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形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政治系列:
A coloured voting box.svg

政治学科

政治名詞

政治主題頁
[编辑]
政治意识形态列表
自由主义
進步主義
社會自由主義
世界主義
綠色政治
社群主義
自由意志主義
无政府主义
基督教民主主義
保守主义
社会民主主義
社会主义
共产主义
軍國主義
民族主義
第三位置主义
法西斯主義
政治主題頁

意識形態英语Ideology希腊语ἰδεολογία),意為「理念(德语Idee)或想像(德语Vorstellung)的學說」希腊语ἰδεο(形象)與希腊语λογία(學說)。中文也譯意識型態;周德偉譯作意理[1] [2]林毓生主張音譯意譯合一,譯為意締牢結[3],以避免對意識形態望文生義的附會)有兩種具有本質性區別的涵義[4]

  • 若將意識形態視其為一種無價值偏見的概念時,意識形態可視為是想像、期望、價值及假設的總合[5]。若考慮政治的層面,則意識形態是「所有政治運動、利益集團、黨派乃至計畫草案各自固有的願景的」總和。(參見政治意識形態列表
  • 卡爾·馬克思所理解的意識形態是一種不平等的權力關係,是統治階級爲了欺騙和使權力關係具有合法性的產物,目的是為了讓大家扭曲對於現實的認識[6],馬克思也稱其為上層建築

官方意識形態[编辑]

官方意識形態指由國家政府機器宣傳的意識形態,通常和一黨專政的政治意識形態宣傳相關[7];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從後毛主義到後馬克思主義的官方意識形態變化。[8]

民众对本国官方意识形态最认同的国家[编辑]

“官方意识形态”即一国由官方推行的、受到国民普遍遵守的意识形态细则,它一般与一国政治体制、政府构成形式、民众政治参与度等密切相关。
此例中,“认同”的含义为公民个体外化入官方意识形态灌输中,将官方推行的意识形态细则作为个体的道德律条,并在日常生活中加以贯彻。

此例根据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1990、2010发布的国别统计资料整理而成。
括号内,为国民对本国官方意识形态的认同系数,数值越大,认同度越高:

  • 极度认同:朝鲜(91)
  • 高度认同:卡塔尔(86)、卢森堡(84)
  • 较高度认同:芬兰(75)、新西兰(74)、文莱(74)、奥地利(72)、挪威(72)、美国(70)、斯洛文尼亚(70)

注:

  1. 朝鲜——国际社会对该国国民是否认同本国官方意识形态灌输,持争议态度;部分研究者认为通过官方长时期的理论灌输,其国民已经将之内化为自身的道德观与政治观;另一些研究者认为,这不过是“铁幕后的强制”。
  2. 卡塔尔——2000年以来,国民对本国官方意识形态的认同感提升幅度最大的国家。

民众最排斥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国家[编辑]

“非主流”意识形态,指不同于一国官方推行的、被国民普遍内化入日常道德观念与政治观念的思想,它往往和一国主流意识形态相冲突。

“民间自发”的具体含义为排除行政部门的强制命令行为或法律的强制干涉行为,专指受社会群体道德力驱动的自主排斥行为,如穆斯林国家的民众对基督教思想和泛神论思想的自发排斥,自由主义国家的民众对共产主义思想和国家社会主义思想的自发排斥,阿拉伯国家的民众对反阿拉伯认同者(如认同自己为迦南人后裔的少数黎巴嫩基督徒)的自发排斥。

该项数据,可体现一国民众对多样性社会道德观与政治观的接受程度。

以下数据根据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1990——2010年国别统计数据整理而成。
括号内,为一国民间自发对”非主流“意识形态的排斥度系数,数值越大,排斥度越高:

注:

  1. 阿富汗——1990年后,国民自发对”非主流“意识形态排斥度增幅最大的国家。
  2. 美国——1990年后,发达工业化国家中国民自发对”非主流“意识形态排斥度增幅最大的国家。

出現原因[编辑]

人類學克利弗德·紀爾茲指出,當一個社會產生了社會與政治危機,加上因迷失方向而產生了文化危機的時候,那是最需要意識形態的時候[9]

參考資料[编辑]

  1. ^ 馮·米塞斯,1997年12月16日(初版二刷),《人的行為》,第33頁,譯者:夏道平,出版社:遠流出版
  2. ^ J.S.Reshetar,2009年12月,《怎樣研究蘇俄》,第24頁,譯者:殷海光,出版社: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3. ^ 林毓生,1998年6月1日,《熱烈與冷靜》,第107頁,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社
  4. ^ Anton Pelinka: Grundzüge der Politikwissenschaft. UTB 2004. ISBN 3-8252-2613-1. p.176
  5. ^ 關中. 意識形態和美國外交政策. 台灣: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5. ISBN 9570519967. :p.1
  6. ^ 意識形態
  7. ^ Frank Burton; Pat Carlen. Official Discourse (Routledge Revivals): On Discourse Analysis, Government Publications, Ideology and the State. Routledge. 14 October 2013: 45–. ISBN 978-1-135-07925-3. 
  8. ^ Kalpana Misra. From Post-Maoism to Post-Marxism: The Erosion of Official Ideology in Deng's China. Routledge. 21 August 2013. ISBN 978-1-136-78401-9. 
  9. ^ Geertz,C. 1973.《文化的詮釋》(The Interpretations of Cultures). pp.193-233.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0 paperback: ISBN 0-465-09719-7中譯本:1.韓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1999;2.納日碧力戈等譯、王銘銘校,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參考書目[编辑]

  • Shils,E. 1982, The Constitution of Society. pp.202-223.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ncago Press
  • Louis Althusser, Reading Capital ('Pour lire le Capital').
  • Antonio Gramsci, Prison notebooks.
  • 卡爾·馬克思,《資本論》,人民日報出版社,2004年第二版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