廈發表了題為《老兵不死》的著名演講[115]。但是這股熱潮並未持續到1952年麥克阿瑟參與共和黨總統初選。

相持与谈判[编辑]

第一次停战谈判[编辑]

雙方舉行第一次停戰談判

经历了一年的大规模冲突后,1951年6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提出双方进行停火谈判的建议:

目前最尖锐的朝鲜武装冲突问题,也是能够解决的。……苏联人民认为,第一个步骤是交战双方应该谈判停火与休战,双方把军队撤离三八线。

6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几乎同时发表声明表示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当日《人民日报》中发表社论表示“我们中国人民完全赞同这个建议”,而美国总统杜鲁门则在田纳西州参加航空工程研究中心落成典礼上发表演说表示美国“愿意参加朝鲜半岛和平解决的谈判”。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命通知朝鲜人民军:

我得知贵方可能希望举行一次会议,以讨论一个停止在朝鲜半岛的敌对行为及一切武装行动的停战协议,并愿适当保证此停战协议的实施。我在贵方对本通知答复以后,将派出我方代表并提出一会议的日期,以便与贵方代表会晤。我提议此会议可在元山港一只丹麦伤兵船上举行。

7月1日,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答复:[116]

你在6月30日关于和平谈判的声明收到了。我们受权向你声明,我们同意为举行关于停止军事行动和建立和平的谈判而和你的代表会晤,会晤地点,我们建议在三八线上的开城地区。若你同意,我们的代表准备于1951年7月10日至15日和你的代表会晤。

7月10日,双方第一次停战谈判在开城举行,朝中方代表为南日(朝)、李相朝(朝)、邓华(中)、解方(中)和张平山(朝)五位将军,韩美方为特纳•乔埃(美)、克雷奇(美)、霍治(美)、勃克(美)和白善烨(韩)五位将军。朝中方提出三点建议,即1、停火,2、恢复三八线为朝韩边界,以及3、外国军队尽快撤离。韩美方并没有接受这一建议,要求将停火分界线放置在朝中方控制地区,要求中朝方将军队撤至当时的实际控制线以北的金城、金化、市边里、伊川、洗浦里、淮阳、通川一线,给予联合国军方面1.2万余平方千米的土地作为“海空优势补偿”,中朝方拒绝。[117] 第一次谈判破裂。[116]

双方妥协[编辑]

联合国军在1950年1月9日至1951年底的进攻和双方僵持阶段形势,黑线为最终双方军事分界线
戰爭中的韓国国民

为获得停战谈判的有利条件,联合国军和韩军于8月18日9月18日9月29日10月22日分别发动了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分别进攻朝中方西线和东线防线。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转入防御,同时还遭到了洪水灾害,很多防御工事被毁。经过两个月的激战,联合国军占领了646平方千米土地,平均每个月推进约2公里。停战谈判在10月25日重新恢复,地点改在了板门店。10月30日至11月下旬间,志愿军发起局部反击战,占领了280平方公里土地,并巩固了开城地区的防御。11月27日,双方就军事分界线及非军事区问题达成协议:“以双方现有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各自由此线后退两公里以建立停战期间的非军事地区。如军事停战协议在本协议批准后30天之后签字,则应按将来双方实际接触线的变化修正上述军事分界线与非军事区。”[116]

由於雙方的條件懸殊,停戰談判整整進行了兩年。王樹增提到:“在这两年中,在双方的防御线上,密集地部署着200多万人的大军,构筑了世界战争史上最漫长的、最复杂的、最坚固的防御工事。联合国军的防线由部署严密的火炮阵地、坦克群以及步兵组成,数层阵地使其纵深达300公里,每一层防线都构筑了永久性的工事和堑壕,每一层防线都制定了周密的空军支援预案,形成了一个火力强大的立体防御网络,这条防线被称做‘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防线上,数十万官兵开始建设世界上最浩大的地下防御工程,其土石方总量能开凿数条苏伊士运河、沿着对峙线自西向东,数百公里的防线上,深埋在地下的永久式坑道和交通壕蛛网般四通八达,前沿的数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设施齐全地生活在地下,他们所布置的火力陷阱能令任何进攻的敌人立即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些在地下枕戈待旦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被称之为‘闭居洞中的龙’。”[118]

喋血岭与伤心岭[编辑]

8月18日9月18日的夏季攻势中,为了确保休战后获得更为有利的阵地线,自8月18日起,韩军第1军对丁字峰、美军第10军对喋血岭和昭阳江东岸地区同时开始了攻击,这是夏季攻势的前期作战。进攻比雅里西南方的983高地和773高地的韩军第1军第5师第36团(临时配属美军第10军第2师指挥),遇到了朝鲜人民军将领方虎山的坚决抵抗。朝鲜人民军与大韩民国国军在983、773高地的反斜面上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血战,几天下来,整个山顶都被鲜血染红了,看到这种凄惨战况的美军记者,不由得喊出了"Bloody Ridge(喋血岭)这个名字。到8月27日,韩军被迫撤退,所夺取的各个山顶又被朝鲜人民军占领。联合国军改由美军第2师第9团接替韩军第36团攻击喋血岭,该团于8月31日和9月1日从正面进行了攻击,仍然没有成功。朝鲜人民军躲在反斜面的坑道内,在美军将要前进到山顶阵地时,突然予以猛烈射击,因此每次美军都遭到重大损失。9月5日喋血岭终被美韩联军攻下,在从8月18日到9月5日攻击喋血岭的3周时间内,联合国军所受的损失是战死326人、负伤2032人、失踪414人,共计2772人。依美军第二師估計,中朝傷亡15000人。[119]

范弗里特上将在喋血岭的攻击开始陷于僵局之时,就设想在中、东部战线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作战,以求停火后有一条更加坚固的防线。但是喋血岭的损失报告却给了他很大震动,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实施,将会遭到的损失和物资消耗是无法承受的,于是美第10军转为夺取喋血岭正北方的851—931—894高地群,此高地群从主脉向东西延伸出的无数支脉会使人想起鱼的背骨而感到毛骨悚然。目击这个山峰战斗的美军记者喊出了Heart Break Ridge(伤心岭)这个名字。美军的攻击从9月13日凌晨5时30分开始,先进行了30分钟的攻击准备射击,然后美军第2师第23团开始前进。中午时分,美国人发现他们“闯进了黄蜂的窝巢里”,朝鲜人民军在之前一直静静的山背上同时喷射出交叉炮火,美军第23团突击连受到机枪交叉射击和手榴弹攻击,还受到了火炮迫击炮的集中射击。第23团两个营除了退到山谷间避开直射火力,挖战壕防身外,别无他法。直到黄昏,第23团也没有发现一个朝鲜人,只是被打的抬不起头来,官兵们直言是“重蹈了喋血岭的覆辙”。9月16日,美军第23团詹姆斯·Y·亚当斯团长派出预备队从两翼同时攻击,以减轻正面部队的压力,但这次攻击也被朝鲜人民军“像铁桶那样的火网”所阻,一步也未进展。9月20日新任第2师师长罗伯特·N·扬格少将下令参加过喋血岭作战的第9团夺取位于伤心岭两侧的1024和867两个高地。1024高地被夺下,但因其距离伤心岭有7公里远,因而对朝鲜人民军反斜面的坑道战术的压制效果不大,而且新换上来的朝鲜人民军第15团顽强守住了867高地。扬格师长仔细地研究了这次攻击,作出结论报告说“这是一个大失败”,并于9月27日决定中止这次攻击,待10月初在新的构想之下再进行攻击,自联合国军于1951年1月转入反攻以来,困难的攻击是不少,可是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也没能夺取阵地,以致停止攻击,还是第一次。此时朝鲜人民军也受损过度、疲累不堪,匆匆将阵地移交给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便撤走休息。中国军队一向采取灵活、多变的运动战,反对死打硬拼,后来为了迂回作战,主动放弃了这片高地。此役美军第2师傷亡3700多人,美方估計中朝此役傷亡25000人[120]。整个朝鲜战争1951年夏秋季战役作战中,中朝共毙伤俘联合国军16.8万余人。中朝伤亡3.3万余人。这次作战,迫使美方不得不恢复停战谈判,并放弃其原来的要求。志愿军战士在战斗中创造的马蹄形工事是坑道工事的雏形,为以后建成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体系提供了重要经验[121]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对方虎山提出了批评。1952年,他出任中朝联军“朝鲜西海岸指挥部”副司令员,所属都是后备部队,实际上被赋闲置散。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字后不久,方虎山就任军事院校校长。此时朴一禹自封为从中国回国的朝鲜革命者的代表,拉帮结派,隐隐有与金日成分庭抗礼之势。但是朴一禹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从中国回朝鲜的干部大多不理会他的拉拢。像金昌德(即林彪麾下的解放军四野第164师师长李德山)就直言不讳地对朴一禹说,自己是因为信赖党、祖国和人民才回国,并不是因为信赖朴一禹。而有的人更直接向金日成告发,说朴一禹是反党分子。1955年4月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朴一禹和方虎山作为“反党宗派分子”被开除出党。金日成在总结发言中指出,方虎山“因为在战争末期没有打好仗,所以在党内受到了批评”,有怨言的他被朴一禹利用,“在背后非议党和国家的政策”,因此受到了开除出党的惩处。[122]

上甘嶺戰役[编辑]

中国人民志愿军,1952年

1952年10月14日凌晨,联合国軍第8集團軍司令范弗里特發動金化以北的上甘嶺之戰,雙方在表面陣地上进行拉锯战。多次反復爭奪的結果,兩方面皆死傷慘重。前後歷時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區,共發射炮彈超過230萬發,嶺上泥土平均被炸翻出至少3米。中國人民志願軍軍隊傷亡情況遽增,不過仍倚靠有系統建設的坑道工事阻止了美軍的攻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统计,志愿军阵亡7100余人,伤8500余人。[123]根据联合国军方面统计,联合国军阵亡1461人,伤4700餘人。[124][125](另一說是傷亡9000餘人)[126]:318

夏季进攻战役[编辑]

1953年双方因战俘问题再次在谈判桌上陷入僵局,为了打破僵局,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3年5月13日发动夏季进攻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动20兵团第19兵团和第9兵团在火炮掩护下从西线、中线、东线、三路出击,从正面突破联合国军地下坑道防御工事,经激战,除个别支撑点内的联合国军守突围外,其余均为志愿军消灭,先后毙伤俘联合国军4133人,志愿军伤亡1608人。5月27日至6月23日,志愿军展开第二次攻势,志愿军在此次进攻中将原以打击美军为主的计划改为打击南韩军为主。志愿军第19兵团、第9兵团、第20兵团及朝鲜人民军先后对南朝鲜军团以下兵力防守的51个支撑点进攻作战65次,共歼灭联合国军41203人,志愿军伤亡19354人。志愿军突破联军阵地正面达12公里,纵深达6公里,为第三次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7月13日至27日展开第三次进攻,即金城战役,这次进攻以打击南韩军队为主。在朝鲜金城以南地区,对韩国军队防守的坚固阵地实施的进攻战役。此役志愿军第9、第19、第20兵团及人民军对南朝鲜军作战45次。在7月13日展开进攻至16日转入防御,仅3天时间便将战线从正面向前推进了192.6公里。联合国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出动8个师兵力反击1000余次,但付出巨大代价的情况下至27日停战协定签字金城战役结束前仅占领巨里室北山一个阵地。中国方面宣称志愿军金城战役中全歼南朝鲜首都师,给予其他联合国军3个师以毁灭性的打击,共歼灭联合国军52783人,志愿军伤亡2.3万人。

通过夏季战役,向南扩展阵地240公里,将战线拉直。整个夏季进攻战役,中方聲稱志愿军伤亡5.3万余人,志愿军毙伤俘联合国军12.3万余人[127]。联合国军聲稱联合国军伤亡29,629人,志愿军傷亡72,112人[128]

空战[编辑]

1950年朝鲜战争初期,美国空军动用了远东地区44个中队共657架飞机参战。朝鲜人民军仅有20架战机,很快就失去了作战能力[129]。8月,斯大林派遣苏联空军138架飞机进驻沈阳[130]

苏联秘密介入[编辑]

米格-15比斯
F-86A

1950年11月1日,先期进驻沈阳的苏联空军米格-15在鸭绿江上空朝鲜境内与美空军首次交战。当月,苏联决定派歼击机参战,以两个空军师组建了第64独立歼击机航空军,均为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承担保卫鸭绿江和中朝边境线以南75公里以内战略目标和交通线的任务。在这一阶段,美军参战的飞机(含作戰飛機及非作戰飛機如運輸機、聯絡機等)已经达到14个大队、1100余架飞机,機數雖多,但大部分為螺旋槳式飛機,噴氣式戰鬥機僅有平直翼的F-80,性能上遠遠不如蘇聯空軍的米格-15。11月8日,美國空軍司令范登堡下令派遣F-84E和F-86A各一聯隊至朝鮮半島參戰。第4戰鬥機聯隊的F-86經海上運輸,大部分進駐日本,僅以一中隊進駐漢城附近金浦機場,在12月15日第一次執行任務。[131]:246-248

苏联空军認為米格-15对美军轰炸机的威胁使11月美空军炸毁6座鸭绿江战略桥梁和10座朝鲜城市的目标未能实现[129]。美空軍認為是由於地緣政治的限制,讓轟炸機不能飛入中國境內以及來自中國境內的防空砲火,造成了執行任務的困擾,但仍成功完成了大部分任務。[131]:220-230

12月,新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进驻丹东,直到1951年1月才首次参加空战[132]

在1950年末至1951年初,在朝鮮半島的西北部,從鴨綠江以南至清川江之間的空域,蘇聯空軍的米格機對聯軍飛機造成相當威脅。美國飛行員開始以 Mig Alley 稱呼這個區域(此名為中文媒體翻譯成米格走廊),認為進入這個空域就要展開宛如後巷(英语back alley)中的混戰。[133]

米格走廊中最神秘的力量是蘇聯飛行員,斯大林命令國防部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負責向中國派遣航空兵師,蘇軍參戰人員一律身着中國人民志願軍軍服[134]

儘管斯大林要求嚴格保密,但聯軍其實自蘇聯加入空戰的行列之後,很快自監聽無線電通訊當中知道蘇聯的介入,不過整個韓戰期間聯軍方面也選擇緘默的態度,以免戰事擴大。當時美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范登堡從遠東視察回國後公開宣稱:「共產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主要空軍力量之一」,故意捧高中國的空軍實力,張冠李戴,以免暴露蘇聯飛行員大批參戰的真相。[135] 200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前司令员王海在其自传《我的战斗生涯》中写道:“朝鲜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 [136]


虽然苏联空军有所介入,但志愿军空军宣稱在朝鲜战场有效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统计,志愿军空军在战争中共出动起飞2457批26491架次,有212名飞行员击落击伤过联合国军飞机。整个志愿军空军宣稱共击落联合国军飞机330架,志愿军空军被击落231架飞机,116名飞行员阵亡。[137]美國方面的資料宣稱一共佈署647架F-86到韓國戰區[138],總共損失231架,其中確定空戰損失73架,不明原因34架,以擊其他包括故障等原因的損失。考慮在作戰中受損而未能回到基地的情況,因為空戰損失的可能數字還會略高於73架。[139]

由於蘇聯空軍受到的命令是不可以南下遠離鴨綠江的地區作戰,因此蘇聯空軍絕少有戰術性對地任務。志愿军后来还是用刚刚创建不久的空军和海军掩护陆军攻占了朝鲜西海岸的大和岛小和岛等十多个岛屿,并在这一过程中三次轰炸大和岛,其中第二次是解放軍空軍首次进行夜间轰炸。這是志願軍空軍規模較大的戰術性對地任務。[140]

核武威胁[编辑]

  • 朝鲜战争中的核威胁
    • 1950年7月下旬朝鲜战局对美极为不利,美国为防止中国参战,派遣10架未帶核武器的B-29轰炸机关岛,并将消息通过《纽约时报》广泛传播开来,对华进行核威胁,但最后美国因国内外压力将B-29轰炸机调回国[141][142]
    • 1950年10月19日,美国参联会正式建议着手研究对朝鲜、中国实施核打击的目标问题。11月30日,杜鲁门在记者会上答問,美國會採取一切步驟圍堵共黨在朝鮮的擴張,包括使用原子弹[143][144]。12月初,美国飞机对北朝鲜首都平壤进行了模拟核袭击。1951年4月,9架B-29轰炸机携带核弹头派往关岛、继而飞至冲绳岛,并举行了公开的核战演习。6月初,美军侦察机侵入中国东北和山东上空,收集关于空袭目标的情报[142]
    • 1952年,刚刚入主白宫艾森豪威尔又一次对华进行核威胁,声称为结束战争,不惜扩大战争和使用核武器[142]
    • 1953年2月11日,美国开始计划对朝鲜开城地区使用戰術核武器。最终由于朝鲜战争结束而未实施[142][145]

停战[编辑]


  • 2009年5月27日朝鲜军方发表声明,宣布朝鲜退出朝鲜停战协定,将不再受军事停战协定约束[30]
  • 2013年3月5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发言人於声明中宣布,朝鲜将不承认《朝鲜停战协定》[148]

战争死伤情况[编辑]

A large ship resting on the ocean, with smoke visible from the back of the vessel.
艾奧瓦號於朝鮮戰爭中
1953年3月23日,第一批遣返的被俘美国軍人

中方的官方数据为:运动战时期志愿军毙伤美军91,503人,俘63,319,降149人;其它联合国军6,136人,俘1,238人;韩军148,293人,俘29,278人。阵地战时期志愿军毙伤美军198,352人,俘749人,降1人;其它联合国军20,343人,俘250人,降2人;韩军304,966人,俘8,254人,降283人[149]。志愿军共击毁击伤坦克2,006辆,汽车3,165辆,装甲车44辆,飞机10,629架,各种炮583门。缴获坦克245辆,汽车5,256辆,装甲车51辆,飞机11架,各种炮4,037门,各种枪73,262支(挺)。[149]

中方其它刊物的統計,朝鲜戰争期间中国志愿军伤亡50萬餘人次,阵亡、病故171,687人[150],2010年10月26日,中國抗美援朝纪念馆经过10多年全国走访查实,朝鲜战争期间全国志愿军战士阵亡共183,108人[151]。2010年6月26日下午,中國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在“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上表示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场阵亡11万4千人,加上参战人员中伤病和其他原因的死亡,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在战争中共牺牲了18万3千1百零8人。[152]

联合國軍方面,美軍傷亡约14萬人次。其中死亡美军36,570人,负伤10万余人次,扣除多次负伤後的负伤人数不详。“美国战役纪念碑委员会”在美国华盛顿“朝鲜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Korean War Veterans Memorial)上刻有54,246的旧阵亡数字,现在这组数字依旧刻在纪念碑上。[153]根据美国朝鲜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上数字,联合国军总共死亡628,833人,受伤1,064,453人,失踪470,267人。其中美军死亡54,246人,受伤103,284人,失踪8,177人[154][註 22][註 23]

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战争成就宣传海报

战俘与遣返[编辑]

朝鲜与中国的被俘人员[编辑]

一群被俘的志願軍士兵

至1951年6月,联合国军共俘虏朝鲜战俘152500人、志愿军战俘21300人。朝中战俘最初被送往釜山收容所混合关押,后来由于中朝战俘之间发生矛盾,联合国军就将战俘按照国籍分开。[155] 5月30日,大批朝中战俘开始被移往巨济岛战俘营。[155]战俘主要被关押在巨济岛、釜山,后来又大批转运到济州岛。在朝鲜和中国战俘的营地内,普遍爆发了反共和亲共战俘之间的要求遣返和拒绝遣返的血腥斗争,得到美军以及韩、台政府支持的反共战俘首领最终占得上风。1952年4月,美军对战俘的去向进行“甄别”。在甄别前夜,反共的战俘首领以挖心等方式残暴杀害了多名倾向于遣返的战俘,大多数战俘在暴力威胁下没有在甄别时选择遣返。不久,亲共战俘发动巨济岛事件,绑架战俘营长官杜德并迫使他承认虐待战俘后加以释放。美军战斗部队随即镇压了这些营地,造成大批战俘死伤的惨案。亲共战俘在其战俘营内也建立了组织,使用包括活埋在内的手段对付要去台湾的战俘。[156]:353除了战俘之间的血腥斗争,另有数千名中朝战俘死于传染病。

联合国与韩国的被俘人员[编辑]

1950年底,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靠近中朝边境的碧潼选址建立战俘营。碧潼战俘营位于位于鸭绿江和支流形成的一个半岛上,三面环水。开始只收容管理韩军以外的联合国军战俘,1951年3月之后,鉴于朝鲜人力物力的困难,韩军战俘也由志愿军管理。4月,志愿军政治部成立志愿军战俘管理处,下设4个俘管团和2个俘管大队,其中2个俘管团收容管理韩军战俘,另2个俘管团和2个俘管大队收容管理美、英、法、土耳其、菲律宾等10个国家的联合国军战俘。[157]至1951年6月,碧潼战俘营共有美军战俘2000余人,英军战俘800余人,土耳其战俘200余人[158]。由于严寒、极度的物质匮乏以及美军战俘中普遍的心理崩溃,在1950年至1951年的冬季和春季,战俘营内的美军战俘死亡一千余人,而其他国家战俘则少有死亡。[158]随着志愿军空军开始保卫后方交通以及停战谈判的开始,战俘营的物质条件得到很大改善,中方纪录大规模的战俘死亡在1951年夏得到遏制。

战俘遣返[编辑]

1953年,交战双方达成《停战协定》。7月成立战俘遣返委员会,8月5日开始在板门店交换坚持要求遣返的战俘。至1953年9月,朝中方面向联合国军交还重伤病战俘684人、直接遣返的战俘12773人(其中韩军战俘7862人、美英法等国战俘4911人);联合国军向朝中方面交还重伤病战俘6670人(其中志愿军战俘1030人、朝鲜战俘5640人)、直接遣返的战俘75823人(其中朝鲜战俘70183人、志愿军战俘5640人)。根据协议,余下的不直接遣返的22604名朝中战俘(其中志愿军战俘14704人、朝鲜战俘7900人)与359名联合国军及韩军战俘(其中美军战俘23人、英军战俘1人、韩军战俘335人)被转交给中立国印度、捷克斯洛伐克、瑞典、波兰、瑞士组成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在中立国监督下,战争双方派出代表对战俘进行解释,由战俘自己选择去向。[126]:514

解释期间,朝鲜、中国战俘被送往北营。在战俘转移到中立区的第一天,反共战俘就当着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印军主席蒂迈雅(K. S. Thimayya)中将的面,几乎把两名向印军寻求遣返的战俘活活打死。被彻底震惊的蒂迈雅意识到,这些战俘首领将以严酷的纪律阻止任何人在解释期间遣返。[159]:122反共的战俘首领通过暴力恐怖严密控制了绝大多数战俘,成功抵制了解释工作。到90天解释期结束的1953年12月23日,仅有10天时间被用于解释。22000余名中朝战俘中经过了解释的只有3166人,这3166人中仅136人要求遣返,但同期却有数百名战俘冒着生命危险逃出营地要求遣返,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因此认为,“战俘在表达愿望时所必须采取的这种不正常方式,使人们很自然地怀疑到全体战俘都不是自由的个人。”[160][159]:199反共的战俘首领们直接从韩国和台湾政府获取指令,不惜采用最极端的暴力“肃清匪谍”,阻止战俘遣返。[161]在印度军队看管期间共有38名战俘死亡,其中多数因为被怀疑有遣返倾向而被反共战俘杀害,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是谋杀张子龙案。据遣返的战俘控诉,反共战俘挖出了张子龙的心脏以恐吓希望回国的战俘。[162]虽然美国方面的宣传品极力否认此事,甚至将其反宣传为共产党的污蔑[163],然而反共战俘制造的这起谋杀案后来被证明是毫无疑问的事实——根据解密的台湾国防部档案,有关张子龙谋杀案的反共战俘在抵达台湾后就因杀死张子龙并焚尸灭迹受到了嘉奖。[164][查证请求][完整来源]在解释期满后,中立国委员会又为战俘摆脱反共首领的控制提供了两次机会:1953年12月31日,印军对战俘进行“点名”,131名战俘趁机提出遣返;1954年1月20日至21日,在印军向美军移交战俘时,又有104名战俘抓住最后的机会逃脱了战俘首领的控制。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在其提交的报告中认为,未寻求遣返的战俘并不都是出于自愿,而是因为他们被在战俘营内长期灌输的恐惧所控制。蒂迈雅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毫无疑问将会有更多的战俘要求遣返。[159]:205而那些要求遣返的战俘,毫不意外地被美、台的宣传机构贴上了“共谍”的标签。[165][163]

1953年12月23日,联合国军单方面终止对朝中战俘的解释工作。尽管朝中方面强烈要求延长解释期限,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印度主席也认为延长解释期限是合法和必要的,并承认绝大多数战俘尚未经过解释程序,但由于联合国军拒绝进行协商,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投票决定对战俘的解释工作结束,并将剩余战俘移交给联合国军。[166]1954年1月,美军将朝鲜战俘8000人移交韩国、将14000名志愿军战俘移交台湾。联合国军方面战俘经过解释后,有224人拒绝遣返[157]。1954年初双方不直接遣返的战俘的命运分别为:志愿军战俘440人返回中国大陆,14235人前往台湾,12人前往印度;朝鲜战俘188人返回朝鲜,7604人前往韩国,74人前往印度;美军战俘2人返回美国,21人前往中国;英国战俘1人前往中国;韩军战俘8人返回韩国,325人前往朝鲜,2人前往印度[126]

战争罪行[编辑]

对朝鲜平民的屠杀[编辑]

韓國學者金榮范認為:朝鲜战争中主要参战的四方中,中国军队是唯一没有屠杀平民的军队,朝鲜、韩国和美国都有针对平民的大规模屠杀行为。根据屠杀者的身份,对平民屠杀可分为三类:右翼(韩国国军、警察、右翼团体)对本国平民的屠杀、左翼(朝鲜人民军、游击队及左翼团体)对本国平民的屠杀,以及美军对朝鲜半岛平民的屠杀[167]

"据报有大批的平民要么全部是朝军,要么由朝军控制,正试图渗透我军阵地,军队已经要求对所有难民人群扫射".

朝鲜左翼与右翼对平民的同族屠杀[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朝鲜半岛的南方和北方被美苏分别占领。南方在处于美国军政的时期,出于政治对立原因的大规模屠杀已经开始。如美军犯下的南原屠杀,1946年10月数千民众遭到屠杀。1948年4月,南朝鲜劳动党济州岛发起的起义遭到南方军警镇压(济州四·三事件),韩国军队在全岛的大屠杀一直持续到朝鲜战争结束,美軍也卷入其中,至少3万无辜平民遭杀害。韩国国军以“讨伐共匪”的名义,对劳动党的支持者和被怀疑为“通匪分子”的平民展开屠杀,而被左翼游击队认为反共的平民也会受到报复。双方的对立在战争爆发后进一步升级。[167]

韩国

战争初期,韩国在战场上节节失利的情况下,对被认为“通匪”的人士展开屠杀,对象主要是保導聯盟成员和政治犯,目的是预防他们加入朝鲜。韩国军队在保導聯盟事件中屠殺了10万人以上,其中絕大多數實際與共黨關係極淺甚至毫無關係,保導聯盟事件是韩国当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事件。[167][168]

仁川登陆后,韓國軍隊在收復的本國領土以及隨後佔領的朝鮮城鄉組織「治安隊」、「滅共團」等組織,對朝鮮勞動黨黨員和被懷疑為親共人士的平民進行了大規模的清查和處決。在智异山一带,人民军残留部队与韩国国军之间作战时,很多居民被双方以「反动份子」或「通匪份子」的名义杀死。尤其是韩国国军在「坚壁清野」计划下进行的「敌性部落」焦土化计划,为屠杀平民提供了藉口。[167]

战后韩国政府一直试图掩盖其屠杀行为,直到1980年代90年代韓國政府結束了军事統治,才開始承認在戰爭犯下了屠杀平民的暴行。美国完全清楚韩国的屠杀行为,甚至有些屠杀是在得到美军默许后进行的。[169]

朝鲜

朝鲜人民军在战争初期的两三个月占领朝鲜半岛南部大部分地区期间,在各地进行甄别,对韩国政府官员、军官、警察、宪兵、资本家、商人及相关人士进行侦察和审判,屠杀了12万9千名右翼人士、军警家属、公务员等。被屠杀者中很多人是因为之前镇压左翼而遭到报复性杀害[167]朝鮮人民軍1950年6月28日攻陷漢城當日,即發生了韓國平民、傷兵及醫生遭到人民軍部隊集體虐殺的漢城國立大學附設醫院屠殺事件,700至900人遇害[170][171]

美军仁川登陆后,朝鲜人民军在撤离的过程中也多次犯下集体屠杀的罪行。朝鲜人民軍撤離大田時對平民進行大屠殺。[註 24][172]

美军对平民的屠杀[编辑]

韓國學者金榮范將美军在南韩地区内的屠杀事件分为三类:在交战地区对平民枪杀、炮击;将正有平民通行的桥梁炸毁或放毒;对平民的轰炸和扫射;交战中的机枪乱扫[167]

美军屠杀行为中最为人知的是老斤里事件美國陸軍第1騎兵師部隊在老根里屠杀了近300名难民,其中大部份是婦女和兒童,韓國政府在2005年發表的數字是163人不久后又在倭馆和马山真北面先后杀害了数十名难民。美军的解释是,为了防止难民群中可能混有人民军,上级下达了「可疑的避难民,无条件射杀」的命令。美军为了防止人民军坦克部队跨渡洛东江,炸毁了倭馆桥,当时桥上的数百名难民大部分被炸死或被淹死,幸存的难民在游向河岸时遭岸上美军机枪扫射,很多人丧生。美军炸毁庆尚北道高灵郡的德胜桥后,军机立刻对洛东江边和村庄里的避难人群展开轰炸和扫射。美军步兵和战机多次扫射平民,造成无辜的死亡。例如在昌宁郡的草幕村,在马山的一个村庄,在马山的珍北面梨木里,都有大量平民被杀。[167]

2001年韩国有议员展示40年前国会调查报告显示,美军曾在朝鲜战争初期屠杀了大批无辜平民。[173] 美军在韩国境内盲目的空中轰炸与机枪扫射,造成了平民的大规模死亡。金荣范认为,虽然有的轰炸可能属于误判,但根据后来公开的资料,有些轰炸是有意为之,因为发现有人民军潜伏在百姓当中。朝鲜政府指控仅1950年7月,美军在韩国的13个市、道共屠杀了42008人。[167][來源可靠?]2008年,韩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经过两年的初步调查,要求对美军1950年至1951年期间在韩国制造的超过200起屠杀平民事件展开调查。[174]“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成员说,委员会成立2年多来,已收到数百人提供的线索,要求对美军1950年至1951年期间制造的超过200起屠杀平民事件展开调查。韩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又译“追求真相和解历史整理委员会”)历时2年半,根据解密档案文件资料和目击者讲述,完成针对美军在朝鲜战争初期多次屠杀无辜平民的首轮调查,揭开历史真相。美国军方在压力之下对此展开16个月的调查。五角大楼最终承认大屠杀事件,称“老根里事件”是“一桩悲剧”美联社3日公布部分调查结果。“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成员说,委员会将敦促韩国政府代表受害者向美国索赔。[175]

1950年9月10日,美军仁川前向月尾岛用凝固汽油弹轰炸。[176]

朝鲜方面报道,美军在1950年10月中旬到12月底的“北进期”,共屠杀了17万多名平民。[167]例如黄海道信川郡的屠杀。朝鲜指控这个郡里美军屠杀了三万五千余人并说美第八军司令向士兵号召“朝鲜人,哪怕是个幼儿,老人,你们的手也不要打战,杀呀!”。[177][178][179]

1949年的《日内瓦第四公约》[180][181]规定:处于冲突一方权力下的敌方平民应受到保护和人道待遇,禁止破坏城镇、乡村(第五十三條指出:但為軍事行動所絕對必要者則為例外)、杀戮、胁迫、虐待和驱逐平民[181]。戰後1977年《日內瓦公約》的《附加議定書》(英文版)[182],首次明確禁止大規模轟炸平民[183]。美军在朝鲜进行了大规模的空军轰炸和海军炮击[167]。据朝鲜的不完全统计,截止1952年5月,有18000名14岁以下的儿童死于联合国军的轰炸[184]。1952年夏,为了迫使中国和朝鲜屈服,美军从7月11日起发动了朝鲜战争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空袭,除了军事设施,城市和乡村也成为轰炸目标[157]:250。7月11日,联合国军出动战斗轰炸机1200架次、B-29轰炸机52架次轰炸平壤,平壤电台称轰炸造成1500座建筑被毁、6000余居民死伤[185]。到8月中旬,持续的轰炸已造成1万多平壤平民死伤[184]。8月29日,联合国军又对平壤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轰炸,出动飞机1403架次[185]。除了平壤,其他77座朝鲜城市也遭到轰炸。朝鲜方面说:“从平壤到农村,所有的城镇都变成了废墟”,“任何还能被破坏的东西都没有了”,“每天伤亡的人数比争议中的遣返人数还要大”[186]。朝鲜、中国、苏联等国政府多次谴责美军对朝鲜无辜平民的轰炸,称其为“违反国际法与人类道德常规的罪行”[187]

中朝方面指责美军在中朝边境地区进行细菌战,说细菌战致使大量的平民死亡。[188][189][190][191][192][193][194][195][196]。中外歷史學者對细菌战是否屬實,看法並不一致[197][198][199][200][201][202]。美國則全盤否認细菌战的指控。由立場中立的組織,如國際紅十字會世界衛生組織調查的提案,則被蘇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多次否決。[203]由親共的「世界和平理事會[204][205]組織的「国际科学委员会」进入北朝鲜和中国调查的报告书,则认定美军在朝鲜使用了细菌武器。

对战俘的罪行[编辑]

美军[编辑]

有原海军陆战队回忆了对战俘的屠杀。[206][來源可靠?]

中朝战俘指控美军拿战俘进行化学毒气和细菌原子武器试验。后来爆发了著名的“巨济岛事件”。[207][页码请求][208][209][210]。聯合國軍聲稱中朝軍官控制了部分戰俘營,製造暴動,聯合國軍對於战俘的暴動,僅使用了催泪弹和震荡弹,而中方誇大為化学武器[126][211][212]

边震遐称美军利用战俘营中爆发痢疾的机会进行不同疗法的医学实验,从1950年10月到1951年8月,仅在第4集中营里死于细菌性痢疾的战俘就达4000多人。[213][214][页码请求] 还指控美军为医学实验需要而在冻伤或感染截肢时过分切除肢体,并引用美医学博士称赞血管外科手术(它是挽救本应截肢的肢体的技术)在战争期间发展的话来作为拿战俘做医学实验的证据。[215][214][页码请求]环球网报道美国还把中国被俘人员当作动物一样进行解剖来医学试验。有人看到活体解剖而被美军挖去了双眼。[216]

中方记录的美方罪行还包括威胁朝中国红十字会代表的人身安全,如用枪撞击代表,殴打代表。最终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奈德林宣布解散联合红十字会小组协调组,终止联合访问。[217][页码请求][218][219]

美国是1941年《日内瓦公约》的签字国,但美国国会直到朝鲜战争结束后才批准此公约,因此战争期间公约对美国并没有法律约束力[220][221]。朝鲜声称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从未履行过日內瓦公約。停戰後的1953年8月,双方互访战俘营,據中方報導,国际红十字会联合国军代表参观中国战俘营后表示:“超乎预想,提不出太多的疑问”[222][223]

据中国报导到1951年年底,朝中战俘死亡总数就已达13814人。在板门店接收战俘时看到的景象触目惊心[218][219]归国战俘还描述美军派出台湾特务潜入战俘营,在战俘营内成立准武装性质的「战俘警备队」。据称对战俘进行刺字,用罚爬、罚跪、吊打、往肛门里灌辣椒水、裸体塞进装了碎玻璃的汽油桶里在地上乱滚、甚至生生掏出其他战俘心脏逼迫其他战俘吃掉等酷刑虐待不愿接受「转化」的志愿军战俘。在甄别前夜,72号战俘营的战俘林学逋号召回国并高呼“毛主席万岁”,被李大安割下刺字处的皮肉后又被剖心而死。第71号战俘营在巨济岛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遭到美军开枪。美方禁止中国战俘在1952年8月1日中国建军节和8月15日抗战胜利纪念日举行升旗仪式,还枪决了不服从管理的部分战俘。10月1日清晨6时,巨济岛战俘营中同时升起10面五星红旗。美军用包括坦克在内的武器向战俘营进攻。最终中国战俘死亡56人,负伤109人。共產國家一致谴责美军虐待战俘。[207][224][225][页码请求] 美國記者引用國際紅十字會報告,宣称:國際紅十字會的代表 Frederick Bieri 在戰爭期間多次訪問聯合國軍戰俘營,有時沒有事先宣佈,以監察聯合國軍是否遵守日內瓦公約。他詢問中朝戰俘對戰俘營待遇是否滿意,並察看戰俘飲食與在醫院接受的醫療。國際紅十字會將他的報告送往朝鮮政府,聲明沒有中朝戰俘抱怨受到任何虐待[226]。國際紅十字會表示:從1950年7月到1953年8月,國際紅十字會共訪問韓國的聯合國軍戰俘營160餘次;雖然中朝宣稱會遵守日內瓦公約,而國際紅十字會向中朝多次請求後,中朝仍然拒絕依日內瓦公約,讓國際紅十字會訪問中朝戰俘營[227][228]

1950年绞杀战期间,美军飞机将防护薄弱的战俘营作军事打击目标。多次轰炸位于中朝边境通往中国人民志愿军关押联军的战俘营补给车,据中国报导造成80%以上的补给毁于联军轰炸,甚至直接空袭战俘营[229],将炸弹投入战俘营内,造成伤亡。[230][229]美方指出這是由於朝鮮拒絕明顯標識战俘营,或是給出战俘营的準確經緯度,所以無法避免[231]。 《志愿军战俘纪事》的作者靳大鹰肯定与女俘杨玉华一起被俘的有数名女兵,并用很多细节描写了她们因反抗强奸夺枪被美军打死的事。并说杨玉华之外还有一名遣返女俘,后因怀疑被性侵过而婚姻不睦。[232]但是于劲谨慎地写到这种说法是某战俘听说的事。[156]:113最新的报道中胡春生不仅说杨玉华就是唯一战俘营里有纪录的中国女俘,还说她被俘很久后才在医院被发现她是女性。[233]

朝鲜与中国[编辑]

朝鲜人民军有屠杀美军战俘的记录。包括1950年8月17日303高地屠杀,45名美軍戰俘雙手被反綁後,被朝鮮人民軍用機槍射殺[234]1950年顺天隧道屠殺是在平壤將失守前,朝鮮人民軍將180名美軍戰俘用火車向北運送,其中68人於10月30日在顺天隧道被朝鮮人民軍分批射殺,其餘戰俘則死於疾病與營養不良[235]

中国没有蓄意屠杀战俘的记录也很少和朝鲜人一样枪决战俘,但在1950年冬至1951年美军执行绞杀战和细菌战期间,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營中43%的美國死于饥荒和疾病[236],中国声称战俘死亡是因为美军在中朝边境进行细菌战,致使战俘营瘟疫爆发,和空袭战俘营,导致物资短缺造成的。中国方面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是试图将美军袭击战俘营和细菌战造成的后果,栽赃到到中国头上[237][238]。联合国军战俘回忆说战俘营都在鸭绿江旁很易取得补给,管理方是故意少发粮食造成饥荒以为共产主义宣传作准备。[239]麦克劳林少校50年第一个冬天在战俘营体重减了66磅,他估计那一年有1700名战俘死亡。[240]有英国战俘回忆煮食野草,全身浮肿得“站起来时脸是瘦的,手和下身都肥肿起来”[241]。《Korean Atrocity!: Forgotten War Crimes 1950-1953》一书中披露了美军战俘在战俘营中被饿饭和殴打的事例。《敌军工作史料》中指出,美军战俘「在碧潼每天死亡三人」、「晚上没有被子盖」。据费席尔的回忆,他被人夜以继日地拷打,以强迫获得细菌战的供词[242]威尔弗雷德•贝却敌英语Wilfred Burchett曾前往看管美军的战俘营采访,作报道称“比得上瑞士度假村”并引起回国的战俘狂怒,并且有战俘称贝却敌直接协助对战俘的审讯[243]

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對朝鮮戰爭中美國戰俘遭遇到的暴行舉行了聽證會,戰爭罪行調查組長陶德中校作證,在1953年11月底之前,依保守計算,美軍戰俘因為中朝戰爭罪行而死亡的人數是5639人。Abbott 中校作證,军医將美軍戰俘受傷的手臂縫入雞肝,再縫合傷口,聲稱這會幫助傷口癒合。而他看到的是多數戰俘因此傷口潰爛,痛苦不堪。聽證會的報告,列舉了中朝的戰爭罪行危害人類罪,指出對於美國戰俘遭遇到的暴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朝鮮政府同樣有罪,應該負責[244]

一名英國戰俘 Derek Kinne 因在戰俘營多次越狱逃跑被捕获他的中國军官毆打,單獨禁閉,威脅要殺了他。直到停戰協定簽訂前一天,因為他要求與訪問戰俘營的國際紅十字代表見面,被威脅不遣返他回國。英國女王因為他對敵人堅決不屈而授勳給他[245][246]

影響与纪念[编辑]

朝鮮半島[编辑]

 韩国[编辑]

一個帶有韓戰開始時間的雕塑(1950年6月25日10點25分)
朝鲜战争紀念館

韩国經濟在戰後遭到嚴重破壞,李承晚在戰後仍然以統一為目標,不重視經濟發展,不斷計劃隨時再和朝鮮方面開戰。四一六運動后,李承晚下臺,局勢依然並沒有緩和。此後朴正熙執政期間更出現“實尾島事件”,雙方敵對的氣氛並沒有因領導人轉換而改變。朝鲜和韩国的领导人进行过几次会面谈话,但碍于双方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方面的根本差异,并没有产生什么实际的进展。

韩国在1994年於漢城开放了韩国战争纪念馆,展出包括朝鲜战争在内的历次韩国战争史料。2009年的朝鲜战争纪念日,首尔清溪川广场悬挂了联合国以及世界各个出兵参战国的国旗以感谢其在韩战时期对韩的大力援助,另外还悬挂了中华民国国旗,感謝中华民国當時的援助(中華民國國軍當時願意派兵至韓國參戰被美拒絕[247],轉以非戰鬥方式援助)[248]

 朝鮮[编辑]

在这场战争中金日成得到了苏联和中国的巨大帮助[249],虽然朝鲜在战前希望达到的统一祖国和其他的目标并没有实现[250],但正是由于这场战争,金日成得以继续统治朝鲜。在1950年代1960年代,朝鲜政治稳定,外交上和苏联、中国结盟,经济发展创造了所谓“千里马速度”,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优于韩国。但由于朝鲜经济是以苏联为中心的社会主义阵营的一环,结构单一,故在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冷战宣告结束之后日益艰难,人民生活质量不升反降。1990年代朝鲜经济崩溃。在金日成死后,他的儿子金正日独裁权力巩固。朝鲜人民的生活条件依然十分艰苦。国际社会包括中国、韩国不断对朝鲜提供经济援助。

过去60年间,中朝双边关系虽然曾经出现过多次矛盾与纠纷,例如金日成1956年同时肃清了朝鲜劳动党内亲中国的延安派与亲苏联的苏联派1960年代,朝鲜在中苏交恶后在敌对的苏联中国之间左右逢源,来回摇摆,保证自身的自大利益[251],但总体上中朝关系仍然是较为稳定的友好关系。[252]同时尽管朝鲜与前苏联也有过多次矛盾,但双方关系总体上也较为稳定,[253]直到苏联解体前夕苏联与韩国建交导致苏朝断交,[254]随后中国1992年韩国建交,并有传言说朝鲜为报复在国际奥委会会议上拒绝投票支持中国北京申办200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导致北京输给悉尼[255],而中国则拒绝出售给朝鲜歼十战斗机等最先进武器,[256]朝鲜开始在国际社会陷入空前的孤立与被排斥状态。

为了纪念这场战争中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帮助,朝鲜政府于1959年10月25日志愿军赴朝参战9周年纪念日建成了友谊塔。该塔坐落在平壤市区牡丹峰西北侧的山岗上。1984年10月25日进行了扩建。塔高30米,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塔身由1025块花岗岩和大理石砌成,象征着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纪念日。塔身正面嵌有“友谊塔”三个朝文镏金大字,每字重40公斤。塔顶有一铜坯镀金五角星,重500公斤。塔正面镌刻着纪念碑文,两侧绘有中朝两国军民并肩战斗的石雕。

1953年8月建立的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馆原在平壤市中心区解放山洞,后迁至西城区和普通江区交界的普通江畔。该馆有80多个陈列室,展示自抗日时期至朝鲜战争的有关文物及史料。

2000年,一批志愿军老兵去朝鲜访问,回来后表示看到“他们仍然在水深火热中,很痛心。”[257]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大韩民国 逃亡者[编辑]

自从1950年代初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朝、韩两国人民中不断有越境逃至对方者。1990年代以来,由于北韓经济困难,形成了北方逃南者超过南方逃北者的趋势。從北韓逃亡至南韓或其他地方的人又稱為「脫北者」。自从1950年代初朝鲜战争结束以来,超过九千名朝鲜民众叛逃到韩国。2007年初,这个数字突破一万。韩国统一部的发言人表示,从1990年代以来,逃亡难民大批增加。仅2002年2006年,就有七千名朝鲜民众逃到韩国。很多朝鲜人先是偷渡到中国或俄罗斯,然后转到韩国或其他国家。

 美國[编辑]

南北韓非軍事區的美軍士官

美國雖然沒有達成韓國統一的目標,但是達成了捍衛日本和促成北約合作的目標。朝鮮戰爭鼓勵美國採取冷戰圍堵政策,為美國進一步擴大亞洲防衛圈鋪路。這些冷戰政策最終導致美國企圖阻止越南落入共產主義手中。战争也使改進美國和中國的關係變得複雜。[258][259]

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有54260人阵亡。韓戰期間担任美国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五星上将布莱德雷說,假如按照麦克阿瑟的战略计划,把在朝鲜的战争延伸到轰炸中国满洲和封锁中国海岸,那将会是在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260][261] 1995年華盛頓特區建立韩战纪念碑。经历了越南战争洗礼之后的美国人,几乎已将这场战争遗忘,故此朝鲜战争又被称为“被遗忘的战争”(The Forgotten War)。

此外,战争促进了美軍內部的民族融合,有超过10万名黑人士兵加入軍隊至朝鲜半島作戰,這是美軍首次大規模地將黑人與白人士兵混編於同一單位[262]

美国至今仍在韩国驻有两万八千人的軍人。参见:驻韩美军

 蘇聯[编辑]

战争对苏联的影响就十分复杂。一般認為苏联是最大赢家,斯大林成功逼迫中國出兵對抗美國等盟軍,也藉此出售大量二戰剩餘軍事設備賺取資金物資,中國直到1965年才清償完所有欠款,中國官員戰後又抱怨蘇聯是「死亡販售商」(merchants of deatg),在韓戰期間出售大量劣質槍炮彈藥給中國[263],战争令中美爆发直接冲突,而苏联未正面介入。战争削弱美国实力,把美国超强的国力军力从欧洲铁幕一线的争夺转移到朝鲜战争的泥潭,为苏联争取时间在二战后的废墟上治疗战争创伤,发展国防尖端技术,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來源請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朝鮮战争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包括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在内的183108名[264]中国人民志愿军军人陣亡於朝鮮半島。

由于朝鲜战争,苏联打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变成第二个南斯拉夫的顾虑[265][266],从1952年起开始大规模援助中国大陆建设全面的工业基础,这些援建项目以及1954年定下的几十个工业项目被合称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苏联援助中国的156个重点项目,为中国打下了冶金石油、矿山采掘、煤炭发电、电力装备、机械制造、纺织造纸、制糖、航空航天、交通铁路国防兵器制造等全面的科研生产基础,中華人民共和國从此开始了独立自主门类齐全的工业化建设道路,借助苏联的技术成功制造出核武。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就此形容:“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267]

中国的海军建设受到很大影响,外购英舰的希望破灭,于是不得已出天价购买苏联旧舰。[268]

沈志华认为毛泽东从战争时期的国内政治運動中发现大规模群众运动对实现各种目标很有用,从此在之后的施政中屡屡能见到这种模式。[269]

其后的影响是,首先中共参战直接导致中美关系破裂,此后中国被长期孤立;美国从而保护台湾,使中共失去了攻占台湾的机会;其次也间接让日本经济重新崛起,使日本免于二战的惩罚;雖然蔣介石在開羅會議願意中美共管琉球冲绳[270],美国基于战略目的[271]将其交予日本[272],同时钓鱼台也一并移交,形成今日的主权争议;中印战争,中国得不到国际社会支持;在南韩眼中,北韩在战争后,金氏实行世袭专制统治,使人民贫穷封闭落后,中国阻碍了韩国统一,因此对中国相当仇视;中国威胁论在周边国家蔓延。[來源請求]

 中華民國[编辑]

對當時遷移到台灣中華民國而言,朝鲜战争的爆发延遲或阻礙了人民解放軍攻台。同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參戰使得美國認識到台灣对牵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將台灣重新納入防禦體系。日後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即是基於韓戰的影響。美國也因此改變了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態度,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及支持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

中華民國因為韓戰獲得美援,幫助了台灣當時的經濟發展,也提升了國軍的戰力[273]。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遣第七艦隊巡邏台灣海峽,嚇阻中国人民解放军進攻台澎金馬。同時中國人民志願兵的戰俘在遣返目的地中選擇台灣後,則大大鼓舞了國軍士氣,因此韓戰也被稱為「台灣西安事變[274]。此外,中華民國政府曾有意派遣中華民國國軍參與韓戰,幫助韓國擊退朝鮮人民軍,而麥克阿瑟也有意將戰事擴張至中國本土,希望能讓中華民國得以反攻大陸,但是被美國杜魯門、南韓李承晚以及部分國家反對,所以中華民國改為以提供物質幫助美韓等國,擊退北韓的南下进攻。此外,由於中國人民志願軍大量士兵投入朝鮮,聯合國軍內缺乏熟知漢語及中共軍隊的人才,因此中華民國提供了國軍及駐韓大使館部分人員協助情報戰心戰喊話、中文宣傳單製作、審問志願軍戰俘

 日本[编辑]

美国联合国军在此次战争中保卫了韩国并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作战,直接保证了之后数十年日本的国家安全[275]日本虽然没有参战,但是,战争期间美军在日本大量的物资采购,对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经济复苏,起了决定性的促進作用,奠定日本之後成為經濟強國的基礎。同时,由于美国对日本战争期间的物资供应的依赖,不得不重新任用战前日本国内各行业的领导者。很多二战战犯都相继复出,重新扮演日本政商各界的重要角色。这些人也为日后日本政坛右翼势力的形成打下基础。

 英國[编辑]

英國是反共陣營的重要國家,再加上身為美國的盟友,在若干議題上(例如馬來亞爆發的反英運動)需要換取華府方面的支持,因此在外交及軍事上都採取了對抗北韓的行動。1950年7月英軍進入韓國,此後赴朝鮮半島服役的英國軍人共計超過9萬[276]

10月之後,中國人民志願軍介入韓戰,這種政策受到挑戰。對外,倫敦擔憂與中國的敵對會危及英國在華利益、甚至促使共產陣營對香港遠東殖民地構成威脅;對內,二戰後元氣大傷的英國因為武裝政策及軍費開銷而使國庫吃緊,衝擊民生社會福利預算。而在韓國總統李承晚公開指責英國、加拿大紐西蘭澳大利亞英聯邦派兵國「影響了麥克阿瑟遭到撤職」[277]之後,英國民眾對李氏及南韓政權的腐敗、專制產生極大反感,輿論立場也逐漸轉向反戰

工黨艾德禮內閣的韓戰政策失去民心,黨內也因為輿論壓力及預算問題爆發分裂,這些因素使得工黨在1951年國會大選中落敗。而選前抨擊工黨將英國拖入韓戰泥淖的保守黨,則在邱吉爾的帶領下取得執政權。

邱吉爾上台後,迅速改變立場,推動停戰政策,使英國得以從朝鮮半島的難題抽身而出,同時在韓戰問題上不再支持美國[278]

撤军问题[编辑]

撤军问题其实从1951年7月双方开始谈判之前就提出了。本来中国方面是想将撤军问题也纳入谈判议程,但是美国方面坚决反对。为了尽快停战,毛泽东经征求斯大林的意见后,同意将撤军问题留待停战实现后再谈判解决,而不将其作为停战的前提条件。但是1953年7月停战后,原定应在三个月内召开的高一级政治会议(解决撤军问题、统一问题、和平协议等重大问题)却未能召开。1954年日内瓦会议上,朝鲜问题也是无果而终。

一個北韓軍官於2010年講解朝鮮情勢
北韓飛彈射程

相关文艺作品[编辑]

电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注释[编辑]

  1. ^ 交战双方于1953年7月27日板門店签署了停战协定,但因双方至今未签署和平协议,所以在理论上战争仍然持续。本条目战争数据均为停战协定之前的数据。
  2. ^ 1950年7月7日入朝[1]
  3. ^ 1950年7月7日入朝[1]
  4. ^ 1951年1月31日入朝[1]
  5. ^ 1950年7月28日入朝[1]
  6. ^ 1950年7月29日入朝[1]
  7. ^ 1950年9月19日入朝[1]
  8. ^ 1951年4月30日入朝[1]
  9. ^ 1951年5月5日入朝[1]
  10. ^ 1950年11月25日入朝[1]
  11. ^ 1951年1月31日入朝[1]
  12. ^ 1950年7月15日入朝[1]
  13. ^ 1950年7月15日入朝[1]
  14. ^ 1950年10月4日入朝[1]
  15. ^ 1950年11月7日入朝[1]
  16. ^ 1950年10月17日入朝[1]
  17. ^ 瑞典、丹麦各派一艘医疗船,印度、挪威、意大利各派一医院救护[1]
  18. ^ 部分进行物資援助的国家有: 中華民國日本巴西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缅甸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多米尼加共和國利比里亚黎巴嫩墨西哥摩纳哥委内瑞拉越南国(南越)、玻利维亚沙烏地阿拉伯瑞士叙利亚阿根廷冰岛海地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奥地利洪都拉斯乌拉圭伊朗以色列埃及印度牙买加智利柬埔寨哥斯达黎加古巴巴拿马巴拉圭巴基斯坦秘鲁匈牙利[2]
  19. ^ 1951年1月31日入朝[1]
  20. ^ 关于美国官方所使用的中文称谓,请参见: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 Chinese News Home Page (中文(简体)‎). 
  21. ^ 自1945年起,数万名族居中国东北的朝鲜人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1950年起,这批朝鲜人部队陆续回朝加入朝鲜人民军。1949年7月,解放军第164师共10821人入朝改编为人民军第5师,解放军第166师共10320人入朝改编为人民军第6师。1950年1月,解放军第4野战军暨中南军区集中所属朝鲜人部队及所有朝鲜人官兵共22191人,整编后4月入朝,编为人民军第7师及第4师第18团。6月,解放军铁道兵团中的朝鲜人部队和官兵3200余人编为1个团,22日入朝。8月,解放军东北军区的3100余名朝鲜人官兵入朝,和其他从中国零散回朝的官兵作为基干编为人民军第10师。[45][46]
  22. ^ 韩国方面数字并未有结论,许多早前公开数字包括平民伤亡,但无论如何,以韩国人力,不可能有多达百万军队伤亡。近年根据当年人口普查资料推断,所谓伤亡失踪百万应该是军民合计数字。韩军的伤亡约在30万-40万之间。
  23. ^ 美国国防部从1954年到1960年代的统计数字是阵亡33,629人。在1970年代初期,历年各官兵详细个人档案储存处所失火,许多资料焚毁损失。後来重新根据不同资料库统计时,误把从1950年至1954年的全球美军其他原因死亡人数也计入,得到总死亡54,260人的数字。由於早先数字仅为阵亡数字,这个新数字是「总死亡数」,所以没有引起怀疑,也被刻在美国“朝鲜战争老兵纪念碑”(Korean War Veterans Memorial)上。但是后来发现错误重新修订。根据2000年修正后的最新统计数字,美军死亡人数为36,570人 [1]
  24. ^ 曾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在木浦被朝鲜人民军攻占时是《木浦日报》的记者,也被逮捕并关押于木浦中学操场,等待处决。美军仁川登陆后,驻木浦的朝鲜人民军奉命匆忙北撤,金大中方得以幸免(《从死囚到总统:金大中的传奇故事》,现代出版社,ISBN 7-80127-888-7)。

参考文献[编辑]

  • 丁亮春,《中国人民志愿军名称由来》[3],光明网。
  • 驻朝鲜使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56周年》[4],中国外交部。
  • 王树增,《朝鲜战争》。
  • 李奇微,《朝鲜战争》(The Korean War),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l983年10月。
  • 解力夫,《战后四大战争-朝鲜战争》,1993年。
  • 杨奎松,《评〈抗美援朝战争史〉》[5]
  • 唐德剛:《毛澤東專政始末(1949-1976)》,第一章。
  • 协议中文版全文:《朝鲜停战协定及其附件和临时补充协议》,人民网,2000年12月29日公布
  • Brune, Lester and Robin Higham, eds., The Korean War: Handbook of the Literature and Research (Greenwood Press, 1994)
  • Edwards, Paul M. Korean War Almanac (2006)
  • Foot, Rosemary, "Making Known the Unknown War: Policy Analysis of the Korean Conflict in the Last Decade," Diplomatic History 15 (Summer 1991): 411-31, in JSTOR
  • Kaufman, Burton I. The Korean Conflict (Greenwood Press, 1999).
  • Korea Institute of Military History, The Korean War (1998) (English edition 2001), 3 vol, 2600 pp; highly detailed history from South Korean perspective, U of Nebraska Press. ISBN 0-8032-7802-0
  • Leitich, Keith. Shapers of the Great Debate on the Korean War: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2006) covers Americans only
  • James I. Matray, ed.,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Korean War (Greenwood Press, 1991)
  • Millett, Allan R, "A Reader's Guide To The Korean War" Journal of Military History (1997) Vol. 61 No. 3; p. 583+ full text in JSTOR; free online revised version
  • Millett, Allan R. "The Korean War: A 50 Year Critical Historiography," Journal of Strategic Studies 24 (March 2001), pp. 188–224. full text in Ingenta and Ebsco; discusses major works by British, American, Korean, Chinese, and Russian authors
  • Summers, Harry G. Korean War Almanac (1990)
  • Sandler, Stanley ed., The Korean War: An Encyclopedia (Garland, 1995)
  • Werrell, Kenneth P., Sabers over MiG Alley, USNI,ISBN 1-59114-933-9

引用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国防大学战史简编编写组,国防大学出版社,1992年08月,ISBN 7-5065-1931-3。章节“敌我双方资料表”。
  2. ^ 물자 지원 40개국. The World Peace Freedom United. 2010 [2011-11-13] (韩文). 
  3. ^ Cinnost CSLA za valky v Koreji... | Ross Hedvicek ... Nastenka AgitProp. Hedvicek.blog.cz. 27 July 1953 [7 November 2011] (Czech). 
  4. ^ Romania’s "Fraternal Support" to North Korea during the Korean War, 1950-1953. Wilson Centre. [24 January 2013]. 
  5. ^ 1950: British troops arrive in Korea. BBC. [2008年9月9日] (英文). 
  6. ^ 6.0 6.1 Valour Remembered - Canadians in Korea. Veterans Affairs Canada. [2008年9月9日] (英文). 
  7. ^ 7.0 7.1 1953年8月14日,朝鲜人民军司令部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联合发布战绩公报。《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载。
  8. ^ http://www.imhc.mil.kr/imhcroot/data/korea_view.jsp?seq=4&page=1
  9. ^ 9.0 9.1 《韩国战争史》南韩国防部战史编纂委员会编(韩文),第五卷“对峙末期”“战果及损失”。
  10. ^ Korean War Casualties. 美国国防部韩战50周年纪念网站. [2008年1月23日] (英文). 
  11. ^ 11.0 11.1 11.2 U.S. MILITARY KOREAN WAR STATISTICS. AII POW-MIA. [2008年9月9日] (英文). 
  12. ^ Korean war. 英国驻韩国大使馆网站. [2008年9月8日] (英文). 
  13. ^ The Turks in the Korean War. [2011年7月17日] (英文). 
  14. ^ Korean War 1950–53.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2008年9月9日] (英文). 
  15. ^ French Forces in Korea. [2011年7月17日] (英文). 
  16. ^ <<解读抗美援朝战争>> 第三部分 重要战役战斗解读 第34章节: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伤亡多少人? 作 者:姜廷玉 解放军出版社
  17. ^ 17.0 17.1 Michael Hickey. The Korean War: An Overview. BBC. 2001年8月1日 [2008年9月8日] (英文). 
  18. ^ 徐焰. 解放军少将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牺牲18万名志愿军. 《文史参考》. [2010年6月26日] (cn). 
  19. ^ POWs in Korean War. 美国国防部韩战50周年纪念网站. [2009年3月5日] (英文). 
  20. ^ 参见S/RES/84号决议:1950年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决议. 联合国官方网站. [2008年10月13日] (中文). 
  21. ^ [2] 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上韩国电影《稗牙谷》的资料
  22. ^ 22.0 22.1 人民网:军史专家解谜“中国人民志愿军”名称由来
  23. ^ 23.0 23.1 Resolution 498(V) Intervention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Korea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介入朝鮮]. 聯合國. 1951年2月1日. 
  24. ^ 24.0 24.1 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Project's Cold War Files. Wilson Center. (英文)
  25. ^ 北朝鲜开国名将方虎山传略
  26. ^ 米格走廊:苏联空军秘密参加朝鲜战争
  27. ^ Resolutions : General Assembly (GA), 46th session : United Nations (UN). United Nations. A/RES/46/1. (英文)
  28. ^ Other Political Questions//1991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PDF). United Nations. . 96. "On 17 September 1991, the General Assembly adopted without vote resolution 46/1. Admission of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 to membership in the United Nations" (英文)
  29. ^ 朝鲜和韩国同时加入联合国. 新华社. 2009-09-16 [2009-10-21]. 
  30. ^ 30.0 30.1 朝鲜宣布退出停战协议 或采取军事手段对付韩国. 网易. 2009-05-27 [2009-05-29]. 
  31. ^ 31.0 31.1 31.2 李奇微著,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 朝鲜战争(The Korean War). l983年10月.
  32. ^ 32.0 32.1 王树增,第一章
  33. ^ 33.0 33.1 33.2 解力夫,第二章
  34. ^ 大会第二届会议通过的决议. 聯合國. A/RES/112(II) 朝鲜独立问题. 1947年11月14日. 
  35. ^ 一一二(二).朝鲜独立问题. 聯合國. 1947年11月14日. 
  36. ^ Ghosts Of Cheju. 新闻周刊. (英文)
  37. ^ 告慰亡灵-济州岛四•三事件第64周年纪念在4•3和平公园举行. 济州周刊. 2012年4月20日. 
  38. ^ 李圭倍. 济州4·3事件的历史真相及研究课题. 南京国际和平研究. 
  39. ^ Nohlen, D, Grotz, F & Hartmann, C (2001) Elections in Asia: A data handbook, Volume II, p428 ISBN 0-19-924959-8
  40. ^ 大会第三届会议通过的决议. 聯合國. A/RES/195(III) 朝鲜独立问题. 1948年12月12日. 
  41. ^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s 3rd Session [大会第三届会议通过的决议]. 聯合國. 195 (III) The Problem of the Independence of Korea. 1948年12月12日. (英文)
  42. ^ Course of the Cold War (1950–1991). ABC-CLIO. [2013-2-18]. "Fearful that South Korean leader Syngman Rhee might unleash hostilities in an attempt to reunify Korea, the United States had provided only defensive weapons to South Korea, and very few at that. The North had fighter and bomber aircraft, tanks, and heavy artillery. The South had none of these." (英文)
  43. ^ 43.0 43.1 日本陆战研究会编.朝鲜战争(上).
  44. ^ 開戰前的國家較量和秘密共謀. 文史參考第12期 (人民網). 2010年08月02日. "1949年4月中旬,莫斯科方面從情報中得知,美國準備在5月從朝鮮半島撤軍,而南朝鮮李承晚政權打算在6月對北朝鮮發動大規模進攻,斯大林認為這時不幫助金日成以致丟掉北朝鮮,那麼蘇聯在亞洲將遭受巨大損失。斯大林在給予北朝鮮軍事援助的同時明確建議金日成向中共尋求兵員上的支持。" 
  45. ^ 45.0 45.1 金东吉. 中国人民解放军朝鲜师归国问题新探. “近代中国、东亚与世界”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下册). 2006.
  46. ^ 46.0 46.1 曲爱国.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朝鲜人部队返回朝鲜始末. 军事历史, 2012(01).
  47. ^ 47.00 47.01 47.02 47.03 47.04 47.05 47.06 47.07 47.08 47.09 47.10 47.11 47.12 Maurice Isserman,陈昱澍译. 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 北京: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6. ISBN 7-80170-437-1. 
  48. ^ 48.0 48.1 48.2 杨奎松. 评《抗美援朝战争史》.
  49. ^ 49.0 49.1 49.2 49.3 《毛泽东的翻译师哲眼中的高层人物》决定抗美援朝 段落,人民出版社,2005年
  50.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平壤外国文出版社,1958年
  51. ^ Roy Edgar Appleman.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87年. 21. ISBN 978-0-16-087294-5. 
  52. ^ 联合国安理会82号决议:大韩民国遭受侵略之控诉. 联合国安理会. 
  53. ^ 一九五〇年六月二十五日安全理事会82号决议案. 联合国. 
  54. ^ Harry S. Truman. Truman Library - The President's News Conference.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1950年1月5日. (英文)
  55. ^ James Marlow. U.S. Formosa Policy Like Hop-Scotch. Saratosa Journal. 1955年4月29日. (英文)
  56. ^ John Pike. First Taiwan Strait Crisis Quemoy and Matsu Islands. GlobalSecurity.org. (英文)
  57. ^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48/2 The Posi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Respect to Asia (PDF). 1949年12月30日. (英文)
  58. ^ James L. Stokesbury. A Short History of the Korean War. HarperCollins. Oct 27, 2009. 35. (英文)
  59. ^ The Korean War - Holding the Line: July 29-August 2, 1950.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英文)
  60. ^ Statement by the President on the Situation in Korea. 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Harry S. Truman, 1945-1953.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1950-6-27 [2013-2-18]. (英文)
  61. ^ Holding the Line: August 3-5, 1950.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2013-2-18]. (英文)
  62. ^ 一九五〇年六月27日安全理事会83号决议案. 联合国. 
  63. ^ 一九五〇年7月7日安全理事会84号决议案. 联合国. 
  64. ^ 贾健. 英国的朝鲜战争政策.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04).
  65. ^ Korea bloodbath probe ends; US escapes much blame. 美国联合通讯社. 
  66. ^ p. 26, Rees, David (1964). Korea: The Limited War. New York: St Martin's.
  67. ^ 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戰爭大事記(1950年). 央視網. 
  68. ^ 1950年6月25日 朝鮮戰爭爆發. 人民网. "6月28日,中國總理兼外長周恩來發表聲明:“美國政府指使朝鮮李承晚傀儡軍隊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進攻,乃是美國的一個預定步驟,其目的是為美國侵略台灣、朝鮮、越南和菲律賓制造借口”" 
  69. ^ 兄弟. 东方早报(上海). [2014-04-29]. 
  70. ^ Stokesbury 1990, p. 67.
  71. ^ Stokesbury 1990, p. 70.
  72. ^ Barnouin & Yu 2006, p. 143.
  73.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Weintraub2000的引用提供文字
  74. ^ 74.0 74.1 The Korean War: the UN Offensive. 美國陸軍軍史中心. [2014-04-25]. 
  75. ^ Resolution Adopt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during its Fifth Session: resolution 376, the problem of the independence of Korea. United Nations. [2014-04-25]. 
  76. ^ Stokesbury 1990, p. 90.
  77. ^ 姜廷玉 主编 (编). 解读抗美援朝战争. 解放军出版社. 金日成首相致毛泽东主席的求援信. 
  78. ^ The Korean War - How Far to Go: October 1-7, 1950.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We thought that Pannikar was not a good reporter... That was a cryptic statement made by him. He said that this action would not be taken if only South Korean troops crossed the parallel. That was a matter which had to be given very considerable attention, and information to that effect was given to General MacArthur...whether this was supposed to affect the vote on the [United Nations] resolution" (英文)
  79. ^ Halberstam 2007, p. 355-356.
  80. ^ Halberstam 2007, p. 355.
  81. ^ 81.0 81.1 81.2 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1950年10月4-5日). 中國共產黨新聞. [2 Feb 2013]. 
  82. ^ 中央政治局緊急會議. 中國共產黨新聞. [2 Feb 2013]. 
  83. ^ 何亮亮. 抗美援朝出兵內幕:表面原因是美軍轟炸中國丹東. 鳳凰衛視. 
  84. ^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85. ^ 姜廷玉. 解读抗美援朝战争. 解放军出版社. . 抗美援朝纪念日为什么是10月25日?. 
  86. ^ 京原, 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失效連結]。中國社科院, 2000。
  87. ^ Prosecution of Former Military Leaders in Newly Democratic Nations: The Cases of Argentina, Greece, and South Korea, Terence Roehrig
  88. ^ Stokesbury 1990, pp. 98–99.
  89.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Hopkins1986的引用提供文字
  90. ^ Mossman 1990, p. 160.
  91. ^ Stokesbury 1990, p. 111.
  92. ^ 沈志華. 中國出兵朝鮮政策的是非成敗 (PDF). 二十一世紀雙月刊. 87. 
  93. ^ 93.0 93.1 93.2 93.3 Political and Security Questions//1951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PDF). United Nations. : 212–225. (英文)
  94. ^ 94.0 94.1 94.2 《1951年2月2日,我国外交部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痛斥美国操纵联合国大会非法通过诬蔑我国的决议》. 人民网. 2010年06月22日14:26. 
  95. ^ 95.0 95.1 http://www.km14z.net/second/jxzyg/ls/2/24/01/kzzl4.htm选自彭树智等主编:《当代世界史讲座》,河南大学出版社1988的版
  96. ^ 96.0 96.1 陈辉. 朝鲜战争中美国操纵的特殊“联合国军”揭秘. 《党史博览》.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97. ^ 刘国新. 1951年中国拒绝联合国解决朝鲜问题方案錯了嗎. 当代中国史研究网站. 2012年11月22日 14:18. 
  98. ^ 沈志華 (主講). 沈志華2013年第二場新書發佈會講座之朝鮮戰爭 (Motion picture). 51:00. 2013年1月13日. 
  99. ^ 王树增. 朝鲜战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02-006920-0. 
  100. ^ Timmons, Robert. "Allies mark 60th anniversary of Chipyong-ni victory". http://8tharmy.korea.army.mil/20110222chipyongni-timmons.asp. US Eighth Army.
  101. ^ Korean War's 'Gettysburg' remembered. U.S. Army. 2009-02-27 [2012-12-30] (英文). 
  102. ^ 姜廷玉. 毛岸英犧牲前后考証(組圖). 中國共產黨新聞-人民網. 2010年11月01日10:05. 
  103. ^ 中国军队实战揭秘及公开系列图书 《中美战争 决战朝鲜》第七章:谁能在战争中取胜?第一节: 范佛里特将军:欢迎共军进攻 624—625页 王树增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104. ^ 《中美战争 决战朝鲜》第七章:谁能在战争中取胜?第二节:圣乔治日的祝祭 639-640页 王树增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105. ^ 180师是如何被围歼的. 
  106. ^ 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
  107. ^ 据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第3卷
  108. ^ 据韩国战争史
  109. ^ Harry S. Truman. Radio Report to the American People on Korea and on U.S. Policy in the Far East.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April 11, 1951.  (英文)
  110. ^ FAQ: Why did President Truman dismiss General MacArthur?. The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英文)
  111. ^ James F Schnabel. Policy and Direction: the First Year.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72: 376–377. (英文)
  112. ^ Dorris Clayton James. The Years of Macarthur: Triumph and Disaster 1945-1964. Houghton Mifflin. April 1985: 596–597. ISBN 978-0-395-36004-0. 
  113. ^ John Eisenhower. General Ike: A Personal Reminiscence. Simon and Schuster. 3 June 2004. 33. ISBN 978-0-7432-5600-1. 
  114. ^ Truman relieves MacArthur of duties in Korea
  115. ^ Torricelli, Robert G.; Carroll, Andrew; Goodwin, Doris Kearns. In Our Own Words:Extraordinary Speeches of the American Century. Paw Prints. 2008: 185–188. ISBN 1-4395-6895-2. (英文)
  116. ^ 116.0 116.1 116.2 解力夫,《战后四大战争-朝鲜战争》,1993年
  117. ^ 江韵中等 《“三八线”上的交锋-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10年 第九章 384页
  118. ^ 王樹增. 远东朝鲜战争•后记彩蝶纷飞的幻觉. 
  119. ^ The New War//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美國陸軍軍史中心. "According to 2d Division estimates, the defense of Bloody Ridge had cost the enemy over 15,000 casualties." (英文)
  120. ^ Battle of Heartbreak Ridge: Korean War. History and the Headlines. (英文)
  121. ^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军事历史研究部 编,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 7-80137-315-4,卷“抗美援朝战史”章节“粉碎敌人1951年夏秋局部攻势”、附件“抗美援朝战争重要战役战斗一览表”。
  122. ^ 北朝鲜开国名将方虎山传略
  123. ^ 《朝鲜战争备忘录》胡海波 编著,黄河出版社,2009年,ISBN 978-7-5460-0031-2。第十五章“中美鏖战上甘岭”。
  124. ^ Ecker, Richard. Showdown on Triangle Hill: twelve days of intense combat in October 1952 cost the U.S. 7th Infantry Division 365 KIA for a piece of turf that ultimately remained in enemy hands. VFW Magazine. 2002-09 [2014-06-23]. (英文)
  125. ^ Allan R. Millett. The Korean War.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2001-9-1. 472頁. ISBN 978-0-8032-7795-3. (英文)
  126. ^ 126.0 126.1 126.2 126.3 Hermes, Walter G.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1992. ISBN 1410224848.  (英文)
  127. ^ 《解读抗美援朝战争》:重要战役战斗解读 作者 姜廷玉 解放军出版社 2010年8月第1版
  128. ^ The Last Offensive//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美國陸軍軍史中心. 
  129. ^ 129.0 129.1 (俄语)奥尔洛夫. 1951-1953年朝鲜战争中的苏联空军. (俄)近现代史, 1998(4), pp130.
  130. ^ 张希. 中国人民志愿军人朝前夕“突然暂停”的经过. 党史资料研究. 1993年第1期, 第3页
  131. ^ 131.0 131.1 Futrel, Robert F., The United States Air Force in Korea, ISBN 0-16-048879-6, Office of USAF History.
  132. ^ 钟兆云. 朝鲜空战中的志愿军空军. 百年潮, 2000年第10期, 14-32页
  133. ^ Time Magazine, "THE AIR WAR: Brawl in the Alley", 1951-2-5.
  134. ^ 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揭秘. 中青网. [2009-11-01]. 
  135. ^ Goulden, Joseph C. "How the Great Powers Flew over Korea". Washington Times. 2003年6月7日.  (英文)
  136. ^ 米格走廊:苏联空军秘密参加朝鲜战争
  137. ^ 胡海波 编著《朝鲜战争备忘录 1950-1953》黄河出版社,2009年出版,ISBN 978-7-5460-0031-2,第十二章“陆地”到“天空”的较量。
  138. ^ Thompson, Warren E., and McLaren, David R., MiG Alley: Sabres vs. MiGs Over Korea, ISBN 1-58007-058-2, Speciality Press: North Branch, MN, 2002
  139. ^ http://lightmaha.blogspot.com/2007/03/blog-post.html 碧血長空──朝鮮空戰探析完整版
  140. ^ 胡海波 编著《朝鲜战争备忘录 1950-1953》黄河出版社,2009年出版,ISBN 978-7-5460-0031-2,第十三章 不可逾越的防线。
  141. ^ Leffler, Melvyn P; Westad, Odd Arne.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Cold Wa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ar 25, 2010. 381.  (英文)
  142. ^ 142.0 142.1 142.2 142.3 美国要往中国扔原子弹 毛泽东不吃这一套. 
  143. ^ Truman refuses to rule out atomic weapons. "Truman responded that the U.S. would take "whatever steps were necessary" to contain communist expansion in Korea. A reporter asked "Will that include the atomic bomb?" to which Truman replied, "That includes every weapon that we have."" (英文)
  144. ^ American Experience. Race for the Superbomb. Timeline. Corporation for Public Broadcasting. "President Truman confirms during press conference that use of nuclear weapons in Korea had been under consideration" (英文)
  145. ^ James, D. Clayton. Refighting the Last War. Simon and Schuster. Jun 15, 2010. 117. (英文)
  146. ^ 朝鲜停战协定及其附件和临时补充协议. 人民网. 2000年12月29日 [2007年4月13日] (中文(简体)‎). 
  147. ^ Text of the Korean War Armistice Agreement. 美国国务院. 2004年 [2008年1月23日] (英文). 
  148. ^ 朝鲜宣布将不承认朝鲜停战协定,凤凰网,2013年03月05日。
  149. ^ 149.0 149.1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 卷“抗美援朝战史”尾页“表”. 军事历史研究部 军事科学出版社. 2000. ISBN 7-80137-315-4. 
  150. ^ 刘升瑜. 《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统计》. 解放军报第11版. 2000-10-16 [2007-4-13]. 
  151. ^ 183108:抗美援朝纪念馆公布朝鲜战争志愿军牺牲人数
  152. ^ 徐焰少将:中国抗美援朝牺牲18万人. 人民网. 2010年6月26日 (中文(简体)‎). 
  153. ^ 朝鲜战争老兵(阵亡将士)纪念碑(Korean War Veterans Memorial) 在水池旁的纪念碑旁刻着阵亡士兵数目死亡 — 美国:54,246 负伤 — 美国:103,284 俘虏 — 美国:7,140 失踪 — 美国:8,177
  154. ^ 朝鲜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 在水池旁的纪念碑旁刻着阵亡士兵数目 死亡 — 美国:54,246,联合国:628,833 负伤 — 美国:103,284,联合国:1,064,453. 俘虏 — 美国:7,140,联合国:92,970.失踪 — 美国:8,177,联合国:470,267.
  155. ^ 155.0 155.1 周琇環. 接運韓戰反共義士來臺之研究(1950-1954) (PDF). 國史館館刊. 2011, (28). 
  156. ^ 156.0 156.1 于劲. 厄运. 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 1988. ISBN 9787539900971.
  157. ^ 157.0 157.1 157.2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 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三卷). 军事科学院出版社, 2000年9月. ISBN 7-80137-394-4
  158. ^ 158.0 158.1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编. 敌军工作史料·第6册(1949年-1955年). 1989
  159. ^ 159.0 159.1 159.2 K S Thimayya. Experiment in Neutrality. New Delhi: Vision Books. 1981. 
  160. ^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临时报告
  161. ^ 王东原. 反共義士爭奪戰紀實. 傳記文學(總308), 1988.
  162. ^ 对美方破坏“职权范围”阻挠战俘遣返的行为我方向美方提出严重抗议. 人民日报. 1953.10.16
  163. ^ 163.0 163.1 William Lindsay White. The Captives of Korea an Unofficial White Paper on the Treatment of War Prisoners. Scribner. 1957.
  164. ^ 台湾国防部档案:No. 0001671500050100w, 0001671500050121w.
  165. ^ 反共义士奋斗史. 第219页.
  166. ^ 波、捷委员就战俘问题发表声明 指出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多数决定拒绝延长解释期限,完全违反了朝鲜停战协定和“职权范围”. 人民日报. 1953-12-26
  167. ^ 167.0 167.1 167.2 167.3 167.4 167.5 167.6 167.7 167.8 167.9 金荣范. 《朝鲜战争与平民屠杀》. 
  168. ^ 董杰. 被遗忘的大屠杀. 时代教育(先锋国家历史), 2009(01).
  169. ^ 档案显示朝鲜战争美默许韩屠杀10万政治犯. 环球时报. 2008年07月8日. 
  170. ^ 서울대병원, 6.25전쟁 참전 용사들을 위한 추모제 가져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Hospital]. 2010.6.6 [2013-03-25].  (韓文)
  171. ^ Rhee Gwi-jeon. 이름모를 자유전사의 비' 서울대 현충탑을 아시나요 한국전쟁때 죽은 군인과 민간인 위해 1963년 세워져"민족상잔의 아픔을 담은 장소로 계속 보존할 것. SEGYE. 2006.8.8.  (韓文)
  172. ^ 朝鲜军撤离大田时对平民的屠杀的图片
  173. ^ 韩公布美军在朝鲜战争初期暴行材料8715名平民惨遭屠杀 韩公布美军在朝鲜战争初期暴行材料 来源 人民网
  174. ^ 韩国公布美军屠杀平民调查结果. 新华网, 2008-08-05.
  175. ^ 韩调查公布朝鲜战争美军暴行 2008年08月05日03:56 天津日报
  176. ^ 美军在朝鲜大屠杀真相:村民睡梦中被汽油弹烧死美军在朝鲜大屠杀真相:村民睡梦中被汽油弹烧死 环球网转载 来源:人民网
  177. ^ 《朝鲜人民正义的祖国解放战争史》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朝鲜外国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1961-06 P120
  178. ^ 《美军被指朝鲜战争至少200次屠杀平民 手段残忍》 解放网-新闻晨报 2008年08月05日 05:35
  179. ^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抗美援朝战争军史(第5季) 三、我军突破敌‘三八线’既设阵地,解放汉城,将敌驱逐至三十七度线南北地区 第三段 朝鲜战争中,韩国军队方面,仅在1950年‘保导联盟事件’全国级别的屠杀中,至少屠杀20万至100万平民。(其中绝大多数实际与共党关系极浅甚至毫无关系);1948年4月,济州人民6万人被韩国军人杀害(济州四•三事件)。80至90年代后,结束军事统治的韩国,也开始承认在本身在战争中肃清平民的暴行。韩国军队在收复的本国领土以及随后占领的朝鲜城市及乡村中组织“治安队”、“灭共团”等组织,对朝鲜劳动党党员和被怀疑为亲共人士的平民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查和处决。在所有四方军队中(美军及‘联合国军’、南韩军、北朝鲜军队、志愿军),唯一的只有志愿军没有任何被指责有屠杀平民的杀戮行为,我志愿军2个师部队进入汉城后,军纪严明,秋毫无犯(我志愿军进退汉城均无任何扰民)。迅即将汉城守备任务,交给人民军第1军团部队;遂越过汉城,继续追击敌人。我志愿军其他部队第38军、40军以及第50军、第39军主力,部队均都并未进入城区,绕道汉城郊区,继续追击敌人;彰显我志愿军‘仁义之师’形象。
  180. ^ 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關於戰時保護平民之日內瓦公約.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 
  181. ^ 181.0 181.1 《日内瓦公约》的1949年《关于战时保护平民之日内瓦公约》. 
  182. ^ 《日內瓦公約》《附加議定書》.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 
  183. ^ Horst Fischer. Carpet or Area Bombing. Crimes of War Education Project. (英文)
  184. ^ 184.0 184.1 我方人士揭穿美方叫嚣轰炸朝鲜城市的阴谋·指出美方破产的“军事压力”所剩内容仅是屠杀朝鲜妇孺. 人民日报, 1952-08-18
  185. ^ 185.0 185.1 W Thompson, B C Nalty. Within Limits: The U.S. Air Force and the Korean War. Air Force History and Museums Program, 1996 : 45.
  186. ^ 林晓光. 朝鲜停战谈判:苏联的作用、朝鲜的因素与中国的政策.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 2003(12)
  187. ^ 新华社. 周外长电马立克和赖伊 支持苏联和平调处朝鲜问题提案 坚决反对美空军对朝鲜野蛮轰炸. 人民日报, 1950-08-21; 新华社. 安理会二十六日会上马立克斥美机轰炸朝鲜并反对未将朝鲜问题案列入议程. 人民日报, 1950-09-3; 新华社. 朝鲜中央通讯社和“民主朝鲜”报发表评论谴责美国轰炸朝鲜后方和拖延停战谈判. 人民日报, 1953-05-17
  188. ^ 《对朝鲜战争期间中朝开展反细菌战的历史考察》本文原载于2008年第2期《军事历史》 来源:【人民网】2012-02-20 10:26
  189. ^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国防大学战史简编编写组,国防大学出版社,1992年08月,第三章节“反‘绞杀战’和反细菌战的斗争”。
  190. ^ 《抗美援朝战争》来源: 新华网 2010年10月25日 责任编辑:谷月
  191. ^ 《抗美援朝战争史》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军事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9月,第十三章“粉碎美国的细菌战”。
  192. ^ 《美国和细菌战:来自冷战早期和朝鲜的秘密》作者:史蒂芬·艾迪科特和爱德华·海哲曼 1998年
  193. ^ 《美在朝鲜战争中对朝中进行细菌战 》 编辑:张家琳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10月25日
  194. ^ 《对于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抗议书》 中国政协、中共和十二个民主党派、团体联合发表 1952年 北京
  195. ^ 《民主律师国际协会委派的委员会的调查报告》1952年4月2日 发表于北京
  196. ^ 《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报告书》国际科学委员会1952年发表于北京 载于《人民日报》1952年09月17日
  197. ^ Weathersby, Kathryn; Leitenberg, Milton. New Evidence on the Korean War (pdf). 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Project. 1998 [15 February, 2013]. (英文)
  198. ^ 沈志華 (主講). 沈志華2013年第二場新書發佈會講座之朝鮮戰爭 (Motion picture). 29:50. 2013年1月13日. 
  199. ^ Bruce B. Auster. Unmasking an Old Lie.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16 November, 1998 [15 February, 2013] (英文). 
  200. ^ Eitzen, Edward M.; Takafuji, Ernest T. Medical Aspects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PDF).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419. ISBN 9997320913. (英文)
  201. ^ 杨念群. 《再造病人》.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1.1. 323. ISBN 730007118X. 
  202. ^ Simon Winchester. The Man who Loved China: The Fantastic Story of the Eccentric Scientist who Unlocked the Mysteries of the Middle Kingdom.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2008: 199–200. 
  203. ^ The Question of Impartial Investigation of Charges of Use by United Nations Forces of Bacterial Warfare. (PDF). 1953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ted Nations. 152–162. [11 February 2013]. (英文)
  204. ^ Peter A. Toma. The World Peace Council: a case study of a communist international front organization.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英文)
  205. ^ Günter Wernicke. The Communist-Led World Peace Council and the Western Peace Movements: The Fetters of Bipolarity and Some Attempts to Break Them in the Fifties and Early Sixties. Peace & Change (John Wiley & Sons). July 1998, 23 (3): 265–311. (英文)
  206. ^ 屠杀朝鲜战俘成为美军永久的恶梦屠杀朝鲜战俘成为美军永久的恶梦 来源 环球视野 2013年6月10日
  207. ^ 207.0 207.1 《我从美军集中营归来》 1988年7月 中国文史出版社 作者 张泽石
  208. ^ “杜德事件”后巨济岛战俘营. //老照片(第72辑).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0. 
  209. ^ 第七章 强迫扣留战俘//《美军虐杀战俘暴行调查报告书》. 人民网. 2000年12月19日. 
  210. ^ 大鹰. 志愿军战俘真实纪事.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09
  211. ^ Robert Doyle:The enemy in our hands P185
  212. ^ 1952 Yearbook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ted Nations. [Feb 3, 2013]. :159-161
  213. ^ 《美国热带医学及卫生月报》1951年第一期,远东军46野战医院“联合痢疾防疫队”报告《在军队内部 蔓延的痢疾病》,作者是:美国陆军传染病防疫局局长、传染病协会委员艾伯特B·哈迪,美军驻东京第406医学研究中心负责人理查德·P·梅森上校,美国海军第一舰队传染病防疫队队员杰拉尔德·马丁少尉。
  214. ^ 214.0 214.1 朝鲜战争中的美英战俘纪事(十四)(1) 连载:朝鲜战争中的美英战俘纪事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作者:边震遐
  215. ^ 《美国陆军医学月刊》1953年第10期 米尔本·A·凯斯伯格医学博士
  216. ^ 美军虐待志愿军暴行美军虐待志愿军暴行:毒打挖心割耳乃至吊死 2012-11-23 07:59 环球网>历史>军史档案 转载 人民网
  217. ^ 《我在朝鲜停战双方“联合红十字会”小组的工作经历》来源:《纵横》2000年第10期 作者:阎稚新
  218. ^ 218.0 218.1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1953年9月) 2003-07-25 23:08:15 解放军报南方网
  219. ^ 219.0 219.1 朝中方面和对方八月八日继续遣返战俘·美方送来我被俘人员死亡名单怵目惊心. 人民日报, 1953-08-09
  220. ^ 国际红十字会 Geneva Conventions of 12 August 1949.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ignature 12.08.1949. Ratification 02.08.1955
  221. ^ Hermes, Walter G.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1992. ISBN 1410224848.  (英文)
  222. ^ 忆志愿军对美军战俘工作《忆志愿军对美军战俘工作》:作者:蒋恺本原文摘自:中共产党新闻网2013-04-28 00:12
  223. ^ 《联合国军在朝鲜》作 者:郭维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年7月1日 ISBN: 9787500488699
  224. ^ 实拍1952年美军战俘营2010-05-31 09:01 来源:环球网 责任编辑:沈则
  225. ^ 《志愿军战俘纪事》 作者:靳大鹰著 丛 书 名:纪实文学精选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ISBN:9787503321993 出版时间:2009-04-01
  226. ^ William Lindsay White. The Captives of Korea an Unofficial White Paper on the Treatment of War Prisoners. Scribner. 1957. (英文)
  227. ^ 1950-1953: The Korean War. 國際紅十字會. "Between July 1950 and August 1953 the ICRC carried out more than 160 visits to prisoner-of-war camps in South Korea." (英文)
  228. ^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 Third 1949 Geneva Convention [國際人道法 - 1949年日內瓦第三公約]. 國際紅十字會. (英文)
  229. ^ 229.0 229.1 忆在朝鲜志愿军“联合国军战俘营”应对美军空袭. 人民政协报. 2011-12-15 21:59:40. 
  230. ^ 上海电视台《往事》栏目 一起回忆管训“联合国军”5000余名战俘的日子 碧潼战俘营科长 王奈庆
  231. ^ S. Sandler(ed.). The Korean War: an encyclopedia. Taylor & Francis. 1995. 291. (英文)
  232. ^ 《志愿军战俘纪事》P39
  233. ^ http://www.honggushi.com/news/hongsedaowen/hgs9961_2.html
  234. ^ US Senate Report, 2d Session. No. 848. Korean War Atrocities.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54.  (英文)
  235. ^ Avery, Pat McGrath; Faulkner, Joyce. Sunchon Tunnel Massacre Survivors [顺天隧道屠殺倖存者]. Red Engine Press. 2008.3.3. ISBN 0978515811.  (英文)
  236. ^ Lech, Raymond B. Broken Soldiers. Chicago: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2000: 2, 73. ISBN 0-252-02541-5.  (英文)
  237. ^ 《1951年为掩盖惨败真相 美国污蔑志愿军屠杀俘虏》本文摘自《朝鲜战争中的美英战俘纪事》,作者:边震遐,出版: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2012年11月09日 08:31
  238. ^ http://www.people.com.cn/GB/guoji/1030/2527012.html《美军虐俘由来已久 欠中朝人民人权债谁来偿还》2004年05月27日11:02人民网
  239.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Lech2000的引用提供文字
  240. ^ http://savannahnow.com/stories/062500/LOCkoreanwar.shtml
  241. ^ http://www.britains-smallwars.com/korea/pow.html
  242. ^ Dennis Hevesi. Harold E. Fischer Jr., an American Flier Tortured in a Chinese Prison, Dies at 83 . New York Times. 2009-5-8 [2013-2-18]. 
  243. ^ Wilfred Burchett//Out in the Cold: Australia's involvement in the Korean War.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英文)
  244. ^ US Senate Report, 2d Session. No. 848. Korean War Atrocities.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54.  (英文)
  245. ^ Central Chancery of the Orders of Knighthood (pdf). The London Gazette. 1954年4月9日. George Cross 22105517 Fusilier Derek Godfrey Kinne. (英文)
  246. ^ The Korean War Victoria Cross and George Cross Citations. North East Medals. 1998. 
  247. ^ 摩拳擦掌 蔣介石想打韓戰
  248. ^ 韩国首尔在朝鲜战争纪念日悬挂青天白日旗
  249. ^ 米格走廊:苏联空军秘密参加朝鲜战争
  250. ^ 美国解密档案:1951年中苏朝三国曾计划派200万大军解放日本
  251. ^ 凤凰网:中朝关系60年来多次面临重大考验
  252. ^ 新浪网:中朝关系六十年梳理
  253. ^ 日本NHK电视台纪录片《北朝鲜》
  254. ^ 朝鲜人民军史上最大的叛徒——李相朝大将
  255. ^ 凤凰网:中朝关系60年来多次面临重大考验
  256. ^ 揭秘:中国拒绝售给朝鲜歼十的真实内幕
  257. ^ http://news.ifeng.com/history/phtv/dsy/detail_2011_10/25/10128396_0.shtml
  258. ^ The Korean War, 1950–1953 - 1945–1952 - Milestones. 美國國務院. (英文)
  259. ^ NATO declassified - The impact of the Korean War. 北約. (英文)
  260. ^ Bradley's Case. TIME. 1951年5月28日 [2009年3月5日] (英文). 
  261. ^ 直至21世纪,中国仍有出版物认为布莱德利说的三错误战争是朝鲜战争---见李峰《决战朝鲜》P1
  262. ^ Congressional Record, V. 146, Pt. 18, November 1, 2000 to January 2, 2001. US Government
  263. ^ 只爭朝夕,當尼克森遇上毛澤東,Margaret MacMillan,溫洽溢譯,時報出版,2011年3月7日,144頁
  264. ^ http://finance.qq.com/a/20101025/001732.htm
  265. ^ 王学亮. 揭秘:毛泽东四次"批判"铁托 究竟为啥? (2).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1年3月3日08:59. 
  266. ^ 吴光祥. 毛泽东为何四次公开“批判”社会主义老战友铁托?(2).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1年3月4日09:47. 
  267. ^ 李峰. 決戰朝鮮. 長江文藝出版社. 
  268. ^ http://www.zgjunshi.com/Article/Class38/Class49/Class50/200912/20091214103435.html
  269. ^ 战后中苏关系若干问题研究. 人民出版社. 2006年. 115頁. 
  270. ^ The Conferences at Cairo and Tehran, 1943.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The First Cairo Conference. 1943. "The President then referred to the question of the Ryukyu Islands and enquired more than once whether China would want the Ryukyus. The Generalissimo replied that China would be agreeable to joint occupation of the Ryukyus by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nd, eventually, joint administration by the two countries under the trusteeship of a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英文)
  271. ^ Lieutenant General Gordon M. Graham. Okinawa Reversion: A Study in Change. Air University Review (Air University, US Air Force). November-December,1972. (英文)
  272. ^ Agre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Japan Concerning the Ryukyu Islands and the Daito Islands. The Ryukyu-Okinawa History and Culture Website. June 17,1971. (英文)
  273. ^ PBS.org. 
  274. ^ 梁敬錞:《中美關係論文集》(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2年),263頁。
  275. ^ 美国解密档案:1951年中苏朝三国曾计划派200万大军解放日本
  276. ^ Britain's forgotten war英國廣播公司(BBC),2001年4月20日(英文)
  277. ^ (圖)英國外交部報告引用李承晚的批評內容
  278. ^ 英國的朝鮮戰爭政策(賈健)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