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維爾·霍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恩维尔·霍查
Enver Hoxha
HODŽA druhá míza.jpg
任期
1941年11月8日-1948年
任期
1948年-1985年4月11日
繼任 拉米茲·阿利雅
任期
1944年-1954年
前任 Ibrahim Biçakçiu(作为阿尔巴尼亚总理)
繼任 穆罕默德·谢胡
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外交部长
任期
1946年-1953年
前任 奥默尔·尼沙尼
繼任 贝哈尔·什图拉
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民主阵线全国委员会主席
任期
1955年-1985年
繼任 涅奇米叶·霍查
个人资料
出生 1908年10月16日
Ottoman flag.svg 鄂圖曼帝國約阿尼納省Ergir(今阿爾巴尼亞吉諾卡斯特
逝世 1985年4月11日(77岁)
阿尔巴尼亚 阿爾巴尼亞地拉那
國籍 阿尔巴尼亚 阿爾巴尼亞
政黨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
配偶 涅奇米叶·霍查(Nexhmije Hoxha)
子女 伊利尔·霍查(Ilir Hoxha)
索科尔·霍查(Sokol Hoxha)
普兰维拉·科拉内齐(Pranvera Kolaneci)
信仰 无神论
马克思列宁主义
斯大林主义
(之前是伊斯兰教什叶派贝克塔什派毛泽东主义

恩維爾·霍查阿爾巴尼亞語Enver Hoxha,1908年10月16日-1985年4月11日),阿爾巴尼亞共产主义者、革命家、思想家、政治家、外交家、军事家、国务活动家、獨裁者,曾任阿爾巴尼亞勞動黨第一書記和部长会议主席,掌權长達41年之久。霍查创建的政治理论体系被称为霍查主义阿尔巴尼亚语:Hoxhaizmi), 其体系坚决保卫斯大林的思想,真正继承斯大林主义,猛烈抨击“帝国主义”以及“修正主义”。并宣称阿尔巴尼亚是世界上“唯一真正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国家”。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霍查故居,吉诺卡斯特

霍查1908年出生於阿尔巴尼亚吉诺卡斯特的一个穆斯林什叶派贝克塔什派)布料商人家庭(姓氏來自和卓),1930年進入法國蒙彼利埃大學就讀,之後退學並加入法國共產黨。霍查也不斷在法共黨報上發表批評阿爾巴尼亞王室與政治的文章,1936年回到阿爾巴尼亞,擔任科爾察中學教師,并開始與當地共產主義小組取得聯系,成為領導人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阿爾巴尼亞被義大利佔領,1941年霍查組成阿爾巴尼亞共產黨對德軍與義大利軍進行抵抗運動。

1927年的霍查

政治生涯[编辑]

1941年的霍查

1941年11月阿爾巴尼亞共產黨(1948年改名阿爾巴尼亞勞動黨)成立時,當選為黨中央委員會領導人之一。1942年任阿爾巴尼亞民族解放會議主席團委員。1943年為民族解放軍總部政治委員。1943年任勞動黨中央總書記(至1954年改称第一書記)。1944年5月為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員會主席。10月民族解放委員會改組為臨時政府,任政府總理,掌握政權。

1945年元旦,37岁的霍查与时年24岁的涅奇米叶在解放前结为伉俪。

1946年,霍查宣佈成立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担任部長會議主席兼外長,成為阿爾巴尼亞的領導人。1953年把外交部长职位交给贝哈尔·什图拉。1954年把部長會議主席职位交给谢胡谢胡为此成为1981年前阿尔巴尼亚的二号人物。1955年起任民主陣線全國委員會主席,并兼任阿尔巴尼亚人民軍總司令,大将军衔。

1976年,霍查把国号改为“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颁布新宪法,并推行自己的理论体系——霍查主义

清洗异己[编辑]

霍查自建国以来,开始个人膨胀,独断专横,违背了党内民主,让中央政治局的委员和人民感到担心。他们开始善意地给霍查提意见,但霍查没有听从。于是霍查开始效仿苏联大清洗,党中央的第二号人物,政治局委员、组织书记科奇·佐泽提议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清算霍查的错误。霍查事先听到消息,把佐泽等16人全部逮捕,指责佐泽南斯拉夫的代言人,将其开除,并于1949年以企图暴力夺权等罪名处死。

1973年至1975年这三年间,是霍查大清洗达到最高峰的时期。

1973年上半年,霍查在秘密召开的阿劳动党六届四中全会上批判以阿党中委、地拉那区党委宣传书记法迪尔·帕奇拉米,中委、阿广播电视总局局长托迪·卢鲍尼亚,中委、劳动青年联盟中央第一书记、地拉那大学校长阿基姆梅罗为首的文化领域内的反党集团。帕奇拉米卢鲍尼亚被双双开除出党,后被秘密判处长期徒刑,长年累月被关押在监狱和劳改营里,并在北方的斯帕奇铜矿集中营)服苦役,直到1991年剧变期间才被释放,并被新政府平反梅罗从中委降到候补中委,解除一切职务,下放到北部拉奇区从事体力劳动。

1974年7月25日,霍查通过阿劳动党五中全会把老资格的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巴卢库推到了被告席。并做出决定:解除巴卢库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出党。当年12月,霍查秘密召开党的六中全会,发表《清算杜米(政治局候补委员、总参谋长、中将)、恰科(中委、军队总政治部主任、中将)和佩尔拉库(中委、国防部副部长)的背叛和反党活动》的报告,称他们与巴卢库一起组成军事反党集团。经过约半年的审讯和拷打、逼供信,巴卢库杜米恰科前军内“三巨头”均作为军队反党集团的头目被送上了军事专门法庭,经过秘密审判后于1975年11月5日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枪决。另外还有数十名高级将领作为他们的追随者被开除出党或其他刑事处分。

1975年5月,霍查主持召开党的七中全会,把矛头对准了主管国家经济的最高领导人,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阿尔巴尼亚-中国友好协会主席阿卜杜勒·凯莱齐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工矿部长科乔蒂·奥多西,并把他们定性为“经济反党集团”。凯莱齐、蒂奥多西等人在全会结束时被解除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出党。接着,霍查在多次政治局会议上揭批“经济反党集团”,给他们戴上与巴卢库等人同样的帽子:叛徒、破坏分子、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代理人。凯、蒂二人在被收监审判后不久便被秘密处死。

从1973年到1975年进行的3次清洗中,霍查排除了党、政、军、经、文的8名最高领导人,劳动党政治局三分之一的委员丢掉了职位,失去了党籍,甚至失去了生命。在全国当时仅有260万人口的国家里大约3万名“官僚主义者”被摘掉了乌纱帽,可见霍查大清洗规模非常庞大,甚至超过了苏联大清洗中国文化大革命。世界各国纷纷谴责霍查实行大清洗,剥夺民主人权,但霍查却始终不听这些外国的批评。

1981年,霍查再次清洗了党内的一些高级干部,阿尔巴尼亚第二号人物谢胡在此期间自杀,被霍查戴上了“叛徒”、“间谍”的帽子。与此同时谢胡的家人、部下及身边人员都受到了牵连。曾任阿党中央委员、“列宁”高级党校校长的谢胡夫人被监禁后屈打成招,承认她同丈夫都是“外国间谍”、企图毒死霍查,被判处25年徒刑,1988年死于狱中(也有被毒死一说)。谢胡的一个任空军党委书记的弟弟杜洛·谢胡跳楼自杀,另一个旅居俄罗斯的弟弟幸免于难。他的三个儿子均身陷囹圄,其中长子弗拉基米尔·谢胡在牢房经不起折磨而触电自杀,次子斯坎德尔·谢胡和幼子巴什基姆·谢胡分别被判处15年和10年徒刑。谢胡“反党集团”的其他成员都在1983年进行了秘密审判,分别判处死刑和长期徒刑,其中谢胡的侄儿费乔尔·谢胡(内务部长)和密友哈兹·比乌(国防部长)被判死刑;外长奈斯蒂·纳赛(曾任驻华大使),卫生部长兰比·齐奇什蒂及其弟弟、都拉斯区党委第一书记密哈拉奇·齐奇什蒂,以及卫士长、卫士兰比·佩奇尼和夫人(发罗拉区党委书记)、阿里·切诺加尼·科德拉等数十人被判重刑。

对外关系[编辑]

霍查政府由於長期追隨斯大林路線作為社會主義的基調,導致阿爾巴尼亞於1948年與南斯拉夫斷交。霍查与斯大林的关系非常好。在苏联的援助下,阿尔巴尼亚完成了1951年至1955年的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年斯大林死後赫魯晓夫上台並批判斯大林,霍查又于1961年與蘇聯決裂並與蘇聯斷交,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接近,並從中國獲得大量援助。

霍查在阿苏友好时期4次访问苏联,多次会见斯大林,并撰写了《与斯大林在一起》一书。1956年,他曾率团访问中国参加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并会见了毛泽东,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访华。至于西方国家,他极少涉足,因为霍查把西方视为帝国主义

1966年,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霍查也跟進並宣佈禁止國內的一切宗教活動,阿爾巴尼亞也成為當時中國在歐洲的唯一盟友。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後,美國承認中共政權,中美關系逐漸正常化。霍查开始不点名批评毛泽东和中共,认为毛的三个世界理论是“阶级斗争熄灭论”。

1976年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死後,1977年霍查开始公开批判华国锋政府是「修正主義」,導致中國對其全面停止援助。1978年,霍查正式发表理论著作《帝国主义和革命》,猛烈抨击毛主义及各种“修正主义”。此后,世界上很多毛派政党转变成霍查派,拥护霍查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政治路线,这些霍查派政党形成了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国际会议(团结和斗争),该组织活动至今。1979年中越战争爆发,霍查谴责邓小平政府是侵略者,将中国视为“社会帝国主义”。1983年,中阿关系开始改善。

晚年生活[编辑]

1973年,霍查患心肌梗塞、致使心律不齐,以致发展到心脏机能严重不全,但霍查仍坚持统治阿尔巴尼亚。为此,阿尔巴尼亚除组织国内名医和法国名医诊治外,还邀请中国医疗小组前往救治。

1981年,谢胡死后,霍查逐渐把权力移交给接班人拉米茲·阿利雅而自己退居幕后。并维持锁国政策,使得阿尔巴尼亚变得更加孤立,经济崩溃。

1985年4月11日,霍查因心脏病在地拉那去世[1],享年77岁,結束了四十一年的獨裁統治。

死后[编辑]

霍查墓

1985年4月11日10时,阿尔巴尼亚通讯社向全世界发布有关霍查逝世的讣告,阿尔巴尼亚随即成立了以阿利雅为首的20人治丧委员会,宣布全国致哀七天,并降半旗致哀,戏剧、电影、音乐和体育活动一律停止。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于霍查死后的1985年4月13日17时30分召开了特别中央全会,一致选举阿利雅为党中央第一书记。全会同时决定:在地拉那等三市建立霍查纪念塑像;地拉那大学改名为霍查大学;少先队改称“霍查少先队”;阿第一大港——都拉斯港亦以霍查命名。特中全会结束后,阿利雅率政治局全体成员来到霍查遗体前,相继吻他的前额。阿利雅举起了右手,并喊道:“亲爱的领袖恩维尔同志,我们将高举你的利剑,砍倒一切内外敌人!我们宣誓!”“我们宣誓!”所有人跟着喊道。

追悼会后,送葬队伍沿着拉比诺特大街向东南方向行进。霍查的遗体在离市中心3公里的祖国烈士陵园下葬。当大理石板盖上墓穴时,人们痛哭起来。阿利雅手扶霍查夫人,说:“像他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死,他只有一个日子——生辰!”人们看到,霍查的墓碑上果然只刻着“恩维尔·霍查 1908—”几个字。随后在全国各地竖起的标语牌上也都是“霍查同志只有生辰,没有冥日”。

随着东欧剧变,阿尔巴尼亚发生了政治地震,史称“阿尔巴尼亚共产主义之秋”。1991年2月6日,阿尔巴尼亚新成立的第一个反对党——阿尔巴尼亚民主党主席贝里沙(后来成为阿尔巴尼亚总统)撰文批判霍查个人迷信的当天,霍查大学的学生们便举行罢课静坐绝食示威,要求恢复以前的校名。在动乱难以平息的情况下,当局不得不于2月20日答应了学生们要求。而就在当天下午,矗立在地拉那市中心广场上的霍查铜像被示威者推倒,其他城市的霍查塑像也遭到同样的命运。接着,首都文化宫前的“光荣属于劳动党”的巨幅标语牌被拆除,政治书店被捣毁,七十余卷的霍查著作被焚烧。霍查在阿尔巴尼亚被否定、批判、鞭笞,其遗体在1992年5月5日“烈士节”前夕被迁出民族烈士陵园,移往沙拉公墓,并将霍查的家人送进监狱

评价[编辑]

正面[编辑]

负面[编辑]

  • 霍查晚年偏执、多疑(甚至对所有政治局委员无一例外地进行对话监听,同时设有替身,以防暗杀)、僵化、专制,把阿尔巴尼亚建成了与世隔绝的“碉堡之国”,被外界称为“神秘的国度”。在霍查统治的后期,自诩“世界上唯一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阿尔巴尼亚,被人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来形容:
  1. 一盏红绿灯:车少。
  2. 二牛抬杠:牛车是主要交通工具。
  3. 三群当道:
  4. 四处碉堡:以碉堡武装保卫祖国。
  5. 五警林立:警察和便衣警察多。
  6. 六亲不认:霍查多疑,法律连坐
  7. 七窍不通:闭关自守,自绝于世界文明
  8. 八面威风:霍查做派。
  9. 九久不变:体制僵化。
  10. 十分落后:欧洲最贫穷的国家

个人崇拜[编辑]

刻在山上的“恩維爾”一词

霍查在掌权期间效仿斯大林毛泽东推行个人崇拜,其姓名被广泛用在组织名、标语和宣传品中。他被宣传为阿尔巴尼亚的救星和伟大导师。在阿尔巴尼亚国内修建了关于他的博物馆,全国各地树立了大量带有其语录的宣传牌和他的雕像。[2]1991年,在劳动党政权垮台之后,霍查的画像、雕像大都被拆除,仅有少数保留。

家庭[编辑]

霍查的妻子是涅奇米叶·霍查,于1945年元旦结为伉俪,两人共育有3个子女,长子伊利尔·霍查,1961年生;次子索科尔·霍查,1964年生;女儿普兰维拉·科拉内齐。[3]

著作[编辑]

  • 《与斯大林在一起》
  • 《帝国主义和革命》
  • 《中国纪事》

參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