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甘岭战役
朝鮮戰爭的一部分
Battle of Triangle Hill Chinese Infantrymen.jpg
在上甘岭防守的一中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
日期: 1952年10月14日-1952年11月25日
地点: 朝鮮半島
結果: 中国人民志愿军胜利。
參戰方
Flag of the United Nations.svg 聯合國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馬克·克拉克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詹姆斯·范佛里特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Reuben Ellis Jenkins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Wayne C. Smith
Flag of South Korea.svg 丁一權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邓华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王近山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秦基伟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曾绍山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崔建功
兵力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svg 第7步兵师
Flag of South Korea.svg 第2步兵师
Flag of South Korea.svg 第30步兵团[1]
Flag of Ethiopia (1897-1936; 1941-1974).svg 第2埃塞俄比亞营[2]
Flag of Colombia.svg 一个步兵营[3]
炮兵:288門火炮[4]
飞机:2,200架次[5]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第15军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第12军
炮兵:110門火炮,24辆汽车多管火箭炮
防空:47門防空炮[6]
总兵力:50000人[7]
伤亡与损失
美军
死365人
伤1,174人
被俘1人[8]
韩军
死1,096人
伤3,496人
失踪96人[9]
中方估计:25,498人[10]
官方资料
死4,838人
伤6,691人[11]
联合国军估计:19,000人[12]

上甘岭战役英语Battle of Triangle Hill),是朝鲜战争后期僵持阶段的一次主要战役,美军行动代号为“摊牌行动”(英语Operation Showdown)。战役由美國第9軍发动,以争夺朝鲜中部金化郡五圣山南麓村庄上甘岭及其附近地区的控制权为主。此役前後歷時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區,双方伤亡约3万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取得胜利。

背景及准备[编辑]

1952年中,朝鮮戰爭示意圖
五聖山地區示意圖

1952年,朝鲜战争进入阵地相持阶段,即静态战争阶段。5月,克拉克接替李奇微担任总司令[13];6月,板门店谈判因战俘遣返问题陷入僵局[13],克拉克推翻了原来李奇微的立场,下令对朝鲜发电设施进行轰炸以便施加压力[13],美国政府在国内也面临重大挑战,国内反战情绪高涨,政府害怕公众压力会迫使美国在谈判桌前处于不利地位[13],与此同时,两党候选人都同意尽早通过政治手段结束朝鲜战争,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艾森豪威尔更是把尽早结束朝鲜战争作为其未来新政府的第一项任务[13]

在这种背景下,双方都倾向于通过军事冒险,即:以军事上的主动或给对方以更多杀伤,争取在谈判桌前取得有利地位。10月8日,在聯軍谈判条件遭到朝鲜和中方拒绝后,远东司令部按计划无限期退出谈判,并按照参谋长联席会议(JCS)的授权,着手向对手施加无情的军事压力。同日,克拉克批准了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Van Fleet)提交的作战计划,即「攤牌行動」[13]。有意思的是,此战几乎在美国公布总统竞选结果的同时结束。

该计划由第9军提出,10月5日,范佛里特向克拉克提交了「攤牌行動」作战方案,根据该方案,第8集团军准备用2个营的兵力,1个营来自第9军第7步兵师,1个营来自韩国第2师,在16个炮兵营280门火炮和20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以5天伤亡200人的代价,占领三角高地[14]。同日,韩第2师一名作战参谋被志愿军俘虏,审讯得知韩2师已经进入备战状态,准备协助美军在上甘岭地区发动进攻。 志愿军对此情报未予重视。

10日-13日,聯軍開始炮擊與空襲,并采取欺诈行动,隐蔽向出发阵地运送兵力弹药。志愿军第15军第45师仍旧按原计划将上甘岭地区炮兵调向注字洞南山方向,准备于10月18日发起进攻。

13日晚,美第7师31团团长摩斯上校(Colonel Lloyd R. Moses)认为火力准备不足,临时决定将对三角高地(597.9高地)的进攻兵力增加至2个营。

中國人民志願軍步兵在弹药耗尽后向联合国军投擲石頭

第一階段[编辑]

第一階段從1952年10月14日到20日。

14日[编辑]

晨4:00,美國第7師31团第1和第3营攻擊志愿军45师135团9连(加强连,280人)防守的597.9高地,韩国第2师32团第2和第3营攻击志愿军135团1连(加强连,280人)防守的阻击兵岭(537.7高地)。志愿军因通讯中断,整天炮兵无法支援。韩军借助美空军燃烧弹的攻击,于下午3:20占领537.7高地棱线,志愿军1连转入反斜面坑道防守。美军则在战斗开始不久的手榴弹对攻战中损失了几乎全部排长,至黄昏仍无重大进展。14日晚7:00,志愿军45师4个连反击,经过白刃格斗,将韩军击退,夺回537.7高地。美军据称弹药不足,受攻击后,即退回出发阵地。

第一天战斗,联军伤亡600人以上(美军31团伤亡433人,韩军第3营伤亡141人,第2营伤亡不详),参战4个营中3个营被迫撤下休整。志愿军伤亡500人以上,表面阵地全部被摧毁,储存弹药基本用尽。

这一天的战斗中,美军首次为参战部队配发M-1951式防弹背心。美军承认,没有这种新装备,伤亡恐怕大得多。

15日[编辑]

天亮以后,美軍第31團第2營和32团第1营投入战斗,因志愿军弹药用尽主动退守坑道,攻佔597.9高地部分表面阵地。韩军换上17团第2营接替32团第2营,攻占537.7高地表面阵地。入夜,志愿军45师在炮火支援下进行反击,很快夺回全部阵地。

16日 - 19日[编辑]

美军临阵换将,由32团团长罗斯中校取代31团莫斯中校,同时第7师投入32团全部,以及17团第1和第2营。至此,美7师基本全部参战。志愿军方面初期误判联军行动为佯攻,至17日方确认为联军秋季攻势重点,并提出“敌人成团成营的向我阵地进攻,是用兵上的错误,要利用敌人的错误,造成美军大量人员伤亡”,遂向上甘岭方向增调重型炮兵。

在第597.9高地的戰鬥後翌日,醫務兵協助料理美軍第31步兵團的傷兵

16-19日双方反复争夺,白天联军利用优势炮火夺取表面阵地后,志愿军在晚间利用坑道和后方兵力夺回。在18日晚的反击中,中国人民志愿军135团2营通讯员黄继光在爆破美军火力点的过程中,“在多处负伤,爆破器材用尽后”,用身体挡住了美军的射击孔。[15]黄继光阵亡后,被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的称号,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英雄。

20日[编辑]

東線美軍第7师首次於19日晚成功地守住了包括主峰在內的大部份表面陣地,而韓軍第2师在白天发动反击,将19日晚失去的537.7高地北山表面阵地奪回。至此,联军占领全部表面阵地。志愿军45师伤亡超过4000人,[16]虽仍在反斜面坑道中保存一定不成建制兵力,但已经失去反击力量。美军亦伤亡近2000人,[來源請求] 韩军此阶段伤亡不详。

第二階段[编辑]

美軍火焰嘖射器單位向坑道入口前進

21日起至10月30日,志願軍上甘嶺地區表面陣地全部丢失,剩余人员进入坑道防御作战。双方都在调整战略和兵力部署,整个战场相对平静,却酝酿着接下去的更大战斗。

志愿军的坑道入口在反斜面,虽有后方火力掩护,但在联军地空火力封锁下,人员物资补给严重困难。只能不惜代价,在夜间抢运少量兵力弹药和给养。著名的20余名军人在断水情况下,仍互相谦让“一个苹果”的故事就发生在某坑道驻守分队中。志愿军后勤人员冒着敌炮火,付出巨大伤亡,基本保证了坑道驻守分队进行坚守战斗。较大的战斗发生在23日和25日,都没有获得战果。

联军占领表面阵地后,用大炮轟擊坑道口,用火焰噴射器射火焰進坑道,或用推土機推土封閉坑道口,并严密封锁运送给养的通道。10月26日,韩军炸塌志愿军2个坑道各一段,造成志愿军人员不断伤亡。同时,联军重新建立了火力点战壕等防御体系。

10月25日,志愿军第3兵团经过讨论,决定加大力量夺回597.9高地和537.7高地,并尽可能地造成美军人员伤亡。根据决定,志愿军命令15军29师87团,第12军31师91/92/93团,和34师106团共5个团增援上甘岭,同时增援了140门大口径火炮,24辆汽车多管火箭炮,和67门高射炮。

詹姆斯·范佛里特决定在10月25日由韩国第2师接手整个防线,美7师撤出战斗。

第三階段[编辑]

在狙击手嶺(537.7高地)的中國軍隊碉堡

10月30日至11月28日,志愿军展开反击,收复了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

10月30日-11月5日[编辑]

10月30日,志愿军准备多日的反攻拉开序幕。晚10:30,100余门大口径火炮反复覆盖由韩军第2师31团的防御阵地。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争开战以来进行的最大炮战。炮火准备之后,志愿军31师91团7个连,经激战夺取了597.9高地。其后5天,双方再次陷入拉锯战,并在猛烈炮火下,均付出重大伤亡。

从10月31日到11月5日,美军第9军出动韩9师30团来夺回597.9高地。这一次,志愿军91团成功地在白天守住了阵地。鉴于连日苦战,伤亡不断增大,当晚,美第9军下令停止对597.9高地的争夺。

597.9高地争夺战以志愿军的获胜告终。

11月6日-11月25日[编辑]

夺取597.9高地后,志愿军投入31师92团将重点转向537.7高地北山。由于韩第2师32团已经据守约20天,形成稳固防御体系,双方争夺十分激烈,战斗至11日志愿军92团击败韩32团占领537.7高地北山。

12日,韩军增援17团投入战斗,双方在537.7高地北山重演597.9高地的残酷拉锯战。战至14日,志愿军92团伤亡严重由93团接替。93团投入作战仅4天便难以支撑,18日由志愿军34师106团接替。

志愿军106团团长武效贤改变了以人海对火海以及反击总是在傍晚炮火准备后进行的战术,讲求在用兵的数量和时间上灵活掌握,出敌不意,最大限度发扬火力,同时重新扩大了反斜面藏兵坑道。至11月25日,志愿军稳固占领537.7高地北山后,韩9师接手在537.7高地南山的防御,韩2师撤出,战场趋于平静。

在三角高地防守的中国步兵班

11月26日 - 12月15日[编辑]

11月28日,美第8集团军命令韩2师停止争夺537.7高地北山,美军结束“摊牌行动”。

12月2日到3日,韩9师和志愿军34师在537.7高地又展开拉锯战,但双方没有收到任何收获。[17]

12月15日,志愿军34师106团将537.7高地北山交接给志愿军第15军45师。上甘嶺戰役結束。战后,志愿军第15军45师全體嘉獎為上甘嶺英雄师

評價[编辑]

韋利·史密斯在1952年11月上甘嶺战役後頒獎銀星獎章

上甘岭战役是1952年最大最血腥的对抗,[18] 而且在中國戰史中成為極具重要性的戰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统计,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阵亡4838人,伤6691人。[19] 美国海外战争退伍军人协会共统计美军阵亡365人,伤1174人和一人被俘。[8] 韩国国防部官方历史共统计韩军阵亡1096人,伤3496人,失踪96人。[9]埃塞俄比亚和哥伦比亚伤亡不详。

按照《抗美援朝战史》记载,上甘岭战役于10月14日凌晨4时开始,参战部队为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第45师3个团,15军29师87团,12军31师91/92/93团,和12军34师106团,使用67门高射炮掩护2个炮兵师共110门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以及2个营共24辆汽车多管火箭炮参战,43天共发射炮弹40万发(含小口径火炮)。联合国军出动美第9军第7师2个团又2个营,哥伦比亚营,韩第2师3个团,韩9师第30团参战,出动105毫米以上火炮288门,飞机278余架。后来马克·克拉克在回忆录上指出,鉴于上甘岭战役中联合国军伤亡过重,联军远东指挥部不得不停止了任何兵力多于一个营的战斗计划,由此,这场战役实际迫使联军停止了任何对志愿军的大规模进攻计划。[20]参战部队为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回国后组建成解放军第一支空降兵部队,作为战略快速机动部队,驻扎在湖北孝感市

相关的文艺作品[编辑]

  • 电影《上甘岭》:由长春电影制片厂于1956年摄制,主题曲《我的祖国》。
  • 纪实文学《血雨》,作者叶雨蒙,1994年初版。作品着重刻画了上甘岭战役中的艰苦残酷,叙述了从普通士兵到将军的几十名军人在这场战役中的经历。

引用[编辑]

  1. ^ Chae,Chung & Yang(2001),第470页
  2. ^ Chae,Chung & Yang(2001),第470页
  3. ^ Martinez, Guadalupe A. The Colombians’ role in the battle for Triangle Hill (Hill 598) (PDF). The Graybeards (Charleston, IL: Korean War Veterans Association). 2009-01, 23 (1): 30–31, 63 [2009-06-04]. 
  4. ^ Edwards 2006,第170页
  5. ^ Hermes 1992,第329页
  6.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2000,第304页.
  7. ^ 张 2010,第288页.
  8. ^ 8.0 8.1 Ecker, Richard. Showdown on Triangle Hill: twelve days of intense combat in October 1952 cost the U.S. 7th Infantry Division 365 KIA for a piece of turf that ultimately remained in enemy hands. VFW Magazine. 2002-09 [2009-02-05]. 
  9. ^ 9.0 9.1 Chae,Chung & Yang(2001),第472页
  10. ^ 张 2010,第290页.
  11. ^ 张 2010,第285页.
  12. ^ Hermes 1992,第318页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Template:Title=History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and National Policy, Volume III 1951-1953, The Korean War Part Two
  14. ^ Template:Title=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15. ^ 抗美援朝老战士捐赠黄继光牺牲后遗照,http://news.cnwest.com/content/2007-06/07/content_554818.htm
  16. ^ 张 2010,第158, 185页.
  17. ^ Hermes 1992,第369页.
  18. ^ Chae,Chung & Yang(2001),第472页
  19. ^ 《朝鲜战争备忘录》胡海波 编著,黄河出版社,2009年,ISBN 978-7-5460-0031-2。第十五章“中美鏖战上甘岭”。
  20. ^ Clark 1954,第80页

参考文献[编辑]

  • Chae, Han Kook; Chung, Suk Kyun; Yang, Yong Cho. In Yang, Hee Wan; Lim, Won Hyok; Sims, Thomas Lee; Sims, Laura Marie; Kim, Chong Gu; Millett, Allan R. The Korean War. Volume III. Lincoln, N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2001. ISBN 9780803277953. 
  • Clark, Mark Wayne. From the Danube to the Yalu. New York, NY: Harper. 1954. 
  • Edwards, Paul M. The Hill Wars of the Korean Conflict: A Dictionary of Hills, Outposts and Other Sites of Military Action. Jefferson, NC: McFarland & Co. 2005. ISBN 9780786420988. 
  • Hermes, Walter G. Truce Tent and Fighting Front.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1992 [2009-02-04]. 
  • Mahoney, Kevin. Formidable enemies : the North Korean and Chinese Soldier in the Korean War. Novato, CA: Presidio Press. 2001. ISBN 9780891417385. 
  • Malkasian, Carter. The Korean War 1950-1953. New York, NY: Osprey Publishing Ltd. 2001. ISBN 1-84176-282-2. 
  • Tucker, Spencer C.; Kim, Jinwung; Nichols, Michael R.; Pierpaoli, Paul G. Jr.; Zehr, Norman R. Encyclopedia of the Korean War: A Political, Social, and Military History. Volume II. Santa Barbara, CA: ABC-CLIO. 2000. ISBN 9781576070291. 
  • 张, 嵩山 (张嵩山), 解密上甘岭, 北京: 北京出版社. 2010, ISBN 978-7-200-08113-8 
  •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 抗美援朝戰爭史, 第三卷, 北京: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出版社. 2000, ISBN 7-80137-3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