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纲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本草纲目四库全书版
《本草綱目》金陵版

本草纲目》是一部集16世紀以前,中國本草學大成的著作。作者是明朝李时珍,撰成于万历六年(1578年),万历二十三年(1596年)在金陵(今南京)正式刊行。 從《本草綱目》完稿至刻印,中間經歷了十多年的時間,原因是當時《本草綱目》沒有名家的讚許與政府的支持,李時珍到過蘄州黃州武昌,都找不到承印的書商1579年,他赴當時中國刻印書籍的中心南京尋求出版,但仍未成功。1590年,他終於得到南京藏書家兼出版商胡承龍的幫助,出錢刻印。可惜,李時珍未及三年便卒於家,未能看到自己的著作問世[1]

题解[编辑]

李时珍用了大约27年的时间才修改编写完成《本草纲目》,经过了三次改写,于万历六年(1578年)才最终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李时珍参考了800多种书籍,多次去各地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耗费了非常大的心血。

《本草纲目》是以宋朝唐慎微的《证类本草》为资料主体增删考订而成的。清朝乾隆三十年(1765年)藥物學家趙學敏撰《本草綱目拾遺》,用意在拾遺補正《本草綱目》,其中新增716種藥材,補充161種藥物內容,糾舉錯誤34條。

体例[编辑]

《本草纲目》共52卷,载药1892种(其中李时珍新增药物374种[2]),书中附有药物图1109幅,方剂11096首(其中8000余首是李时珍自己收集和拟定的),约190万字,分为16部(水、火、土、金石、草、谷、菜、果、木、服器、虫、鳞、介、禽、兽、人)60类。每种药物分列释名(確定名稱)、集解(敘述產地)、正误(更正過去文獻的錯誤)、修治(炮製方法)、气味、主治、发明(前三項指分析藥物的功能)、附方(收集民間流傳的藥方)等项。全書收錄植物藥有881種,附錄61種,共942種,再加上具名未用植物153種,共計1095種,佔全部藥物總數的58%。李時珍把植物分為草部、谷部、菜部、果部、木部五部,又把草部分為山草、芳草、溼草、毒草、蔓草、水草、石草、苔草、雜草等九類。

影響[编辑]

《本草綱目》改進了中國傳統的分類方法,格式比較統一,敍述也比較科學和精密,例如:把廣義的“蟲”藥擴充到106種,其中昆蟲藥為73種,分為“卵生”、“化生”和“濕生”三類[3]。對動物和植物的分類學的發展具有很大意義。

《本草綱目》糾正了前人的許多錯誤之處,如南星虎掌,本來是同一種藥物,過去卻誤認為兩種藥物;以前葳蕤女萎認為是同藥,李氏經過鑑別則確認為兩種;蘇頌在《圖經本草》將天花、括樓分為兩處,其實是同一種植物;前人誤認“馬精入地變為鎖陽”、“草子可以變魚”,一一予以糾正之。並且在本書中還加入了許多新的藥物。對某些藥物的療效,李時珍還通過自己的經驗作了進一步的描述。本書還載敘了大量寶貴的醫學資料,除了大量附方驗方及治驗病案外,還有一些有用的醫學史料。另外李時珍並駁斥陳藏器的《本草拾遺》,認為吃人肉療羸瘵是錯誤的。

本書不僅是一部藥物學著作,還是一部具有世界性影響的博物學著作,書中涉及的內容極為廣泛,在生物化學天文地理地質採礦乃至於歷史方面都有一定的貢獻。

错误与缺陷[编辑]

《本草綱目》乃是一部集十六世紀以前中國本草學大成的著作,書中所收集的資料廣博,“上至墳典,下至傳奇,凡有相關,靡不收集”,因此書中不免有些內容與現代的認識不符,甚至有些可能具有迷信的色彩,例如,鉛粉辛寒無毒,現代則認為有劇毒的;又如其中人部收錄的孝子衣帽、寡婦床頭灰、草鞋、男陰毛治蛇咬、女陰毛治「五淋、陰陽易病」、人魄(人吊死後的魂魄)鎮驚嚇、人中黃(人糞)治嘔血、梁上塵治昏厥等皆可入藥。這部份李時珍大多引用《輟耕錄》、《本草拾遺》的說法,採以姑妄信之「凡經人用者,皆不可遺」的態度。

《本草綱目》也有誤解之處,例如《本草綱目》裏所說的“胡嶠〈陷虜記〉言:‘嶠征回紇,得此種歸,名曰西瓜。’”,今查胡嶠〈陷虜記〉原文:“自上京東去四十里,至真珠寨,始食菜。明日,東行,地勢漸高,西望平地松林鬱然數十里。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紇得此種,以牛糞覆棚而種,大如中國冬瓜而味甘。”。李時珍《本草綱目》裏所說的胡嶠“征回紇,得此種歸,名曰西瓜。”,顯然是誤解。不過也正由於巨細靡遺的收錄,使得一些已散佚的古代醫書及本草藉由綱目而保存下來。

傳播[编辑]

《本草綱目》先後流傳到日本(1606年)、朝鮮越南等地,1656年,波蘭蔔彌格(P. Michael Boym,1612年-1659年)將《本草綱目》譯成拉丁文本,書名《中國植物誌》(Flora sinensis),在歐洲維也納出版。1676年米蘭出版了意大利文譯本,1735年以後又被翻譯成法文德文英文俄文等多種文字。

注釋[编辑]

  1. ^ 《本草綱目》係自費出書南京藏家資助李時珍. 大公網. 2010-07-07 [2011-02-03]. 
  2. ^ 陳炳聖. 《萬物簡史》. 源樺. 2007. ISBN 986828421X. 
  3. ^ 這樣的分類很明顯是受到佛經的影響。《金剛經》:“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