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华国锋
苏铸
Hua-guofeng.jpg
任期
1976年10月7日-1981年6月28日
前任 毛澤东
繼任 胡耀邦
任期
1976年2月2日-1980年9月10日
前任 周恩來
繼任 趙紫陽
任期
1976年10月7日-1981年6月28日
前任 毛澤东
繼任 鄧小平
任期
1976年4月7日-1976年10月7日
主席 毛泽东
前任 林彪(唯一副主席)
繼任 叶剑英(排名第一的副主席)
任期
1973年10月-1977年3月
前任 李震
繼任 赵苍璧
个人资料
出生 1921年2月16日(1921-02-16)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山西省交城县
逝世 2008年8月20日(87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政黨  中国共产党
配偶 韩芝俊
簽名 华国锋的簽名

华国锋(1921年2月16日-2008年8月20日),原名苏铸中国山西省交城县人,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曾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等,是1949年以来唯一同时出任党、政、军最高领导职务的领导人

华国锋早年参加抗日战争,并任中共交城县委书记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当选中共湖南湘阴县湘潭县委书记,后升任湖南省委书记。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快速晋升,先后任中共第九届、第十届中央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公安部部长,直至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毛泽东指定其为自己的接班人,并留下遗言“你办事,我放心”。毛泽东死后,华国锋与汪东兴叶剑英合手逮捕了四人帮,結束文化大革命,成为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他被普遍认为是“两个凡是”(延续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路线)的提出人,而与邓小平在政治路线上相左[1][2],被迫下野、最终被逐出中共核心领导集团[3]。2008年8月2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

生平[编辑]

早年革命时期[编辑]

1941年的华国锋

华国锋,原名苏铸,出身于山西省交城县的一个商人家庭。民国十年正月初九(1921年2月16日),出生于交城县南关街(今交城县天宁镇永宁南路46号[4]),祖籍河南省范县苏家堡。父亲苏庆惠、母亲王二女,苏铸是家中第四子,亦是最年幼的儿子。1928年,父亲苏庆惠去世,苏铸和三哥由母亲王二女抚养长大。同年,入学交城县南关小学。1935年,就学交城县商业职业学校[5]:108-109

1938年,苏铸投身抗日战争,参加交城县牺牲同盟抗日游击队,取意“中华抗日救国先锋队”而改名“华国锋”,并于同年10月由李伯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6]。1939年,18岁的华国锋担任抗日根据地晋绥边区第八专区汾阳县牺盟会特派员[7],在汾阳的峪道河、开恒庄、鳖坡一带,开展抗日游击工作[5]:110。次年初,华国锋在山西交城县担任了工、农、青、妇、武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随后任中共交城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治委员[8]。1945年,改任了中共阳曲县委书记、县武装大队政委[9]

1948年冬,中共中央决定从华北抽调五万名干部随军南下,以便接收南方城乡,华国锋随军南下。1949年1月,他担任中共晋中第一地区委员会宣传部长,并在此时与韩芝俊结婚[5]:110 。8月2日,华国锋被任命为中共湖南湘阴县委书记、县武装大队政治委员[5]:111

共和国初期[编辑]

1951年,任中共湖南湘潭县委书记的华国锋

1951年6月,华国锋调任在湖南湘潭任县委书记,因为湘潭是毛泽东的故乡,这一调动直接影响到华国锋的仕途和后续政治生涯[5]:113。上任后的他着手改善当地交通;1952年8月,他升任湘潭地委副书记兼专署专员,并组建韶山农村互助组。1954年2月,成立合作社。同年11月,他担任中共湘潭地委书记,兼任湘潭军分区第一政委[5]:115。1955年6月,毛泽东乘火车到达湖南,华国锋在长沙见到毛泽东,衣着纯朴、面相忠厚的华国锋给毛留下良好印象[5]:116

当时毛泽东急于推广农业生产合作社,而在中央上受到了邓子恢等人反对;1955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各省市区党委书记和地委书记参加的中央会议,毛泽东希望通过此会讨论合作社问题[5]:120。首次参加中共中央会议的华国锋,在会上介绍了湘潭的农村合作社经验,他撰写的《克服右倾思想,积极迎接农业合作化运动高潮的到来》、《充分研究农村各阶层的动态》、《在合作化运动中必须坚决依靠贫农》也因此得到毛泽东赏识[5]:121

1956年5月,他升任湖南省人民委员会文教办公室主任。次年11月,升任中共湖南省委统战部部长[5]:121。当时湖南正配合中央进行反右派运动,时任湖南第一省委书记的周小舟对此表示“很不理解”,不久借病去山东修养,并认为毛泽东的运动实乃“深文周纳,罗织成罪”[5]:122;与此同时的华国锋却仍然坚持中共中央的指令,继续推行运动[5]:123。1958年7月,华国锋升任湖南省副省长、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后补书记[5]:124[10]

1959年的庐山会议直接改变了湖南政局、也直接影响了华国锋[10]。会上因为彭德怀上书批评毛泽东的“三面红旗”,他与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人被视为“彭德怀反党集团”受到打压[5]:124。周小舟被撤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由张平化担任。而华国锋升任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兼任中共湘潭地委书记[11]。虽然身为湖南省委领导,华国锋仍然坚持坚持下乡蹲点[5]:125,他在毛田组织“社会主义教育”,并率团到广东参观学习农业生产经验,这些事情均收到毛泽东赞许。1964年7月1日,他主持韶山毛泽东陈列馆建设,并在10月1日落成[5]:126。1965年,他还担任总指挥主持修建韶山灌区工程[5]:127。在这期间,他重视湖南经济建设,并致力于发展煤炭、钢铁等基础工业;并大力支持袁隆平团队发展杂交水稻[12][13]

文化大革命期间[编辑]

1966年5月,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六通知,开始进行文化大革命。尽管文革使中国处于大乱,而华国锋却几乎没有受到冲击[5]:127。1968年4月,湖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黎原担任主任,龙书金、华国锋、章柏森为副主任,华国锋主管农业[5]:128。华国锋组织新田县和安乡县进行水利改造,并主持韶山革命纪念地扩建。1969年,主持湘区委员会纪念馆[5]:129

这些事情引起了毛泽东的极大好感,华国锋的名字也因此出现在中共九大的主席团、中共中央委员名单中[10]。1970年,他担任湖南革命委员会代理主任,并随后选举为中共湖南省第一书记[5]:130,成为湖南的第一把手。1970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接见美国新闻记者斯诺时,赞赏华国锋为“老人”。斯诺回国后将此事写入文章并在美国《生活》杂志发表后,华国锋开始受到国外关注[5]:131

进入中央[编辑]

1971年毛泽东秘密访问南方各省,并在武昌提醒华国锋,暗示在中央内部中他与林彪的矛盾[5]:136。同年9月13日,林彪自感大势已去,乘机逃亡蒙古时坠机身亡。次年3月26日,公安部长谢富治病逝,毛泽东借此提名华国锋[5]:137;此时王洪文李德生也陆续进入中央,这构成毛泽东更新的接替人选:王、华、李形成新的党、政、军接班人[5]:138。1973年8月31日,中共十届一中全会上,王洪文和李德生当选中共中央副主席。而华国锋也当选进入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10月,兼任公安部部长[5]:139

进入中央的华国锋言语不多,不漏锋芒。在北京,他与四人帮没有瓜葛,也未与周恩来、叶剑英有什么交情;所以在中央政治局尖锐斗争中,他往往保持中立,只忠于毛泽东[5]:140[10]。1973年底,毛泽东提议调回邓小平,并在次年提议邓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5]:141。1974年10月,毛泽东离开北京前往长沙,然而中央政治局随后陷入新的对抗,就风庆轮事件,江青为首的四人帮与邓小平发生激烈对抗。先是邓小平占领优势,并进而取代李德生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并促使王洪文地位动摇;之后四人帮渐渐得势,发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促使邓小平再次下野[5]:142。在这样的双方斗争中,始终中立的华国锋逐渐脱颖而出[5]:142[14]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国务院总理职位空缺。1月21日,华国锋、纪登奎陈锡联三位副总理请求毛泽东指定一人牵头主持国务院,三人辅佐具体工作。毛泽东则定华国锋为首,只让邓小平负责外事。2月3日,华国锋正式任命为国务院代总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5]:143。同时,势力强大的叶剑英元帅被毛泽东劝去养病。4月5日晚,在天安門廣場參加悼念周恩來,痛斥「四人幫」活動之群眾遭到殘酷鎮壓。[15]:174天安门事件爆发,四人帮攻击邓小平为幕后主使,邓因此被撤销职位。4月7日,《中共中央關於華國鋒同志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的決議》:“根據偉大領袖毛主席提議,中共中央政治局一致通過,华国锋同志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16][17]:24当晚,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决议,华国锋被正式确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5]:144

粉碎四人帮[编辑]

毛泽东逝世后,华国锋与四人帮为争夺领导权展开激烈斗争。华国锋联合叶剑英汪东兴李先念等人,于1976年10月6日晚,华国锋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名义,逮捕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随后又逮捕毛远新谢静宜迟群等人,并连夜控制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社等机关。随后,华国锋又派遣中央工作组深入四人帮的老家上海,控制了上海市委,粉碎了市委书记马天水发动民兵叛乱的阴谋[18]。1976年10月14日,中央公布了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全国沸腾,毛泽东去世之后的沉闷局面一扫而空[19]

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后,紧急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并向中共领导表面拘捕四人帮是遵循毛泽东遗愿,并强调逮捕他们是文化大革命的胜利[5]:146。毛泽东的晚年言语不清,常使用纸条。粉碎四人帮之后,华国锋以毛泽东生前留下的题字“你办事,我放心”,作为他执政合法性的证据,被中共中央政治局一致推举为中央委员会主席,随后在天安门城楼接见了百万群众庆祝粉碎四人帮游行,被称为“英明领袖”。随后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上,华国锋和邓小平分别被选为党中央的正副主席(叶剑英继续担任副主席)。1977年8月,中共提前召开了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华国锋再次当选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连同1976年以来一直担任的国务院总理于一身,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兼职共产党、解放军、国务院一把手的领导人(国家主席职务已废除)[20][17]:27-28。在这次会议上,华国锋宣布了“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结束[5]:201

政治顶峰[编辑]

拥戴毛泽东是华国锋执政的主要合法性来源[10]。在对待毛泽东遗体问题上,华国锋主持修建了毛主席纪念堂,永远保留遗体供后人瞻仰。在对待毛泽东思想问题上,1977年2月在人民日报上出现了“两个凡是”的说法,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21]支持这一主张的中央领导人主要有汪东兴陈锡联纪登奎吴德陈永贵,这五人和华国锋在党内形成了“凡是派”,以毛泽东的生前指示为纲领“抓纲治国”。华国锋坚持毛泽东生前提出的“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在各个领域维护毛泽东的权威[5]:187

华国锋提出了“抓纲治国”和“大干快上”等一系列主张,积极发展工农生产,结束了文化大革命以来的混乱状况[5]:202。在政治上,华国锋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坚守毛泽东的指示,以毛泽东生前的指示为纲领,肯定文化大革命,阻碍党内对彭德怀天安门事件平反的要求,对待四人帮,华国锋将其定为“极右派”,避免一切涉及评价文革的言论[5]:149[22]

此后,对华国锋的个人崇拜开始形成:华国锋的画像与毛泽东并列悬挂,并享有同毛泽东一样的拥戴[23]。歌颂华国锋的歌曲《交城山》也同《东方红》一并播送,一时间全国把他视为了“伟大领袖”的化身[24]。在各大媒体上,以“英明领袖”作为他的代称[25]

1979年,华国锋在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法拉赫·巴列維夫妇晚宴上讲话

外交上,华国锋积极发展与红色高棉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北朝鲜的关系,继续敌视苏联,延续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的外交路线[26]。华国锋时期,中开始交恶。经济上,华国锋延续了“工业学大庆”與“农业学大寨”的文革路线,继续以大寨作为农业发展的模范,扩大投资,急躁冒进,拨乱反正时期,他的经济政策被邓小平批评为“重复1958年的冒进错误”[27]

他相继召开了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十一大和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在五届人大上,通过了1978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继续保留了“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四大自由,继续了1975年宪法党政不分的模式,是华国锋时期的纲领文件[28]。同时期,《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被填以新歌词,歌词以“我们万众一心高举毛泽东旗帜”为主轴,为华国锋“新长征”口号呐喊助威[29]。他在任期间,国务院再度简化汉字,称为二简字,之后被废除,因而成为华国锋时期的标志符号。

退出领导核心[编辑]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资历深厚的邓小平回到中共最高决策层以稳定局面;而局面稳定后,邓小平与华国锋展开权力斗争[30]:45,主张“事实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务实派渐渐在舆论和中共高层权力中获胜,而毛泽东式的领袖崇拜逐渐失去了光环[31]。邓联合陈云胡耀邦等指责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是“极左路线错误”,他的领导地位逐渐被邓小平取代[32][33][10]

1980年2月,在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中共中央恢复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一职,由胡耀邦担任。由于党政分开,9月在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华国锋辞去国务院总理职位,由赵紫阳接替[34];此后在10月的九次政治会议上提出请辞中共中央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位。在12月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胡耀邦提出:国锋同志继续当党的主席、军委主席,看来党内多数同志是不会赞成的[35]。并代表书记处赞赏华的请辞;华国锋亦发言,表示欢迎对他的批评,并再次提出辞去现任职务[36]。在1981年6月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华正式向中共党代会提出辞职并经批准同意,离开了权力中心,仅任具象征性意义的中共中央副主席。1982年9月召开的中共十二大,华国锋落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完全离开中共领导阶层[5]:465[30]:46[10]

晚年[编辑]

从1982年到1997年的四次党代表大会他都选进中央委员会,是担任中央委员职务时间最长(第九届到第十五届)的领导人[5]:465。尽管他很少露面,深居简出,但在党内仍然受到尊重,是唯一一个全票在中共十五大上当选中央委员的候选人。在1997年产生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里,只有2名年龄过了70岁的,一个是华国锋,另一个是江泽民[37]。华国锋酷爱书法,写得一手过硬的颜体毛主席纪念堂匾名、交城城内小学校名均为华题写。晚年隐居的他潛心研究锻炼笔墨,并与书法家李铁梁姚俊卿为友[38]

2008年8月中旬,香港《明报》引述消息人士称华国锋病重入院[39],8月20日中午12時50分在北京逝世,终年87岁[10]。官方新华社发悼文指华国锋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的华国锋同志”[40],“因病医治无效”[41];追悼会在8月31日于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胡锦涛江泽民等现任和前任领导人到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

评价[编辑]

在新华社发布的《华国锋同志生平》中,中共中央给予了华国锋很高评价[42],并未提到“两个凡是”等“错误路线”[43]

……华国锋同志在70年的革命生涯中,对共产主义崇高理想和伟大事业坚贞不渝,对党和人民无限热爱,始终以党的事业为重,为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解放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他党性原则强,自觉维护团结,顾全大局,不计较个人得失,光明磊落,作风正派。……[44]

而对于华国锋的评价,常常因时局和评论者立场不同而有所变化。就“粉碎四人帮”、“终止文化大革命动乱”的努力上,主流媒体和舆论认为他的功劳甚大,特别是在怀仁堂事变中的领导作用,并因此在文化大革命后,获得极高的政治声誉[43]。然而,在认定文化大革命本质问题、中国发展的意识形态问题(比如继续宣扬个人崇拜的思想和容许制造新的个人崇拜),他受到当时反对派的质疑和攻击[38];以及在党内中央高层资历上,华国锋无法与邓小平、陈云等为首[來源請求]的改革派相匹[14],最终选择下野并低调度过晚年[38]

在个人生活中,华国锋为人谦虚谨慎、廉洁平民[45]。无论是担任县委书记,还是国家主席,他总是保持与生俱来的“平民情节”,普通百姓对他往往持好感[46]。据中央警卫部队退役士兵回忆,他在担任中央总书记时,仍经常自己洗衣服、并带领战士进行大扫除[47]。从下属不乱发脾气、保持和蔼可亲;对工作人员签字合影总是有求必应[5]:134。唐山大地震时候,身为国家代总理的华国锋率先亲临救灾现场[5]:133。而在晚年中,更闭口不谈政治,非常低调,这也使得他能够在晚年得以善终,并享誉名望[38]

纪念[编辑]

华陵顶部的华国锋墓碑

按照华国锋“魂归故里、不占耕地”的遗愿,在山西省交城县卦山一座荒山建立其墓地。始建于2009年4月,2011年11月落成,属于交城生态公园的一部分。华陵原来由华国锋陵园、华国锋纪念广场、华国锋纪念馆三部分组成。但因媒体称华陵铺张浪费,引起了政府重视[48]。华国锋纪念广场改为吕梁人民英雄纪念广场,华国锋纪念馆也改成了晋绥八分区革命历史纪念馆[49][50]

华国锋陵墓设计参仿为国父孙中山建设的南京中山陵,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居高临下,俯视交城。花岗岩石级共365级,两侧白玉栏杆相护。最顶墓碑为花岗大石鼎,正看如H,取“华”字汉语拼音开头大写字母,既喻华国锋,也有中华之意;鼎高5.5米,寓意华国锋55岁成为中共中央主席。在建筑陵墓时,当地政府承认承担巨大压力,一方面建造奢侈有悖华国锋一贯俭朴作风;另一方面也希望陵墓能够为交城带动旅游、提高城市品牌和地位[51]

随着对华国锋的纪念逐渐公开化。在2014年8月8日8时开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在国影视作品中首次出现了华国锋的形象。剧中曾红生饰演华国锋[52]

家族[编辑]

华国锋的父亲苏庆惠原为山西省交城县隆盛裕皮坊的学徒,成为东家王酋的二女婿后,升为二掌柜。苏庆惠和王二女共育有四子,长大成人的只有三子和四子华国锋[5]:109

华国锋的夫人为韩芝俊(1930年2月21日-),两人于1949年1月结婚。育有四名子女。韩芝俊1975年出任中国轻工业进出口公司政治部主任,1980年离休[53]

  • 长子苏华,空军某部的一位将军,已退休。
  • 次子苏斌,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近十年来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股权投资和企业收购兼并。2005年至2009年任中国煤炭暨焦炭投资基金联席主席;2007年起任香港能源矿产联合会的名誉主席。2011年,担任金山能源非执行董事[54]
  • 长女苏玲,曾在長沙工學院電子工程系讀大學,在民航总局空中交通管理局任党委常委、工会主席,2008年任全国政协委员[55]
  • 次女苏莉,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局级幹部,担任过其父亲的生活秘书[5]:133

香港杂志曾谣传,华国锋乃是毛泽东的私生长子,编造在1920年,毛泽东曾在长沙时与一位姚姓女子相识并同居,姚氏的父亲是从山西到湖南来贩运烟草的商人,并称华国锋晚年要求恢复身世改回毛姓被拒[56]。《苹果日报》则辟谣称,取毛泽东孙子毛新宇和华国锋女儿苏玲两人的头发做DNA测试,但结果显示两人没有亲属关系[57]

参考文献[编辑]

  1. ^ Michael E. Marti. China and the Legacy of Deng Xiaoping: From Communist Revolution to Capitalist Evolution. Brassey's. 2002年: 10页. ISBN 978-1-57488-540-8 (English). 
  2. ^ 邓小平. 邓小平文选.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94年: 42-47页、38-39页. ISBN 978-7-5065-2523-7. 第二卷 (简体中文). 
  3. ^ 朱佳木. 我所知道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9年: 140页. ISBN 9787507305371 (简体中文). 
  4. ^ 葉永烈. 從华国锋到鄧小平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後.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1997: 24.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5.27 5.28 5.29 5.30 5.31 5.32 5.33 5.34 5.35 5.36 5.37 5.38 5.39 5.40 5.41 5.42 叶永烈. 邓小平改变中国:1978:中国命运大转折. 四川人民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2008年5月. ISBN 9787210038290. 
  6. ^ 名人传记, Issues 1-12. 黄河文艺出版社. 2009: 178. 
  7. ^ 叶永烈. 1978 中国命运大转折. 广州出版社. 1997: 156. ISBN 978-7-80592-740-4. 
  8. ^ 金剑. 中共政要沉浮录. 文化教育出版社. 1994: 198. 
  9. ^ 丁望. 华国锋傳. 現代硏究出版社. 1976: 3.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Xiaobing Li. China at War: An Encyclopedia. ABC-CLIO. 10 January 2012: 170–172. ISBN 978-1-59884-416-0. 
  11. ^ Richard Curt Kraus. Brushes with Power Modern Politics and the Chinese Art of Calligraph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 January 1991: 125. ISBN 978-0-520-07285-5. 
  12. ^ 华主席在湖南. 人民出版社. 1977: 184. 
  13. ^ 湖南省志 Volume 8, Issue 3. 湖南人民出版社. : 318. 
  14. ^ 14.0 14.1 Harry Harding. China's Second Revolution Reform After Mao.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1987: 50–52. ISBN 0-8157-0728-2. 
  15. ^ 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前進的足迹:圖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簡史》,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1995,ISBN 9620412931
  16. ^ 新華社1976年4月7日訊,刊《人民日報》第1版,北京:人民日報社,1976年4月8日
  17. ^ 17.0 17.1 Angang Hu. China's Collective Presidency. Springer. 2014. ISBN 978-3-642-55279-3. 
  18. ^ 丁凱文; 明鏡出版社. 《解放軍與文化大革命》. 明鏡出版社. 1 February 2013: 322. ISBN 978-986-89533-2-1. 
  19. ^ 邓书杰 李 梅 吴晓莉 苏继红. 转机时刻(1970-1979)(中国历史大事详解). 青苹果数据中心. 18 December 2013: 367. GGKEY:195P4P59P2F. 
  20. ^ 华国锋.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 人民出版社. 1977: 75. 
  21. ^ 民族复兴与中国共产党. 清华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4: 218–219. ISBN 978-7-302-08085-5. 
  22. ^ 中共中央党校. 党史敎硏部. 中国共产党重大历史问题评价.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1: 2235–2238. 
  23. ^ Richard Baum. China Watcher Confessions of a Peking Tom.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10: 78. ISBN 978-0-295-98997-6. 
  24. ^ 張石山. 拷問經典 未來世紀的文革考古索引. 秀威出版. 1 March 2010: 234. ISBN 978-986-221-398-8. 
  25. ^ 顾亚奇常仕本章晓宇. 伟大的历程:中国改革开放30年. DynoMedia Inc. 2008: 8. ISBN 978-7-5086-1369-7. 
  26. ^ 洛乌; Alfred D. Low. 龙与熊 中苏争端始末. 兵器工业出版社. 1989: 52–53. 
  27. ^ 中国共产党重要会议纪事, 1921-2006 (增订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6: 439. ISBN 978-7-5073-2080-0. 
  28. ^ 師東兵. 短暫的春秋 華國鋒下台內幕. 港龍出版社. 1993: 393. 
  29. ^ 旷晨. 我们的1970年代.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06: 121. ISBN 978-7-5057-2273-6. 
  30. ^ 30.0 30.1 Joseph Fewsmith. Elite Politics in Contemporary China. M.E. Sharpe. 1 January 2001. ISBN 978-0-7656-0686-0. 
  31. ^ Xuezhi Guo. China's Security State Philosophy, Evolution, and Poli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9 August 2012: 362. ISBN 978-1-107-02323-9. 
  32. ^ 世纪脉络 从 "一大" 到 "十五大". 华夏出版社. 1997: 229. ISBN 978-7-5080-1415-9. 
  33. ^ Feng Chen. Economic Transition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 in Post-Mao China Ideology and Reform. SUNY Press. 1995: 36–38. ISBN 978-0-7914-2657-9. 
  34. ^ 郑刚. 当代中国三次思想解放全录 献给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二十周年. 中共党史出版社. 1998: 217, 225. ISBN 978-7-80136-249-0. 
  35. ^ 聚焦人民大会堂 见证共和国重大历史事件始末. 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6: 398. ISBN 978-7-80199-239-0. 
  36. ^ 李谷城. 中共党政军结构 世界最庞大的人治政权. 明報出版社. 1989: 147. 
  37. ^ 千華數位文化; 商鼎數位出版; [禪學/文學]; 古利. 大讀中國. 千華數位文化. 13 May 2014: 179. ISBN 978-986-144-122-1. 
  38. ^ 38.0 38.1 38.2 38.3 华国锋辞职后夜里去王府井被人认出:是华主席吗. 凤凰网. 2013年05月28日 [2014-10-21]. 
  39. ^ 华国锋病重入院 中共前主席 逮捕四人幫決策者. 明報. [2008-08-14]. 
  40. ^ 华国锋同志逝世 曾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 搜狐引自新华网. [2008-08-20]. 
  41. ^ 中共前领导人华国锋去世. BBC 中文网. [2008-08-20]. 
  42. ^ 晋陽学刊. 《晋阳学刊》 编辑部. 2009: 70. 
  43. ^ 43.0 43.1 刘杰; 徐绿山. 邓小平和陈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9: 49. ISBN 978-7-5073-2669-7. 
  44. ^ 新华网. 华国锋同志逝世. 2008-08-20 [2008-08-20] (简体中文). 
  45. ^ 才树祥; 权五泽; 李久林. 震惊世界的1976. 华夏出版社. 1994: 262. 
  46. ^ Service Center for Chinese Publications. 中共重要历史文献资料汇编-第70汇编. 中文出版物服务中心. : 17. 
  47. ^ 华主席关怀暖人心.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77: 67. 
  48. ^ 华国锋陵园因舆论关注临时关闭 当地政府考虑改名]. 凤凰网. [2014-10-21]. 
  49. ^ 朱诗琦. 独家探访华国锋故里:华国锋陵园成休闲广场. 凤凰网. 2014-08-19 [2014-10-21]. 
  50. ^ 山西官员称华国锋墓报道失实 建设费未过亿. 搜狐网(大众网-齐鲁晚报). 2011年04月18日 [2014-10-21]. 
  51. ^ 张哲. “太寒酸了对不起老人家” 山西交城修建华国锋陵墓. 南方周末. 2011-04-15 [2014-10-21]. 
  52. ^ 电视剧《邓小平》今日开播 首次出现华国锋角色. 腾讯网. [2014-10-21]. 
  53. ^ 中國大陸近況簡報, Volume 3. 中國大陸研究出版社. : 98. 
  54. ^ 华国锋之子任职金山能源非执行董事 年薪18万港元. 凤凰网. [2014-10-21]. 
  55. ^ 中国民用航空局. 全国政协委员苏玲:传递基层声音为老百姓办实事. 2008-03-17. 
  56. ^ 白樺; 寒山碧; 永烈叶. 香港传记文学发展特色及其影响 香港传记文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東西文化事業公司. 2000: 291. 
  57. ^ 辟谣:DNA已验证身份 华国锋绝非毛泽东私生子. 蘋果日報. [2014-10-21]. 

外部链接[编辑]


 中国共产党
前任:
毛泽东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1976年10月-1981年6月
繼任:
胡耀邦
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1976年10月-1981年6月
繼任:
邓小平
前任:
林彪
(唯一副主席)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1976年4月-1976年10月
繼任:
叶剑英
(排名第一的副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职务
前任:
周恩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1976年2月-1980年9月
繼任:
趙紫陽
前任:
李震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部長
1973年10月-1977年3月
繼任:
趙蒼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