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錦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松錦之戰
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 1639年2月—1642年4月
地点: 锦州
結果: 明朝在遼西的最後防線僅剩下山海關
參戰方
明朝 清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洪承疇(俘虏)
杨国柱(阵亡)
唐通
白广恩
曹变蛟(阵亡)
马科
王廷臣(阵亡)
吴三桂
祖大壽(俘虏)
夏承德(俘虏)
ManZhow 8Flag Yellow.jpg皇太極

ManZhow 8Flag BlueInBorder.jpg济尔哈朗
ManZhow 8Flag White.jpg多铎

兵力
13萬 11萬
伤亡与损失
53783人 約4000人

松錦之戰,又称松錦大戰,是由皇太極發動,雙方各投入十多萬大軍,從明崇禎十二年(1639年)二月,到明崇禎十五年(1642年)四月,戰爭經歷了三年,此役是明清雙方的最後關鍵一役。

崇禎十二年(1639年)明廷調任洪承疇為薊遼總督,繫東北邊防,防衛金人。崇禎十三年(1640年)三月,皇太極命郑亲王济尔哈朗、多罗贝勒多铎等人领兵修筑义州城(今辽宁义县),“驻扎屯田,令明山海关外宁锦地方不得耕种”,崇祯十四年,(1641年)三月,清兵包围了锦州,“填壕毁堑,声援断绝”[1]。锦州守将祖大壽向明廷报称:“锦城米仅供月余,而豆则未及一月,倘狡虏声警再殷,宁锦气脉中断,则松山、杏山、锦州三城势已岌岌,朝不逾夕矣。”明廷命洪承疇领王樸杨国柱唐通白广恩曹变蛟马科王廷臣吴三桂八总兵,步骑十三万,速令各镇总兵“刻期出关”,速会兵于宁远[2]

首戰初捷[编辑]

洪承畴本人多谋善断。崇祯十四年(1641年)四月下旬,洪承畴部至松山与杏山之间。四月二十五日,雙方在乳峰山戰事膠著,“清人兵马,死伤甚多”,清军失利,幾至溃败。洪承畴将吴三桂列为首功,说:“吴三桂英略独擅,两年来,以廉勇振饬辽兵,战气倍尝,此番斩获功多。”

洪承畴不敢冒进,驻扎宁远,以窥探锦州势态。並向朝廷表示:“大敌在前,兵凶战危,解围救锦,时刻难缓,死者方埋,伤者未起。半月之内,即再督决战,用纾锦州之急。”兵部尚書陳新甲以兵多餉艱為由,主张速战速决,催承疇進軍[3],又分任马绍愉张若麒为兵部职方主事、职方郎中督促決戰。张若麒不知兵,认为锦州之围可立解,日日催促洪承畴进兵。崇禎帝亦诏令洪承疇“刻期进兵”,洪承疇不得已,崇禎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在宁远誓师,率八總兵、十三萬人,二十八日抵锦州城南乳峰山一带,二十九日,命总兵杨国柱率领所部攻打西石门,杨国柱中箭身亡,以山西总兵李辅明代之。此時明軍士氣正銳,清军见到明兵如此气势,无不“大骇”。[4]皇太极對清軍失利心急如焚,决定亲率援军趋松山。在松锦之战中,朝鲜亦派出大量炮兵支援清军,而且还有林庆业统帅水军参战。

突圍[编辑]

崇祯十四年八月十八日皇太极帶病急援,一路上鼻血不止[5],六昼夜兼行500余里,七月十九日到达锦州城北的戚家堡(辽宁锦县齐家堡),分軍駐王宝山、壮镇台、寨儿山、长岭山、刘喜屯。皇太极發現明軍的弱點,对诸将说:“此阵有前权而无后守,可破也。”就地挖壕,紧紧包围在松山一带,“断绝松山要路”。洪承畴與清軍決戰於松山、錦州地區,皇太極秘令阿濟格突襲塔山,趁潮落時奪取明軍屯积在笔架山的粮草十二堆。松山被围,通道被断,松山粮饷仅存三日。洪承畴召集诸将,主張决战突围[6],但诸将胆怯,不愿死战,這時张若麒也反对决战,明軍“饷乏,议回宁远就食”,洪承畴无可奈何,決定明日一早分成两路突围南逃。大同总兵王朴畏敌,不敢应战,首先乘夜突围逃跑,結果诸军动摇,“各帅争驰,马步自相蹂践”[7],黑夜中,明兵“且战且闯,各兵散乱,黑夜难认”。总兵吴三桂、王朴等逃入杏山[8],总兵马科李辅明等奔入塔山。承畴等人突围未成,只得困守松山城,丘明仰則誓与承畴同守,隨後组织突围,双方战于尖山石灰窑,明軍頗有攻勢,但最後皆因潮涨失败。曹变蛟曾夜间突袭清军大营,皇太極亲军猝不及防,皇太極本人拔刀抵抗,遏必隆锡翰偕同辅国公额克亲合力抵御,变蛟受伤撤离。[9]松山被清軍圍困已久,城中乏糧,朝廷命顺天巡抚杨绳武、兵部侍郎范志完率军赴松山解围,皆斂兵不敢出戰。副將焦埏赴援,至山海關即敗。不久,“城内粮尽,人相食,战守计穷”[10]松山副将夏承德遣人密约降清,以為內應,并以其子夏舒为人质。

崇祯十五年(1642年)二月十八日城陷,洪承疇、祖大樂兵敗被俘至瀋陽[11],总兵邱民仰王廷臣曹变蛟就地处决[12],三月八日,祖大寿率部献城归降,清军占领锦州。四月二十二日,清军用紅夷大炮轰毁杏山城垣二十五餘丈,副将吕品奇率部不战而降,至二十九日,计斩杀明兵五万余人,松山、錦州杏山三城盡沒,至此松錦大戰結束。洪承畴為表示忠於明室,宣佈絕食,但到了五月剃发降清。洪承疇投降以後,明朝不知道他已經變節,思宗聞之大震,设坛赐祭:洪承畴十六坛,邱民仰六坛。祭到第九壇的時候,又得到軍報,說洪承疇降清了,京城大嘩。據《清太宗實錄》記載:“是役也,計斬殺敵眾五萬三千七百八十三,獲馬七千四百四十匹,甲胄九千三百四十六件。明兵自杏山,南至塔山,赴海死者甚众,所弃马匹、甲胄以数万计。海中浮尸漂荡,多如雁鹜。”

影響[编辑]

松山、錦州、塔山、杏山四城失陷,祖大壽舉城投降,致使“九塞之精銳,中國之糧芻,盡付一擲,竟莫能續御,而廟社以墟矣!”京師大震,王樸以「首逃」之罪被逮捕,法司開庭審訊。御史郝晉發言:“六鎮罪同,皆宜死。……三桂實遼左之將,不戰而逃,奈何反加提督”。兵部尚書陳新甲覆議,“但姑念其(吳三桂)守寧遠有功,可與李輔明白廣恩唐通等貶秩,充為事官。”[13] 請獨斬王樸,崇禎十五年五月十九日處死王樸。职方郎中张若麒被处以死刑,兵部职方主事马绍愉给予削籍的处分。三桂受到降级处分,鎮守宁远。松錦大戰標榜著明朝在遼東防禦體系的完全崩潰,明朝在遼西的最後防線僅剩下山海關的吳三桂部。此战之后,言官皆弹劾陳新甲之失,新甲恐懼請辭,不許。又誅殺陈新甲,职方郎中张若麟下獄論死。[14]

注釋[编辑]

  1. ^ 《明史·丘民仰传》,卷261,6769页
  2. ^ 国榷》,卷九十七
  3. ^ 《国榷》卷九十七
  4. ^ 计六奇:《明季北略》卷18《洪承畴降清》
  5. ^ 《清太宗文皇帝實錄》:“上行急,鼻衄(nǜ)不止,承以椀,行三日方止”。
  6. ^ 《国榷》卷97載洪承畴并未慌乱,曾言:“虽粮尽被围,应明告吏卒,守亦死,不战亦死,如战或可死中求生。不佞决意孤注,明日望诸军悉力。”
  7. ^ 《崇祯实录》卷十四
  8. ^ 无名氏撰:《吴三桂纪略》,载《辛巳丛编》
  9. ^ 《清史稿》卷二百三十三:“上移营逼松山,明将曹变蛟夜犯御营,图尔格率先射敌,伊尔登与内大臣宗室锡翰整兵拒战,变蛟败遁。”
  10. ^ 《东华录·崇德七》
  11. ^ 《国榷》卷98:“卑将相大乐、夏成德副总督尚书洪承畴降于建虏。”
  12. ^ 《清史稿》本传:“崇德七年二月壬戌,上命杀民仰、变蛟、廷臣,而送承畴盛京。上欲收承畴为用,命范文程谕降。”
  13. ^ 《明史·曹变蛟传》,卷272
  14. ^ 《明史记事本末》:“九月诛兵部尚书陈新甲。职方郎中张若麟下狱论死,主事马绍谕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