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谦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钱谦益
钱谦益

清代學者像傳》第二集《錢謙益像》,楊鵬秋繪


大明禮部尚書
大清禮部侍郎
籍貫 南直隸苏州府常熟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受之,号牧斋
晚号蒙叟东涧老人
出生 萬曆十年(1582年)
大明南直隸苏州府常熟縣
逝世 康熙三年(1664年)
大清江南省苏州府常熟縣
出身
  • 萬曆三十八年一甲第三名進士及第(探花)
著作
  • 《初学集》、《有学集》、《投笔集》等

钱谦益(1582年-1664年),受之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苏州府常熟县(今江蘇省苏州市常熟市)人,末文坛领袖,与吴伟业龚鼎孳并称为江左三大家,瞿式耜顧炎武郑成功毛晉都曾是他的學生。常被歸為東林黨復社人士。[1]弘光朝时出任礼部尚书,翌年投降清朝,任礼部侍郎,转年南归,后投入反清复明运动之中。

錢謙益學問淵博,泛覽史學佛學,一反明朝公安派竟陵派文風,倡言“情真”、“情至”,主張具“独至之性,旁出之情,偏诣之学”[2]。其詩學杜甫元好问苏轼陆游李商隐韩偓等。崔呈秀作《东林党人同志录》將钱列为党魁,王绍徽编《点将录》稱其“浪子燕青”。

生平[编辑]

钱谦益参与复社活动,深受江南士林拥戴[3]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探花,泰昌元年詣闕,补官。不久遭御史陈以瑞弹劾。削籍南归。崇禎元年(1628年),任禮部侍郎翰林侍讀學士,遭溫體仁周延儒排擠,被革職,赋闲在家十六年。崇禎十四年(1641年),以匹嫡之礼迎娶名妓柳如是,致非議四起,婚禮中的船被扔進了許多瓦石[4],但仍怡然自得。临终前忆及这段经历,仍说:“老夫聊为秉烛游,青春浑似在红楼。买回世上千金笑,送尽平生百岁犹。[5]

甲申之变发生后,赴南京就任南明朱由崧弘光朝廷禮部尚書[6],當清軍兵臨城下時,柳如是勸錢與其一起投水殉國,錢以手探水,最後說:“水冷,奈何? ”柳如是“奮身欲沉池水中”,卻給錢謙益拉住[7]

福王出逃後,钱告訴其他大臣说:“事至此,唯有作小朝廷求活耳!”最後錢謙益率諸大臣在滂沱大雨中開城向多鐸迎降,并向多铎献上玉犀、象箸、宫扇、琉金珐琅等礼品[8]。時人有詩“錢公出處好胸襟,山斗才名天下聞。國破從新朝北闕,官高依舊老東林。”仕清後以禮部侍郎管秘書院事,任《明史》館副總裁,被人嘲笑為“兩朝領袖”。

順治三年(1646年),托病回乡。向常熟士绅作《与邑中乡绅书》剖白心迹[9],并出儒入佛、绝意著述。順治四年(1647年),因江阴黃毓祺反清案被捕入獄,順治五年(1648年),柳如是四處奔走,救出了錢謙益。錢對此感慨萬千,作《和东坡西台诗韵六首》,其中称:“慟哭臨江無孝子,從行赴難有賢妻”。後在苏州,寓拙政园。顺治六年已丑,返常熟,移居红豆山庄。

钱谦益一生愛好釋教,篤信“三生”、“转世”之说,又痛斥狂禅[10]

在红豆山庄居住期间,钱谦益表面上在绛云楼检校藏书,而暗中与其它地方的反清复明势力保持联系,曾先后与南明桂王大学士瞿式耜郑成功张名振张煌言等人联系,并和柳如是一起几倾家产援助抗清义军,主要策划了东西两方面南明军队会师长江的战略构想。

順治十八年,家遭盜劫,“山妻稚子匍匐荒田,片紙寸絲,遂無遺剩”。康熙三年(1664年)五月二十四日,錢謙益病故,享年八十三歲。葬于虞山南麓。族绅钱朝鼎主使钱谦光、钱曾,向柳如是索白银三千两。34天後,六月二十八日,柳如是自縊身亡[11]。身後作品都為乾隆帝所銷毀[12]。家有絳雲樓,以藏書豐富著稱,曾购得明代刘凤钱允治杨仪赵用贤的旧藏,“书贾奔赴捆载无虚日”,钱谦益感慨地说:“我晚而贫,书则可云富矣。”這些藏書後來部份毀於因家中剪烛引起的大火,据说书楼起火时,钱谦益大叫:“天能烧我屋内书,不能烧我腹内书。”所遺書籍,儘數贈給族曾孫錢曾,錢曾死後,其書盡歸泰興季振宜

著作[编辑]

著有《初学集》、《有学集》、《投笔集》、《列朝詩集》等等。早年還撰有《太祖实录辨证》五卷。

評價[编辑]

  • 黄宗羲《忠旧录》称他为“王弇州(世贞)后文坛最负盛名之一”。在其所作的《八哀诗·钱宗伯牧斋》中写道:“四海宗盟五十年,心期末后与谁传?凭烟引烛烧残话,嘱笔完文抵债钱。红豆俄飘迷月路,美人欲绝指筝弦。平生知己谁人是?能不为公一泫然。”
  • 凌凤翔稱“前后七子而后,诗派即衰微矣,牧斋宗伯起而振之,而诗家翕然宗之,天下靡然从风,一归于正。其学之淹博、气之雄厚,诚足以囊括诸家,包罗万有,其诗清而绮,和而壮,感叹而不促狭,论事广肆而不诽排,洵大雅元音,诗人之冠冕也!”[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錢謙益與東林黨復社皆有密切來往,卻遭周延儒排擠,入南明又依附馬士英阮大鋮,嚴格上不能歸入任何黨派。
  2. ^ 《冯定远诗序》
  3. ^ 陈子龙《上少宗伯牧斋先生书》云:“此志士奋袂戮力共奖之日,而贤士大夫尚从容矩步,心怀好爵,何易乡饮焚屋之下,争饼摧轮之侧,旁人为之战栗矣。阁下雄才峻望,薄海具瞻,叹深微管,舍我其谁?天下通人处于怀奇抱道之士,下至一才一艺之流,风驰云会,莫不望阁下之出处,以为濯鳞振翼。”
  4. ^ 沈虬《河东君传》记:“辛巳(崇祯十四年)六月,虞山(钱谦益)于茸城(松江)舟中与如是结缡,吉服冠带,皤发学士,合卺花烛,仪礼备具,赋催妆诗八首。云间(松江)缙绅哗然攻讨,以为亵朝庭之名器,伤士大夫之体统,几不免老拳,满船载瓦砾而归,虞山怡然自得也。”
  5. ^ 《病榻消寒四十六首·追忆庚辰冬半野堂文宴旧事》
  6. ^ 《南明野史》记载,“钱(谦益)声色自娱,末路失节,既投阮大铖而以其妾柳氏出为奉酒。阮赠以珠冠一顶,价值千金。钱令柳姬谢阮,且命移席近阮。其丑状令人欲呕。”
  7. ^ 《牧斋遗事》记载:“乙酉五月,柳夫人劝牧翁曰:‘是宜取义全大节,以副盛名。’牧翁有难色,柳奋身欲入池中,持之不得入。”
  8. ^ 李清《南渡录》;史惇《慟餘雜記》記:“豫王(多鐸)下江南,下令剃頭,眾皆洶洶。錢牧齋忽曰:‘頭皮癢甚。’遽起。人猶謂其篦頭也。須臾,剛髡(剃去頭髮)辮而入矣。”
  9. ^ “天南地北,关河渺然。回首暮云,能无感恋?风闻吾邑物议,大以不肖为射的。标榜士论者与挟持宿怨者,交口弹驳,体无完肤。此固薄德所招,亦是宿业所积。齐心持戒,朝夕向如来前发愿忏悔。”
  10. ^ 钱谦益在《题佛海上人卷》中讲:“禅学蛊坏至今日而极矣。吴中魔民横行,鼓聋导盲,从者如市……拈椎竖拂,胡喝盲捧,此丑净之排场也;上堂下座,评唱演说,此市井之弹词也。”
  11. ^ 《钱氏家变录》云:“牧斋死后匝月,族绅钱朝鼎,主使钱谦光、钱曾,索牧斋侧室柳氏银三千两,大肆威虐。柳氏无地自容,立即缢死毙命。”
  12. ^ 乾隆三十四年(1769)六月,皇上对大臣们说:“钱谦益本一有才无行之人,在前明时身跻膴仕;及本朝定鼎之初,率先投顺,洊陟列卿。大节有亏,实不足齿于人类!朕从前序沈德潜所选《国朝诗别裁集》,曾明斥钱谦益等之非,黜其诗不录;实为千古纲常名教之大关。彼时未经见其全集,尚以为其诗自在,听之可也。今阅其所著《初学集》、《有学集》,荒诞悖谬;其中诋谤本朝之处,不一而足。夫钱谦益果终为明朝守死不变,即以笔墨腾谤,尚在情理之中;而伊既为本朝臣仆,岂得复以从前狂吠之语,列入集中?其意不过欲借此以掩其失节之羞,尤为可鄙可耻!钱谦益业已身死骨朽,姑免追究。但此等书籍悖理犯义,岂可听其留传!必当早为销毁。其令各督、抚将《初学》、《有学集》于所属书肆及藏书之家谕令缴出。”(《清史列传·卷七十九贰臣传乙》)
  13. ^ 凌凤翔:《初学集序》

外部链接[编辑]


江左三大家
吳偉業 | 錢謙益 | 龔鼎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