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彭德怀
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第一任部长
1954年 - 195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
1954年 - 1965年
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1937年 - 1959年
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军团长
1930年 - 1935年
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
1937年 - 1947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
1947年 - 1950年
逝世 1974年11月29日 (76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国籍  中国
语言 汉语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军衔 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配偶

周瑞莲(第一任妻)
刘坤模(第二任妻)

浦安修(第三任妻)
亲属

一生无子女

侄女:彭鋼少将[1]
学历
主要作品
勋章奖章
  • 中国工农红军一等红星奖章(1933年)
  • 中华民国抗战胜利勋章(1945年)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2枚(1951年、1953年)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金星奖章(1953年)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八一勋章(1955年)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独立自由勋章(1955年)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解放勋章(1955年)
军衔记录
  • 1937年被授予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军衔
  • 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

彭德怀(1898年10月24日-1974年11月29日),名清宗,后改德怀,字得華,號石穿,小名鍾伢子石穿[2]湖南湘潭人,湖南陸軍軍官講武堂畢業,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将领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抗日战争中,不顧中共中央反對,发动平型關戰鬥百团大战,引起黨內爭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第一任國防部部長,中共第六至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朝鲜战争中,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政治委员,与麦克阿瑟李奇微对立。因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写信给毛泽东,指出“大跃进”中的问题和弊病及根源,而被打为“反党集团”之首。“文革”中,因「反黨抗日」、「勾結國民黨抗日」等罪名遭迫害致死。

生平[编辑]

貧苦童年[编辑]

貧下中農家庭出身,六歲啟蒙,八歲時因母死父病,家境轉壞而輟學,砍柴換米。据《彭德怀自述》中所载:彭年少时,某年除夕,家無餘糧,祖母叫他和弟弟彭金華往富家門第乞食,彭寧願餓肚子,也不說自己是招財童子(乞丐)因此彭一直说自己是贫下中农出身[3]

早期军事生涯[编辑]

本名彭清宗,1916年基於生計等因素加入唐生智军第二师当士兵,表現優異,授以軍官訓練,升為長,又升任长。因杀死华容县注滋口恶霸地主欧盛钦被通缉,改名彭德怀,逃亡。

1922年參加軍校測驗,保送湖南陆军軍官讲武堂,1923年毕业。1926年任长,不久湖南军加入中國国民党北伐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任八军一师一团一营营长,参加北伐战争

1927年冬任一团代理团长。1928年1月任团长。

紅軍時期[编辑]

1928年4月彭德懷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介绍人为北伐军八军一师的政治部秘书长段德昌。一团书记官共产党员邓萍主持了彭德怀的入党仪式,彭德怀正式加入中共组织。

1928年7月率部发动平江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红五军,开辟了根据地。11月,率红五军与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井冈山胜利会师。1930年6月,红五军扩编为红三军团,任总指挥,是红军的主要指挥员之一,屡建战功。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批评李德的错误指挥为“崽卖爷田心不痛”。

1934年10月,率部参加长征,是毛泽东复出后所倚重的主要军事指挥员之一。1935年1月在遵义会议上拥护毛泽东的主张。后担任红一方面军司令员。

长征途中,毛泽东十分赞赏彭德怀的军事才能和作战精神,赠诗:“山高路遠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德怀自述》也记载了此事,由于彭身陷囹圄,记忆偏差,字句有少许出入)但是毛泽东的俄語翻译师哲的回忆录也记载,毛泽东也曾指责彭德怀“刚愎自用,目空一切”。

抗日战争[编辑]

1937年七七事变後,主力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彭德怀任副总指挥,被授予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中將军衔。

1940年8月,由彭德怀擅自发动、指挥了针对华北日本占领军交通线、据点、封锁沟为主的进攻战役,投入105个团,超过50万人,取得了进行作战1,824次,攻克据点900余个,破坏铁路474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桥梁和隧道等260多处,缴获各种炮53门、各种枪5800余支(挺)的战果,[4]史称“百团大战”;因此战役打响後彭德怀得到了中共中央的嘉奖,事后还荣获国民政府颁发的奖章和蒋中正亲自发出的嘉奖令。但后来彭也一度受到毛泽东等人的批评,认为彭没有执行毛泽东的抗战相持时期的军事战略(即“山地游击战为主,可能条件下进行阵地战,避免决战”),打成了“消耗战”,过早的暴露和不必要的牺牲了中共领导的一些抗日力量。为此彭在华北座谈会上被批了四十天。[5] 1945年8月,彭德怀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抗日战争结束后成为首批被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授予抗战胜利勋章的军事将领之一。文革中挨批时造反派材料中出现了“彭德怀干这么大事也不和我商量,我们的力量大暴露了,后果将是很坏”的说法。[6]当代予以平反,不过现代报道有说法提到刘伯承对彭的“临机专断”有看法。[7]

第二次国共内战[编辑]

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彭德怀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西北野战军(后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1947年3月胡宗南中華民國國軍重点进攻陕甘宁边区时,彭德怀主动放弃延安,“利用运动战术”,以劣势兵力各个击破战胜了优势敌军,挫败了國軍对陕北的重点进攻。1948年4月收复延安。1949年率部攻占西北五省。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北军区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朝鲜战争[编辑]

1950年由北朝鮮引发的朝鲜战争爆发,9月15日聯合國軍韩国仁川登陆,10月1日越过“三八线”,在北朝鮮和苏联请求下毛泽东决定出兵朝鲜半島林彪因病未成为军队统帅,而10月8日彭德怀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率军入朝作战。10月,彭德怀利用美军韩国军队毫无顾忌地分兵冒进的机会,发起第一次战役先给以美国和韩国军队以迎头痛击,把美韩军队赶回清川江以南。11月24日,志愿军在彭德怀的命令下主动放弃阵地,采取主动示弱,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故意采取“增兵减灶”的戰術引诱美军深入,而误以为是对志愿军后方的空袭产生了效果迫使志愿军后撤的麦克阿瑟命令美军和韩军展开全面进攻,以左翼的美第八集團軍与右翼的美第10軍英语X Corps (United States)为首发起了全线进攻。当美军进入志愿军的包围圈後,彭德怀下令志愿军发起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将美第八集团军击退至“三八线”。10月,毛泽东派其精通俄語、英語法語的兒子毛岸英擔任彭德懷的機要祕書兼翻譯,任職於大后方的本部內。難料毛岸英到部方一個多月,即遭美軍空襲而陣亡。彭德懷感到十分愧疚,但在毛澤東的安撫下,彭德懷開始擺脫心結。之后志愿军又发起第三次战役,突破“三八线”,一直进攻至“三七线”。

此后,由于对前线情况了解不够充分,而前阶段又取得了胜利,毛泽东命令彭德怀继续进攻,毛的这个判断后被认为是失误的。[8]彭德怀多次陈述志愿军经过长时间的作战已经十分疲劳,加上后勤供给在完全没有空军保障的情况下遭受美军轰炸损失严重,前方战士的粮弹已经出现短缺的实际情况,尤其是因为入朝鮮作战的仓促,很多士兵没有发到冬衣,在朝鲜的严寒环境下出现大量的非战伤亡,甚至比战损更大等的实际情况,甚至亲自到北京向毛陈述不能继续深入的理由,然而被毛拒绝,要求必须继续进军,无奈之下彭只得命令志愿军继续深入韩国南部。

1951年1月的中国发起第四次战役横城反击战取得胜利,之后在砥平里战役中失利,为了避免陷入被动,志愿军开始主动后撤,联合国军取代麦克阿瑟担任总司令的李奇微发起反击计划,志愿军一面撤退,一面通过坚决的阻击战迟滞联合国军的前进,伤亡惨重,並退回“三八线”。4月,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向南进攻联合国军,歼灭8万多联合国军,为五次战役中歼敌最多的一次。但志愿军本身也承受了极大的伤亡,特别是在后期的撤退行动中。最终志愿军撤回“三八线”,在铁原一线经过与联合国军的血战阻止住联合国军。之后,双方转入了持久的阵地攻防战。

1951年7月10日双方停火,但停火谈判持续长达两年时间,其间大小战役不断,均为双方在三八线附近的拉锯战,包括白马山战役和著名的上甘岭战役(美国称为三角高地战役)、金城战役等等,双方均伤亡惨重,终于在1953年7月27日正式达成停战协议,彭德怀说:“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任何帝国主义的侵略都是可以依靠人民的力量击败的。它也雄辩地证明: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9] 朝鲜战争正式结束。在停战後的1953年7月31日,由金日成主持的“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在平壤召开,期间授予了彭德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的称号及一级国旗勋章。1953年8月11日彭德怀回国,取代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

《彭德怀自述》封面

1954年至文革前[编辑]

1954年任国务院副总理并兼国防部长,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位列朱德之后,排在第二位。1956年彭主张建立专业化的军队,将主官的指挥权定在政委之上。[10]毛泽东对此反对,但是此时他的焦点放在刘伯承罗荣桓两人身上。彭最终在毛的支持下击倒了刘伯承,但也使得军队中对他产生了怨气。而到了1958年毛也说服了彭确立主官政委并立的制度。[11]

由于在战略预备队等问题上和粟裕累积起来的意见不和,彭德怀对粟裕每周向毛泽东汇报一次都不满,粟在报告写上“彭副主席转报毛主席”,彭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不写,又说粟是越级告状,粟的计划也长时间得不到批复,曾经打算请辞总参职务未获准。1957年朱可夫被解职后,毛泽东也开始担忧将领拥兵自重,打算整顿军队,在这种背景下[12]。1958年,在毛泽东的支持下,彭德怀连同陳毅聂荣臻黄克诚等人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对粟裕进行了极不公正的批判,粟裕被扣上了“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裡通外國」的帽子,直到粟裕逝世十年後,於1994年才得以彻底平反。直到今天《彭德怀全传》还说粟裕擅权布置打马祖列岛,是严重的错误。[13]

彭德怀个性直爽、冲动,敢于毫无顾忌地发泄自己的不满,1959年在江西庐山召开的当年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期间,他写信给毛泽东,信中首先肯定1958年大跃进的成绩是正确的;接着指出大跃进的问题所在,“1958年的基本建设,现在看来有些项目是过急过多了一些,分散了一部分资金,推迟了一部分必成项目,这是一个缺点”,“1959年就不仅没有把步伐放慢一点,加以适当控制,而且继续大跃进,这就使不平衡现象没有得到及时调整,增加了新的暂时困难”,他直截了当地指出:“浮夸风、小高炉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缺乏民主、个人崇拜,才是这一切弊病的根源。”

这封信遭到毛泽东估判与批评。彭德怀跟毛泽东起了冲突,忍不住回敬:“在延安你操了我四十天娘,我操你二十天娘行不行?”[14] 最后彭德怀与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人被打成“彭黄张周反党集团”,彭本人被诬陷为“里通外国”。定为彭德怀反党集团的首要份子,被严厉批判并被免去国防部长和军委副主席职务,職務由林彪接任,革職以後住在北京頤和園附近的挂甲屯吴家花园屯田六年,自食其力。[15]1961年10月30日—12月26日到湖南湘潭县家乡调查,将所写的5个调查材料送中央参考。[16]1962年6月16日,彭為了說明歷史問題[17],寫了《八萬言書》,請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印發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9月十中全會上,批判所謂彭德懷反黨集團的「新的進攻」,毛澤東給彭德懷加了一個新頭銜—「修正主義分子」[18]。1964年12月20日—1965年1月4日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被撤销副总理职务。

1965年9月,中央工作会议同意第三个五年计划“以国防建设第一,加速三线建设,逐步改变工业布局”的方针。在这个大背景下,考虑到当时的国内外形势,毛泽东认为彭德怀、黄克诚、习仲勋等人不宜留在首都,遂提议把他们挂职下放,分配到外地去。

9月7日,康生在彭德怀、习仲勋专案委员会常委开会时特别讲道:“中央最近分配这些人(彭、黄、习)的工作,我们了解有两方面:一方面更便于我们审查他们的活动,所以我们不要松气(有人插话:他们一出去,就会叫);二方面还表示希望他们转过来,转不转过来,全看他们自己。”

中央安排彭德怀工作的同时,专案审查委员会搞出了《彭德怀反党问题审查报告》第五稿,认定“彭德怀和黄克诚这些人是反革命、阶级敌人”;黄克诚随即被安排在山西省担任副省长。

1965年9月23日,被毛泽东请到中南海谈话,毛对其承认“也许真理在你那边”,并对在场的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称“我过去反对彭德怀同志是积极的,现在要支持他也是诚心诚意的。对老彭的看法应当是一分为二,我自己也是这样……在我的选集上,还保存你(彭德怀)的名字。为什么一个人犯了错误,一定要否定一切呢?”彭德怀最终被派往四川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一职。

1965年11月10日,彭德怀离开北京前一周左右的时间,毛泽东正式批准发表了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并示意全国报刊转载。12月21日,毛泽东公开出面讲话,进一步点透了他发动这场大批判的关键意义。他说姚文元的文章很好,但是还没有打中要害:“《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19]

文革時期[编辑]

1965年11月30日,彭德怀来到四川省成都市,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主管电力、煤炭、石油、燃气),其住处为成都市人民东路附近的永兴巷7号;1966年6月,在三线建委局以上干部学习《中共中央通知》(即五·一六通知)会上遭批判。

1966年12月北京地质学院造反派王大宾等红卫兵在江青的授意下,前往四川成都把彭德懷强行绑架后,乘坐火车押回北京

彭德怀在被关押期间,1967年1月1日,曾向毛泽东写下了最后一封信,在信中他简略地介绍了自己被关押的经过,并称“向您最后一次敬礼!祝您万寿无疆!”这封信由监护点层层上送到周恩来处,他在中央碰头会上宣读后,将信送请毛泽东、林彪和江青阅。毛泽东在中南海看到了彭德怀这封信,拿起一支黑铅笔,在信上画了一个不规整的圈,没有批语,在毛家湾的林彪和江青同一天也都在信上画了圈[20]

康生陳伯達的支持下,1967年7月9日韓愛晶強行針對彭德懷逼供和毆打,聲稱「審鬥會」要「刺刀見紅」,要彭德懷交待“你为什么在庐山会议上写信反对‘三面红旗’?”“你为什么反对毛主席?”彭德懷被「打翻在地」七次,前額受傷出血,第五和十肋骨骨折李钟奇还当众打彭德怀耳光。[21][22] 对于此前韩爱晶等指责他“为什么要发动百团大战”、“在华北搞‘独立王国’”,彭德怀打断韩爱晶的话予以反驳。[20][23] 对于“百团大战”因自己被批斗受牵连 [24],彭德怀即使在狱中写“交代检讨”,也肯定了“百团大战”业绩和历史意义,只在具体的指挥上自己没有做得更好进行了严格的自省和检讨。[20][25]

1974年9月,彭德怀因患直腸癌,得不到醫療救治,身體狀況急劇惡化,去世前他希望見离异的妻子浦安修一面,但當時正在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進行勞動改造的浦安修拒絕見他。10月以後,陷入昏迷狀態。1974年11月29日下午14時25分,在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三〇一医院”)因病去世,享年76岁[15]。12月17日遺體進行火化,骨灰盒上的紙條上寫著化名王川、男”三個字。

彭德怀的骨灰盒被中共中央专案组派人送到四川省成都市,后保存在成都东郊火葬场。1978年12月22日,彭德怀追悼大会召开前夕,彭德怀原秘书綦魁英、警卫参谋景希珍受命护送彭德怀的骨灰乘飞机去北京。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为彭德怀和在“文革”中被迫害逝世的陶铸共同举行追悼大会。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致悼词,为彭德怀恢复了名誉。追悼会结束后,其骨灰盒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1981年6月27日,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中说:“庐山会议后期,毛泽东同志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进而在全党错误地开展了‘反右倾’斗争。八届八中全会关于所谓‘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

1999年12月,彭德怀的侄儿侄女将其伯父骨灰迁出“八宝山革命公墓”,归葬湖南湘潭乌石故里。

恢復名譽[编辑]

1978年,中国共产党宣布为其恢復名誉,受到全面公正的评价。[15]鄧小平稱他是“優秀無產階級革命家、傑出領導人”、“作戰勇敢,耿直剛正,廉潔奉公,嚴於律己,關心群眾,從不考慮個人得失。”

彭德怀在狱中所写的材料后来被编辑成《彭德怀自述》一书出版。

家庭[编辑]

1918年,与表妹周瑞莲订下婚约。1920年彭德怀从军在外,周瑞莲在家乡反抗卖身抵债跳崖身亡。

1922年,娶刘坤模(原名:刘细妹),平江起义时刘坤模回老家两人从此失散。

1938年10月10日,与浦安修结婚,无子女。1960年代初浦安修迫于政治压力,与彭德怀离婚。彭德怀临终前,希望见浦安修一面,浦安修终未敢同意。

评价[编辑]

我永遠是人民的兒子——彭德懷元帥

1935年,毛泽东曾写诗寄《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给彭德怀,评价了彭德怀的军事能力:[26]

山高路远坑深,
大军纵横驰奔。
谁敢横刀立马?
惟我彭大将军!

1979年,杨尚昆撰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我所知道的彭老总》;1998年,彭德怀诞辰100周年,杨尚昆发表了文章《追念彭大将军》,杨尚昆在评点彭德怀时说:“彭德怀同志是一个真正高尚的人。建国以后,德怀同志身居高位,仍念念不忘‘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不过,他在前面加了‘勇敢’二字:‘一个勇敢的农民的儿子。’他经常对人说,我是人民的扫帚,人民要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在他的思想深处,总是将自己置于人民之下,而不是人民之上。从1959年被‘罢官’到1974年生命的终结,15年中,德怀同志经受了巨大的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但他是坚强的,虽百折而不挠。他念念不忘的依然是党和人民的事业,经常说自己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死后能在他的骨灰上种一棵苹果树,以此来最后报答养育了他的土地和人民。”[27]

1998年10月23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纪念彭德怀诞辰10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对彭德怀同志的一生做了极高评价:

彭德怀同志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军事家,是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杰出领导人,他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一直受到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怀念和爱戴。

在中国革命的各个历史时期,彭德怀同志都担任我军的高级领导职务,是毛泽东、朱德同志指挥全军的得力助手。他具有非凡胆略和精湛指挥艺术,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声望。他是平江起义的主要领导者。在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在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在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的作战中,他指挥部队打了许多硬仗、恶仗和胜仗。抗日战争时期,他协助朱德同志率领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放手发动群众,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使华北抗日根据地成为抗日战争夺取最后胜利的重要战略基地。解放战争时期,他指挥西北野战军英勇奋战,粉碎十倍于己的国民党军队的重兵进攻,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直至最后以风卷残云之势解放了西北全境。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慷慨赴命,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履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义务,保卫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彭德怀同志为党和人民立下的赫赫战功,永远载入中国革命的光荣史册。

彭德怀同志为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认真研究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和规律,创造性地执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战略方针和战术原则,丰富和发展了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他高度重视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他领导西北野战军开展“新式整军”运动,创造了阶级教育和党的政策纪律教育的重要经验。新中国成立后,他反复强调,军队所处的环境变了,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原则不能变,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不能丢,要结合新的情况向前发展。他长期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坚决贯彻党中央、毛泽东同志的指示,领导我军进行了几次大的精简整编,实现了由单一兵种向诸军兵种合成的过渡,为新中国国防建设和我军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做了大量开拓性工作。他毕生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对我们今天加强新形势下的国防和军队建设,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

彭德怀同志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坚强的党性原则,始终保持坦荡的革命胸怀,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许多重要历史关头,他总是挺身而出,坚持真理,坚定地维护党的利益。红军时期,他拥护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同军事上的冒险主义作坚决的斗争。在遵义会议上,他旗帜鲜明地站在毛泽东同志代表的正确路线一边,严肃批评了党内的“左”倾错误。长征途中,他坚决反对张国焘的分裂活动,毅然率部随党中央北上,维护了党和红军的团结。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他受到错误的批判和处理,尽管身处逆境,但他始终相信党、相信人民,顾全大局,忍辱负重。“文化大革命”中,他受到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但他大义凛然,威武不屈,表现了共产党人的坚贞气节他为党和人民作出了巨大贡献,却从不居功自傲,从不接受任何特殊待遇,严于律己,克勤克俭,始终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

彭德怀同志一生奋斗的光荣业绩、崇高思想和优良作风,为我们加强思想修养和党性锻炼,把党和人民的事业继续推向前进,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我们纪念彭德怀同志,就要学习他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对共产主义事业矢志不渝的坚定信念;学习他实事求是,光明磊落,无私无畏,敢于坚持真理的坚强党性;学习他顾全大局,不计个人得失,敢挑重担,勇为前驱的革命精神;学习他密切联系群众,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优秀品质。[28]

朝鲜战争时期,苏联驻朝大使兼朝鮮人民軍总顾问拉佐瓦耶夫和彭德怀因为第三次戰役是否要乘勝追擊发生意见冲突,斯大林知道后马上调离了在朝鲜战场的拉佐瓦耶夫,斯大林批示:“东方战场的指挥一切都听彭德怀的,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天才军事家”。[29]

参考文献[编辑]

  1. ^ 彭德懷侄女彭鋼少將 專家姜廷玉做客人民網——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60周年--彭德懷侄女彭鋼少將 專家姜廷玉做客人民網——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60周年. 人民網. 2010年10月27日. 
  2. ^ 龍劍宇編著.烏石寨攬勝 彭德懷故里紀行.重慶市: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第106頁
  3. ^ Jürgen Domes. Peng Te-huai: The Man and the Image.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5: 10–11. ISBN 978-0-8047-1303-0. (英文)
  4. ^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军事历史研究部 编,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 7-80137-315-4,卷“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
  5. ^ Teiwes, Frederick C. Peng Dehuai and Mao Zedong.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July 1986, (No. 16): 86. (英文)
  6. ^ 浙江省革命造反联合总指挥部:《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万岁--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大事记(1921-1968)》,第79页,1969.5
  7. ^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6626325.html
  8. ^ 王树增. 《朝鲜战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9.4: 422. ISBN 978-7-02-006920-0. 
  9. ^ 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 人民网. 
  10. ^ Jürgen Domes. Peng Te-huai: The Man and the Image.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5: 67–68. ISBN 978-0-8047-1303-0. (英文)
  11. ^ Teiwes, Frederick C. Peng Dehuai and Mao Zedong.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July 1986, (No. 16): 89. (英文)
  12. ^ 无冕元帅 一个真实的粟裕 P299-301
  13. ^ http://msn.ifeng.com/history/jishi/200912/1217_5871_1477640.shtml
  14. ^ 乌托邦祭: 一九五九年庐山之夏 苏晓康, 罗时叙, 陈政 P252
  15. ^ 15.0 15.1 15.2 彭德懷姪女回憶:伯伯被鬥不願連累家人. 彭梅魁. 新浪网. [2012年]. 
  16. ^ 《毛泽东传》罗斯·特里尔 着,胡为雄,郑玉臣 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1-1 ,ISBN 9787300070100
  17. ^ 杜世偉. 赤子之忱 鬆柏之節 論彭德懷同志堅持真理耿直剛正的高貴品格.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2006年11月29日. 
  18. ^ 彭德懷傳記組. 《彭德懷全傳》.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 ^ 《百年潮》毛泽东为何派彭德怀去三线
  20. ^ 20.0 20.1 20.2 《彭德怀全传》(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年版)彭德怀传记组著
  21. ^ 来源:环球时报. 红卫兵毒打彭德怀:一天被打倒七次. 北京: 华夏记者网. 2009-07-10. (节选自《一九六五年后的彭德懷》)
  22. ^ 沈国凡. 《一九六五年后的彭德懷》. 北京: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7年. ISBN 9787801705303. 
  23. ^ 彭德怀传记组. 从百战沙场到挨斗百场. 北京: 搜狐读书. (选自《彭德怀全传》). 
  24. ^ 金春明. 《百团大战》. 广西: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81年版: 第54–55页. 
  25. ^ (选自《彭德怀全传》)
  26. ^ 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新华网. [2003年]. 
  27. ^ 杨尚昆眼中的彭德怀:敢于同错误路线作斗争. 環球網. [2011年11月26日]. 
  28. ^ 《江泽民在纪念彭德怀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29. ^ 十大元帅中谁被斯大林称为天才军事家?. 凤凰网. [2011年12月21日]. 

外部链接[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职务
新頭銜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

1954年-1959年
繼任:
林彪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