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明
陈绍禹
CCP-WangMing.jpg
王明
任期
1949年10月21日-1954年9月27日
总理 周恩来
任期
1942年-1947年
繼任 周恩来
任期
1928年-1945年
任期
1928年7月-1934年1月
前任 向忠发
繼任 博古
个人资料
露清
出生 1904年5月3日(1904-05-03)
 大清安徽金寨县双石乡
逝世 1974年3月27日(69歲)
 蘇聯莫斯科
政黨  中国共产党
父母 父亲:陈聘之
母亲:喻幼华
親屬 继母:黄莲肪
配偶 孟庆树
子女 长女王芳妮
长子王丹芝
次子王丹丁
母校 国立武昌商科大学
莫斯科中山大学
職業 政治家
信仰 社会主义
共产主义

王明(1904年5月23日-1974年3月27日),男,原名陈绍禹(一说),字露清,安徽金寨县双石乡(现属安徽六安市码头村人,中國共產黨前期的重要领导人之一。[1][2]

生平[编辑]

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
王明 孟庆树 博古 张闻天
王稼祥 杨尚昆 陈昌浩 张琴秋 沈泽民
王盛荣 徐以新 凯丰 何子述
宋潘民 陈原道 殷鉴
李竹声 盛忠亮 袁家镛 王云程
孙济民 夏曦 朱阿根 汪盛荻
李元杰 王保礼 朱自舜 杜作祥 萧特甫

生于光绪三十年四月初九(1904年5月23日)。1920年考入位于六安的安徽省立第三甲种农业学校(简称三农)。1924年秋,考入国立武昌商科大学预科学习。1925年6月,在武昌积极参与支持上海“五卅运动”的活动,被推选为武昌学生联合会干事和湖北青年团体联合会执行委员。1925年10月,经许凌青张浩然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并担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宣传干事。11月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期间担任校长米夫的翻译。 [3]

1929年3月王明回国,任中共上海沪东区委宣传干事(当时沪东区委书记是何孟雄),后调中共中央宣传部任《红旗》报、《劳动》三日刊的编辑。1930年1月12日因参加工运活动被上海公共租界捕房逮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未暴露身份,2月18日获得释放[4]。1930年底任江苏省委书记[5]

1931年1月,在他的老师、共产国际执委兼东方部部长米夫的支持下,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王明,实际上在同年1月至9月间主持中央工作。根据中共官方的声称,王明此后在中共内部逐漸形成了一支以王明为代表的、即后被中共称为“教條主義”的派系(也被称为“共产国际派”);中共认为,这一派系的主要特点是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的指示和苏俄革命经验神圣化,忠实执行共产国际对中共的一切指示。例如,同期的中共另一位领导人張國燾就曾在黨內刊物《實話》第十三期發表文章称“陳紹禹同志等是堅持執行國際和黨的路線的最好同志。”[6]

1931年9月,王明作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去了莫斯科博古为临时中央总书记。根据大陆官方的说法,博古在这一时期充当了王明在中共的代理人的角色,继续执行王明“左倾路线”。博古等人否定毛泽东等“建立根据地”、“农村包围城市”和“游击战争”等方针,并剥夺了毛泽东等人的军权。

1933年,中共第五次反围剿惨败,在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上,张闻天取代博古总负责政治,会议也恢复了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

1935年8月1日王明依第三國際指示,自莫斯科中國共產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的名義所發表的一篇宣言。

1937年10月,王明从莫斯科返回延安,执行共产国际的抗日战争统一战线政策,任中央统战部长、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在延安整风中,以王明为代表的“共产国际派”成为了最主要的批判和教育对象。1937年12月日軍攻陷南京,9至14日中共中央舉行政治會議,王明發表〈如何繼續全國抗戰與爭取抗戰勝利呢?〉企圖聯合國民黨擴大抗日統一戰線,遭到毛澤東為首的國內派反制,形容其主張是右傾投降主義、幻想依賴國民黨、放棄無產階級領導。1945年中共“七大”上,王明落选政治局成员,仍当选中央委员,在44名七屆中央委員得票數中排行倒數第二,此后任中央法律委员会主任。

建国后[编辑]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王明出席在北平举行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0月5日,王明当选为中苏友好协会总会理事会理事。19日,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政务院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委员。

王明担任政务院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时,主持制定了《婚姻法》等多项法律。1950年10月25日至1953年,王明赴莫斯科治病养病三年多。1953年12月9日,回国。1954年4月8日,旧病复发后,没有再重新工作。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后,撤销法制委员会,此后王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内便再没有任何职务。

1956年9月,王明在中共八大上低票當選為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當時已赴苏联治病,此后一直居住在莫斯科直至逝世。

文化大革命時期,王明曾計畫返抵中國,在新疆建立根據地,企圖推翻毛泽东,由於蘇聯不支持而未實行。[來源請求]1974年,王明身患重病,抱病完成回忆录《中共五十年》,作为自己与毛泽东40年来恩恩怨怨的一个交代。1974年3月27日,王明病逝於莫斯科,苏联以“共产国际的老朋友”的名义将其安葬在莫斯科郊外的新圣母公墓

政治主张[编辑]

1932年春,第一次淞滬抗戰之際, 王明說: “今天中國面臨的是‘兩國之爭’,即新生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與腐朽的中華民國的鬥爭”,“‘兩國’之爭,決定著中國目前的全部政治生活”,“‘兩國’政權的尖銳對立,是目前中國全部政治生活的核心。(見《王明傳》)[7]

「農村工人一點沒受過教育,蠢得很,什麽也不懂,甚至比一般農民還要落後些」(《王明言論選輯》);「中國共產黨有以斯大林爲領導的列寧主義共產國際的直接領導」(王明《中國革命危機的加深和中國共產黨的任務》;「在許多地方的土匪漸與農民運動相接近,漸漸直接的幫助農民的鬥爭,這種事實尤其使共產黨員不能不注意到他們對於土匪的關係的問題。我們應當鑽進土匪隊伍中去……可以組織他們作革命的爭鬥」(《武裝暴動》的序言指示);「只有蘇維埃政府是唯一的廉潔政府,這種廉潔政府是中國人民有史以來時時刻刻的希望出現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已經完全具備有現代國家的一切條件和成份,它完全有資格稱作文明的人民共和國」(《王明言論選輯》);「三民主義」是「白色恐怖的旗幟」(王明《爲什麽不組織雇農工會》[8]

评价[编辑]

中共在1937年后对王明的评价一直采取否定态度,特别是在毛泽东时代,王明基本上完全以教条主义者、机会主义者代表的反面教材面目出现。他被广泛认为在1931年1月到1935年1月期间犯了严重的“左”倾冒险主义错误,给中共的革命事业造成重大的损失(参见《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1945年)》),其具体表现为“在政治上,混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界限,一切斗争,否认联合”,“在军事上,先是推行冒险主义,后来又变为保守主义和逃跑主义”,“在组织上,实行宗派主义”。同时,他又被认为在1937年到1940年期间犯了对国民党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片面强调“一切依靠统一战线,一切为了统一战线”,忽视了对群众的积极发动和中共的独立自主性。

近年来,对王明的评价有了新的观点,认为王明在1931年1月到1935年1月间的行为有着深刻的国际和国内原因。对于王明在1937年到1940年的行为,中共称为“投降”是不恰当的,因为他并没有投降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的实际行动。更有一些学者认为,王明與毛澤東在方針和基本原則上沒有原则上的分歧。

著作[编辑]

家庭[编辑]

王明和妻子孟庆树育有两子一女。1983年9月5日,孟庆树逝世于莫斯科。[9]

  • 长女王芳妮,俄文名季米特洛娃·法尼娘·格奥尔基拓夫娜,1932年1月18日生于莫斯科。1937年父母回国后,由共产国际总书记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抚养,从未到过中国。1985年1月27日逝世。
  • 长子王丹芝,1939年生于延安。随父母赴苏,后加入苏联国籍。
  • 次子王丹丁,1945年生于延安。随父母赴苏,后加入苏联国籍。

参考资料[编辑]

  1. ^ 揭秘王明落寞的后半生及其家人. 凤凰网. [2008] (中文(简体)‎). 
  2. ^ 韩钢等:重新评价“负面人物”王明. 凤凰网. [2014] (中文(简体)‎). 
  3. ^ 《风雨征程七十春》 毛齐华著 第71页
  4. ^ 邯郸政府网:《王明泄密受处分
  5. ^ 当时江苏省委兼上海市委
  6. ^ 王明1931年如何利用“赣南会议”批判排挤毛泽东. 中共新闻网. [2014] (中文(简体)‎). 
  7. ^ 華夏歷史:命運多舛的時代:中華民國(大陸時期) (九)
  8. ^ 偽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記實
  9. ^ 编辑:潘东. 揭秘王明落寞的后半生及其家人. 深圳新闻网,摘自:《王明传》戴茂林、曹仲彬著 中共党史出版社2008年11月出版. 2009-04-29 [2013-06-15] (中文(简体)‎). 

參考連結與書目[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