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鄭成功勢力範圍示意圖

南明(1644年—1662年,亦称后明)是李自成攻陷明朝首都北京後,明朝皇族與官員在南方建立的若干政權的統稱,為時十八年。或加上台湾郑氏政权(1662年—1683年,亦称明郑),则为四十年。

歷史[编辑]

中國歷史
中国历史系列條目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黄河文化 長江文化
传说時代
三皇五帝

约前21世纪–约前16世纪

约前17世纪–约前11世纪

前11世紀
|
前256
西周 前11世紀–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76
戰國 前476–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西汉 前202–9
9–23
玄漢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6
蜀漢
221–263

229–280

266-420
西晋 266–316
东晋
317–420
十六国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華民國 1912至今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至今
中華民國
(台灣)
China.svg 中国历史年表

重建明王朝[编辑]

崇禎十七年(1644年)正月,李自成在西安稱帝,建國「大順」,之後向北京進兵,三月十九攻克北京,崇禎皇帝朱由檢殉國,明朝宗室及遺留大臣多輾轉向南走。此时李自成的「大順」政權大体據有淮河以北原明朝故地,張獻忠於八月成立的「大西」政權則據四川一帶,清朝政權則據有山海关外的现今东北地区,且控制蒙古诸部落,而明朝的殘餘勢力則據有淮河以南的半壁江山。

此时明朝留都南京的一些文臣武將決計擁立朱家王室的藩王,重建明朝,然後揮師北上;但具体拥立何人则发生争议。根据“皇明祖训”,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在当时明神宗长子光宗一脉已无人能继位,而次子朱常漵甫生即死,三子朱常洵虽已亡故,但其长子朱由崧仍健在的情况下,按照兄終弟及的順序,第一人選為福王朱由崧;而钱谦益东林党人由於之前的「國本之爭」事件,心存芥蒂,违背了东林党在国本之争中的立场,以立贤为名擁立神宗弟弟朱翊镠一脉的潞王朱常淓[1][2]史可法则主张既要立贤也要立亲,拥立神宗七子桂王朱常瀛。但最终福王朱由崧在卢九德的帮助下,获得了南京政权主要武装力量江北四镇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以及中都凤阳总督马士英的支持,成为最终的胜利者。五月初三,朱由崧監國于南京,五月十五 (1644年6月19日) 日即皇帝位,改次年為弘光,是為明安宗。南明時代自此開始。弘光帝的基本國策以「聯虜平寇」為主,謀求與清軍連合,一起消滅以李自成、张献忠为代表的農民軍。

各政權的滅亡[编辑]

明朝南渡前後,大顺已被清朝击溃,李自成先后丢失北京和西安,退往湖北弘光元年(1645年)三月,多尔衮将军事重心东移,命多铎移师南征。此时弘光政權內部正進行著激烈的黨爭,暴发太子案,駐守武昌左良玉不愿与李自成正面交战,以「清君側」为名,順长江東下争夺南明政权。馬士英被迫急調江北四鎮迎擊左軍,致使面对清军的江淮防線陷入空虛。史可法时在揚州虽有督師之名,却实无法调动四镇之兵。一月之中,清軍破徐州,渡淮河,兵臨揚州城下。四月廿五揚州城陷,史不屈遇害。隨後,清軍渡過長江,克鎮江。弘光帝出奔蕪湖。五月十五众大臣獻南京投降清兵;五月廿二弘光帝被虜獲,送往北京處死,弘光帝在位仅一年,即覆滅。

南京失陷後,又有杭州的潞王朱常淓(1645年)、應天的威宗太子王之明(1645年)、撫州的益王朱慈炲(1645年)、福州的唐王朱聿鍵(1645-1646年)、紹興的魯王朱以海(1645-1653年)、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1645年)等監國政權先後建立,其中唐王朱聿鍵受鄭芝龍等人在福州擁立,登極稱帝,改元隆武,是為明紹宗。這時清朝再次宣佈薙髮令,江南一帶掀起了反薙髮的抗清鬥爭,清軍後方發生動亂,一時無力繼續南進。但南明內部嚴重的黨派鬥爭與地方勢力跋扈自雄,且隆武帝與魯王政權不但沒有利用這種有利形勢,發展抗清鬥爭,反而在自己之間為爭正統地位而形同水火,各自為戰,所以當1646年清軍再度南下時,先後為清軍所各各擊滅。魯王在張煌言等保護下逃亡海上,在沿海一帶繼續抗清;隆武帝則被清軍俘殺。

11月,在廣州肇慶又成立了兩個南明政權:隆武帝之弟唐王朱聿𨮁(1646年)繼位於廣州,改明年为紹武元年,是為明文宗;桂王朱由榔(1646-1662年)稱帝於肇慶,改元永曆,是為明昭宗。紹武永曆二帝也不能團結,甚至大動干戈,互相攻伐。紹武政權僅存在40天就被清軍消滅。揭陽的益王朱由榛(1647年)、夔州的楚王朱容藩(1649年)稱監國與永曆帝爭立。鄭成功也在南澳一度立淮王朱常清(1648)為監國,後廢。永曆帝在清軍進逼下逃入廣西

農民軍加入[编辑]

正當南明政權一個接一個地覆亡,形勢萬分危急之際,大順農民軍餘部出現在抗清鬥爭最前線,挽救了危局。自李自成于1645年战死于九宫山後,他的餘部分為二支,分別由郝搖旗劉體純李過高一功率領,先後進入湖南,與明湖廣總督何騰蛟湖北巡撫堵胤錫聯合抗清。1647年,郝搖旗部護衛逃來廣西的永曆帝居柳州,並出擊桂林。年底,大敗清軍於全州,進入湖南。次年,大順軍餘部又同何騰蛟、瞿式耜的部隊一起,在湖南連連取得勝利,幾乎收復了湖南全境。這時,廣東、四川等地的抗清鬥爭再起,清江西提督金聲桓、清广东提督李成棟、清广西巡抚耿献忠、清大同总兵姜镶、清延安营参将王永强、清甘州副将米喇印先後反正回归明朝,清軍後方的抗清力量也發動了廣泛的攻勢。一時間,永曆政權名义控制的區域擴大到了雲南貴州廣東廣西湖南江西四川七省,还包括北方山西陕西甘肃三省一部以及东南福建浙江两省的沿海岛屿,出現了南明時期第一次抗清鬥爭的高潮。

但永曆政權內部仍然矛盾重重,各派政治勢力互相攻訐,農民軍也倍受排擠打擊,不能團結對敵,這就給了清軍以喘息之機。1649-1650年,何騰蛟、瞿式耜先後在湘潭、桂林的戰役中被俘杀,清軍重新佔領湖南、廣西;其他剛剛收復的失地也相繼丟掉了。不久,李過之子李來亨等農民軍將領率部脫離南明政府,轉移到巴東荊襄地區組成夔東十三家軍,獨立抗清。這支部隊一直堅持到1664年。

綜觀1645-1651年間,南明軍與清軍作戰中,敗多勝少,大批南明的軍隊先後降清。先後丟失了江蘇、安徽、浙江、江西、福建、兩廣、兩湖等等領地,地盤盡失。直到以孫可望為主的大西軍加入,再次改變了整個局勢。

張獻忠于1646年战死後,以其义子孫可望李定國刘文秀艾能奇等人為主的大西軍残部自1647年進佔雲南、貴州二省。1652年,南明永曆政权接受孫可望和李定國的建议聯合抗清建議,定都安龙。不久,以大西军餘部为主体的南明軍對清軍展開了全面反擊。李定國率軍8萬東出湖南,取得靖州大捷,收复湖南大部;随后南下广西,取得桂林大捷,击毙清定南王孔有德,收复广西全省;然后又北上湖南取得衡阳大捷,击毙清敬谨亲王尼堪,天下震动。同時,劉文秀亦出擊四川,取得叙州大捷停溪大捷,克復川南、川东。孙可望也亲自率军在湖南取得辰州大捷。東南沿海的張煌言郑成功等的抗清軍隊也乘机發動攻勢,接连取得磁灶大捷钱山大捷小盈岭大捷江东桥大捷崇武大捷海澄大捷的一连串胜利,並接受了永曆封號。一時間,永曆政權名义控制的區域恢复到了雲南貴州廣西三省全部,湖南四川两省大部,廣東江西福建湖北四省一部,出現了南明時期第二次抗清鬥爭的高潮。

之后,劉文秀於四川用兵失利,在保宁战役中被吳三桂侥幸取胜。而孫可望妒嫉李定國桂林、衡州大捷之大功,逼走李定國,自己统兵却在宝庆战役中失利。东南沿海的郑成功也在漳州战役中失利。所以明军在四川、湖南、福建三个战场上没能扩大战果,陷入了与清军相持的局面。之後李定國與鄭成功聯絡,於1653年、1654年率軍兩次進軍廣東,約定与鄭會師廣州,一舉收復廣東,但鄭軍屢誤約期,加上瘟疫流行,导致肇庆战役新会战役没能成功。但郑成功部队并没有闲着,1656年,郑军取得泉州大捷,1657年又取得护国岭大捷

滅亡[编辑]

永曆十年(1656年),孫可望祕謀篡位,引發了南明內部一場内讧,李定國擁永曆帝至雲南,次年大敗孫可望,孫可望勢窮降清。孫可望降清後,西南軍事情報盡供清廷,雲貴虛實盡為清軍所知。永曆十二年(1658年)四月,清軍主力從湖南、四川、廣西三路進攻貴州。年底吳三桂攻入雲南,次年正月,下昆明,進入雲南,永曆帝狼狽西奔,進入緬甸。李定國率全軍設伏於磨盤山,企圖一舉殲滅敵人追兵,結果因內奸洩密导致未能大获全胜,南明軍精銳損失殆盡,此即磨盘山血战。這時鄭成功趁清軍主力大舉攻擊西南之際,率領十餘萬大軍北伐,接连取得定海关大捷瓜州大捷镇江大捷的胜利,一度兵临南京城下,然而鄭軍中了清軍緩兵之計,最终失败,撤回廈門。清军派大军围攻厦门,企图一举歼灭郑成功,但郑成功沉着应战,取得厦门大捷的胜利,稳定了东南沿海局势。永曆十五年(1661年),吳三桂率清軍入緬,索求永曆帝,十二月緬甸國王將永曆交于清軍,次年四月永曆帝與其子等被吳三桂處死于昆明。七月,李定國真臘得知永曆帝死訊,亦憂憤而死。而同年五月,鄭成功亦於臺灣急病而亡。

此后郑氏政权未再拥立皇帝,而是继续奉永历为正朔。1683年,延平郡王鄭克塽降清,清军占领台湾,宁靖王朱术桂自杀殉国,标志着大明最后一个政权的覆灭。

外交[编辑]

南明時期,安南日本琉球呂宋占城也曾派使者入貢[3]隆武元年也曾頒登基詔書予琉球,並記載於琉球《歷代寶案》一書。

值得一提的是,弘光帝曾以對等的禮儀派使者左懋第詔諭清朝,並稱順治帝清國可汗。在詔書中,弘光帝提出四件事:要安葬崇禎帝及崇禎皇后、以山海關為界,關外土地給予清朝、每年十萬歲幣,並「千兩、十萬兩、絲緞萬匹、犒銀三萬兩」、建國任便。[3]意圖令南明和清朝共存,通好議和。不過左懋第到北京被囚,使事失敗。

南明诸政权[编辑]

南明四王位置圖

稱下列所有政權為流亡政權實有重新思考的空間。所謂南明的南是史學家加上去的,就像南宋的南也是史學家加上去的。如果這些政權是建立在原來大明帝國的領土上,其實並不符合流亡政權的定義,只能說原來大明的中國北方領土被納入了大清的範圍,而被迫遷都、重建政權。就像宋朝失去北方領土、被迫遷都,仍是自稱宋,史稱南宋,並未因遷都而稱呼南宋政權為流亡政府(應為偏安政府)。所以稱呼所有的南明政權是流亡政權,嚴格來說並不正確。至於南明皇帝被迫逃亡緬甸後,則符合流亡政權之定義。

崇祯十七年(1644年)五月初三日(6月7日)称监国于南京,十五日(6月19日)即皇帝位,改明年为弘光元年。弘光元年五月二十四日(6月17日)清军佔领南京,二十八日(6月21日)(或二十五日)被俘。翌年四月初九日(5月23日)被弑。
弘光元年六月初六日(6月29日)(或七月初七日(8月27日))称监国于福州,二十六日(7月19日)(或二十七日(7月20日<),或闰六月十五日(8月6日))即皇帝位,年号隆武,以七月初一日(8月21日)之后为元年。隆武二年八月二十八日(10月7日)(或二十七日(10月6日))被俘。
隆武二年十一月初二日(12月8日)(或初一日(12月7日),顧誠認為初二日為對)稱監國于广州,初五日(12月12日)即皇帝位,改明年为绍武元年。十二月十五日(1647年1月20日),广州失。
隆武二年十月十四日(11月20日)称监国于肇庆,十一月十八日(12月24日)即皇帝位,以明年为永历元年。永历六年二月初六日(1652年3月15日)至安隆所,两广失。永历十五年七月十九日(1661年8月13日)桂王左右的臣子共四十二人被杀。十二月初三日(1662年1月11日),桂王被缅甸王送至清军营内,永历十六年四月十五日(6月1日)被吴三桂绞杀于雲南昆明
弘光元年六月初八日(7月1日)称监国于杭州,十四日(7月7日)降清城失。翌年四月初九日(1646年5月23日)与弘光等俱被杀。
定武政权的记载见于清朝初年查继佐的《罪惟录》(浙江古籍出版社1986年出版)。但一般认为不可信。可参见顾诚《南明史》。
弘光元年闰六月二十一日(8月12日)称监国于台州,以明年为(鲁)监国元年。鲁监国八年三月,自去监国号,奉表滇中(永历)。
鄭成功擁立,後取消。
在南京陷落之后,隆武元年八月初三日,自称监国,在八月二十五日被俘。
自称监国三日。
於弘光元年十月自称监国。
自称监国。
自称监国三日。
  • 监軍:寧靖王朱術桂:1648年:駐地閩南,1664年至臺灣承天
永曆二年受明昭宗命為延平王監軍,奉永历为正朔,至永历三十七年十二月朱術桂殉國、郑克塽降清止。
於永曆三年正月自称监国,次年春,兵敗自殺。

南明皇帝一覽[编辑]

  1. 安宗弘光帝(福王朱由崧、在位1644年 - 1645年)
  2. 紹宗隆武帝(唐王朱聿鍵、在位1645年 - 1646年)
  3. 文宗紹武帝(唐王朱聿𨮁、在位1646年 - 1647年)
  4. 昭宗永曆帝(桂王朱由榔、在位1646年 - 1661年)

南明年號一覽[编辑]

爭議[编辑]

部份人仕認為鄭成功於台灣建立的明鄭政權不應算在南明政權之中,南明政權的滅亡應被定為1662年,桂王朱由榔的永曆政權結束。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明史》卷308:十七年三月,京师陷,帝崩,南京诸大臣闻变,仓卒议立君。而福王由崧、潞王常淓俱避贼至淮安,伦序当属福王。诸大臣虑福王立,或追怨“妖书”及“挺击”、“移宫”等案;潞王立,则无后患,且可邀功。阴主之者,废籍礼部侍郎钱谦益,力持其议者兵部侍郎吕大器,而右都御史张慎言、詹事姜曰广皆然之。前山东按察使佥事雷縯祚、礼部员外郎周镳往来游说。
  2. ^ 李清《三垣筆記》中記載:“北都變聞,在籍錢宗伯謙益有迎潞王議。揚州鄭進士元勳密語予:'予語里人解少司馬學龍曰:福從此始矣,神宗四十八年,德澤猶係人心,豈可舍孫立侄?況應立者不立,則誰不可立?萬一左良玉挾楚,鄭芝龍挾益,各挾天子以令諸侯,誰禁之者?且潞王既立,置福王於何地?死之耶?抑幽之耶?是動天下之兵也,不可。”
  3. ^ 3.0 3.1 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

书籍[编辑]

  • 南明史》:顧誠,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2003年12月2版

研究書目[编辑]

  • Lynn Struve(司徒琳)著,李榮慶等譯:《南明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 Frederic E. Wakeman, Jr.(魏斐德)著,陳蘇鎮等譯:《洪業——清朝開國史》(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2)。

參見[编辑]


前朝
明朝
中国朝代 后朝
清朝
(另见明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