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崇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86年罗马尼亚电视台对尼古拉·齐奥塞斯库进行个人崇拜的节目

个人崇拜指以大规模宣传手段将某个人在一个社群中塑造成崇拜对象,通常都通过媒体手段将其人格形象理想化、英雄化甚至神化。当利用大众媒体、宣传及其他方式予以不质疑的奉承和频繁的颂扬,将某一在世的政治领袖塑造为理想化、英雄化、神化的公众形象,则会产生个人崇拜。个人崇拜与人类本身具有的英雄仰慕心理类似,区别在个人崇拜必须伴随大量的一边倒的媒介宣传。

词源[编辑]

个人崇拜的英文是Cult of personality,Cult的本意是:培养、塑造,转意为“狂热的崇拜和迷信”,这样Cult of personality最接近的中文词是“造神运动”。Cult of personality在英文世界里出名是源于1956年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的赫鲁晓夫的一篇秘密演讲<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Robert Service发现赫鲁晓夫斯大林时期的个人崇拜使用的"культ личности" ("kul't lichnosti")准确的翻译是 cult of the individual“把一个人塑造为一个狂热的迷信对象"。[1]

特征[编辑]

崇拜者對偶像充滿信賴、敬畏,甚至願為之獻身。他們又把偶像視作認知對象,試圖理解偶像發出的訊息。他們的理解可能互有不同,他們對外部世界的看法與行為亦會因此而有所不同。[2] 通常个人崇拜现象有以下表征,但下列特点既非判定个人崇拜的必要条件,也非判定的充分条件。

  • 崇拜对象个人及其理论被绝对化、神圣化、教条化
  • 崇拜对象以“救世主”或“解放者”的形象出现,人们对其不再具有批判、质疑的权力
  • 崇拜的程度达到迷信的程度
  • 由政客群体、社会群体共同参与的,有时甚至包括所有社会成员
  • 被崇拜者通过一切手段来巩固和强化,并利用人们的崇拜来维系他的地位与权利
  • 對異見者處以逮捕、酷刑、禁錮甚至死刑

弊端[编辑]

个人崇拜需要不断地统一宣传并排斥不协调意见的流行,这需要一些机构和政治群体来维护,当这些机构和群体是个人崇拜的受益者时,他们有足够的动力维持现状。但当崇拜对象死亡或发生意外时,容易使得政治形势剧烈变化而发生动荡,这是个人崇拜不如传统宗教神权稳定的主要原因。

历史背景[编辑]

古代的君主和帝王形象一般都有着极高的社会敬畏和宗教崇拜,拥有一种称之为“君权神授”的光环,配合当地的宗教系统,使得统治者地位神圣不可动摇。这在古代的古埃及日本印加帝国西藏泰国等都很常见。罗马帝国甚至认为他们的帝王是具备“神性”的。

在18至19世纪,随着民主自由思想和世俗思想在欧洲和北美洲的传播,那些中世纪的帝国发现他们很难再保持君王“神权”的光环。但之后由于传媒广告、影音技术、电影、电台等出于商业目的的大众传媒技术的发展,还有公共教育的建立,使得一些政治家和政客发现这也给他们进行个人政治宣传提供了很好的技术条件,这也是个人崇拜在20世纪得以迅速发展起来的原因。个人崇拜因此属于出于政治目的的“宗教形式”。

典型范例[编辑]

二战时期是个人崇拜滋生的年代。交戰雙方,无论是以美利堅合眾國英國自由法國[來源請求]蘇聯中華民國等為主組成的同盟國軍事聯盟,还是以納粹德國大日本帝國義大利王國軍國主義國家為主組成的軸心國集團,其国内都存在着对其国家领导人的强烈个人崇拜。其中有些还在二战后深化,如斯大林毛泽东蒋中正戴高樂等。这些个人崇拜曾在战争中及战后起到过一定的积极作用。但由于其带来的负面影响更为深远,所以受到了当今社会的普遍抵制。

最著名的个人崇拜事例是发生在苏联的对列寧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它导致了悲剧性的后果。从其形式、规模和后果上来说,纳粹德国希特勒的崇拜、 法西斯意大利墨索里尼的崇拜、波蘭畢蘇斯基的崇拜、大日本帝国天皇的崇拜與對東條英機等軍部高層的忠誠,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之於齊奥塞斯庫保加利亞共和國之於季米特洛夫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之於哥特瓦爾德蒙古之於蘇赫巴托喬巴山的個人崇拜,中國共產黨毛澤東的個人崇拜以及台灣國民黨統治前期對蔣中正的崇拜,也与苏联的个人崇拜类似。文化大革命紅衛兵对毛澤東的崇拜、朝鲜金日成金正日的崇拜等将个人崇拜演化为登峰造极的神化运动。

范例[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悬挂在天安门的蒋介石像
慈湖陵寢正門牌樓。牌樓上「蔣公」二字之前方使用挪抬,以示對其之個人崇拜。
總統 蔣公,您是人類的救星,您是世界的偉人。

台湾蔣中正威權獨裁的时期,就延续了其在统治大陆时期的个人崇拜政策,当时蒋的生日10月31日被视为全国性节日必須庆祝,台湾的小学国文课本当中就有大量称颂蒋中正“爱国”、“忠勇”、“自强不息”、“不怕劳苦”、“伟大”的课文,而且这些课文为了表达对蒋中正的敬意,在“蒋总统”之前都使用挪抬。1949年之前的中国大陆以及之后的台湾都曾有相当一部分的马路学校以“中正”命名,蔣中正在1974年10月31日生日时更仿效中国大陆发行毛主席像章的做法发行“蒋总统万岁”徽章让台湾民众佩戴[3]。在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后,对蒋中正的个人崇拜逐渐开始淡化,2000年民进党执政后更开始了大规模的去蒋化运动,許多學校、公共場所中蔣中正的銅像陸續被移除和拆毀,以至於纪念蒋中正而建的中正纪念堂曾在2007年一度更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廣場前方的牌坊「大中至正」亦改名為「自由廣場」,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改回原名稱中正紀念堂,維持自由廣場的變更。

1975年蔣中正去世後,台灣大權交給其子蔣經國繼承,但蔣經國曾指示當局不要為他立碑立像,並改變以往的威權作風;雖然蔣經國時期的政治在1980年代末為止尚未完全民主化,但蔣經國本人仍親自下鄉關注台灣民眾的生活,因此台灣民眾對蔣經國的反感遠較蔣介石為少,甚至認為他是歷任總統中最好的一位。中華民國台灣有不少地區的街道稱作「經國路」,但相對於「中正路」和「中山路」的數量則少很多。隨著政治的民主化,社會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的盛行,現在民間對蔣的尊崇相較於過去已經相當淡薄、甚至消失。進而演變成反感,一般的台灣人大多厭惡和反對個人崇拜[4],更不時發生破壞銅像的事件[5][6][7][8],或不當一回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最最最最敬爱的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文化大革命时期口号[9]

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始于1940年代的延安(中共七大時由劉少奇樹立毛澤東主義作思想指标)。1957年毛泽东号召党内外民主人士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工作中的缺点提出意见。其中一些意见认为,共产党实行一党专政对中国不利,建议在中国实行多党政治。这一行为被毛泽东宣布为右派向党进攻,是政治阴谋。有人认为毛泽东鉴于苏联赫鲁晓夫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及其后果提出的尖锐的批评,对于自己的地位有所担心。

通过邓小平所领导的反右运动,从1958年起,中国形成了一个以毛泽东为最高权威的个人崇拜时期。在三年困难时期后,毛曾一度退居二线,较少出现于公众视野。但文革开始后,毛的个人崇拜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中国大陆的文化大革命中,所有的文章,包括科学论文,都要包含依据来自《毛主席语录》的引言,而所有来自毛泽东的话在书中都是用黑体突出表示。

毛澤東時代結束前後,除了國家的門面天安門常態性的掛著毛澤東畫像以外,當局並在天安門廣場中央建立毛澤東紀念堂,內有毛的水晶棺供人瞻仰遺容。

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他的继承人华国锋继续推动对毛澤東的神化工作,同时开展了对华国锋本人的个人崇拜,华国锋的畫像隨處可見。直到1978年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1981年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鄧小平胡耀邦起草发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重新作出了對其个人崇拜的评价,毛澤東和華國峰的畫像不久大都被移除。

前蘇聯/俄羅斯聯邦[编辑]

莫斯科书店里的普京画像
“光荣的坚如磐石的列宁主义者”、“优秀的列宁主义者”、“光荣的、不屈的、伟大的领导人和战略家”。
——斯大林宣传头衔,联共(布)第十七次党代表大会[10]

蘇聯統治時期,曾將城市改以蘇共政治人物命名,如列寧格勒史達林格勒,並在前蘇聯各地廣設列寧、史達林塑像;後來隨著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各個原加盟共和國實施了去共產化運動,其中以烏克蘭格魯吉亞最為徹底。

然而俄羅斯與其他加盟共和國的獨裁者,包含俄羅斯總統普京吉爾吉斯總統阿卡耶夫巴基耶夫土庫曼總統薩帕爾穆拉特·阿塔耶維奇·尼亞佐夫別爾德慕哈梅多夫哈薩克總統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亞塞拜然總統蓋達爾·阿利耶夫伊利哈姆·海德爾·奧格雷·阿利耶夫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格魯吉亞總統謝瓦爾德納澤薩卡什維利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等人都,大部今曾在蘇聯時期擔任各加盟共和國內的領導職位,即使蘇聯瓦解,仍然使用蘇聯時代大力鼓吹個人崇拜的作法塑造個人形象。

罗马尼亚[编辑]

1986年罗马尼亚街头的海报
“罗马尼亚科学进步、世界和平和国际合作的卓越贡献者”、“党和罗马尼亚的光辉命运的先锋战士”、“广受爱戴的罗马尼亚人民的女儿”
——埃列娜·齐奥塞斯库宣传头衔[11]

罗马尼亚共产党领导人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在其执政后期推行对他本人和妻子埃列娜·齐奥塞斯库个人崇拜。在其执政期间大量含有个人崇拜内容的歌曲、诗歌和绘画出现在大众媒体上。其生日亦被作为普遍庆祝的日子。妻子埃列娜则在宣传中被塑造成化学领域具有世界名誉的科学家。“党、齐奥塞斯库、罗马尼亚”(Partidul, Ceausescu, Romania)这一口号在罗马尼亚也频繁出现。[12]

南斯拉夫[编辑]

二戰戰後,南斯拉夫聯邦成立,而狄托成為南斯拉夫的開國者;後來狄托史達林交惡,蘇聯共產黨南斯拉夫共產黨逐出共產黨情報局,而狄托實施了狄托主義,除了個人崇拜外,還有以他為名的城市狄托格勒(現今蒙特內哥羅的首都波德戈里察)。

阿尔巴尼亚[编辑]

刻在山上的“恩維爾”一词

恩維爾·霍查掌权期间推行个人崇拜,其姓名被广泛用在组织名、标语和宣传品中。他被宣传为阿尔巴尼亚的救星和伟大导师。在阿尔巴尼亚国内修建了关于他的博物馆,全国各地树立了大量带有其语录的宣传牌和他的雕像。[13]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编辑]

平壤萬壽台的金日成(左)、金正日(右)父子像
拥戴全民族和全世界敬仰的伟大的金日成同志为永恒的领袖,这是我国人民最大的光荣、骄傲和子孙万代的幸福。
——《伟大的金日成同志是我们党和我国人民永恒的领袖》[14]

1948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開國者金日成向來被朝鮮國民以「太陽」或「父親」敬稱,彰顯其至高無上的地位與成就,並在各地繪製金日成肖像或建立金日成雕像;而金日成的紀念歌曲則常態性的在朝鮮中央電視台播出。1994年金日成46年的統治生涯畫下句點,並由金正日繼位,確立金日成的「主體思想」、「先軍政治」等國策,更追封金日成為「共和國永遠的主席」,同時創立「主體曆」(以1912年金日成誕辰為主體紀元元年)。而金日成死後,當局為其建立了「永生塔」做為紀念,並下令在各地興建縮小版的永生塔,讓朝鮮國民能無時不刻的感受到金日成的存在。

然而金正日更為變本加厲的擴大實施自己的個人崇拜,除了大舉播送金正日將軍之歌等愛國歌曲外,電視字幕、出版品、文宣、官方文書、手機簡訊、網頁等文字媒介,凡是提到金日成或金正日姓名皆必須以粗體顯示;金正日和金日成的誕辰日(「太陽節」)也被定為假日。朝鮮官方也編造了一連串金正日的神話故事。

2010年金正恩出線成為平壤高層「欽定」的未來接班人,並冊封為朝鮮人民軍大將,當局也為金正恩量身打造了一連串的宣傳活動、宣傳歌曲、宣傳肖像與影帶。

2011年12月19日,當局對外發布了金正日的死訊,各地除了舉辦金正日的遙祭儀式外,同時朝鮮勞動黨正式由金正恩接班,並由身兼朝鮮中央軍委的金正日妹妹金敬姬與夫婿張成澤,以及參謀總長李英浩等與金正日關係密切的中央黨政軍成員在旁輔佐;而朝鮮黨中央則在金正日死後宣佈「全體國民與黨政軍全力擁護與服從金正恩的領導」。

中東國家[编辑]

利比亞卡扎菲突尼西亞布爾吉巴班阿里土耳其凱末爾葉門沙雷伊拉克海珊伊朗魯霍拉·穆薩維·霍梅尼阿里·哈梅內伊埃及納賽爾沙達特穆巴拉克敘利亞阿薩德等專制領袖,除了在國內高掛領導人肖像外,並配合官方媒體與教科書進行個人崇拜運動;其中以利比亞卡扎菲的《綠皮書》為代表性的個人崇拜文宣。

非洲[编辑]

辛巴威穆加貝象牙海岸費利克斯·烏弗埃-博瓦尼馬拉威海斯廷斯·卡穆祖·班達厄利垂亞伊薩亞斯·阿費沃爾基喀麥隆阿赫馬杜·阿希喬保羅·比亞蘇丹巴希爾多哥納辛貝·埃亞德馬加彭奧馬爾·邦戈安哥拉阿戈什蒂紐·內圖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烏干達伊迪·阿敏中非博卡薩衣索比亞門格斯圖梅萊斯·澤納維馬利穆薩·特拉奧雷剛果民主共和國蒙博托·塞塞·塞科洛朗-德西雷·卡比拉幾內亞艾哈邁德·塞古·杜爾迦納誇梅·恩克魯瑪肯亞喬莫·肯亞塔坦尚尼亞朱利葉斯·尼雷爾等開國總統或軍事強人多以高壓統治與洗腦教育鞏固政權。

越南[编辑]

越南共產黨領袖胡志明戰勝法國人並使越南獲得獨立後,緊接著發生了越南戰爭,而胡志明領導的越南人民軍不但打跑了美軍,還勢如破竹的打下南越首都西貢,並將西貢改名為胡志明市,同時占領了曾為南越總統府的獨立宮並改名為統一宮,胡志明的聲望攀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峰;然而胡志明在越戰戰勝之前就去世了,後來胡志明死後移靈至越南首都河內胡志明紀念堂

柬埔寨[编辑]

西哈努克在执政初期曾推行个人崇拜,并以“祖国的长明灯,民族的保护者”宣传。红色高棉时期波尔布特曾模仿毛泽东大量制作半身雕像。

亞太地區[编辑]

南韓國父金九與開國總統李承晚、軍事強人朴正熙菲律賓總統馬可仕印尼總統蘇加諾蘇哈托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緬甸翁山奈溫印度國父甘地與首任總理尼赫魯巴基斯坦國父真納孟加拉總統謝赫·穆吉布·拉赫曼等政壇強人與民族英雄於領導獨立及執政期間透過個人魅力或威權統治使政治決策或經濟建設得以鞏固並且執行,使人民產生敬畏與崇拜心理。

中南美洲[编辑]

20世紀中南美部分國家處於軍事獨裁時期,國家領導人除了以槍桿子鞏固政權並自詡為對抗外侮的化身外,也廣泛使用官方文宣以讓全國民眾對其效忠;典型的例子如古巴巴蒂斯塔卡斯楚切·格瓦拉墨西哥波菲里奧·迪亞斯委內瑞拉戈麥斯馬科斯·佩雷斯·希門內斯查維茲、巴西的瓦加斯翁貝托·德·阿倫卡爾·卡斯特略·布朗庫奧米利奧·梅迪西、阿根廷的裴隆魏地拉加爾鐵里、祕魯的胡安·貝拉斯科·阿爾瓦拉多阿爾韋托·藤森、玻利維亞的烏戈·班塞爾、智利的皮諾切特、巴拉圭的阿爾弗雷多·斯特羅斯納、巴拿馬的諾列加、尼加拉瓜的索摩查、海地的杜瓦利埃、多明尼加的拉斐爾·特魯希略等軍事獨裁者。

德國[编辑]

納粹德國領導人希特勒在統治初期,利用其滔滔不絕的雄辯之才和豐厚的國家資源,以及其手下的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部長戈培爾為希特勒一手打造的文宣活動,成功說服了蒙受一戰戰敗陰霾籠罩的德國人民為其死心塌地賣命與效忠,在當時盛行而後來遭德國聯邦法令禁止的納粹舉手禮就成為希特勒塑造個人崇拜的主要特色,其他法西斯主義國家如義大利王國首相墨索里尼西班牙國佛朗哥亦採取相同類似的手法進行宣傳。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时期受苏联影响,瓦爾特·烏布利希埃里希·昂纳克两个东德领导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个人宣传,在学校和国有单位大量悬挂个人标准像。

後來在納粹和東德兩個極權主義政權先後瓦解後,德國當局正式立法禁止一切形式的納粹主義活動、禁止使用納粹的相關圖騰、並且「無限期追訴」殘餘的納粹和统一社会黨員。

参看[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