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王之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寧王之亂,又稱宸濠之乱,指明武宗正德十四年(1519年)由宁王朱宸濠南昌发动的叛乱,波及江西北部及南直隶西南一带(今江西省北部及安徽省南部),最后由巡撫王守仁(王陽明)平定。

事件经过[编辑]

缘起[编辑]

朱宸濠是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王朱权的五世孙,朱权在靖难之役中被朱棣胁迫共同反叛,朱棣答应事成后平分天下,但后来不但没有实践诺言,反而剥夺了朱权的兵权,并将宁王驻地迁往南昌,朱权一直对此十分不满。[1]

弘治年间,朱宸濠继宁王位,术士说他有异表,又说南昌城东南有天子气,[2]再加上明武宗一直没有子嗣,[3]宸濠因而心怀异志。

正德二年(1507年),寧王朱宸濠贿赂当权的太监刘瑾,意图恢复护卫[4],后刘瑾被诛,朱宸濠又勾结武宗的宠臣钱宁等人,最终得以恢复亲兵护卫,并蓄养死士[5],随意处置地方文武官员和无罪百姓。宁王與其手下李士實劉養正王春劉吉萬銳等人日夜密谋,企图起兵推翻武宗。同时谋求以己子入嗣武宗,以取得皇位。[6]正德十二年三月,私造佛郎機銃[7]

起兵[编辑]

正德十四年(1519年),太监张忠御史萧淮等先后告发寧王罪行,武宗因而下旨收其护卫,令其归还所夺之田[8]。寧王遂于当年六月十四南昌起兵造反,诈称武宗非明孝宗所亲生,自己奉太后密旨[9],入朝监国,杀江西巡抚孙燧和江西按察副使许逵[10],革正德年号,集結兵力號稱十万人,並发檄各地,指斥朝廷[11]迅速出兵攻占了南康九江,并计划出兵攻取南京,进而北上。[12]

王守仁平叛[编辑]

明代大儒王守仁,以平宁王功封新建伯,隆庆朝又追封为侯爵

时任南贛巡撫都察院佥都御史王守仁闻变,与吉安知府伍文定传檄诸,举兵勤王[13]。王守仁用计迷惑朱宸濠,使朱宸濠以为朝廷早有防备,叛军在南昌不敢行动,为集结兵力争取了时间[14]七月三日,朱宸濠发现中计,亲率军队围攻安庆。宁王军在安庆遭到顽强的抵抗[15],此时王守仁趁宁王後方空虚,于七月二十攻克了南昌。寧王闻讯,急忙回救南昌,王守仁也决定乘胜与朱宸濠在鄱阳湖决战。

七月廿四两军战于黄家渡,王守仁军诈败,宁王叛军贪胜追击导致首尾不能相顾,反而遭到王守仁军的伏击,导致大败,退保八字脑[16]。宁王眼见形势不利,调九江、南康叛兵增援,并厚赏勇士,意图拼死一战。在第二天的战斗中,叛军死战,导致王守仁军一度退却,而伍文定身先士卒,斩杀后退者,王守仁军反扑成功,俘虏消灭宁王叛军两千人以上,朱宸濠的副舰也被炮火击中。[17]。宁王连败两阵,遂退而联舟为阵。七月廿六,王守仁火攻宁王舰队,杀其将士三万餘人,朱宸濠父子及李士实、刘养正、王纶等皆被擒。宁王之乱结束,为期共四十三天。[18]

明武宗亲征[编辑]

八月,王守仁捷报尚未送达北京,明武宗自称「奉天征討威武大將軍鎮國公」,于八月廿二率万餘官兵南下“亲征”。[19]。后到达涿州时,王守仁捷报传至,但明武宗仍一意南征[20]。武宗身邊的嬖幸甚至建议將朱宸濠放回鄱陽湖裏,讓明武宗生擒,以展示皇帝威信[21],後因故作罷。十二月,朱宸濠被押至南京。但明武宗直到次年十月方才班师。十二月,武宗在通州处死朱宸濠,除宁王之藩。[22]

注释及出处[编辑]

  1.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燕王谓权,事成,当中分天下。比即位,王乞改南土。请苏州,曰:“畿内也。”请钱塘,曰:“皇考以予五弟,竟不果。建文无道,以王其弟,亦不克享。建宁、重庆、荆州、东昌皆善地,惟弟择焉。”永乐元年二月改封南昌,帝亲制诗送之,诏即布政司为邸,瓴甋规制无所更。已而人告权巫蛊诽谤事,密探无验,得已。自是日韬晦,构精庐一区,鼓琴读书其间,终成祖世得无患。仁宗时,法禁稍解,乃上书言南昌非其封国。帝答书曰:“南昌,叔父受之皇考已二十余年,非封国而何?”宣德三年请乞近郭灌城乡土田。明年又论宗室不应定品级。帝怒,颇有所诘责。权上书谢过。
  2.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八年夏四月,寧王宸濠建陽春書院,僭號離宮。宸濠懷不軌,術士李自然等妄稱天命,謂濠當為天子。又招術士李日芳等謂城東南隅有天子氣,遂建書院當之。”
  3.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武宗末年无子,群臣数请召宗室子子之。宸濠属疏,顾深结左右,于帝前称其贤。
  4.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武宗正德二年夏四月,劉瑾受寧王宸濠重賂,矯詔擅復護衛屯田。”
  5.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初,宸濠贿刘瑾,复所夺护卫。瑾诛,仍论夺。及陆完为兵部尚书,宸濠结嬖人钱宁、臧贤为内主,欲奏复,大学士费宏执不可。诸嬖人乘宏读廷试卷,取中旨行之。宸濠益恣,擅杀都指挥戴宣,逐布政使郑岳、御史范辂,幽知府郑献、宋以方。尽夺诸附王府民庐,责民间子钱,强夺田宅子女,养群盗,劫财江、湖间,有司不敢问。
  6.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宸濠又贿钱宁,求取中旨,召其子司香太庙。宁言于帝,用异色龙笺,加金报赐。异色龙笺者,故事所赐监国书笺也。宸濠大喜,列仗受贺。复勒诸生、父老奏阙下,称其孝且勤。
  7. ^ 《刑部問寧王案》
  8.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十四年,御史萧淮疏言宸濠诸罪,谓不早制,将来之患有不可胜言者。疏下内阁,大学士杨廷和谓宜如宣宗处赵府事,遣勋戚大臣宣谕,令王自新。帝命驸马都尉崔元、都御史颜颐寿、太监赖义持谕往,收其护卫,令还所夺官民田。
  9. ^ 《明史卷二百八十九·忠义一:孙燧传》:宸濠伏兵左右,大言曰:“孝宗为李广所误,抱民间子,我祖宗不血食者十四年。今太后有诏,令我起兵讨贼,亦知之乎?”
  10.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寻各官入谢,拜毕,左右带甲露刃侍卫者数百人。宸濠出立露台,大言曰:“太后有密旨,令我起兵入朝监国,汝等知之乎?”都御史孙燧毅然曰:“密旨安在?”濠曰:“不必多言,我今往南京,汝保驾否?”燧张目直视濠,厉声曰:“天无二日,臣安有二君?太祖法制在,谁则敢违?”濠大怒,命缚燧,众骇愕,相顾失色。按察司副使许逵大呼曰:“孙都御史,朝廷大臣,汝反贼,敢擅杀耶?”顾燧语曰:“我欲先发,不听,今制于人,尚何言!”濠并缚之。讯逵且何言?逵曰:“惟有赤心耳,岂从汝反!”且缚且骂。贼捶折燧左臂,并缚逵,喝校尉火信等拽出惠民门外杀之。逵且死,骂曰:“今日贼杀我,明日朝廷必杀贼!”
  11.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以李士实、刘养正为左、右丞相,王纶为兵部尚书,集兵号十万。
  12. ^ 《王阳明全集·卷三十四:年谱二》:戊寅,(宸濠)袭南康,知府陈霖等遁。己卯,袭九江,兵备曹雷、知府汪颖、指挥刘勋等遁,属县闻风皆溃。濠初谋欲径袭南京,遂犯北京,故乘胜克期东下。
  13. ^ 《明史卷一百九十五·王守仁列传》:十四年六月,命勘福建叛軍。行至豐城而寧王宸濠反,知縣顧佖以告。守仁急趨吉安,與伍文定征調兵食,治器械舟楫 ,傳檄暴宸濠罪,俾守令各率吏士勤王。
  14. ^ 《王阳明全集·卷三十四:年谱二》:(王守仁)乃与知府伍文定等计,传檄四方,暴发逆濠罪状,檄列郡起兵以勤王。疏留。复命巡按御史谢源、伍希儒、纪功,张疑兵于丰城,又故张接济官军公移,备云兵部咨题,准令许泰、却永分领边军四万,从凤阳陆路进;刘晖、桂勇分领京边官军四万,从徐淮水陆并进,王守仁领兵二万,杨旦等领兵八万,陈金等领兵六万,分道并进,克期夹攻南昌。且以原奉机密敕旨为据,故令各兵徐行,待其出城,遮击前后以误之。又为李士实、刘养正内应伪书,贼将凌十一、闵念四投降密状,令济光等亲人计入于濠。濠乃留兵会城以观变。
  15. ^ 《王阳明全集·卷三十四:年谱二》:至七月三日,(宸濠)谍知非实,乃属宗支栱樤与万锐等留兵万余守南昌,遣潘鹏持檄说安庆,季斅说吉安,而自与宗支栱栟、士实、养正等东下。贼众六万人,号十万,以刘吉为监军,王纶参赞军务,指挥葛江为伪都督,总一百四十余队,分五哨。出鄱阳,过九江,令师夔守之,直趋安庆。时钦、凌等攻围虽已浃旬,知府张文锦、守备都指挥杨锐、指挥使崔文同守不下。
  16.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二十四日乙卯,賊兵乘風鼓噪而前,逼黃家渡,氣驕甚。伍文定、余恩佯北致之。賊爭進趨利,前後不相及。邢珣兵從後急擊,橫貫其陣,賊敗走。文定、恩還兵乘之,徐璉、戴德孺兵合勢夾擊,賊不知所為,遂大潰。
  17. ^ 《王阳明全集·卷三十四:年谱二》:濠惧,厚赏勇者,且令尽发九江、南康守城兵益之。是日建昌知府曾玙兵亦至。先生以为九江不破,则湖无外援;南康不复,则我难后蹑。乃遣槐领兵四百,合饶州知府林瑊兵攻九江,以广信知府周朝佐取南康。丙辰,贼复并力挑战。我兵少却,文定立铳炮间,火燎其须,殊死战。炮人濠副舟,贼大败,擒斩二千余,溺死者无算。
  18.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明日,官军以火攻之,宸濠大败。诸妃嫔皆赴水死,将士焚溺死者三万余人。宸濠及其世子、郡王、仪宾并李士实、刘养正、涂钦、王纶等俱就擒。宸濠自举事至败,盖四十有三日。
  19.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八月,上下詔親征。時王守仁擒宸濠捷書未至,諸邊將在豹房者各獻擒濠之策,上亦欲假親征南游。太監張永等見錢寧、臧賢事敗,又欲因此邀功。於是上自稱「奉天征討威武大將軍鎮國公」
  20. ^ 《明史卷十六·武宗本纪》:丁亥,次涿州,王守仁捷奏至,秘不发。
  21. ^ 《明史纪事本末·卷四十七》:張忠江彬等謂當縱之鄱湖,俟上親與遇戰,而後奏凱論功,屢遣人至廣信止之。
  22. ^ 《明史卷一百一十七·诸王二》: 十五年十二月,帝受所献俘回銮,至通州诛之,封除。

相关文学作品[编辑]

  • 《武宗秘史》,【清】齐秦野人著
  • 《百花洲》,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