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1931年-1935年
 

 

國旗 國徽
格言
全世界無產階級和被壓迫的民族聯合起來
國歌
國際歌[1]
中華蘇維埃位置图
中國共產黨於中華民國國境內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和「長征」途中的勢力圖
首都 瑞金(1931年至1934年)
保安(1935年)
政体 共和
中央執行委員會 主席:毛澤東
副主席:項英
副主席:張國焘
歷史
 - 成立 1931年11月7日
 - 解體 1935年12日25日
貨幣 公債券
今屬於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权成立於1931年11月7日,是由中國共產黨蘇共的支援下、于中国大陆所建立的另一个政权,与当时的國民政府相对立。主张捍卫工农权益,各省市各民族有独立自決权,其最初的首都在江西瑞金

其中央政府頒佈了憲法,發行了貨幣,設計有新國旗,同時將其所屬控制區域稱為「蘇區」。因第五次反圍剿戰爭的失敗,中华苏维埃政权的中央政府被迫于1934年10月撤离江西苏区,1935年10月转移至陕甘苏区,首都由江西瑞金遷至陝西延安

1937年9月6日,因国共合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后一个政府机关“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变更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此制实已终结。同年9月22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正式宣布取消,此制遂自行中止。 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和偽“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都死蘇聯孽畜的孽子黃俄孽畜在中國興風作浪的後果!黃俄孽畜滾回俄羅斯中國才有未來!

历史[编辑]

原定1930年11月7日举行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简称“一苏大”)[2],后因国民党的第一次围剿开始,推迟到1931年11月7日至11月20日,在江西瑞金郊外的葉坪村謝氏祠堂舉行。該大會通過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土地法令、勞動法和關於經濟政策的決定等法律文件,並選出63人組成的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的成立[3]

11月7日清晨7时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举行开国庆典,并首先进行阅兵仪式。阅兵仪式完毕后,各代表团队返回驻地。直至下午2时许,“一苏大”正式开会。到會的有来自全國7個蘇區(中央13區、閩西區、湘贛區、湘鄂贛區、贛東北區、湘鄂西區、瓊崖區)及上海、武漢的代表,另外还有部分来自朝鲜越南的海外代表,总共610人(其中工人代表共190人)。鄂豫皖蘇區代表因戰時交通不便,因而未參加這次會議。在此次会议中,与会代表正式宣布建立以“推动革命斗争、代表人民利益”为宗旨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并下设“九部一局”,包括九个人民委员部(含军事外交财政劳动土地教育内务司法工农监察等)和一个国家政治保卫局,同时创建文宣机构“红色中华通讯社[3]

11月19日,大会进行选举,产生以毛泽东等63人为中央执行委员所组成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作为本届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闭会后的最高政权机关;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下设立人民委员会,处理日常政务,发布一切法令和决议案,毛泽东兼任人民委员会主席。

11月25日,『中華蘇維埃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成立,朱德為主席,王稼祥、彭德懷為副主席。当时,全中國實現了武裝割據的紅色區域有16萬平方公裡,群眾有1000多萬。以后两三年又增设了其他数十个国家部委局[3]

初期成立的臨時中央政府以謝氏祠堂爲辦公地點,並用木板將大廳隔成15個小房間,用作爲各個部委的辦公室,其中大部分房間僅有一副桌椅和一張床[3]

1931年12月1日,毛澤東項英張國燾聯名於《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布告》表明在一個中國疆域内有兩國:「從現在起,中國疆域內有不同的兩國,一個是中華民國,是帝國主義的工具,另一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剝削與壓迫下廣大工農兵的國家。他的旗幟是打倒帝國主義,消滅地主階級,推翻國民黨軍閥政府,建立蘇維埃政府於全中國,為數萬萬被壓迫被剝削的工農兵士及其他被壓迫群眾的利益而奮鬥,為全國真正的和平統一而奮鬥。……他具有絕大威權打擊着國民黨軍閥政府由崩潰走到死滅,他一定要很快取得全中國革命的勝利。」[4]

1933年4月,临时中央政府从瑞金叶坪迁驻沙洲坝。

1933年10月17日,開始第五次剿共戰爭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动员近100万国军开始掃蕩各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农村根据地,并以50万兵力重点进攻中央苏区

1934年5月,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广昌战役失败后,中共中央曾开会研究局势。会议鉴于国军开始逼近中央苏区腹地,红军内线作战已十分困难,决定由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三人团”,以筹划红军战略转移之事宜,并将相关计划案和处理情况报请共产国际批准。6月25日,共产国际复电中共中央,原则同意所报事项。

1934年10月18日,红军正式实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

1937年9月6日,根据国共两党协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后一个政府机关“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在延安被改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成为隶属于国民政府行政院直辖行政区域下的一个自治性地方政府。

政治制度[编辑]

宪法[编辑]

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一共十七条。

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中国苏维埃政权在现在要努力帮助这些弱小民族脱离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阀、王公、喇嘛土司的压迫统治,而得到完全自主。苏维埃政权更要在这些民族中发展他们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言语。”

《宪法大纲》代表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中国所要实现的基本任务。这些基本任务主要有:

  • 保证苏维埃区域工农民主专政的政权和达到他在全中国的胜利。
  • 中华苏维埃政权所建设的是工人和农民的民主专政的国家。
  • 工农、中国共产党军队成员等为苏维埃共和国的公民。
  • 制定劳动法,宣布八小时工作制。
  • 保证工农劳苦民众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
  • 推翻与外国帝国主义签订的不平等条约
  • 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
  • 苏联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巩固的联盟者。

领导架构[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要领导人如下:

  • 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
    • 毛泽东(1931年11月27日-1937年9月6日)1
      • 项英(副主席,1931年11月27日-1937年9月6日)
      • 张国焘(副主席,1931年11月27日-1937年9月6日)
  • 人民委员会主席
  1. 毛泽东(1931年11月27日-1934年2月3日)
  2. 张闻天(1934年2月3日-1934年10月10日)2
  •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
  1. 朱德(1931年11月25日-1936年12月7日)
  2. 毛泽东(1936年12月7日-1937年8月22日)3

注:

  1. 1937年9月6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后一个政府机关“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变更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此制实已终结。
  2. 1934年10月10日中央政府撤离瑞金,在原中央苏区成立中央政府办事处(1935年2月解散),1935年中央抵达陕北后,11月在陕北成立西北办事处(1937年9月6日撤销),人民委员会不再出现。
  3. 1937年8月22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改为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


选举[编辑]

从1931年11月到1934年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共进行过三次选举。乡市为基层组织,用直接选举的办法产生苏维埃代表。重视基层选举、大力宣传鼓动、缩小选举单位、实行候选人名单公布制度、乡苏市苏向选民做工作报告、提案提前公布、候选人逐一表决等。

张闻天曾讲到:“在反对官僚主义(反对贪污腐化也是如此)的斗争中,苏维埃的领导必须使苏维埃的公民学习使用他们的召回权,与改选权。”

经济制度[编辑]

银行和货币[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一元货币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不承认中华民国的货币,发行独立货币。不使用孫中山的頭像,而是将蘇聯領袖列寧印在貨幣上.

1932年2月1日,在江西瑞金叶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成立,行长毛泽民。银行隶属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会,资本由国库于预算中拨给。有分行、支行、兑换处等。除办理抵押、贷款、存款、票据买卖贴现、汇兑、发行钞票、代理国家金库外,还发行“革命战争公债”及“经济建设公债”[5],同时也发售部分“银行股票[6]

税务局[编辑]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财政人民委员部税务局”成立,首任局长为李六如。1933年,随财政部迁至瑞金沙洲坝新屋家。1934年7月,迁往瑞金县云石山乡丰垅村,下塘上新屋梁氏私祠内单独办公,局长为陈笃卿。

中央審計委員會[编辑]

1933年9月,『中華蘇維埃中央審計委員會』成立。1934年2月,該部門被纳入直接領導,成為與人民委員會和最高法院平行的政權機構[7]

中央執行委員會發布了審計條例:"一是審核國家的歲入歲出﹔二是監督國家預算的執行。中央審計委員會先后審核了中央政府各部門的預算執行情況,各事業單位和革命團體的財務收支情況,國營企業的財務收支情況等,每次審計結果都在《紅色中華》等報刊上公開披露,對蘇區的反貪倡廉作出了重要貢獻。"[8]

土地[编辑]

毛澤東則稱「田歸蘇維埃所有,農民只有使用權的空氣十分濃厚,並且四次五次分了又分使得農民感覺田不是自己的,自己沒有權來支配,因此不安心耕田」(毛澤東《關於加強春耕工作的意見》)。

1934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土地法》規定:「所有封建地主豪紳軍閥官僚及其他大私有主的土地,無論自己經營或出租,一概無任何代價的實行沒收,被沒收的土地,經過蘇維埃由貧農與中農分配」。

对外关系[编辑]

苏联[编辑]

日本[编辑]

1932年4月15日,发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对日战争宣言》;4月21日,该宣言被刊登在《红色中华》报。

评价[编辑]

中华民国政府态度[编辑]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一直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为分裂国家的武装叛乱割据政权,并以此宣布中国共产党的武装部队为叛逆于人民的匪军,并予以清剿。直到西安事变之后,国民政府才取消了对中共军事力量的清剿命令。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态度[编辑]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当时中国境内的一个革命政权,是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的探索和尝试,(建立后的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其对各根据地、各部分红军的中枢指挥作用,扩大了中共的影响。

2001年,由中共贛州市委、贛州市政府所編輯和出版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历史画册》写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新型国家,是中国共产党建立人民政权的探索和尝试,可以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次伟大预演。……当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雏形,这里是共和国的摇篮。」[9]

2001年6月26日,新華社文章稱之為“两次开国大典,两个共和国,两个非凡的起点”[10]

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苏关系史纲》:「割据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未能挫败南京国民政府的军事围剿。红军被迫长征,中国共产党的前途岌岌可危。……这个在莫斯科指导下创立起来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虽然让俄国人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最终却还是没有能够抵抗住国民党的军事围剿。」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 黄道炫,《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原因探析——不以中共军事政策为主线》,来源:《近代史研究》2003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