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进行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作词 田汉,1935年
作曲 聂耳,1935年
采用 1949年9月27日(代国歌)
1982年12月4日(国歌)
1997年7月1日(香港)
1999年12月20日(澳門)
2004年3月14日(宪法地位)
音乐试听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历史
1949 -
 1949 - 1978
 1978 - 1982
 1982 -
义勇军进行曲
 原歌词
 重新填词
 原歌词

义勇军进行曲》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1935年(民国24年)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聂耳当年写作的是只有简单伴奏的主旋律谱,由贺绿汀请当时在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担任乐队指挥的苏联作曲家阿龙·阿甫夏洛莫夫配器,不久就成為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并被美国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翻唱,以此来声援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目前,各类乐队演奏此曲以及为合唱伴奏时,大多依照李焕之为此曲写作、1953年定稿的管弦乐总谱。这首歌在抗日战争时期已經很流行,曾被戴安澜将军师长的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第五軍200師定为该师军歌[1]。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义勇军进行曲》为代国歌;1982年1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其正式定为国歌,2004年3月写入宪法

历史[编辑]

《风云儿女》主题曲的诞生[编辑]

田汉(右)、聂耳(左),1933年于上海
歌曲唱片

这首国歌的正式歌名现在叫做《义勇军进行曲》,它最初是上海电通公司于民国24年(1935年)拍摄的故事影片《风云儿女》的主题歌,由田汉作词,聂耳谱曲,在今上海徐家汇百代小红楼内创作出来[2]。它诞生在一天比一天紧迫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危机的特定背景之下。

918事变后,在中国东北大地上燃起了民族自卫抗争的烽火。东北抗日义勇军各军纷纷兴起。不到1年的时间,东北抗日义勇军已达30万之众。2月起,部份东北各抗日武装力量改编为抗日联军,继续在各地区进行抗日斗争。在抗联艰苦抗战的时候,一首歌曲从上海的一座监狱里传出:这是作家田汉为当时的电影《风云儿女》写的一首歌词,由聂耳谱曲,它就是《义勇军进行曲》;这首歌一经面世,立刻引起轰动,被一直传唱到今天。

田汉所作之歌词,因受著作权保护,依2010年2月26日修改之《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于法律许可合理范围内,引用本曲的开头部分如下: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被選為國歌經過[编辑]

1949年7月4日,在中南海勤政殿第一会议室主持召开了第六小组第一次会议,叶剑英推选郭沫若田汉茅盾钱三强欧阳予倩等5人组成国歌词谱初选委员会,郭沫若为召集人。8月5日,第六小组第二次会议决定,聘请四位音乐专业人士马思聪贺绿汀吕骥、姚锦为国歌词谱初选委员会顾问。由郭沫若等人起草的《征求国旗国徽图案及国歌词谱启事》经周恩来毛泽东修改审批,分别在《人民日报》、《天津日报》、《光明日报》等各大报纸连续刊登8天。同时中国国内、香港和海外华侨报纸也纷纷转载。

截止到8月24日,筹备会收到有关国歌稿件350多篇。同日,第六小组第三次会议在北京饭店举行,对应徵的国歌歌词进行分析,认为应选者很少。9月14日,第六小组第四次会议上,马寅初提出国歌在正式大会赶不出来。9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召开,同意担任此项工作的第六小组直接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主席团提出工作情况报告。9月21日,第六小组共收到应征国歌632件,歌词694首。当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召开,55人组成的国旗、国徽、国歌、国都、纪年方案审查委员会成立,马叙伦为召集人。

9月25日在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周恩来召开国旗、国徽、国歌、纪年、国都协商座谈会,郭沫若、茅盾、黄炎培陈嘉庚张奚若马叙伦、田汉、徐悲鸿李立三洪深艾青马寅初梁思成、马思聪、吕骥、贺绿汀等18人出席。马叙伦等建议用《义勇军进行曲》暂代国歌,徐悲鸿、郭沫若等许多委员表示支持。有的委员认为歌词里“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妥,郭沫若、田汉等建议歌词修改一下,郭沫若并拟就了3段;但张奚若、梁思成反对,以法国的《马赛曲》为例,他们认为这首歌曲是历史性的产物,为保持其完整性,不应修改词曲。黄炎培也不赞成修改。周恩来建议就用原来的歌词,因为“这样才能鼓动情感。修改后,唱起来就不会有那种情感。”最后经过毛泽东拍板,与会委员一致赞同用《义勇军进行曲》代国歌。[3]随后,毛泽东、周恩来和与会者一起合唱《义勇军进行曲》,座谈会结束。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正式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

1949年11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国旗、国歌和年号“新华社答读者问”:“《义勇军进行曲》是十余年来在中国广大人民的斗争中最流行的歌曲,已经具有历史意义。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现时的国歌而不加修改,是为了唤起人民回想祖国创造过程中的艰难忧患,鼓舞人民发扬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爱国热情,把革命进行到底。这与苏联人民曾长期以《国际歌》为国歌,法国人民今天仍以《马赛曲》为国歌的作用是一样的。”

文革时期[编辑]

《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唱了17年。在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田汉被打成「右派」,于1968年含冤去世。其作品亦被认为有「政治问题」,所以《东方红》变成非官方国歌,也禁止演唱用田汉作词的《义勇军进行曲》。特别是1970年全国大规模地批判田汉、周扬夏衍阳翰笙四条汉子”,作为“四条汉子”之一的田汉在1975年被以“组织”的名义宣布为“叛徒”,并被“永远开除党籍”。从此,他作词的歌曲不能再唱了,正式场合只能演奏《义勇军进行曲》,不能唱出来;群众集会时也只是高唱《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

文革以後[编辑]

“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当时中共中央认为,在华国锋的领导下,已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已不能反映变化了的现实。1978年,全国人大成立了国歌征集小组。最后确定由李焕之配的词提交大会代表讨论修改。最后,考虑到国歌不同于一般歌曲,为保持国歌的稳定性,只写“聂耳曲、集体填词”,一律不署编配者的姓名。1978年3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集体填词的《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新歌詞如下:

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
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
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
建設祖國保衛祖國英勇的鬥爭。
前進!前進!前進!
我們千秋萬代,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
前進!前進!進!

中国人民邮政1979年发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纪念邮票,编号J.46(1-1),面额人民币8分,就有集体填词的《义勇军进行曲》和歌谱。[4][5]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1979年,原中央专案组对田汉的“结论”被推翻了。田汉得到昭雪平反,1979年4月25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他开了一个迟到的追悼会。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撤销1978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歌词,恢复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写入宪法

宪法第四章章名“国旗、国徽、首都”修改为“国旗、国歌、国徽、首都”。宪法第一百三十六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四)》第三十一条

2005年5月26日,国家版权局答复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表示,从文艺创作角度而言,国歌与其他文学艺术作品并无本质差别,应当同等地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保护。[6]

歌词簡介[编辑]

在(1978年-1982年)的集体填词版是由聂耳曲、集体填词。尽管现行版(原版)曲谱中标注的词作者只有田汉一人,实际上,孙师毅、聂耳也参与了作词。孙师毅把田汉原诗的“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改为“冒着敌人的炮火”,去掉了原作的语病,并更加简洁和富有象征性;聂耳将“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重复一次,并新增“前进!前进!进!”作为结尾,强调了呼号感,使得这篇歌词更符合汉语歌曲对腔词关系的要求。

使用情况[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举行升旗仪式时,国歌为必奏歌曲,另外,每逢国庆节的国庆盛典,外交场合和中国代表队在国际性体育赛事夺得金牌时,也要奏国歌(见下文“其他法规”)。

此外,中国中央电视台(外语频道、付费频道除外,24小时频道在5:55分,非24小时频道6:00分,国庆节时,CCTV-1CCTV-4CCTV-13因转播升旗仪式会提前至4:55播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周二凌晨4:00前)[7]中国教育电视台开台之前(24小时播出频道在每日6点钟左右播放),亦会播放国歌以表示对国家的尊重。

本曲的开头部分被作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广播开始曲[8]

香港[编辑]

自從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起,《義勇軍進行曲》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國歌使用及受到保護,國歌可適用於升旗儀式、紀念二次世界大戰捐軀者活動或其他場合,如國際會議、太陽計劃同根同心慶回歸大匯演和特區政府就職典禮。在香港大學的重要儀式如開學典禮[9],全體師生皆會誦唱義勇軍進行曲的英文版本。国歌也会在香港一些电视台以《心系家国》宣传片的形式播放。

澳门[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自從1999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起,《義勇軍進行曲》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作為國歌的使用及保護以第5/1999號法律(Lei de Macau 5 de 1999)訂定。該法律第七條規定國歌應依照本法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的準確規定進行演奏,並且不得修改國歌的歌詞。依據第九條,演奏國歌時蓄意不依歌譜或更改歌詞,構成對國家象徵的不尊重。第九條也規定,以言詞、動作或散佈文書、又或以其他與公眾通訊的工具,公然侮辱國家象徵,又或對之不尊重者,處最高3年徒刑,或最高360日罰金。雖然中文及葡萄牙文都是澳門官方語文,但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僅有中文歌詞,沒有葡萄牙文翻譯。另外澳广视各频道亦会在部分时段播放国歌。

中国大陆各少数民族自治地区[编辑]

中国大陆各少数民族自治地区在官方活动场合演唱本曲,习惯上都使用汉语。不过,理论上该曲的少数民族语言版本与汉语版本是可以并行使用的。另外,在中国国歌是被列入小学课程的,少数民族学校的课本一般只有少数民族语言的版本。但是老师一般也会教汉语版。朝鲜语版[10]

国际影响[编辑]

抗日战争期间,美国黑人歌王保罗·罗伯逊在纽约听到《义勇军进行曲》后,非常喜爱,不仅用英语四处演唱,还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普希金诞辰150周年大会上用汉语演唱,并用汉语灌制了唱片,取名《起来!》。可參照保罗·罗伯逊演唱的英文版本。[11][12][13]

另外,斯洛文尼亚的乐队亦演奏电子版,用英语和汉语演唱[14]英国歌手戴蒙·亚邦参与了著名中文小说《西游记》所改编舞台剧的作曲,便使用了该曲的曲调。[15]

第二次世界大战将要结束时,美国国务院曾提出: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日演奏的各战胜国音乐时,选定《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代表中國的音乐[16]

其他法规[编辑]

Cquote1.svg

(一)国歌可于下列场合奏唱:
 (1)重要的庆典或政治性公众集会开始时;
 (2)正式的外交场合或重大的国际性集会开始时;
 (3)遇有维护国家尊严的斗争场合。
(二)国歌不得在下列场合奏唱:
 (1)私人婚丧庆悼;
 (2)舞会、联谊会等娱乐活动;
 (3)商业活动。
(三)集会奏唱国歌时,应肃立致敬,不得交谈、击节或鼓掌。
(四)国歌不得与其他歌曲紧接奏唱。但遇举行接待国宾的仪式和国际性的集会,则可连奏有关国家的国歌。

Cquote2.svg
——《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国歌奏唱的暂行办法》

另外,军人在奏唱国歌的场合应立正,行举手礼,军容要严整,表情要肃穆。   

中共中央宣传部还规定:国歌要求人人会唱。小学要将教唱国歌列入课程,应根据歌词的内容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从歌中体会中华民族苦难深重的历史和中华先烈不屈的战斗精神,从而激发民族责任感,从小树立为祖国奋斗、献身的坚定信念。而《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提到:

Cquote1.svg

29.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需要提倡必要的礼仪,特别要提倡有助于培养对国旗、国歌、国徽崇敬感的必要礼仪,增强人们的爱国主义情感。
32.唱国歌是公民表达爱国情感的一种神圣行为,在升国旗仪式和大型集会等活动中,要奏国歌,而且要提倡齐唱国歌。奏、唱国歌时应庄严肃立。在国际体育比赛的颁奖仪式上,升中国国旗、奏中国国歌时,运动员要向向国旗肃立,唱国歌。
34.成年公民和小学三年以上学生都应当会唱国歌,并能理解国歌的内容和国旗、国徽的涵义。

Cquote2.svg
——《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

相关事件[编辑]

2014年7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委内瑞拉,在委方举行的欢迎仪式上,委内瑞拉军乐队为表示对习近平的尊敬和欢迎,特别演奏了《义勇军进行曲》。但在演奏时,国歌曲调出现了严重跑调,引发网友热议。委内瑞拉方面暂时没有公开解释演奏中国国歌走调一事,中方也没有就此问题进行表态,但在演奏时,习近平等人表现淡定。[17][18][19]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