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恐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红色恐怖英语Red Terror)一般來說,以共產主義去迫害的是紅色恐怖,以資本主義去迫害的是白色恐怖,[1]蘇維埃政權為懲治反革命勢力,決定實行紅色恐怖把反革命勢力迫害人民的行為稱之為白色恐怖[2]中共毛澤東武裝革命的紅色恐怖和蔣介石國家暴力的白色恐怖亦是一例。[3]在国际上红色恐怖 一般指苏俄列寧斯大林時代实施的大规模处决、酷刑、系统的镇压行为。这个词最早扬名是由1918年9月2日斯维尔德洛夫宣布开始的高压时期,苏联官方宣布10月即告结束。但是Sergei Melgunov为代表的很多史学家将这个词用于整个俄国内战时期的政治迫害[4][5]这些行动一些由契卡 [6] 和布尔什维克军事情报局GRU执行。[7] 蒙古人民共和國霍爾洛·喬巴山領導下於1930年代進行的大鎮壓運動以及北韓金日成家族政權也是國際上著名的紅色恐怖例子。

苏联[编辑]

坦波夫叛乱的镇压估计导致了十万名农民被监禁,流放,有约一万五千名被处决。[8]死于苏联红色恐怖的人估计从50,000[9]到超过一百万。[10][11]

中国大陆[编辑]

在近現代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紅色恐怖實施者有紅衛兵[12]中共中央特科[13]江苏农民运动[14]等。

在中国大陆,“红色恐怖”一般特指1966年夏天红卫兵普遍盛行暴力武鬥(批鬥、抄家、打人)时为武鬥合理性辩护、叫好的口号。北京市6中后院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区分队(简称“西纠”)私设“劳改所”的刑讯室曾书写过用人血涂抹的“红色恐怖万岁”标语。它虽然貌似个别存在,却典型地反映出红卫兵文化的特征,也呼应了把人划分为革命与反革命、人民与牛鬼蛇神的阶级斗争官方意识形态,使其获得极端化表达。

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与红卫兵宋彬彬“要武嘛”的著名对话(1966年8月18日)强烈暗示了暴力的革命性、合法性。同时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中的一段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儉让。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被谱写成“毛主席语录歌”广为传唱。既从感性上怂恿人们崇尚暴力,更为暴力的施行提供了历史和理论的阐述,毛泽东8月22日批準名为《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文件,更让全国警察都对红卫兵行凶打人杀人容忍默许。

与此对应的现实是,打人从校园里的打老师开始,批判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并学术界推广到各行各业的权威)的戴高帽挂黑牌,到与破四旧偕行的抄家打人,批斗走资派……据旅美学者丁抒的估计,文革初期被打死的约在10万左右(官方统计说是北京市被打死1700余人),因不能忍受屈辱、毒打而自杀的有20万。其时红袖章、红旗、红宝书、红海洋盛行,红色作为革命象征已经被泛化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连打人这样的野蛮行为也被冠以“红色恐怖”的名称,给予正义性、诗意化的豪迈修饰。在革命的名义下,生命的尊严、价值被肆意贬低、轻蔑,乃至彻底否定。

更加极端的例子是北京大兴县(1966年)、湖南零陵地区道县“道县事件”(1967年)对黑五类灭门的事件。其中北京大兴县从8月27日至9月1日,县内13个公社(最突出的大辛庄公社杀了近100人)、48个大队(最突出的黎明大队杀了60多人)先后杀害了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15]。湖南道县在60多天里动用了武装部和公安、基干民兵等组织力量,甚至成立了派性组织的“贫下中农最高法院”;杀死4193人(零陵地区全境杀死7696人),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10天。其手段有从刀枪、棒打、绳勒到沉水、火烧、活埋等10种。1968年7、8月广西宾阳县由县革委到区、公社逐级动员安排,使全县的23种人(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国民党区分部书记、三青团骨干、保长、镇长、警长、宪兵、反动会道门、劳改释放人员、劳动教养释放人员、劳改就业人员、劳教就业人员、投机倒把分子、被杀、被关和外逃反革命分子坚持反动立场的家属)有3951人被打死或被逼致死。

相对说来,发生于1966年的西纠和大兴县事件对贯穿文革全过程的暴力行为更具有普遍性(日常性),而发生于武鬥高潮的湖南道县、广西宾阳县事件阶段性特征(派性冲突)较突出。

香港[编辑]

1967年的六七暴動,被反共人士认为是香港紅色恐怖嚴重的時期。當時,沙頭角槍戰有5名邊境警員被中共武裝分子殺害,北角亦有一對華人姊弟被親共分子放置的炸彈殺害,商台廣播員林彬亦被左派分子殺害。

香港政權移交後的2001年,董建華當局向當年左派分子頭目,親共組織工聯會楊光頒發大紫荊勳章,惹來爭議,認為是對恐怖主義行為的肯定。

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李少光,被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指控擁護與配合中央政府的主張,支持引來極大爭議性的第23條,賦予港府當局可用任何手段打擊反動份子,一度被譏為「公安局局長」。而曾蔭權主導的港府當局,多次派遣優勢警力以武力壓制支聯會的活動,同時將海外預定入境香港的六四事件參與者和法輪功相關人士驅逐出境,被外界解讀為「北京當局為港府一連串霹靂手段的幕後黑手」。

2011年香港七一遊行前夕,駐港解放軍在6月30日早上於香港街道與海域實施「反恐演習」,但此舉被外界解讀為「北京當局企圖『武力恫嚇』香港人」,並激起七一遊行參與者同仇敵愾,在遊行中以高分貝向北京高層與特區政府示威,對港府當局一連串的「親中作為」大表不滿。

2012年香港特首選舉期間,有上海幫背景的前政務司唐英年與獲得團派撐腰的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召集人梁振英角逐特首大位,而香港民眾對所謂「小圈子選舉」大表不滿。自從梁振英正式當選特首後,由於梁振英在香港坊間經常被視為「地下黨員」,而「黨人治港」的恐慌也隨之浮上檯面,引發香港群眾集結在中聯辦抗議並質疑梁振英的統治正當性,同時擔心梁振英會讓北京當局直接介入香港政局並左右香港政策。不過由於中國共產黨在二十一世紀的實際經濟政策類似裙帶資本主義或極右派,因此有些人也會直覺反應這是白色恐怖。[來源請求]

澳門[编辑]

澳葡政府統治的時代,因為澳葡政府官員的施政過當,引起民眾怒火,而澳門極左派份子在中共暗助下發動了「一二·三事件」,而中共的實質介入也因此浮上檯面,中共當局對澳門實施封鎖,最後葡萄牙當局只得灰頭土臉向北京輸誠。

澳門回歸以後,首任特首何厚鏵大力推行澳門基本法第23條,雖一度引起澳門自由派的反彈,但最終在立法會順利通關,並基於此實施了《內部保安綱要法》及《維護國家安全法》,賦予澳門當局能使用任何手段打擊反動份子,進一步加強北京對澳門的控制力。

柬埔寨[编辑]

西方[编辑]

在西方,「红色恐怖」也指俄国内战期間,俄罗斯布尔什维克组织於1918年起针对反革命人士作出的集体逮捕行动。

参考文献[编辑]

  1. ^ 顧正萍. 從「介入境遇」到「自我解放」--郭松棻再探: 郭松棻再探. 秀威出版. 1 November 2012: 78–. ISBN 978-986-326-012-7. 
  2. ^ 社会主义大辞典. 河南人民出版社. 1988. 
  3. ^ 康正果. 一九四五年以來臺灣的文化譜系//臺灣及其脈絡.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012: 112–. ISBN 978-986-03-2775-5. "按大陸歷史課本的記載,蔣介石從血腥清黨即開始了國民黨的白色恐怖,因爲他用暴力手段鎮壓了“革命”——即中共領導的暴力罷工和打砸搶排洋暴行等城市恐怖活動。共產黨從此在城市失去搞暴動的條件,才退到農村搞起暴力分田。白色恐怖,或者說國家暴力,就這樣與中共武裝革命的紅色恐怖廝殺起來。這裡有一個基本的是非標準和普世的法權觀念需要一提:不管你共產主義的理想被宣揚得多麽正義和崇高,發動群衆剝奪別人的田產,甚至動用私刑處罰被指責為敵對階級的地主,放在任何國家,都要遭到國家暴力的制止和鎮壓。蔣介石的失誤只是沒能通過剿共消除紅色恐怖,反而弄得它愈演愈烈,以致在歷史的陰差陽錯中眼看著中共的武力壯大到不得不與之談判和商量共治的地步。後來經重慶談判,本有可能建立聯合政府,蔣本人卻執意要打仗,最終把自己打出了局。" 
  4. ^ Sergei Petrovich Melgunov, The Red Terror in Russia, Hyperion Pr (1975), ISBN 0-88355-187-X See also: The Record of the Red Terror
  5.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Black的引用提供文字
  6.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Radzinsky的引用提供文字
  7. ^ Suvorov, Viktor, Inside Soviet Military Intelligence, New York: Macmillan (1984)
  8. ^ Gellately, Robert. Lenin, Stalin, and Hitler: The Age of Social Catastrophe. Knopf. 2007: 75. ISBN 1-4000-4005-1. 
  9. ^ Mastering Twentieth Century Russian History, Norman Lowe
  10. ^ Stewart-Smith,, D. G. THE DEFEAT OF COMMUNISM. London: Ludgate Press Limited, 1964.
  11. ^ Rummel, Rudolph, Lethal Politics: Soviet Genocide and Mass Murder Since 1917 (1990).
  12. ^ 徐友漁. 形形色色的造反: 紅衛兵精神素質的形成及演變.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1999: 279–. ISBN 978-962-201-894-5. 
  13. ^ 红色恐怖的铁拳: 中共中央特科纪实. 人民中国出版社. 1993. ISBN 978-7-80065-415-2. 
  14. ^ 江苏农民运动档案史料选编. 档案出版社. 1983. 
  15. ^ 高皋、严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天津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 丁抒《文革死亡人数的一家之言》
  • 遇罗文《大兴屠杀调查》
  • 章成《公元一九六七年夏末秋初湖南道县农村大屠杀纪实》
  • 香港开放》2001年第7、8、9、12期
  • 郑义《广西宾阳大屠杀纪实》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