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長津湖戰役
朝鲜战争的一部分
Chosin.jpg
一队美国第1海軍陸戰師的士兵正在突破中國人民志願軍的长津湖包围圈
日期: 1950年11月26日12月13日
地点: 朝鲜咸镜南道長津湖(即今天之長津郡境內)
結果: 中方慘勝:
參戰方
中国 中華人民共和國 联合国 聯合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中华人民共和国 宋时轮 美國 奧利弗·普林斯·史密斯
兵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9兵團

总数:150,000人

美國 陸軍第10军

美國 第1海軍陸戰師
英国 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團
大韩民国 美國陸軍附編韓軍英语KATUSA 总数:103,520人

伤亡与损失
中方数据:战损1.8万[3]冻伤减员:28954人[4] 美方数据[5]
战斗减员:1029人阵亡,4582人受伤,4894人失踪,共计10505人。
非战斗减员:7338人

長津湖戰役朝鲜战争中的一場戰役,为朝鲜战争第二次战役的东线部分。戰役在由愛德華·阿爾蒙德指揮的聯合國軍共105520人和由宋时轮指挥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第9兵團大約150000人之间展开。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形成长津湖,最后注入鸭绿江。

中華人民共和國參與朝鲜战争後,大量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渡過鴨綠江,在朝鲜東北部之長津湖包圍聯合國軍,慘烈的戰役在嚴寒的天氣下進行,在中國志願軍的攻擊下,聯合國軍被迫從長津湖後退到興南港并最终撤出朝鲜。

在長津湖的戰役,從1950年11月27日12月6日共進行了10天,對整場戰爭的進程有重大的影響,戰役共包括4部份:

背景[编辑]

1950年9月15日,联合国军成功登陸仁川。在联合国军南北夹击之下,釜山周围的朝鲜人民军主力遭到歼灭性打击。9月末,联合国军攻占汉城。10月初,联合国军越过38线,进入朝鲜。联合国军以贯穿朝鲜北部的太白山脉为分界线,沿西海岸进攻的为美國第8軍團(Eighth United States Army),东海岸则为美國第10軍英语X Corps (United States)10月19日,隶属美國第8軍團韓國陸軍第1步兵师率先攻入平壤。20日,平壤被联合国军占领。朝鲜人民军至此基本被消灭殆尽。绝大多数联合国领导人,包括联合国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认为朝鲜战争将在圣诞节前结束。然而,西方世界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悄悄地介入了这场战争。

10月24日,从东线进入朝鲜的志愿军第42军进入了黄草岭、赴战岭地区,与向北推进的大韓民國陸軍第3师英语3rd Infantry Division (Republic of Korea)发生战斗。随后,隶属该军的第124师在黄草岭一线,与联合国军后续的美陆战一师陆战7团,进行了近2个星期的战斗。11月7日,第124师放弃黄草岭一线的阻击阵地。美陆战一师越过黄草岭一线,进入长津湖地区。11月10日,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陆战7团英语7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进占古土里。11月15日,进占下碣偶里。11月24日,进占柳潭里。同时,美陆军7师第31戰鬥团进入长津湖地区,接替长津湖东海軍陸戰隊第1师陆战5团英语5th Marine Regiment (United States)在新兴里及内洞峙的阵地。

11月26日,美第10军进入长津湖地区部队部署如下:

  • 内洞峙: 陆军第7师32团第1营、31团重迫击炮连;
  • 新兴里:陆军第7师31团第3营、第57野战炮兵营A连B连及第15防空炮营D连;
  • 后浦:陆军第7师31团团部和坦克连(22辆坦克);
  • 泗水里:陆战1师第1工程营A连;
  • 柳潭里:陆战5团、陆战7团(欠2营营部、F连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第1营、第4营和第3营G连I连;
  • 德洞山口西北无名高地:陆战7团1营C连(欠1个排);
  • 德洞山口:陆战7团第2营F连;
  • 下碣隅里:陆战1团第3营(欠G连)、陆战7团2营营部及机炮连、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D连和3营H连、陆战1师第1工兵营D连、第10军第10工兵营D连以及一些排级零散支援单位;
  • 古土里:陆战1团团部及第2营、陆战炮兵第11团第2营E连、陆军第7师31团B连、陆军第185工兵营以及一些零散单位;
  • 真兴里:陆战1团第1营;

而联合国军一无所知的是,志愿军124师从黄草岭撤出之后,从中国境内赶来的志愿军9兵团接替了其在东线的防务。志愿军9兵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隶属华东野战军。该兵团为华野精锐,下辖20军(原华野1纵),23军,27军(9纵),26军(8纵)共12个师。11月初开始,20军,27军各部均隐蔽开进,进入长津湖地区。11月26日,20军四个师(第58、59、60和89师)和27军的3个师(第79、80和81师)均进入指定攻击位置。59师,79师,89师在柳潭里周围,目标为柳潭里的陆战一师部队。58师在下碣偶里周围。80,81师在新兴里/内洞峙周围。60师在土古里和下碣偶里之间。

战役过程[编辑]

由尼德·阿爾蒙德指揮的美國第10軍當時被分散部署在朝鲜東北部,其單位與其它支援單位相距相當遠,在長津湖的第10軍部隊包括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的主力、美軍第7步兵師英语7th Infant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的部份單位及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突擊隊。中國軍隊的猛烈攻擊破壞了聯合國軍的攻勢,麥克阿瑟及阿爾蒙德命令海軍陸戰隊第1師師長奧利華·史密斯及轄下部隊突破包圍,從1950年11月26日起,聯合國軍開始且戰且退撤向興南港。為了保持部隊集中及謹慎地推進,史密斯主動進攻以突破包圍。

長津湖戰役示意圖

長津湖以東[编辑]

在長津湖東面,聯合國軍美軍第7步兵師英语7th Infant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1支為數2,500人的第31團級作戰隊於11月28日被中國人民志願軍第80師及第81師的1個團圍困,第2天,志願軍總司令命令第81師其餘部隊南下長津湖東面增援及留下第94師作為預備隊(這些單位原本在途中於下碣隅里發動遊擊戰),由於人數上處於劣勢及遭到連續不斷的攻擊,指揮官麥克萊恩上校中彈被俘、4天後死亡。接任的費斯中校於撤退時遇伏擊,身先士卒衝鋒陷陣,率聯合國軍攻下1221高地大部分,獲追贈美國最高榮譽榮譽勳章。9名第31團的士兵被授與陸軍十字勲章,這是美軍第二最高殊榮之獎章。第31團級作戰隊生還者在12月2日到達海軍陸戰隊戰線,一些第31團的士兵及其他單位,包括1個裝甲連及工兵連,編入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師長史密斯的部隊及參加突圍。

下碣隅里周边战事[编辑]

A convoy in the snow with men resting on the vehicles
在戰鬥暫停期間,海軍陸戰隊正在車隊旁邊休息

1950年11月中,大約300名隸屬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團的士兵在海軍中校道格拉斯·萊斯戴爾指揮下,被配屬在美國第1海軍陸戰師中,這是歷史上第2次美國及英國的海軍陸戰隊共同作戰[6](第一次是在義和團運動)。

當志愿军進攻時,第41獨立團正在和由崔斯提·普勒指揮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旅在一起,11月29日早上,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師長奧利華·史密斯命令普勒派出1支戰鬥隊打通江東里與下碣隅里之間的道路,當時海軍陸戰隊第1師的主力正在下碣隅里,突圍部隊包括萊斯戴爾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1獨立團、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旅第3營B連、美國陸軍第31團及數個總部和支援單位,突圍部隊共有大約900名士兵和140輛車輛[7]

突圍部隊在11月29日早上9時30分開始突圍,由於志愿军的坚决阻擊,到下午4時30分他們才向目的地推進了一半的距離,在這裡,志愿军伏擊他們及將他們切成數個部份,他們在這個名叫“地獄火岟谷”的地方被包圍、孤立及失去無線電通訊連繫,在第1裝甲團D連的支援下,他們在下碣隅裡與海軍陸戰隊第1師會合,史密斯命令萊斯戴爾說:「把所有力量投入突圍。」萊斯戴爾回答說:「很好,我們將上演一場好戲。」[8]他傳令要冒著炮火向下碣隅裡前進。

1950年11月27日,志愿军发起新兴里战斗,至12月1日下午,志愿军宣稱27军80师歼灭美军步兵第7师第31团、第32团1个营以及1个加强炮兵营和1个坦克连,是志愿军参加朝鲜战争初期唯一一次成建制歼灭美军1个团[9]。美軍則報導步兵第7师第31团於12月1日突圍後,原編制的2500人只剩下1050人,其中385人還能戰鬥, 編成一個臨時營,[10]31團經整補後,在次年繼續戰鬥。

聯合國軍從長津湖抉撤退示意圖

在晚上,第41獨立團的大部份士兵、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旅第3營B連和第1裝甲團D連的坦克到達下碣隅裡,當時1名亦叫萊斯戴爾的傷兵走入指揮部宣佈:「第41獨立團的任務已完成。」實際上發生了誤會,大約400名突圍部隊士兵仍被困在地獄火岟谷,他們與主要部隊失去無線電通訊連繫及被中國軍隊包圍,後在保姆上尉領導下突圍成功,保姆上尉被授與勳章,是長津湖戰役中11位授勳的其中1人[11]

由美國海軍陸戰隊首位華人軍官呂超然中尉組成500名特遣隊員,支援重要撤退关口,帶領他們死裡逃生,獲頒軍中最高榮譽,並破格晉升為陸戰隊少校,事蹟已被載入美軍的各種戰史,最後荣誉退伍。

被包圍的部隊包括60名皇家海軍陸戰隊士兵、美國陸軍第31團B連的士兵、海軍陸戰隊所屬指揮部及支援單位,他們被分割為4部份,其中一部份士兵陣亡、受傷或被俘,一小部份士兵突破中國軍隊的封鎖線及退回到江東里,在晚上,第31團第1營B連在阿爾弗雷德·安達臣中校指揮下在一處地方組成環形防線及重組部隊。11月30日早上,安達臣接到命令指揮部隊撤退,他指揮部隊安全撤回到江東里.[11]

為數900人的萊斯戴爾戰鬥隊,大約300人到達下碣隅里,300人陣亡或受傷和大約135人被俘,其餘的返回到江東里,141輛車輛的其中75輛被擊毀,其中一部份不能修復,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師長史密斯將軍認為取得局部勝利,因為將300名士兵及1個裝甲連送到下碣隅里防守[12]

戰役之最後階段[编辑]

Soldiers watch a hill in front of them as aircraft drop bombs on it
海軍陸戰隊士兵看見F4U海盜式戰鬥機向中方陣地投下凝固汽油彈
美軍伯格爾號驅逐艦在觀察興南港設施被爆破

在撤退中,美軍或發動攻擊以消除志愿军的封鎖線及山頭陣地或處在中國軍隊的猛攻之下,零度以下的氣溫亦增加他們的傷亡,但美軍握有制空權,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空軍轟炸機每天飛行數百架次猛烈攻擊包圍的中國軍隊,在行動中超過4000名傷兵被送走及運入500名補充兵,對撤退成功作出貢獻,海軍陸戰隊及陸軍士兵能消滅或阻擊包圍長津湖的7個中國師團,雖然付出了很大代價,海軍陸戰隊能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及被西方傳媒形容為在戰敗中取得道德上的勝利,當時聯合國軍在戰略上形勢非常危急,以致要決定把整個第10軍撤出北韓,海軍陸戰隊、第10軍的其餘士兵及數以千計的難民從興南港撤走,該港在撤退完成後被徹底破壞。

估計參戰的部隊:第7步兵師,估計3000人;3個海軍陸戰旅,估計18000人;全軍共有2,000人陣亡、1000人受傷及殘廢,海軍陸戰隊共有836人陣亡及有12000人受傷及殘廢,志愿军損失估計為35000人(由於後勤與醫療的缺乏,中國士兵的死亡率較美軍高上許多,同時酷寒的氣候也導致其付出了較戰鬥傷亡更多的非戰鬥減員),此戰役在12月11日結束,共進行了14天,中國軍隊共動用了10個師,6個師攻擊海軍陸戰隊及另外4個攻擊在太白山脈以西的第8軍團,海軍陸戰隊共消滅了3個中國師及解救其它部隊以避免被消滅。(此处统计不包含包围圈外侧接应海軍陸戰隊第1師突围的美第3师,志愿军第9軍團担任外围阻击的部队,以及配合中国军队中的北朝鲜人民军)

總結[编辑]

在朝鲜東北部之聯合國軍迅速的撤往興南港以組成環形防線,於1950年12月底在這裡爆發了一場激烈的防禦戰,總共有193艘滿載人及物資的船隻從這裡離開,內裡包括105000名士兵、98000名平民、17500輛車輛及350000噸物資被送往釜山[13][14]

當志愿军將聯合國軍逐出長津湖時,美軍給予志愿军重大傷亡,從朝鲜撤退後,海軍陸戰隊被重新部署在南方,在這裡繼續作為聯合國軍之一部份一直戰鬥至1953年7月停戰為止。

美國海軍認為長津湖戰役是在其歷史上最驕傲的時刻,海軍陸戰隊重擊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師團,令中國軍隊從前線撤回;他們也保持完整的軍服和紀律,不過美軍第十軍團(包含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和陸軍第七師)幾乎遭遇到過半傷亡。但被忽略的是美國陸軍第31團級作戰隊;他們以2個加強營的兵力成功保護海軍陸戰隊第1師的右翼,抗擊中國軍隊2個師達4天之久,摧毀志願軍第80師有效戰力,如果他们的阻击失败,中國軍隊的第80及81師在海軍陸戰隊集中兵力防守前,已攻佔他們在下碣隅裡的基地及臨時飛機跑道,他們將被包圍及可能的戰果已大為不同。

相似的是,中國人民志愿軍亦認為此戰役是一場大捷,雖然付出了巨大傷亡,且有美國軍隊突圍,但志願軍成功地將聯合國軍驅逐出朝鮮的東北地區,所以此戰役及在西線的勝利,是中國軍隊對西方國家軍隊在主要戰役的第1次勝利,扭轉了朝鮮戰爭的大局。

这场战役极大地暴露了志愿军后勤的弱点,由于“第三野战军的某位领导疏忽了温带棉衣和寒带棉衣的区别”相当多部队在入朝时无冬装。冻伤减员达兵团总数32.1%。在战场上甚至中国兵吃人肉的事例[15]志願軍指揮官宋時輪因為沒有完成毛澤東在此役圍殲聯軍的戰略意圖,戰後提出辭呈[來源請求]

中國在戰役中擄獲的美國陸軍第31團團旗,至今還陳列在北京的軍事博物館中,以紀念這場戰役。[16]

其他[编辑]

中華民國軍方報紙《青年日報》經營的月刊《奮鬥》,曾經將此役的大致過程畫成全民國防教育漫畫,藉以說明在戰爭中「物質」和「精神」孰輕孰重。[17]

參照[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 Appleman, Roy. Escaping the Trap. 1990. ISBN 0-89096-395-9. 
  • Crocker, H.W. Don't Tread on me: A 400-year history of America at War, from Indian Fighting to Terrorist Hunting. Crown Forum. 2006. ISBN 1-40005-363-3. 
  • Fehrenbach, T.R. This Kind of War. Dulles, Virginia: Brassey's. 1963. ISBN 1-57488-259-7. 
  • Halberstam, David. The Coldest WInter - America and the Korean War. New York: Hyperion. 2007. ISBN 978-140130-052-4. 
  • Russ, Martin. Breakout -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 Korea 1950. Penguin Books. 1999. ISBN 0-14029-259-4. 
  • Schnabel, James F. Policy and Direction: The First Year.. U.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 S. Army. 1988. 
  • Sheehan, Neil. A Bright Shining Lie: John Paul Vann and America in Vietnam.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88. ISBN 0-67972-414-1. 
  • 张铚秀,《军旅生涯》(张铚秀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98年,ISBN 7-5065-3589-0
  • Wayne E. Webb(1998). Cannon and Rifle: The Story of King Battery in Korea...1950

註釋[编辑]

  1. ^ 徐焰; 徐南妮. 第一次较量: 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回顾与反思.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990年. 59頁. 
  2. ^ Patrick C. Roe. The Dragon Strikes: China and the Korean War, June-December 1950. Presidio Press. 2000年. 412頁. ISBN 978-0-89141-703-3. 
  3. ^ 第二次战役
  4. ^ 徐焰; 李健. 抗美援朝──長津湖之戰. 中國社會科學院. 2000年. 
  5. ^ http://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Chosin_Reservoir
  6. ^ Russ Breakout, p.231.
  7. ^ Russ Breakout, p.231-232.
  8. ^ Russ Breakout, p.234.
  9. ^ 张铚秀,《军旅生涯》(张铚秀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98年,ISBN 7-5065-3589-0,第291-292页
  10. ^ p. 339, Alexander, Bevin R., Korea: The First War We Lost, New York, New York: Hippocrene Books. 1986, ISBN 978-0-87052-135-5 
  11. ^ 11.0 11.1 Russ Breakout, p.233-245.
  12. ^ Russ Breakout, p.247.
  13. ^ Schnabel p. 304
  14. ^ Doyle James H., and Arthur J. Mayer. "December 1950 at Hungnam." Proceedings, U.S. Naval Institute 105 (April 1979): 44-65.
  15. ^ 叶雨蒙 《东线祭殇》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7 P232
  16. ^ 姜廷玉 主编. 志愿军某部4连缴获美军“团旗”荣获“新兴里战斗模范连”奖旗.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7. ^ 《奮鬥》2012年12月號

附加參考[编辑]

  • Frank, Benis M. The Epic of Chosin. Colloquium on Contemporary History Project. U.S. Marine Corps Historical Center. 2003-02-24 [2006-11-05]. 
  • Roe, Patrick C. The Dragon Strikes. Presidio. 2000-05-04. ISBN 089141703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