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鄭時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鄭時期
東寧
王國

1661年-1683年
位置图
疆域(  設里疆界,  屯墾地)
首都 承天府安平鎮[1]
常用語言 閩南語客家語西拉雅語
主要宗教 真武玄天大帝國教
儒教佛教道教新教
政体 君主制
延平王
- 1661年-1662年 鄭成功
- 1662年 鄭襲
- 1662年-1681年 鄭經
- 1681年 鄭克臧
- 1681年-1683年 鄭克塽
諮議參軍
- 1664年-1680年 陳永華
- 1681年-1683年 馮錫範[2]
立法機構 中書科
歷史時期 大航海時代
 - 鄭成功建國 1661年6月14日
 - 鄭經靖難 1662年6月-11月
 - 鄭經西征 1673年-1680年
 - 東寧之變 1681年3月19日
 - 澎湖海戰 1683年7月10日
 - 東寧亡國 1683年10月8日
人口
- 估計 约200,000人[3]
貨幣 永曆通寶[4]
西班牙銀圓
寬永通寶
今屬於  中華民國台灣
臺灣主題首頁
玉山

明鄭時期,又稱東寧國[5][6][7][8][9][10][11],係指南臺灣在1661年-1683年間,由南明延平王鄭成功所建立之鄭氏政權統治的時期,歷經鄭成功、鄭經鄭克塽三世統治22年[12][13][14]。東寧為臺灣歷史上第一個漢民族政權,主體民族閩南人。鄭成功佔領後先將臺灣改稱「東都」、再改為「明京」,南明永曆帝遇害後正式建國,國號「東寧[7][15][16],赤崁地方設京畿承天府於今臺南市以處理國務。鄭經繼位後,續以東寧為國號。制度上,東寧歷代始終沿用明朝最後一位皇帝明昭宗永曆年號,以維持形式上與已滅亡的「大明」的宗藩關係,並禮遇眾多明朝宗室,以大明延平王、招討大元帥的身分、名義維護其統治東寧國的正當性;但實際上,東寧國是一個獨立行政、以鄭氏王族為最高元首的獨立王國[17],鄭經也自認東寧非屬於大清的中國領土[18]

明鄭時期在華文地區名稱包括鄭氏治臺時期東寧王國(王朝)延平王國(王朝)[19]鄭氏王國(王朝)[20][21]等。現今歐美主要使用東寧王國,如英文 Kingdom of Tungning、西班牙文 Reino de Tungning 等,此用法未知由華文世界或者西方率先使用。此外當時西方人也有稱鄭氏政權為臺灣王國(如英語 Kingdom of Taiwan)、福爾摩沙王國(如英語 Kingdom of Formosa)者。

背景[编辑]

History of Taiwan zh-hant.png
台灣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時期 1624之前
荷治時期
1624–1662
西治時期
1626–1642
明鄭時期
1661–1683
荷治雞籠
1664–1667
清治時期 1683–1895
臺灣民主國 1895
日治時期 1895–1945
中華民國時期 1945迄今
其他台灣系列

人口 - 族群 - 經濟 - 交通
地理 - 文化 - 教育 - 法律
政治 - 政府 - 軍事 - 外交

Taiwan-icon.svg台灣主題首頁

1644年(崇禎十七年,順治元年),李自成攻陷明朝首都北京,建立大順政權;不久,滿族建立的清朝八旗軍又擊敗李自成,定都北京,并继续向南方进攻。

与此同时,明朝遺臣在南京擁立明宗室福王朱由崧,建立了史稱南明的偏安政權;在清廷欲取代明朝入主中原的態勢明朗後,南明轉而聯合各地的漢族武力抗清,但軍事不利,弘光隆武紹武永曆朝廷先後遭清軍消滅。鄭芝龍所部原是隆武朝的主力,主要在福建境內活動;鄭芝龍降清後,鄭成功陸續接收其勢力,繼續在東南沿海武裝抗清。

1658年-1659年間,鄭成功大舉攻打清江寧府(原名南京)失敗,實力大損;迫於形勢,決定奪取時由荷兰东印度公司支配的大員以供部隊給養。

歷史[编辑]

建國[编辑]

1661年(明永曆十五年正月),鄭成功在金門誓師;他親率將士25000名、戰船數百艘,自金門料羅灣出發,次月抵澎湖,四月初二日(4月30日)抵鹿耳門。並利用漲潮出敵不意地在鹿耳門及禾寮港登陸。以優勢兵力包圍荷軍防守薄弱的普羅民遮城,並切斷荷軍水陸交通,不久,普羅民遮城守將貓難實叮(Jacobus Valentijn)獻城投降。

四月初七日,鄭成功親率大軍對防禦堅固的荷蘭首府熱蘭遮城進行攻打。經派楊朝棟揆一投降無效後,即調集火砲朝城堡砲轟,然而在從大員市鎮朝城堡進攻時,卻遭荷軍居高臨下擊退。之後鄭軍即採取長期圍困,同時將多數部隊派往各地囤墾以解決糧食不足的問題。五月二十八日,荷蘭東印度公司得知台灣戰況後,決定派七百人、戰艦十艘赴台。七月初五日抵達。之後雙方稍有接觸,但均無較大戰事。至八月二十三日(9月16日),雙方再度海戰,鄭軍經一小時激戰,擊毀荷艦二艘、俘小艇三艘、殺敵百餘人,其餘荷艦逃往遠海。

閏十月,荷軍發動作最後一次攻擊,但仍寡不敵眾,之後又有日爾曼傭兵逃脫向鄭成功說明堡內荷軍士氣低落,並指出欲取熱蘭遮城,必先取其衛星碉堡烏特勒支碉堡(位在今安平第一公墓),奪取該碉堡則可居高臨下砲擊熱蘭遮城最脆弱的四角附城。鄭成功遂於該月著手準備攻城計畫。

十二月初六日(1662年1月25日)鄭軍於鯤鯓半島發動總攻擊,以大砲不停轟炸,當日即發出2,500發砲彈,其中1,700發左右打向烏特勒支碉堡,幾乎將之夷為平地,荷蘭守軍被迫自行炸毀碉堡殘餘部分後撤退。此役徹底瓦解了熱蘭遮城內守軍的士氣,兩天後大員評議會決定議和談判。

大員長官揆一於同年十二月十三日(1662年2月1日)簽字於締和條約投降,至此,台灣台江領地,盡落鄭成功之手。

鄭成功統治時期[编辑]

鄭成功建國後,下令屯墾台灣,北至噶瑪蘭、南至瑯嶠。然而,大肚王國與瑯嶠的反抗,鄭成功實際上的統治區域大約是從二林茄藤的範圍之間。1662年,王世子鄭經與幼弟的乳母陳氏通姦,鄭成功勃然大怒,下令人在廈門的鄭泰斬殺世子,鄭泰因不忍而違抗王命。1662年6月23日,罹患瘧疾(來源請求)的鄭成功於盛怒之下薨逝,年38。死時吩咐弟鄭襲要輔佐兒子統治東寧[22]

1681年(永曆三十五年)四月鄭克塽追諡其祖父為諡號「潮武王」。鄭成功從攻克台灣到逝世為止,僅僅統治台灣1年又數月。

鄭襲統治時期[编辑]

1662年(永曆十六年)6月,延平王鄭成功薨逝。黃昭蕭拱宸等人以鄭經得罪先王不得繼位為由,於安平擁立鄭襲(鄭成功之五弟)為國主,將軍馬信黃安不從。賞勳司蔡政奉鄭成功之袍入廈門洪旭等人遂擁鄭經為王。同年11月,鄭經命周全斌五軍戎政,親率陳永華馮錫範等人入鹿耳門右虎衛黃安聞訊後,率師前來會合,進王城誅殺黃昭蕭拱宸等人。事後,鄭襲遭鄭經押回廈門軟禁。[23]

鄭經統治時期[编辑]

嗣位之爭結束後,鄭經繼位。1663年初,鄭經以洪旭廈門鄭泰金門鄭經聽說鄭泰與之前擁立鄭襲為王的黃昭有書信往來,便懷疑他亦參與逆謀,因此欲召見他,鄭泰卻稱病不見。參軍陳永華以鄭經將回東寧為由,委任鄭泰為「居守戶官」,鑄印送至金門並邀鄭泰入廈門餞行。7月10日,鄭泰率兵船赴宴,被鄭經扣留軟禁,船艦皆為周全斌所併,只有蔡璋逃回金門。鄭泰之弟鄭鳴駿與子鄭纘緒率部屬及家眷入泉州投降清朝。鄭泰聞訊後自縊。鄭泰死後,鄭經鞏固了自己的王權。

1663年11月18日(永曆十七年十月十九日),清朝與荷蘭組成聯軍進攻廈門、金門,鄭軍不敵,退往銅山。戰後軍心不穩,大將周全斌降清,鄭經只好退回台灣。1665年,清荷聯軍繼續進攻澎湖,遭遇颱風、無功而返,清朝於是放棄了攻佔台灣的企圖,轉而與鄭經談判。清朝的立即威脅解除後,鄭經開始強化對台灣的統治力,鄭經於1666年率兵進攻駐守雞籠的荷蘭軍隊,雖未成功佔領,但荷蘭方面認為雞籠難以防守,1668年棄守雞籠,亦從此放棄台灣。1667年7月,鄭經與清朝展開第一次談判,鄭經聲稱台灣「非屬版圖之中」、「東連日本,南蹴呂宋,人民輻輳,商賈流通。王侯之貴,固吾所自有,萬世之基已立於不拔」;於1669年的和談中,派遣柯平葉亨泉州與清廷議和[24]。鄭經再度強調鄭氏佔領台灣是「建國東寧」、「於版圖疆域之外,別立乾坤」,然而兩次的談判鄭經皆以不接受薙髮拒絕清朝[25],並用箕子朝鮮作比喻,談判最終破局[26]

對台灣的統治能力日漸鞏固後,鄭經試圖以貿易來提升東寧的國力。除了與清朝進行走私貿易外,日本的德川幕府也是東寧國的重要貿易夥伴,東寧大量進口日本的等金屬與盔甲,以武裝自己的軍隊,雙方貿易於1665至1672年達到高峰,鄭經更允許日本商人居於雞籠,以促進東寧與日本的貿易交流。日人以「東寧国王」稱呼[27]。鄭經亦於1672年邀請英國東印度公司來到東寧國,並與之簽訂通商條約,出口糖與鹿皮並進口西洋以增強東寧軍隊的戰鬥力,另外更請求英國人訓練砲兵,戰爭時更借用英國砲兵手作戰。

1673年,清朝平西王吳三桂起兵反清,史稱三藩之亂。1674年4月21日,清朝靖南王耿精忠起兵響應,隔海邀請鄭經加入,鄭經允之西征。鄭經渡海後,要求耿精忠將漳州泉州交給自己,但佔領整個福建的耿精忠卻拒絕之,鄭經遂出兵佔領海澄同安,雙方開始交惡。然而,泉州、漳州以及潮州陸續投靠鄭經,耿精忠見情勢不對便出兵進攻泉州,但卻被東寧將軍劉國軒擊退,雙方接著又持續相互進攻、戰鬥。1675年,耿精忠與鄭經談判,雙方以楓亭為界,北屬耿氏、南屬鄭氏,平息戰鬥。1676年,鄭經擊敗平南王尚之信,迫使尚之信加入反清行列,鄭經隨後佔領惠州。由於鄭經於擁有漳州、泉州、潮州、惠州等四座首府後,又攻下汀州,因此與耿精忠的聯盟再度破裂,腹背受敵的耿精忠只好降清。耿精忠降清後,獨自面對清朝軍隊的鄭經節節敗退,最後只好退回廈門。

1677年退回廈門後,清朝再度與鄭經展開和談,清朝康親王傑書向鄭經許諾鄭經若從中國沿海的島嶼撤退,就答應比照朝鮮讓東寧成為清朝藩屬並與東寧通商、永無猜嫌。1678年的和談中,清朝將領賴塔給鄭經的書信中聲稱,如果鄭軍肯退守台灣,則「本朝何惜海外一彈丸之地」,鄭氏可永據台灣,清廷當成朝鮮、日本,不必剃髮易衣冠、稱臣納貢可也不可[28]。鄭經予以拒絕。

1680年,鄭經從廈門撤守台灣。回台灣後,鄭經意志消沉,移居北園別館,終日飲酒賦詩、棋藝書畫、出外狩獵,將東寧國政全權交予監國世子鄭克臧與諮議參軍陳永華

1681年3月17日,鄭經因狩獵摔傷不治,薨於北園別館,得年40,統治東寧國近20年。1681年(永曆三十五年)四月剛登基的元子鄭克塽追諡其父王為「潮文王」。

鄭克臧統治時期[编辑]

1679年,鄭經西征清朝之際,聽陳永華之請將王子鄭克臧立為世子,並授職為監國,號監國世孫。由於其辦事英明果斷,頗有其祖鄭成功之風範,因此人稱東寧賢主,但也因此得罪了王叔鄭聰等人。1680年,鄭經西征無功而返,監國世子繼續執政,並深得父親鄭經之信任,但後來總制陳永華去世,因此監國漸漸在政治上孤立無援。1681年(永曆三十五年),延平王鄭經薨逝。逝世前,於北園別館將監國鄭克臧託付給劉國軒。

鄭氏宗親鄭聰等人眼見鄭經已薨,便與馮錫範劉國軒等人聯手向董太妃進讒言,汙陷鄭克臧乃李氏之螟蛉子,董太妃一時不察便下令收回鄭克臧之監國印璽。得到董太妃允許後,劉國軒與馮錫範便領兵進入延平王府捉拿監國、囚禁於北園別館,並於當夜遭鄭聰等人刺殺。監國遭刺殺後,原意僅免監國職的董太妃亦無力挽回,遂命監國夫人陳氏將監國之屍送返延平王府、收斂守喪。喪畢,陳氏自縊。自責的董太妃也於同年6月去世。

太妃死後,東寧大權落入外戚馮錫範與劉國軒之手,因此馮錫範立其婿鄭克塽元子)為王,民心從此渙散,東寧國亦從此一蹶不振。[29]

鄭克塽統治時期[编辑]

世子鄭克臧遭弒殺後,太妃亦於6月去世,東寧國的實權落入勇衛馮錫範手中,他於是擁立自己的女婿-元子鄭克塽為王,東寧民心漸漸渙散。1682年9月,鄭氏降將施琅上書清聖祖請求征台,康熙允之。翌年6月,施琅奉康熙詔,進攻澎湖。經過澎湖海戰後,7月中旬,施琅順利擊潰劉國軒所率領的東寧海軍,攻佔澎湖。

澎湖海戰後,鄭克塽於廷上徵眾臣議,朝臣分成死守台灣、遷呂宋島再戰與降三派。1683年(永曆三十七年)9月,與眾臣商議後,鄭克塽選擇了劉國軒的建議,呈降表予清。鄭克塽降清不久,明朝寧靖王朱術桂便自殺、施琅入台納降。自此,東寧亡國。從1661年(永曆十五年)4月鄭成功入台到鄭克塽1683年(永曆三十七年)9月降清為止,鄭氏計在南台灣經營共23年。[21]

亡國後[编辑]

清將領施琅鄭克塽投降後,台灣正式進入清治時期。清朝消滅東寧後,除了大舉毀滅東寧王朝的文化,更將東寧朝臣們與其親屬大舉遷往清國。其中,鄭氏王族納入上三旗管束;文武官員與士兵則分別遷至在山東山西河南諸省墾荒,使台灣失去可能領導反清的人物。至於東寧的大量遺民,清廷則採取以漢治漢的策略,長期以攻台將領擔任台灣軍事首長。如福建水師一職從1684年至1721年計37年間共歷施琅張旺吳英施世驃四任提督,除張旺之外,其他皆是攻台將領,尤其是施琅、施世驃父子共任職達25年之久。在路陸提督方面由萬正色吳英藍理皆為攻台將領。[30]

歷代君主[编辑]

御名 廟號 諡號 千歲神祇 登基前身份 父親 王妃 在位時期 歷史事蹟
鄭成功 武王 鄭府千歲 南明都督 鄭芝龍 董氏 1655年—1662年 攻台之役佔南台灣建國
鄭襲 鄭芝龍 1662年 與世子鄭經政爭失敗,遭殺害
鄭經 太祖 文王 鄭府二千歲 世子 鄭成功 唐氏 1662年—1681年 建國東寧[31]、參加清朝三藩起事戰爭
鄭克臧 鄭府三千歲 世子 鄭經 陳氏 1681年 東寧之變中遭廢位、殺害
鄭克塽 元子 鄭經 馮氏 1681年—1683年 東寧之變政變奪位、亡國之君

王族世系圖[编辑]

粗體數字為在位年代,表中的上色西元年為重要年(例如「登基」、「去世」、「冊封」、「降清」)。

鄭芝龍
1604-16461661
田川氏
董王妃
1. 鄭成功
1624-165516611662
2. 鄭襲
?-16621662
陳昭娘
3. 鄭經
1642-16621681
唐王妃
4. 鄭克臧
1664-167916811681
5. 鄭克塽
1670-168116831707

地理與人口[编辑]

疆域[编辑]

行政區劃[编辑]

民族[编辑]

東寧王國的主體族群大多數為河洛人,也就是今日所稱的閩南人,東寧王國同時也是歷史上第一個由河洛人建立的國家。東寧王國上至王室以及統治核心、下至庶民大多數也是河洛人。除了河洛人之外,東寧王國內亦有少部分的客家人以及原住於台南的西拉雅人

政治[编辑]

政治制度[编辑]

東寧國是由閩南人所建立的國家,所以在官制方面與漢文化圈的國家有很大的相似度,當然亦有其獨有的官制。

東寧國是一個君主制國家,在行政上,延平王擁有至高的權力。延平王之下,有諮議參軍,總理國政、為宰相之職。參軍府轄下又設立六官),六官之下又設左右協理,協理之下為左右都事。另外,又設立察言司承宣司審理司賞勳司中書科儲賢館育冑館等官僚機構。1674年,鄭經西征清朝,命陳永華東寧總制,於六官之上;然而,鄭經諸弟驕橫難制,鄭經因此於1679年立長子鄭克臧世子,並授職監國,於總制與六官之上,總理東寧國政。東寧之變後,馮錫範掌權,並以侍衛掌政,未設諮議參軍以及東寧總制之職,而六官則繼續實行。六部官員在鄭成功時自稱為卑職,在鄭經時改為臣[17]

地方行政方面,可分為兩個階段:鄭成功時期與鄭經時期。1661年,鄭成功攻打南台灣,五月佔普羅民遮城,改赤崁地方為東都明京,臺灣總地號為「東都」、或東寧[16]。設承天府,下轄天興縣萬年縣二縣,另設澎湖安撫司。其中,天興縣治設於佳里興,(今台南市佳里區)轄區涵蓋今日嘉南至台北的台灣西部區域。另外,萬年縣縣治設於二贊行(今臺南市仁德區二行里),轄區除了包含台南一部外,也涵蓋高屏地區。雖然轄區涵蓋的範圍甚廣,但實際上鄭氏政權對大部份區域毫無控制權。而於行政區劃定後,鄭成功即派楊朝棟擔任承天府府尹莊文烈祝敬分別擔任天興縣知縣及萬年縣知縣。這是台灣首度實施郡縣制度[21]鄭成功薨逝後,繼位的鄭經於永曆十八年(1664年)。同時,他又將承天府轄下的天興、萬年兩縣改制為州。承天府典兩州下,又增設三安撫司(澎湖安撫司、南路安撫司、北路安撫司)、四坊(東安坊、寧南坊、西定坊、鎮北坊)、二十四里及數量不等的台灣原住民社。其中,澎湖安撫司、南路安撫司、北路安撫司設安撫使,州設知州、坊設簽首、里置總理。其中,簽首及總理兩職負責如:戶籍、遷徙、婚嫁、出生、死亡等基層民事,並規定按時彙呈州府。官制如下:

承天府府尹[编辑]

明鄭於永曆十五年(1661年)設置承天府作為最高地方行政單位,以承天府府尹主其事。永曆十八年(1664年),承天府被鄭經所廢,承天府府尹亦裁撤取消。

承天府府尹
國籍 首任 末任 任數 時間 行政中心
南明(明鄭) 楊朝棟 翁天祐 4 1661年-1664年 台灣台南

東寧總制[编辑]

永曆二十八年(1674年)明鄭設立東寧總制,作為鄭經三藩之亂期間前往清朝征戰時,總制台灣之用。擔任此官職的為陳永華。而在鄭經於大陸的軍事行動失利回台後,東寧總制仍持續保留。永曆三十四年(1680年)五月,陳永華因病辭卸該官職,並於同年七月逝世。之後,即無人擔任該官職。

東寧總制
國籍 首任 末任 任數 時間 行政中心
南明(明鄭) 陳永華 陳永華 1 1674年-1680年 台灣台南

軍事制度[编辑]

#軍事

民族政策[编辑]

禮遇明朝宗室[编辑]

東寧在名義上以明朝之一部自居,奉南明永曆帝為正主,以永曆為年號,但實際統治者為延平王。鄭成功仍在中國發展時,曾獲永曆帝特准設置六官方便施政,並可委任官職,武官最高許達一品,文職可達六部主事。鄭成功每次拜封官員,都請寧靖王朱術桂和明朝宗室在旁觀禮,以示尊重體制[32]。鄭成功來台後,依然優禮明朝宗室,接待魯王世子朱桓、瀘溪王朱慈曠、巴東王朱江等多名宗室到台灣[33]。永曆十七年(1663年),繼位延平王的鄭經也迎寧靖王到東寧,於承天府府署(今臺南市赤崁樓)旁的西定坊建立寧靖王府邸,並供歲祿。

文化[编辑]

教育[编辑]

明鄭所建的全台首學

1661年鄭成功擊退荷蘭東印度公司後,雖然隔年去世,不過繼承者鄭經與明鄭主要官員陳永華積極從事台灣教育工作。永曆二十年(1666年),陳永華於當時東寧首都承天府建造全台灣第一座孔廟(今台南孔廟),並在孔廟左廂內設置國子監,即今該地全台首學由來,這也是全台灣的第一所由官方出資興辦的求學場所,名字稱為官學,又因為設於孔廟內又稱為儒學

在選才方面,於各社設學校,八歲入小學,教授經史文章。天興、萬年二州,每三年舉行科舉考試。通過州試者可參加府試,通過府試者又可參加院試,各試策論,取三試皆通過者入太學。月課一次,給廩膳。三年大試,拔其尤者補六科內都事。

服色[编辑]

裳袴是東寧漢人的本著。但起初台灣不產織造,曾仰賴大陸進口布料

清廷控制全中國的過程中,由於強制推行薙髮易服圈地等政策,遭到了各地漢民大規模的武裝抵抗,導致了清軍的血腥鎮壓,尤其以江東江南一帶為殘酷,如揚州十日嘉定三屠

古代漢人移民台灣即「著衣冠,傳香火」,台語中的「裳袴」(sann khòo衫褲 )即是指傳統衣裳。至明鄭治台期間,台灣漢族居民其衣飾也遵循著傳統的明朝之制。1667年鄭經面對清王朝總兵孔元章曾說:「東寧遠在海外,非居版圖之中,王侯之貴,吾自所有,衣冠之盛,不輸中土。」顯示東寧王朝奉傳統漢民衣冠禮俗之盛,當時曾達巔峰。鄭經面對清王朝的數度招降曾作詩賦抒發堅持東寧王朝維繫傳統衣冠的氣概。

  • 《滿酋使來有不登岸不易服之說憤而賦之》
王氣中原盡,衣冠海外留。
雄圖終未已,日夕整戈矛。

此時東亞政局中,臺灣漢人仍保留傳承兩千年傳統漢民衣冠,與已為滿族所統治的中土,所施行的滿式服飾制度有別,而形成兩種不同的衣飾文化。所以不論是鄭成功所穿著的冑甲戰袍;或是頭戴折上巾冠帽、翼善冠,身穿寬衣寬袖的交領官袍。還有協助鄭成功擔任策士的通事何斌客家籍),他頭戴四方儒巾,身穿寬衣交領大襟袍,也都是明代的式樣的漢服

1650年代後,清朝多次嘗試與明鄭政權和談,但從鄭成功以至鄭經,服制問題始終是明鄭與滿清雙方談判時,所重視的條件之一[34]

康熙二十二年(西元1683年)明鄭降清,台灣漢人的衣冠服儀制度也有所轉變,根據文獻的記載:「十九日(1683年7月),施琅遣侍衛吳啟爵至台曉喻薙髮…。二十日,克塽令兵民悉遵制削髮。是日,福建總督姚啟聖亦遣…至台招撫,見兵民已薙髮,知功歸於琅,…。十八日,克塽率文武官佐悉薙髮易服」。從這段內容中得知明鄭最後一位繼承者鄭克塽被招撫的過程。鄭克塽已知政局大勢已去,於是藉由遵循滿族男士衣冠制度中的「薙髮令」,以表彰歸降於滿清的心意。

宮殿[编辑]

今日之赤崁樓,曾為延平王城

延平王府為東寧的統治者延平王之宅第。荷蘭人退出台灣後,鄭成功熱蘭遮城(Zeelandia)為王府Ông-hú),東寧人民稱之為王城Ông-siânn)。王府分為內、外兩城。內城有三層,上層為延平王寢殿、下層為與諸臣商討國事之處、地下室則為棧間。外城則為營房,原荷蘭時期所設的商場市集則移往王城之外。1662年(永曆十六年)6月,鄭成功於王府上層,因此供俸之神位亦位於上層。1664年,鄭經主政東寧,因為王府設於與本島有台江之隔的安平,所以聯絡、取水不便。更因鄭經畏懼紅衣王爺與鄭成功之幽魂,因此另在赤崁興建王府,作宴居之用。

1664年,為維持正統之名,鄭經從福建迎寧靖王至台灣。並於承天府(今赤崁樓)旁的西定坊建立寧靖王府邸,並供歲祿於朱術桂。1681年,鄭經去世,鄭克塽繼位。1683年清將施琅贏得澎湖海戰之勝利後,鄭克塽投降清朝,而寧靖王朱術桂則連同五位后妃一起自殺。東寧亡國後,寧靖王故宮改建為天后宮,供俸媽祖,即為今日台南的大天后宮

北園別館是文王鄭經為其母親董太妃所興建的別館,即今日之台南開元寺。由於建於王城之北,故稱之北園。園面西、向台江,環境清幽、儉樸雅致。1680年(永曆三十四年)鄭經西征清朝無功而返,遭董太妃責備,因此漸漸無心於國事,又加上元老重臣陳永華楊英柯平等人相繼去世而更受打擊。因此,移居北園別館。1681年,鄭經薨逝於此館。同年又發生東寧之變監國鄭克臧於此遇害。數月後,董太妃逝世於此。董太妃逝世後,北園漸漸荒廢。

語言[编辑]

目前並無史料可證明鄭定有「國語」或「標準語」。但據「郭弘斌:鄭氏王朝」披露,明鄭時期,當時民间普遍使用的的語言應是閩南語泉州腔,並形成一個以閩南人為主體的社會體系。且根據荷治時代的台灣人民、地名等音譯,與閩南語相同。如Zeelandia(荷文意為海中之地)譯為熱蘭遮,Coyett為揆一(最後一任荷駐台長官)、Tyawan為台灣等。後來漸漸吸收部份原住民族語、荷蘭語日語等而成為今日的台灣閩南語。與當時明朝政府的官方語言江淮官話及今日中華民國遷台時期所使用之「國語」不同。不过当时中国官僚阶层通行南京官话,而明郑部分将领有曾在南明朝廷任职的经历。部分明郑官员应该有使用南京官话的能力。臺灣客家語亦通行於客家地區客家人荷治時期即已渡臺(例如荷蘭通事何斌[35],鄭軍中亦有多位客家籍將領(如劉國軒)隨同鄭成功攻取臺灣。

曆法[编辑]

文藝科學[编辑]

作家 作品 性質
鄭成功 延平二王遺集 文學
鄭 經 延平二王遺集》、《東壁樓集 文學
朱術桂 絕命詞 文學
沈光文 文開文集》、《流寓考》、《台灣賦
草木雜記》、《台灣輿圖考
文學
科學
王忠孝 王忠孝公集 文學
徐孚遠 釣璜堂存稿 文學
楊英 先王實錄 史學

音樂[编辑]

1662年,鄭成功在台灣建立政權,不少閩粵(福建、廣東)居民紛紛來台,台灣成為閩粵漢人的移民目的地之一。因此,帶來了閩南、廣東的民間音樂。例如:說唱南管北管歌仔布袋戲客家八音。歌仔即是為發源自宜蘭本土戲劇歌仔戲的原形。

宗教[编辑]

道教、佛教與民間信仰[编辑]

祭祀官方性質的有「明朝護國之神」稱號的真武玄天上帝真武廟、鄭氏另外又祭祀教人忠義,保佑商業的關帝關帝廟數量更是當時之冠。設民廟者寥寥無幾,有守護水師媽祖廟,有慈悲送子,廣渡眾生的觀音亭;保身康健的醫神大道公廟;以及主祀地府主宰,五嶽山神之首東嶽大帝東嶽廟

真武與媽祖[编辑]

由於明王朝極重視代表眾星拱辰真武玄天大帝,奉玄天上帝(上帝公)為護國之神。[36]故東寧亦將明朝「護國家神」真武大帝奉為王朝守護神;香火傳入大員後大力興建真武廟,促成來台漢人熱切信仰真武大帝;其中位階最高的臺南北極殿享有「大上帝廟」美譽,為官階最高之大廟,敬以春秋兩大祭。當時中國渡來漢民、兵士、商船航行海上需依靠北極星以進行船舶導航,因此來台漢人亦多數信奉上帝公。[37]但女神媽祖早已名震閩南,水師官兵有相對少數的媽祖信徒,故明鄭官方亦偶祭祀之。

清王朝攻台是利用當時相對少數的媽祖信仰,對明鄭官兵發動心理攻勢,因此東寧王國滅亡後,清廷便大肆在台宣揚媽祖神蹟,貶低原有的真武信仰與廟宇位階。故東寧王國盛行的玄天上帝延至清治時代中葉後逐漸不及於媽祖。日後清王朝遂利用媽祖信仰之宣傳戰對付各種抗清運動,歷經日治時期民間對傳統信仰的凝聚力,最終使媽祖成為信仰主流。[38]

儒教[编辑]

至聖先師孔子廟,素為文人所重。明鄭東寧總制陳永華建了臺南孔廟,附設學堂,人稱「全臺首學」。

基督宗教[编辑]

臺灣北部本為西班牙殖民,有許多天主教信徒,在西班牙敗於荷蘭後多已離去。至於基督新教方面,在荷蘭統治時期基督教密不可分,研判當時已有不少漢人新教徒及新港社原住民新教徒。代表人物為鄭成功在台通事何斌。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敗退離台後,基督新教也與荷蘭人一起退出台灣,在台灣傳播首度中斷。[39]

國家象徵[编辑]

延平王旗[编辑]

延平王徽[编辑]

外交[编辑]

與清朝的外交[编辑]

鄭經曾派柯平葉亨與清廷議和,並要求禮遇同等於李氏朝鮮的國與國地位,但不被慕天顏接受[24]

與日本的外交[编辑]

由於清朝對明鄭(東寧)勢力的封鎖,鄭經便開啟對外貿易,其中包含與日本的往來。當時對日本主要輸出品為稻米、鹿皮、蔗糖及來自中國的絲織品,輸入盔甲棉布瓷器等,雙方的貿易量在1665年到1672年達到高峰[40][41],為了加強雙邊的貿易關係,鄭經允許日本商人住在基隆[41]。也因為通商頻繁,東寧亦流通當時日本的貨幣-寬永通寶[42]

與朝鮮的外交[编辑]

1667年农历五月初十日,台湾4艘货船从台湾起程,前往日本贸易,以及请求日本出兵帮助台湾反攻大陆。途中遇风,1艘货船于五月二十三日漂到朝鲜,二十五日在朝鲜王朝济州岛大静县猊来里浦浦口东边歧头处,被当地政府发现。船上95人,自称明朝官商,引起朝鲜兴趣,随即他们被带往汉城。朝鲜自身以“小中华”自居,崇明反清,同情汉族被清朝统治不得已剃发易服,所有如何处置该船及人员就在朝廷上引发争执,很多朝鲜士大夫听说“明朝还存在”,异常激动。但由于怕得罪清朝,朝鲜显宗最终还是力排众议,决定把他们送交清朝。结果清朝将95人全部杀害。此后朝鲜对台湾明鄭集团漂来船舶改变办法,不准其登陆,就地遣返,以避免再次发生此类悲剧。[43]

與大肚王國的外交[编辑]

與英國的外交[编辑]

1670年7月,與英國東印度公司簽立十三條通商約款,並且在安平設立商館,主要內容為英人可在台灣自由貿易關稅為百分之三,公司可得視需要隨時提出條款,台灣國王(鄭經)應盡量承認。為台灣史上第一份國際通商條約。1675年兩方再增補充條款十條。[44]

與南洋的外交[编辑]

經濟[编辑]

農業經濟[编辑]

在經濟方面,明鄭於台灣經濟史仍佔有一定比例。其中,以經貿與農業為主。於農業經濟方面,為了解決軍隊兵糧問題,不論鄭成功或鄭經基本上都貫徹「寓兵於農」的策略,也是諸將士平日分散各耕地,按鎮分地、按地開墾。這種具有營盤田文武官田的土地私有制,於定則徵賦的經濟模式下,大量提供經濟產能。根據統計,包含承襲荷據已開墾的「王田」、後續開發的營盤田、官田、私田等,明鄭時期拓墾的田地超過一萬八千四百五十四以上。此等經濟開發,雖造就農耕文化盛行的漢人,但鄭氏王朝擴張領土的行動,卻也同時讓台灣原住民面臨比荷據時期更嚴重的生存危機,[21]導致與大肚王國發生衝突,並對平埔族展開屠殺。為了軍需民食,台灣農產重心由糖轉米,這個農業經濟的性格轉變直至今日仍影響台灣。西元1665年,陳永華的農業水利更促使漢人移民至今高雄的方向發展。除此,陳永華引進同安製鹽法至台灣來發展鹽業經濟,除此尚有鹿皮、鹿角、鹿脯等土產的外銷,因此多鹿的台灣,來自原住民團體的捕鹿業,也是早期台灣的重要經濟產業活動。

貨幣制度[编辑]

東寧委託日本,於長崎鑄造之永曆通寶

鄭成功奉明朝為正朔,因此發行永曆通寶銅錢作為流通主要貨幣。鄭經主政後,陳永華的中央政府體制,除了可以行使及於台灣南部的主權力量,也著實成為一個個別經濟體。由於貿易對象眾多,因此流通東寧的貨幣可以分為銀幣銅錢二類,銀幣又有銀元與銀錠二者。

銀元主要是西班牙銀元,於荷蘭與西班牙時期大量進入台灣流通。東寧建國後,銀元持續流通,依外型與重量主要分為劍錢圓錢方錢以及等類型:

  • 劍錢:重9錢,主要為荷蘭人所鑄。
  • 圓錢:又稱為「花欄錢」,重7錢2分,因此俗稱「七二銀」。同時亦有2當1以及4當1的重3錢6分與重1錢8分者。另外又有重6錢8分者,俗稱「六八銀」。
  • 方錢:與圓錢同重,皆7錢2分,俗稱「番餅」。
  • 茇:即「銀角仔(gîn-kak-á)」,重1錢8分、9分或4分5釐。來自咬留吧(爪哇)以及呂宋

銀錠多由鄭氏從大陸攜入台灣,加以戳记。東寧戶官楊英,曾遣人前往麻豆社新港社目加溜灣社以及蕭壠社,以銀錠交易買糴禾粟。

銅錢,鄭成功在台灣發行永曆通寶,同時明朝其他時代銅錢、宋元等前朝銅錢和日本銅錢同時流通與市。

  • 永曆通寶:永曆通寶在永曆帝當政時在中國西南地區開鑄,明鄭亦行用此錢,1662年永曆帝死後,鄭經奉永曆正朔而自主在台灣繼續發行。由於台灣不產銅,因此鄭經主政時期分別於1666年(永曆二十年)、1674年兩度委託日本長崎鑄造銅錢「永曆通寶」。其錢文文字複雜多樣,鄭經所發行主要分四類型:篆書行書行楷以及草書[45]
  • 其他時期銅錢:南明同期鑄造的永曆通寶、弘光通寶、隆武通寶等,以及明朝其他時期銅錢、宋元等前朝銅錢等當時亦行用于明鄭。
  • 日本銅錢:日本寬永時期鑄造的「寬永通寶」亦流通於明鄭。

山海五商[编辑]

鄭成功創立山海五商。山海五商分為山五商與海五商。山五商採購絲綢商品,分別以五行「金、木、水、火、土」為商團名,分布於北京蘇州杭州山東。海五商則掌管販運東西兩洋之船舶,分別以五常「仁、義、禮、智、信」為其商團名,皆設立於廈門。山海五商下又設有分支行號,遍佈中國東南各大城港。

「山海商批貨,海五商銷貨」為山海五商之分工模式。山五商向利民庫領取公款,於蘇、杭等地收購絲綢瓷器等貨品,並交予海五商後,再至利民庫結帳並提領下一批公款。海五商交接獲物後,交予船隊。船隊交易結束後,再至利民庫結帳。山海五商各司其職。船隊方面則以航線作為區分。東洋船隊以日本台灣呂宋為主要航線;西洋船隊則是航行於南洋波斯,戰爭時轉調戰船使用。山海五商與東西兩洋船隊皆隸屬於中央的戶官管轄之下,財務各自獨立,無從屬關係。另外,「領本獨立販運個商」則是向鄭成功借貸資本、繳交利息並受監督的商團。將蘇杭貨品運至海外銷售,回航時採購海外貨物並售予廈門之海五商。無論山五商、海五商或者是個體戶商團,除了商業活動外,亦從事情報工作。

鄭經主政後,承繼之。1664年(永曆十八年)退守台灣後,清朝實施遷界令,山五商受盡挫折。後採取陳永華之議,以賄賂、秘密交易之手段突破封鎖。鄭經西征清朝時,廈門島之商業再度興盛,而舟山群島則利用行賄,偽裝漁船、獵船出海貿易,並派出海軍巡邏保護海上貿易之安全與順暢。

鄭英通商條約[编辑]

鄭經繼位延平王後,積極拓展國際貿易,因此派出使節團至萬丹(Bantam,今日的西北爪哇)邀請英國東印度公司來東寧進行貿易通商並給予英方優惠禮遇。1670年(永曆二十四年)6月3日,英方船艦萬丹號(The Bantam Pink)與珍珠號(The Pearl)航抵台灣。同年9月10日,英方指揮官克利斯布(Ellis Crisp)與鄭經簽署非正式通商協議。鄭方同意英方20項條款,主要內容大致為:允許英船自由貿易;英人在台可以自由買賣,並將糖與鹿皮等貨品運銷日本呂宋等地。鄭方則向英方提出17項要求,主要內容大致為:英方船艦入港時須將火砲火槍移交鄭方暫管,離去時歸還;進口貨物售後須繳交關稅3%;派駐2名砲手與鐵匠1名為國王(鄭經)服役並為鄭方製造槍砲;要求英方供應火藥200桶、火繩槍200挺以及英國鐵100擔。

1672年10月13日,鄭英正式締結條約,雙方將先前協議精簡成13條,英方雖對於「入港繳交武器」與「進口稅3%」等要求頗有微詞,但仍然概括接受之。正式條約明文規定鄭方須將砂糖皮革等貨品之年產量的三分之一售予英籍商人。鄭方要求之軍需品雖不見於此條約,但正式條約第4條仍載:「公司所屬英國人或其他國人,在英國首長之允許以及本人同意之情況下,得被鄭方留用或徵用為其國王或臣民服務。此條約對英方來說是為了拓展國際貿易版圖,而鄭方則是為了取得軍火以增強軍事力量。

簽訂條約後,英國東印度公司於1672年在安平設立商館,而英方則是積極爭取與清朝、日本進行直接貿易,但與日方交涉重新設立商館,仍遭日方拒絕。1675年,鄭經為獲得英製武器,因此與英國東印度公司追增補充條款:英方運銷之貨品應有槍200挺、鐵100擔,而鄭方則是同意英方於廈門設立商館。

雖然雙方簽訂通商條約,但英國東印度公司卻因鄭方對貨品的種種限制而經營不善。1680年,鄭經西征失利,英國東印度公司因此關閉廈門商館。台灣商館則因為英國貨品不易銷出;絲綢緞無法取得;與日本之貿易不通;鄭方對商品的嚴格管控,仲介貿易利潤無法獲得;鄭方積欠大量貨款債務,所以無法繼續維繫雙方關係。1681年,英國人關閉台灣商館,僅留一人代理清理債務。雙方關係遂告一段落。

軍事[编辑]

鄭成功勢力範圍示意圖

鄭成功與陳永華鄭經劉國軒經營的屯兵態勢或軍事規模是台灣首見。永曆十五年(1661年),鄭成功除固守金門數萬水師之外,親自率領約25,000名士兵攻打台灣大員,打敗荷蘭東印度公司的部隊,展開對於台灣的統治。

明鄭軍事制度與組織淵源複雜,且經多次變革。如簡化之,其官職大約可分為五軍戎政(五軍戎務)、總督軍務管軍提督將軍親軍衛鎮陸師鎮水師鎮監軍數部份。

永曆三十七年(1683年)明鄭覆滅後,鄭軍將領與軍隊悉數被強迫內渡中國,而據《欽命太保建平侯鄭造報官員兵民船隻總冊》,據守台灣的官兵共有37500名。

主要軍事力量 兵力 統帥 指揮統治 時間
鄭軍 37500名以上 延平郡王 延平郡王、正總督 1662年-1683年


先前機關:
荷蘭東印度公司
台灣軍事
1661年-1683年
後繼機關:
台灣鎮大清帝國)

親衛軍[编辑]

提督之下設「衛」與「鎮」。衛為親軍,鎮則非親軍。鄭成功尚未占領台灣之前,親軍為鎮,稱為「親丁鎮」。1650年增設「戎旗鎮」。1652年親丁鎮全鎮覆沒,而未再設置之。1656年擴編戎旗鎮為左右二鎮,1658年則改名為左右武衛。同年,又增設仿日本武士的親軍部隊-左右虎衛。1662年,鄭經為國主,升左虎衛黃安勇衛,其位於武衛與虎衛之上;黃安歿,諮議參軍陳永華繼之。又設置侍衛,由馮錫範統領,位於勇衛與武衛之後。鄭經死後,外戚馮錫範發動政變,殺監國克臧,改立元子鄭克塽為王,並開始以侍衛掌政、統領六官,直至東寧滅亡。

特種鎮營[编辑]

特種鎮營中,馬兵有北鎮以及鐵騎鎮;火器有神器鎮鄭成功攻台成功後,建立護衛鎮,由荷蘭時期尼格羅人種裔傭兵「烏鬼」(Oo-kuí)組成,手持步槍,專門守衛延平王府

影響[编辑]

建國東寧之事實[编辑]

明鄭統治南台灣的時間雖然不長,對台灣之政治認同的發展卻有極重要的意涵。一方面,它不只是台灣歷史上第一個漢人政權,也是一個事實上獨立的政權[46][47]。鄭成功在驅逐荷蘭人以後,將大員改名為「東都」,為解決兵糧問題,令諸將士寓兵於農,按鎮分地、按地開墾。到了鄭經時,採陳永華之議,建立完整的中央政府體制,體制層次分明,宛然一獨立國家。英國、日本等國家也將南台灣視為一個獨立國家進行貿易往來;英國東印度公司曾與鄭氏政權簽訂通商條約,當時英國人直稱其為「台灣王國」或「福爾摩莎王國」,英國東印度公司上書鄭經時,則稱呼其為「陛下(Your Majesty)」[48]

越南明鄉人始祖[编辑]

位於胡志明市第5郡的盛嘉明鄉會館,門聯為:
嘉獻復振基光舊,盛德長留廟貌新。

鄭經在三藩起事時出兵大陸,後因戰事不利撤退,若干將領四散海外,禮武鎮總兵楊彥迪投奔廣南(越南),二鎮總兵周雲隆率一隊船在舟山,房錫鵬也有一支船隊在浙江烏洋黃進琉球[49]

後以楊彥迪部將陳上川投奔越南定居西貢〈今胡志明市〉,設明鄉會館,並有「恥作北朝臣,綱常鄭重;寧為南國客,竹帛昭垂。」對聯自述身世。以明鄉人之名傳後世。

正朔內涵[编辑]

在正朔上,同於朝鮮續奉大明為正朔、用崇禎年號;鄭氏政權則奉南明正朔,以永曆年號為年號,即使永曆帝已被吳三桂所擒殺,仍持續使用直至永曆卅七年降清為止,並以「大明中興」、「反清復明」為宿願,推廣教育亦在認同明朝,一直保持流亡政權的姿態[50][51]。此外鄭克塽係以「延平王」的身份向清朝投降,降表中載明繳納「延平王金印一」、「招討大將軍金印一」[52]

根據《閩海紀要》中「成功雖承制設六官,文書僅稱卑職;至鄭經中年,文武具啟,始稱臣。」之記載,實際上已是一個獨立行政、以鄭氏王族為最高元首的獨立王國

許多學者將1949年退守台灣國民黨政權類比為鄭氏政權,因為他們都在大陸戰敗而轉進台灣,同時也都宣稱將以台灣作為復興基地以便在未來「反攻大陸」[53] [54][55] [56]

鄭家為中國收復臺灣的議論[编辑]

1570年由荷蘭人所繪未橫跨北迴歸線的群島型福爾摩沙及鄰國
1662年荷蘭人所繪福爾摩沙
1683年義大利人所繪福爾摩沙與鄰國

清朝官修並於1789年勘定之《明史》將台灣記載於「列傳第二百十一、外國四」中,視之為外國;將雞籠琉球呂宋美洛居沙瑤婆羅文郎馬神等並列。澎湖元朝起,成為蒙古帝國版圖。古文獻《諸蕃志》亦有相同記載。

為設立貿易據點,荷蘭東印度公司佔領不受明朝政府管轄的福爾摩沙(今臺灣)大員(今臺南市安平區),建立台灣史上繼大肚王國後第二個統治政權。明帝國對於荷蘭人佔領臺灣並無異議,因為臺灣並非其所認為的領土。[57]

根據中央研究院院士杜正勝曹永和的研究:「明朝雖實施海禁,但台灣不只明朝不管,甚至也不屬任何國家管轄,所以走私船早在當時就在基隆、安平與淡水會合明朝、日本與西班牙、葡萄牙與荷蘭的商船。...根據荷蘭史料,當時東印度公司指揮官萊爾森於1622年到福州談判,明朝官員為了勸誘他們撤出澎湖,建議他們到澎湖以東,一座不屬於明朝的島嶼,也就是台灣,間接同意明朝船隻到大員(今安平)與之通商。...當時明朝官員向萊爾森說:「你不知道大員怎麼去,我們派船帶你去」。這段史料,顯見明朝福建官員知道台灣,卻不把台灣當作屬地。而同樣年代,明代的史料記載的是,官員軟硬兼施,並請海商李旦居中協調,荷蘭的新任長官宋克,才在1624年拆除澎湖城堡的建材,搭乘熱蘭遮城號商船,來到大員上岸,宋克也成為荷蘭建立台灣政權的首任長官,他也在大員建立熱蘭遮城。」[58]

此外,清世宗雍正皇帝說:“台灣地方,自古未屬中國,皇考(指康熙皇帝)聖略神威,拓入版圖”(《大清世宗皇帝實錄》卷十),乾隆年間《重修福建台灣府志》序言:“台灣……然自宋元以前不登經傳。至明季而後,始有荷蘭屯聚……迨康熙癸未,始入版圖,改隸郡邑。”,卷二又寫道:“台灣府,古荒服地,先是,未隸中國版圖。”。故由清朝皇帝的皇府的書籍以及官方的地方誌而知,清人認知台灣在清朝之前不屬於中國,而是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才納入中國版圖。查繼佐在《東山國語》說:「臺灣,洋夷也,獨用夏以變夷。」,也未將台灣當為中國領土。

而鄭成功為中國收復臺灣的說法,來自後來《台灣通史》所載一封鄭成功致荷蘭東印度公司末代大員長官揆一的勸降書:“...然臺灣者,中國之土地也,久為貴國所踞。今余既來索,則地當歸我,珍瑤不急之物悉聽而歸。……”(《台灣通史》卷一‧開闢紀),然而此段既與荷蘭所載書信不同,[59]又不見於任何明清文獻,被認為是連橫所杜撰,[60][61]陳昭瑛認為是連橫江日昇《臺灣外記》所記「此地非爾所有,乃前太師練兵之所。今藩主前来,是复其故土。」改寫。[60]

實際上鄭成功在出征台灣之前,所發表的文告表示:「本藩矢志恢復,切念中興,恐孤島之難居,..冒波濤,欲闢不服之區,暫寄軍旅,養晦待時,非為貪戀海外,茍延安樂。」(《台灣通史》卷一‧開闢紀),從「不服之區」、「海外」等詞也可證明在他本人的眼中,台灣原來並不是大明中國的領土,兒子鄭經則認為台灣不是大清中國的領土[18](參見:臺灣歷史

解讀[编辑]

歷史定位[编辑]

對當今所謂「台灣問題」與台海現狀持不同政治立場的學者,雖然立論的基礎並不完全一樣,卻不約而同地對鄭成功這個短暫的政權有著極高的評價。首先,中國學者盛讚鄭成功是驅趕「紅毛番」的民族英雄,包括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相關方面的學者[62];再者,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學者,則強調他「恢復中原」的志向、以及對明朝堅決效忠的國族情懷[63];第三,支持台灣獨立派學者人士,則認為鄭氏政權是台灣歷史上的第一個獨立王國[64],但事實上,台灣歷史上的第一個獨立王國應是大肚王國

全台首學[编辑]

陳永華所建的聖廟,被視為引進中國教育典章之初始;日後清帝國歷代知府修建文廟時,繕造東大成坊的「全台首學」門額更聞名全國。但早在中國漢文傳入前,荷蘭王國入主赤崁時便引進西方的教科文制度。屬喀爾文教派的歐洲傳教士在大台南地區傳播福音、編撰字典,讓大量的平埔族人(尤以本地的西拉雅族人)學習羅馬拼音文字聖經主禱文十誡等典籍,並進而進行語文系統的溝通。被列為國家重要古物的西拉雅新港文書便是臺灣古代教育史上的珍貴見證。[65]

政權稱呼[编辑]

清代官書對鄭氏在台灣的政權稱為之「偽鄭」、「逆鄭」、「海逆」,以「東寧國」為偽號[7],記載鄭經是將東都改為「東寧省」[66][67][68][69][70],民間私撰為「東寧國」,現代多稱爲「明鄭」[71]

根據許旭閩中紀略》、查繼佐《東山國語》、杜臻《澎湖台灣紀略》、稲垣常三郎《虛實見聞記》、連橫臺灣通史》、《清史稿》等古文獻史料,鄭氏確實用「東寧國」自稱,當時清人、日人也以此稱呼。

命名紀念[编辑]

行政區與街道[编辑]

營建物與器物[编辑]

以明鄭時期為背景的藝文作品[编辑]

相關遺跡[编辑]

遺跡名稱 當時功用 今日名稱 今日行政區域 文資等級
延平王城 延平王宮 安平古堡 台南市安平區 中華民國國家一級古蹟
承天府府署 承天府府尹衙門 赤崁樓 台南市中西區 中華民國國家一級古蹟
大上帝廟 祭祠真武玄天大帝(玄天上帝) 臺南北極殿 台南市中西區 中華民國國家第二級古蹟
先師聖廟 祭祠孔子、建明倫堂為太學 台南孔子廟 台南市中西區 中華民國國家一級古蹟
寧靖王府邸 寧靖王別宮 大天后宮 台南市中西區 中華民國國家第一級古蹟
寧靖王從死五妃墓 寧靖王姬妾墳塚 五妃廟 台南市中西區五妃街 中華民國國家第一級古蹟
北園別館 董太妃之別宮 台南開元寺 台南市北區北園街 中華民國國家第二級古蹟
準提庵 李茂春住所 台南法華寺 台南市中西區 中華民國國家第三級古蹟
藩府二鄭公子墓 國姓爺四王子鄭睿與十王子鄭發之墓 藩府二鄭公子墓 台南市南區 中華民國國家三級古蹟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先王實錄》:「承天府安平鎮,本藩暫建都於此,文武各官及總鎮大小將領家眷暫住於此。」
  2. ^ 《臺灣外紀》卷25:「馮錫范為忠誠伯,仍管侍衛,兼參贊軍機。」
  3. ^ 臺灣通史-戶役志》:「是台灣之民,此時已近二十萬。」
  4. ^ 臺灣通史-外交志》:「二十年,忠振伯洪旭以商船販日本,購造銅炮、刀劍、甲胄之屬,並鑄永曆錢。」
  5. ^ 許旭閩中紀略》:「鄭氏雖在海外,然制府亦有閒諜在彼,時時馳至。餘一日偶見一小冊,內書東寧國地形險要,某處山礁、某處水門。官員現任休致,兵馬屯劄多少。」
  6. ^ 查繼佐《東山國語》:「會延平王成功薨,長子經嗣立,臺灣初稱東都,改明京以候桂王之蹕。已不克至,乃改東寧國,複築奉天城於對渡以居官。」
  7. ^ 7.0 7.1 7.2 杜臻《澎湖台灣紀略》:「海逆鄭成功之敗遁于京口也,乘大霧,襲殺紅夷守者,而據其地。築城以守,偽號東寧國。」
  8. ^ 李天根《爝火錄》:「有間諜自鄭氏歸,得一小冊。內書東寧國地形險要,某處山礁、某處水門;官員現任休致,兵馬屯紮多少。」
  9. ^ 稲垣常三郎《虛實見聞記》:「國姓爺日本より歸り東寧國を切取國の名。」
  10. ^ 臺灣通史·建國紀》:「曰:『朝鮮亦箕子之後,士各有志……』乃以書復之曰:『……故遂會師而退,遠絕大海,建國東寧。於版圖疆域之外,別立乾坤。……』
  11. ^ 清史稿》卷224鄭成功列傳:「錦與永華及洪旭引餘眾、載其孥盡入臺灣。改東都為東寧國,置天興、萬年二州,仍以永華綜國政。」
  12. ^ 謝貴文:《鄭成功與本土文化》
  13. ^ 陳佳凌:〈鄭經《東壁樓集》研究〉
  14. ^ 黃玉齋,《明延平王三世》,臺北市:海峽學術出版社,2004
  15. ^ 查繼佐《罪惟錄》:「夏五月,延平王招討大將軍國姓成功薨於東寧。先是,入台灣,改稱東都、再稱明京,以俟桂主巡狩。久之,緬變確,乃改為東寧。」
  16. ^ 16.0 16.1 阮旻錫《海上見聞錄》:「(順治十七年)十二月,守臺灣城夷長揆一等乞以城歸賜姓,而搬其輜重貨物下船,率餘夷五百餘人駕甲板船遠去。賜姓遂有臺灣,改名東寧。時以各社土田,分給與水陸諸提鎮,而令各搬其家眷至東寧居住。」
  17. ^ 17.0 17.1 夏琳《閩海紀要》:「鄭成功雖承製設六官,文書僅稱卑職;至鄭經中年,文武具啟,始稱臣。」
  18. ^ 18.0 18.1 鄭經〈復靖南王耿繼茂招降書〉:「東寧偏隅,遠在海外,與中國(清帝國)版圖渺不相涉。」
  19. ^ 尹章義〈延平王國的性質及其在國史上的地位〉。
  20. ^ 立國海島之鄭氏王國(1661~1683). 中華民國新聞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9). 
  21. ^ 21.0 21.1 21.2 21.3 黃秀政、張勝彥、吳文星:《臺灣史》〈鄭氏王國治臺時期〉P51-P60,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02年,ISBN:957-11-2738-8
  22. ^ 查繼佐《罪惟錄》:「成功薨。病劇時,諭其弟襲舍:『輔吾少子,主東寧。』」
  23. ^ 台灣百科 - 政經嗣位之爭
  24. ^ 24.0 24.1 倪在田《續明紀事本末》:「使柯平葉亨來泉,令自角門入,不可,曰:『國無大小,使者一也』。相持數日,天顏為策,使會於至聖廟中。平、亨不得已,自東門入,仍持議如朝鮮。」
  25. ^ 查繼佐《罪惟錄》:「既開讀於文廟,柯、葉首爭:『開國東寧,非屬地,剃髮之制不能從。又以死內地之體未返,故降人未能即還諸;通市可商』。」
  26. ^ 江日昇臺灣外記》:「經執不薙髮。天顏曰:『貴藩乃遁跡荒居,非可與外國之賓臣者比。今既欣然稱臣,又欲別其衣冠制度,此古來所未曾有。伏冀裁決一時,安享萬世。』經曰:『朝鮮豈非箕子後乎?士各有志,苟能如朝鮮例,則敢從講;若欲削髮,至死不易事。』天顏見其辭嚴切,遂辭回。」
  27. ^ 九州大学文学部附属九州文化史硏究施設会. 《九州文化史研究所所蔵古文書目錄》 第17卷. 日本: 九州文化史研究所. 1956 (日文). 
  28. ^ 逸名《名人軼事》:「賴塔復與經書曰:『……足下父子自辟荊榛,且眷懷勝國,未嘗如吳三桂之僭妄,本朝亦何惜海外一彈丸地,不聽田橫壯士,逍遙其間乎?今三藩殄滅,中外一家,豪傑識時,必不復思噓已灰之燄,毒瘡痍之民。若能保境息兵,則從此不必登岸,不必剃髮,不必易衣冠,稱臣入貢可也,不稱臣不入貢亦可也。以台灣為箕子之朝鮮,為徐福之日本,與世無患,與人無爭,而沿海生靈,永息塗炭,惟足下圖之。』」
  29. ^ 台灣大百科 - 東寧之變
  30. ^ 郭弘斌,《台灣人的台灣史》
  31. ^ 臺灣通史-卷二-建國紀
  32. ^ 2004,許雪姬總策劃,《臺灣歷史辭典》,「朱術桂」條目,頁303。台北:文建會
  33. ^ 鄭成功接待的宗室包括:魯王世子朱桓、瀘溪王朱慈曠、巴東王朱江、樂安王朱俊、舒城王朱著、奉南王朱熺、益王朱鋯等。連橫,《台灣通史》‧卷二十九,列傳一‧寧靖王列傳。
  34. ^ 劉家駒. 清史拼圖. 台北: 遠流出版社. 2003: 頁35–58. ISBN 957-32-4824-7. 
  35. ^ 德國史學家 Riess 研究荷蘭史料發現:荷蘭人來台與原住民溝通時,多由客家人居中翻譯。邱彥貴、吳中杰,2001年,台灣客家地圖。貓頭鷹出版社。
  36. ^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金陵建真武廟,並將真武廟列為「京師十廟」之首,明成祖朱棣亦自稱得到真武保佑,方能靖難登基
  37.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76773
  38. ^ http://hanreporter.blogspot.tw/2013/02/blog-post_9348.html
  39. ^ [JamesW‧Davidson 《台灣的過去與現在》(TheIslandofFormosa,PastandPresent︰History,People,Resources,andCommercialProspects,Tea,Camphor,Sugar,Gold,Sulfur,EconomicalplantsandOtherpro-ductions;1903年由紐約/倫敦麥克米蘭公司出版]
  40. ^ 《台灣史101問》,頁109
  41. ^ 41.0 41.1 《臺灣政治史》,頁62-63
  42. ^ 鄭氏時期總論
  43. ^ 孙卫国 从丁未漂流人事件看朝鲜王朝之尊明貶清文化心态
  44. ^ 王泰升等. 《追尋臺灣法律的足跡: 事件百選與法律史研究》. 台灣: 五南出版社. 2006-07-01. ISBN 9571141747 (中文(台灣)‎). 
  45. ^ 永曆通寶的發行介紹
  46. ^ 黃昭堂,1996,《台灣淪陷論文集‧第二次大戰前「台灣人意識」的探討》,頁81-109。台北:財團法人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
  47. ^ 賴建國,1997,《台灣主体意識發展與對兩岸關係之影響》,頁31。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48. ^ 李筱峰,1995,《台灣,我的選擇!:國家認同的轉折‧混淆國家認同的歷史教育:以現行國民中學歷史課本教材為例》,頁157。台北:玉山社。
  49. ^ 亡國後的海上
  50. ^ 張德水,1992,《激動!台灣的歷史:台灣人的自國認識》,頁41。台北:前衛。
  51. ^ 周明峰,1994,《台灣簡史》,頁36-8。台北:前衛。
  52. ^ (清)鄭亦鄒,1995,《賜姓始末‧鄭成功傳》,頁46。台中:台灣省文獻會。
  53. ^ 張德水,前引書,頁41。
  54. ^ 楊新一,2000,《爭台灣的主權:過去現在未來》,頁45-46。台北:胡氏圖書。
  55. ^ 史明,1980,《台灣人四百年史》(上、下冊)(平裝普及版),頁107。San Jose,Calif.:蓬島文化公司。
  56. ^ Long, Simen. 1991. Taiwan: China's Last Frontier.p.11,38.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57. ^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建立, 歷史文化學習網
  58. ^ 福爾摩沙特展專輯 明朝中國 帶荷蘭人登陸台灣, 中時電子報, 20030113
  59. ^ Davidson, James Wheeler. 《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 History, people, resources, and commercial prospects. Tea, camphor, sugar, gold, coal, sulphur, economical plants, and other productions》. U.S.A: London and New York : Macmillan & co.; Yokohama [etc.] Kelly & Walsh, ld. 1903 (英文). 
  60. ^ 60.0 60.1 陳昭瑛. 《臺灣文學與本土化運動》. 臺灣: 正中書局. 1998-04-01. ISBN 9789860197495 (正體中文). 
  61. ^ 吳密察. 《台灣通史:唐山過海的故事》. 臺灣: 時報文化出版社. 2012-10-22. ISBN 9789571356433 (正體中文). 
  62. ^ 方白,1955,《鄭成功》。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
  63. ^ 黃天健,1950,《海天孤憤:鄭成功復國史紀評》。台北:正中書局。
  64. ^ 林濁水,1985,〈渡海〉,見林濁水等編《瓦解的華夏帝國》,頁35-59。Irvine,Calif.:台灣出版社。
  65. ^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sep/30/today-o1.htm
  66. ^ 清一統志臺灣府》〈建置沿革〉:「本朝順治十八年,海寇鄭成功逐荷蘭夷據之,偽置承天府,名曰東都;設二縣,曰天興、萬年。其子鄭經(按府志,鄭經一名錦)改東都曰東寧省,升二縣為州。」
  67. ^ 杜臻《澎湖臺灣紀略》〈臺灣紀略附澎湖〉:「癸卯年,廈門敗,(鄭)經由銅山入灣;改東都為東寧省,前後招納內地兵民眷口以實。」
  68. ^ 臺灣輿地彙鈔》〈臺灣府圖志〉:「本朝順治十八年,鄭成功逐荷蘭夷據之;偽置承天府,名曰東都;設二縣,曰天興、萬年。其子鄭錦,改東都曰東寧省,升二縣為州。」
  69. ^ 臺灣關係文獻集零(九)》〈臺灣內附考〉:「康熙元年,成功死,其子經居鷺江(即今廈門),偽提督馬信立成功弟世襲,改號護理;經攻逐之,世襲渡海來歸。經改東都曰東寧省,改縣曰州;設安撫司三,南北路、澎湖各一。」
  70. ^ 黃叔璥臺海使槎錄》〈偽鄭附略〉:「鄭成功攻取紅毛,改臺灣為東都;鄭經自銅山入臺,改東都為東寧省。」
  71. ^ 吳智和、賴福順. 《戰後臺灣的歷史學研究 1945-2000》 第五冊:明清史. 臺灣: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 2004-06. ISBN 9570176172 (中文(台灣)‎). 

書目[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的順序排列)

  • 南明史》:顧誠,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2003年12月2版
  • 陳芳明,1996,鄭成功與施琅:台灣歷史人物評價的反思,見張炎憲、李筱峰、戴寶村編,台灣史論文精選(上),台北:玉山社。
  • 方白,1955,鄭成功。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 。
  • 黃天健,1950,海天孤憤:鄭成功復國史紀評。台北:正中書局。
  • 黃昭堂,1996,第二次大戰前「台灣人意識」的探討,見黃昭堂,台灣淪陷論文集,頁81-109。台北:財團法人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
  • 賴建國,1997,台灣主体意識發展與對兩岸關係之影響。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 栗原純,1995,清朝以前,見若林正丈、劉進慶、松永正義編著,台灣百科,增訂版,台北:克寧出版社。
  • 李筱峰,1995,混淆國家認同的歷史教育:以現行國民中學歷史課本教材為例,見李筱峰著,台灣,我的選擇!:國家認同的轉折,頁143-62。台北:玉山社。
  • 林濁水,1985,渡海,見林濁水等編,瓦解的華夏帝國,頁35-59。Irvine,Calif.:台灣出版社。
  • Long, Simen. 1991. Taiwan: China's Last Frontier.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 盧建榮,1999,入侵台灣:烽火家國四百年。台北:麥田出版。
  • 史明,1980,台灣人四百年史(上、下冊)(平裝普及版)。San Jose,Calif.:蓬島文化公司。
  • 許極墩, 1996,台灣近代發展史。台北:前衛。
  • 楊新一,2000,爭台灣的主權:過去現在未來。台北:胡氏圖書。
  • 張德水,1992,激動!台灣的歷史:台灣人的自國認識。台北:前衛。
  • 周明峰,1994,台灣簡史。台北:前衛。
  • 清史稿

和明鄭歷史相關的史料[编辑]

《1662年,鄭成功與荷蘭人的締和條約》荷人十八條:四/荷蘭 海牙國家檔案館藏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的順序排列)

  • 不著撰人,1962,鄭氏史料初編。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不著撰人,1963a,鄭氏史料續輯。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不著撰人,1963b,鄭氏史料三編。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川口長孺,1958,臺灣鄭氏紀事。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黃叔璥,1957,臺海使槎錄。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黃宗羲,1958,賜姓始末。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江日昇,1960,臺灣外記,方豪校勘。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彭孫貽,1959,靖海志。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阮旻錫,1958,海上見聞錄。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沈雲,1958,臺灣鄭氏始末。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市村讚次郎,1960,鄭氏關係文書。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施琅,1958,靖海紀事。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夏琳,1958a,閩海紀要。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夏琳,1958b,海紀輯要。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楊捷,1961,平閩紀。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郁永河,1959,裨海記遊。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 鄭亦鄒、匪石、朱希祖,1960,鄭成功傳。台北: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和明鄭歷史相關的學術研究書目[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的順序排列)

  • 陳芳明,1996,鄭成功與施琅:台灣歷史人物評價的反思,見張炎憲、李筱峰、戴寶村編,台灣史論文精選(上),台北:玉山社。
  • 陳三井總纂,1979,鄭成功全傳。台北:台灣史蹟研究中心。
  • 陳在正,1990,王忠孝與鄭成功:關於明遺臣與鄭成功關係的一個探討 ,見台灣史研究會主編,台灣史學述研討會論文集,第二集,頁27-41。台北:台灣史研究會出版。
  • Croizier, C. Ralph. 1977. Koxinga and Chinese Nationalism: History, Myth, and the Hero.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方白,1955,鄭成功。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
  • 黃天健,1950,海天孤憤:鄭成功復國史紀評。台北:正中書局。
  • 周雪玉,1992,施琅攻台的功與過。台北:台原。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


先前機關:
荷蘭東印度公司
台灣最高行政機關
1662年-1683年
後繼機關:
台廈道
台灣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