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Internationale
《國際歌》
Internationalen-menander.jpg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
國際社會主義運動
國際無政府主義運動
國際社會民主主義運動
國際民主運動颂歌

作词 欧仁·鲍狄埃,1871年
作曲 皮埃尔·狄盖特,1888年
采用 1890年代
音乐试听

国际歌》(法语L'Internationale)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最著名的一首歌。这首歌也是世界上最被广泛传唱的歌曲之一。原法语歌词由巴黎公社委员欧仁·鲍狄埃在1871年所作,创作之初用《马赛曲》的曲调演唱,法国共产党员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为其谱曲。这首歌被翻译成世界上的许多种语言。传统上,唱《国际歌》时,常举手握拳致意。

《国际歌》不仅仅被共产主义者所传唱,而且在很多国家中的社会主义者、社会民主党人和无政府主义者中也广泛流传,曾经是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会歌。共产国际(第三國際)的会歌并不是《国际歌》。

传播[编辑]

《国际歌》被各国的共产党人社会民主党人及工会运动者等人广为传唱。

在俄国和苏联[编辑]

1900年12月,列宁将《国际歌》的第一、二、六段和副歌歌词原文登载在《火星报》上。1902年,俄国诗人柯茨(Arkadiy Yakovlevich Kots)将其翻译成俄文,发表在伦敦出版的一本俄国移民杂志《生活》(Zhizn)第五期。《国际歌》开始在俄罗斯工人中间流传。1912年,彼得堡出版的《真理报》重新发表《国际歌》。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府决定以俄文版的《国际歌》作为苏联的代国歌。1944年卫国战争中,在200多位应征作者中,选择了《牢不可破的联盟》取代《国际歌》,作为苏联的国歌。

在中国[编辑]

《国际歌》早期的中文版本,由瞿秋白转译自法文版並於1923年6月15日發表,[1]有三組歌詞,大致對應法文歌詞第一、二、六段和副歌,其中“Internationale”在歌词中音译为“英德納雄納爾”。[2]

傳唱的《國際歌》歌詞,是萧三1923年在蘇俄莫斯科翻譯的,其中“Internationale”在歌词中音译为“英特納雄耐爾”,曾經改為“共產主義世界”。[3]“英特納雄耐爾”,原来是国际工人联合会的简称。[4]

1926年(民國十五年)3月18日,巴黎公社55周年紀念時,國民革命軍第三軍政治部曾經印行《國際歌》傳單,有三組歌詞,大致對應法文歌詞第一、二、六段和副歌;其中“Internationale”在歌詞中先音譯為「英特爾拉雄納爾」,再音譯為「英特爾納雄納爾」。

1931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時,決定以《國際歌》作為國歌。[5]

后来,中法大学教授、翻译家沈宝基作出了较忠于原文法文的《国际歌》完整版中译,其中“Internationale”在译文中音译为“因呆尔那西奥那尔”。[4]

《国际歌》是中國共產黨黨歌(虽未正式写入党章)[6]。依傳統,每次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及地方各級代表大會閉幕時和黨的重大活動結束時,都會演奏《國際歌》。2005年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结束時奏響《國際歌》。2006年10月22日,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大會結束時也演奏了《国际歌》。

版权及使用[编辑]

皮埃尔·狄盖特1932年逝世。正当法国的音樂作品著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0年,再加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延长的6年152日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延长的8年120日,[7]他所作的曲,預定在法国仍有著作权,到2017年10月才会进入公有领域。国际歌的曲在大多数国家的版权被汉斯 巴亚兰在1970年代购得。2005年,一位电影制作者因為吹口哨使用歌曲七秒而被著作权所有者要求支付1000欧元。[8]然而,當國際歌歌曲在19世紀晚期(1909年7月1日以前)在美國以外出版時,在美國屬於公有領域。[9]2013年起此歌曲在著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地區(包括著作权期限都是作者终生加50年至年底的兩岸四地[10]也是屬於公有領域。

欧仁·鲍狄埃1887年逝世,所以他的法语原文歌词早已进入公有领域。

瞿秋白1935年被杀害,所以他的中譯歌詞在著作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地區是屬於公有領域。

《國際歌》曾經在國共內戰民國政府遷臺以後的臺灣被禁用,直到李登輝政府結束。[11]除了普通話歌詞外,國際歌也有香港噪音合作社作詞的廣東話歌詞[12],以及林信誼吳錦明黑手那卡西作詞的臺灣話歌詞[13],分別偶而在香港及臺灣使用,但Internationale在歌詞中沒有音譯成中文。大部分時候,由於普通話歌詞較爲普遍,所以都會使用該版歌詞。

据说香港的社运音乐先驱黑鸟乐队曾在1980年代为国际歌填上粤语歌词,內容可參考粵語維基的「國際歌」條目香港電台節目《公民社會》,用了「國際歌」(不是唐朝樂隊版本)作主題曲。

国际歌》曾被作为原南斯拉夫广播电台开场音乐

法语第一、二、六組歌詞以及相應汉语歌詞[编辑]

法语原文

I.
Debout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
Debout les forçats de la faim !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
Du passé, faisons table rase,
Foule esclave debout ! debout !
Le monde va changer de base :
Nous ne sommes rien, soyons tout !

Refrain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II.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Producteurs, sauvons-nous nous-mêmes !
Décrétons le salut commun !
Pour que le voleur rende gorge,
Pour tirer l'esprit du cachot,
Soufflons nous-mêmes notre forge,
Battons le fer quand il est chaud !

Refrain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VI.
Ouvriers, paysans, nous sommes
Le grand parti des travailleurs ;
La terre n'appartient qu'aux hommes,
L'oisif ira loger ailleurs.
Combien de nos chairs se repaissent !
Mais si les corbeaux, les vautours,
Un de ces matins disparaissent,
Le soleil brillera toujours !

Refrain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萧三歌词

第一段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第二段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会成功!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第六段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副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瞿秋白歌词

第一段
起來,受人污辱咒罵的!
起來,天下飢寒的奴隸!
滿腔熱血沸騰,
拼死一戰決矣。
舊社會破壞得徹底,
新社會創造得光華。
莫道我們一錢不值,
從今要普有天下。

(副歌)
這是我們的
最后決死爭,
同英德納雄納爾
人類方重興!
這是我們的
最后決死爭,
同英德納雄納爾
人類方重興!

第二段
不論是英雄,
不論是天皇老帝,
誰也解放不得我們,
只靠我們自己。
要掃盡萬重的壓迫,
爭取自己的權利。
趁這洪爐火熱,
正好發憤錘礪。

(副歌)
這是我們的
最后決死爭,
同英德納雄納爾
人類方重興!
這是我們的
最后決死爭,
同英德納雄納爾
人類方重興!

第六段
只有偉大的勞動軍,
只有我世界的勞工,
有這權利享用大地﹔
那裡容得寄生虫!
霹靂聲巨雷忽震,
殘暴賊滅跡銷聲。
看!光華萬丈,
照耀我紅日一輪。

(副歌)
這是我們的
最后決死爭,
同英德納雄納爾
人類方重興!
這是我們的
最后決死爭,
同英德納雄納爾
人類方重興!

国民革命军歌词

(一)
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上的罪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作一最後的戰爭!
舊世界打他落花流水,
奴隸們起來起來!
莫要說我們一錢不值,
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副歌)
這是最後的爭鬥,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爾拉雄納爾
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爭鬥,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爾納雄納爾
就一定要實現。

(二)
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
不是神仙也不是皇帝。
更不是那些英雄豪傑,
全靠自己救自己!
要殺盡那些强盜狗命,
就要有犧牲精神。
快快的當這爐火通紅,
趁火打鐵才能够成功!

(副歌)
這是最後的爭鬥,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爾拉雄納爾
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爭鬥,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爾納雄納爾
就一定要實現。

(六)
誰是世界上的創造者?
只有我們勞苦的工農。
一切只歸生產者所有,
哪裡容得寄生虫!
我們的熱血流了多少,
只把那殘酷惡獸。
倘若是一旦殺滅盡了,
一輪紅日照遍五大洲!

(副歌)
這是最後的爭鬥,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爾拉雄納爾
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爭鬥,
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爾納雄納爾
就一定要實現。


法语第三、四、五組歌詞[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法语原文[编辑]

III.
L'État comprime et la loi triche,
L'impôt saigne le malheureux ;
Nul devoir ne s'impose au riche,
Le droit du pauvre est un mot creux :
C'est assez languir en tutelle,
L'Égalité veut d'autres lois :
« Pas de droits sans devoirs, dit-elle,
Égaux, pas de devoirs sans droits ! »
(Au refrain)

IV.
Hideux dans leur apothéose,
Les rois de la mine et du rail
Ont-ils jamais fait autre chose
Que dévaliser le travail ?
Dans les coffres-forts de la bande,
Ce qu'il a crée s'est fondu,
En décrétant qu'on le lui rende,
Le peuple ne veut que son dû.
(Au refrain)

V.
Les rois nous saoulaient de fumée,
Paix entre nous, guerre aux tyrans !
Appliquons la grève aux armées,
Crosse en l'air et rompons les rangs !
S'ils s'obstinent ces cannibales,
A faire de nous des héros,
Ils sauront bientôt que nos balles
Sont pour nos propres généraux !
(Au refrain)

中文語譯[编辑]

第三段
压迫的国家、空洞的法律,
苛捐杂税榨穷苦;
富人无务独逍遥。
穷人的权利只是空话,
受够了护佑下的沉沦。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
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平等!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重复副歌)

第四段
矿井和铁路的帝王,
在神坛上奇丑无比。
他们除了劳动,
还抢夺过什么呢?
在他们的保险箱里,
劳动的创造一无所有!
从剥削者的手里,
他们只是讨回血债。
(重复副歌)

第五段
国王用烟雾来迷惑我们,
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
让战士们在军队里罢工,
停止镇压,离开暴力机器。
如果他们坚持护卫敌人,
让我们英勇牺牲;
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
会射向我们自己的将军。
(重复副歌)

俄语歌詞[编辑]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苏联国歌历史
1922 - 1944 国际歌
1944 - 1991
 1944 - 1953
 1953 - 1977
 1977 - 1991
牢不可破的联盟
 原歌词
 无歌词
 修订歌词
俄語譯文 拉丁轉寫 中文語譯
第一節

Вставай, проклятьем заклеймённый,
Весь мир голодных и рабов!
Кипит наш разум возмущённый
И в смертный бой вести готов.
Весь мир насилья мы разрушим
До основанья, а затем
Мы наш, мы новый мир построим, —
Кто был ничем, тот станет всем.
Припев:
 |: Это есть наш последний
  И решительный бой.
  С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ом
  Воспрянет род людской! :|

Vstavay, proklyat'yem zakleymyonnyy
Ves' mir golodnykh i rabov
Kipit nash razum vozmushchonnyy
I v smertnyy boy vesti gotov.
Ves' mir nasil'ya my razrushim
Do osnovan'ya, a zatem
My nash my novyy mir postroim,
Kto byl nichem, tot stanet vsem!
Pripev: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起來,被詛咒烙印的你們,
全世界飢寒被奴役的你們!
我們憤愾的心智沸騰
準備好領導我們進入死亡戰鬥。
我們將摧毀這暴力世界
直到根基,然後
我們將建立我們的新世界,
它本來一無所有,將成爲一切。
副歌:
 |: 這是我們最後
   以及決定性的戰鬥。
   以英特納雄耐爾
   人類將起來。 :|

第二節

Никто не даст нам избавленья:
Ни бог, ни царь и ни герой.
Добьёмся мы освобожденья
Своею собственной рукой.
Чтоб свергнуть гнёт рукой умелой,
Отвоевать своё добро, —
Вздувайте горн и куйте смело,
Пока железо горячо!
 

Nikto ne dast nam izbavlen'ya
Ni bog, ni tsar' i ni geroy
Dob'yomsya my osvobozhden'ya
Svoyeyu sobstvennoy rukoy.
Chtob svergnut' gnyot rukoy umeloy,
Otvoyevat' svoyo dobro –
Vzduvayte gorn i kuyte smelo,
Poka zhelezo goryacho!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沒有人將給與我們救助,
沒有上帝,沒有沙皇,沒有英雄。
我們將贏得我們的解放,
用我們很自主的手。
要以技巧的手扔掉壓迫,
取囘屬於我們的
大膽點燃火爐以及鐵錘,
趁鐵仍然熱燙!
 |: 這是我們最後
   以及決定性的戰鬥。
   以英特納雄耐爾
   人類將起來。 :|

第三節

Лишь мы, работники всемирной
Великой армии труда,
Владеть землёй имеем право,
Но паразиты — никогда!
И если гром великий грянет
Над сворой псов и палачей, —
Для нас всё так же солнце станет
Сиять огнём своих лучей.
 

Lish' my, rabotniki vsemirnoy
Velikoy armii truda,
Vladet' zemlyoy imeyem pravo,
No parazity – nikogda!
I yesli grom velikiy gryanet
Nad svoroy psov i palachey, –
Dlya nas vsyo tak zhe solnitse stanet
Siyat' ognyom svoikh luchey.
 |: Èto yest' nash posledniy
  I reshitel'nyy boy.
  S Internatsionalom
  Vospryanet rod lyudskoy. :|

僅有我們,全世界工作者
勞動大軍
有權利擁有土地。
但寄生蟲,從不!
而且如果大雷滾過
一群狗以及劊子手,
對我們,太陽仍然將
以它火熱的光芒照耀。
 |: 這是我們最後
   以及決定性的戰鬥。
   以英特納雄耐爾
   人類將起來。 :|

演奏曲[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923年6月15日 瞿秋白首次翻译发表的《国际歌》中文歌词--党史上的今天--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 ^ 新華網[1]
  3. ^ 《國際歌》中文譯詞的演變--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簡體版繁體版
  4. ^ 4.0 4.1 《国际歌》译文改动真相
  5. ^ 中國國歌百年演變史話--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6. ^ 新華網:[2]
  7. ^ 法国法律网站《知识产权法典》第L123-1、L123-8以及L123-9條法语版英译版
  8. ^ (法文) 世界報以及Zalea TV報導
  9. ^ (英文)美國著作權期間以及公有領域
  10. ^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條、香港法例第528章《版權條例》第17條、澳門第43/99/M號法令第二十一條、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民國86年)以來歷次版本第三十條。
  11. ^ 自由時報[3]
  12. ^ [4]
  13. ^ [5]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books-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教科書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關電子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