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獨立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於1990年代中期設計的台灣共和國國旗
世界台灣人大會台灣旗,現在較廣泛地於台灣獨立運動場合使用。
History of Taiwan zh-hant.png
台灣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時期 1624之前
荷治時期
1624–1662
西治時期
1626–1642
明鄭時期 1661–1683
清治時期 1683–1895
臺灣民主國 1895
日治時期 1895–1945
中華民國時期 1945迄今
其他台灣系列

人口 - 族群 - 經濟 - 交通
地理 - 文化 - 教育 - 法律
政治 - 政府 - 軍事 - 外交

Taiwan-icon.svg台灣主題首頁

台灣獨立運動,簡稱台獨,是台灣社會的一種政治理念,其目標是將台灣建立成擁有完整獨立之主權、及受國際廣泛承認國家,在各方面擺脫主要來自中國的外部干涉或箝制,建立實質及法理上皆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以取代現有的中華民國[1],或使用現有「中華民國」國號,持續走向與中國永久維持現狀的兩個國家狀態(即特殊兩國論一邊一國),並深化基於台灣主體性臺灣人認同。

台灣獨立運動可以不同的方式進行,如台灣本土化運動台灣正名運動等。然而自1950年起台灣實際上已獨立管轄並行使自主统治权,現今獨立運動人士主要訴求的是「法理獨立」,也就是在憲法層面上與中國大陸主權脫鉤(不承認中華民國憲法中所述之固有疆域),杜絕任何未來與中國在政治上併合的可能性,至今此議題尚未推進到法律層面。

發展過程[编辑]

荷西殖民時期[编辑]

這時期本無台獨思想,但在此台灣第一個政治實體的建立過程中,完全沒有中國政治介入的問題。但來自日本漢人鄭芝龍則有心建立一個海外的獨立經濟體系。

鄭氏王朝[编辑]

鄭經詩云:「遠絕大海,不欲西進;建國東寧,別立乾坤」一般認為是最早的漢人台獨思想,並曾向康熙提出作為清朝屏藩,不登岸不剃髮,遵朝鮮例的談判條件。不過鄭氏於此提出的獨立概念有其華夷變態的時代背景,以保有台灣漢民族華夏文明反對滿清之夷狄統治。在鄭氏王朝覆滅後,清廷也曾掀起台灣棄留的辯論,最後因施琅上表恭陳臺灣棄留疏以軍事和經濟價值曉以利害,台灣才方得保留。可見當時中原政權並不將台灣視作中國傳統疆域。

臺灣日治時期[编辑]

近代台灣獨立運動可以追溯於清日甲午戰爭戰敗後,清國臺灣澎湖割讓給日本台灣人民抵抗日軍的接收,於1895年5月25日在擁立當時台灣巡撫唐景崧建立「台灣民主國」。同年10月19日劉永福總統兵敗內渡;兩日後台南陷落。臺灣民主國因而滅亡,台灣獨立150天,最終被日軍剿滅。台灣民主國雖有獨立之名卻無獨立之實,當時在清國官員只是在地方士紳的壓力下,為了抗拒日本統治,又避免台灣的武裝反抗與清國扯上關係,才提出獨立建國的主張,其宣言中並主張「恭奉正朔,遙作屏籓」。雖然有部份支持台獨的學者,試著將民主國視為一個「事實(de facto)」獨立的國家,而將其放在台灣人民從十七世紀以來反抗異族統治的脈絡下來解讀[2]。但真正台灣民族意識的萌芽則要到以李秉瑞為首的21年武裝抗日失敗後,林獻堂所領導的臺灣文化協會推動的「臺灣民族」運動[3]

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编辑]

1928年成立的「台灣共產黨」(「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成立時也提出「台灣民族」的概念,並明確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個提出台獨主張的政治團體。台灣共產黨認為台灣人是殖民地革命論當中的弱小民族。序幕是從17世紀荷蘭西班牙的殖民地佔領。其後,鄭成功征服[[[台灣]]又將中國封建制度帶到台灣台灣民族的最初形成,就是在殖民與封建的交織過程中在進行的。之後,台灣人又歷經中國日本帝國主義的統治,而終於在這樣的歷史過程中建立起台灣民族的共同利益和共同連帶感[4]

此一時期中國政治人物如孫文蔣中正毛澤東周恩來等均主張台灣獨立。1925年「孫中山與台灣」書中轉述孫文的聲明「在台灣中國同胞,被日本壓迫,我們必須鼓吹台灣獨立,和高麗的獨立運動互相聯合」。1938年蔣中正「抗日戰爭與本黨前途」演講中提到「總理以為我們必須使高麗台灣恢復獨立自由才能鞏固中華民國的國防」。1936年毛澤東「紅星照耀中國」談話中提到「如果朝鮮人民希望掙脫日本帝國主義者的枷鎖,我們熱烈支持他們爭取獨立的戰鬥,這點同樣適用於台灣」。1941年周恩來發表「民族至上,國家至上」演講會中提到「我們同情民族國家的獨立,解放運動,我們不只協助朝鮮台灣,也同情印度南亞諸國的民族解放運動」。[5]

但主張臺灣獨立者在日治時期遭受特別高等警察的監控與迫害,1941年爆發的高雄州特高事件,有不少南臺灣的社會人士遭控訴與日本的敵國勾結,或是企圖與之共謀臺灣獨立而被拘捕與刑求。

兩蔣統治時代[编辑]

臺灣主題首頁
玉山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投降,美國政府隨著兩岸局勢與韓戰發展,日本隨後放棄台灣主權、卻沒有指定交給任何一個國家,在國際上應是屬於「同盟國」聯合托管,此稱為台灣地位未定論。但實際上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並未承續中國大清帝國)政策,直接給予台灣民主建國。而是依據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之「一般命令第一號」由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代表接收台灣。接收後的國民政府並未給予台灣人期望已久的民主政治,相反把在大陸的威權獨裁統治移植至台灣。

被視為臺灣獨立理論鼻祖之一與臺灣民族主義思想之重要理論奠基者的廖文奎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已明白公開表示,陳儀奉派接收台灣只是戰勝國的接收,而不是台灣主權的轉移,國民政府統治台灣麥克阿瑟統治日本一樣,都是臨時性的,臺灣地位仍然未定[6][7]

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倒行逆施,致經濟狀況極差,並造成「二二八事件」。事件爆發後國民黨政府的處理,就像是戰勝國對戰敗國一樣,對台灣採取積極武力鎮壓。僅管二二八事件當時並沒有出現台獨主張,二二八事件台灣人產生獨立想法有重大影響。二二八事件致使許多原本「親中抗日」人士,轉變為抵制國民黨政府。後來,國民黨政府由於國共內戰失利,撤退至台灣,形成今日中華民國政府有效統治之領土幾乎等同於台灣。此後,國民黨政府進行極度嚴厲的清鄉與持續數十年的白色恐怖特務統治。這些貪腐與高壓的威權獨裁統治比日本軍警殖民統治更招民怨,加上中共大陸政權推行土改大躍進等政治運動因而使台灣人民對中國更乏好感。

1949年1月15日美國中國軍事代表巴大維(David Barr)將軍聞悉蔣中正有計劃地放棄大陸,經營台灣,甚為詫異。....巴大維將軍認為台灣美軍日本手中解放出來的。雖開羅會議時有歸還中國的協議,但在對日和約尚未簽訂之前,其主權誰屬,究未有法律的根據。今蔣總統即欲據為已有,作為撤退海空軍的基地,似有潛越之嫌。』[8]

蔣中正政府抵後開始推動「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政策。土地出租予他人耕作皆被定義為「地主」,承租者皆被定義為「佃農」。當年政府對土地收購價格很低,雖有許多農民生活因此而改善,但也有不少土地擁有者在被徵收後生活頓時陷入困境,受打擊的民眾高達總人口三分之一(二百萬人)。而對受領土地者則是採行肥料換穀、一年兩稅等政策,進行全面剝削,台灣農村迅速從小康走入貧窮;二次大戰美軍轟炸台灣僅摧毀城市經濟,農村經濟尚保持完整。香蕉鳳梨被強迫出口賺取外匯,部份黨政權貴卻透過非法黨產等公私不分的手段迅速致富,一些人事任用與制度性貪汙的作法亦被視為壟斷資源而助長貧富差距。支持台灣獨立運動者並無階級或行業別集中的現象。此外,留美派吳國楨所主政的台灣省政府自1950-51年開始推動地方自治

成立於東京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國旗

國民黨掌權後,許多左派民主派自由派知識份子紛紛亡命海外。許多前往海外的台籍知識份子積極尋求台灣的自主獨立,並先後在香港日本美國等地組成台灣獨立團體,是為台灣獨立運動主要推動者。如廖文毅二二八事件後因遭通緝而亡命海外,1948年香港成立「台灣再解放聯盟」。1951年東京成立「台灣民主獨立黨」,在1955年組織「台灣共和國臨時國民議會」,1956年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1960年王育德日本東京成立「台灣青年社」。1967年史明成立「台灣獨立聯合會」,及次年創「獨立台灣會」。1970年代以後,全球各地台獨組織聯合組成,總部設於[[美國[[的世界性組織——「台灣獨立聯盟」。1970年黃文雄與鄭自才等加入台獨聯盟的留學生欲刺殺訪問美國蔣經國未遂,卻也使他開始思考正視這個問題。

於是,蔣氏領導的國民黨政權派出特務與「職業學生」,加強壓迫海外知識份子,並進行若干暗殺行動。但「職業學生」浮濫將海外台籍知識份子列入黑名單,形成眾多知識分子無法返台,變成國際「人球」有家歸不得,此舉造成大量知識分子被迫加入台灣獨立聯盟。之後,蔣氏政府更進一步擴大「整肅」海外知識分子之在台親友,以及監控為數非常龐大的「可疑分子」,此舉更加造成海外抗議聲浪延燒回台灣,反蔣的「民主運動」隨之而起。在1970年以後隨著中產階級的逐漸茁壯,被中國國民黨戒嚴威權體制壓抑了二十年的台灣島內異議人士透過選舉慢慢集結,在民主和本土化的大旗下,和中國國民黨展開抗爭,即「黨外運動」。

總統蔣經國頒佈解嚴令

1950年代,美國總統艾森豪蔣介石總統視為自己在台灣的唯一合作對象,當時由岸信介首相領導的日本政府甚至協助遣返在日本的台獨人士。

1971年聯合國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席位,台灣退出聯合國。據美國學者譚慎格,當時的駐台大使馬康衛曾應中華民國外交部次長楊西崑要求,召開秘密會議。楊西崑美國提議,中華民國改名為中華台灣共和國,由蔣中正以行政命令通令全島進行公投決定台灣前途,並由台灣人民選出制憲會議。楊西崑表示蔣中正不反對此方案,但需要美國表態支持。但美國總統尼克森及其高級顧問季辛格因為正在籌劃北京之行,對此方案不予理會[9]

1976年吉米·卡特當選美國總統後,於外交政策上較注重人权保障,他曾嚴正警告當時南韩軍事強人朴正熙台灣蔣經國必須改善人权。1979年元旦美國政府中華民國斷交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邦交關係。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陳文成事件江南案等特務暗殺及海內外大規模群眾抗議事件接連發生,部分美國參眾兩院議員對台灣的人權狀況表示關切。在此強大壓力下,民主化成了主流意識,國民黨政府也被迫急速轉型並於1987年宣佈解嚴。自1949年5月19日起頒佈的戒嚴令,至1987年7月15日解嚴為止,共持續38年又56天之久。

李登輝總統時期[编辑]

1988年蔣經國去世,在台灣掌權長達四十年的蔣家統治告終,副總統李登輝依憲法繼任總統。台灣開始釋放政治犯,不再逮捕共產黨員。此階段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的統一方針,但不為台灣人所接受。

1986年成立的民主進步黨,在解嚴後成為台灣內部台獨運動的主要推動者。1991年民主進步黨在《基本綱領:我們的主張》開宗明義論述:「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此基本綱領之論述常被稱為「台獨黨綱」。黨綱該條第一款末了註明「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的主張,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的程序。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則表明「台灣主權獨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同年李登輝總統提出特殊兩國論,把兩岸關係定義為「特殊國與國的關係」。

1995年至1996年間,江澤民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滿被美國康乃爾大學稱為台灣總統李登輝前往母校發表「民之所欲,長在我心」、強調「主權在民」的公開演講[10][11][12],並企圖影響第一次中華民國總統直接選舉結果,而舉行跨海峽飛彈軍事演習。此舉讓原本轉趨平靜的兩岸關係轉為緊張,“台獨”運動主要的抗爭對象遂轉化為海峽對岸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及中國國民黨保守派。2010年前副總統呂秀蓮論述,與對岸結仇的是中國國民黨,台灣與中國無冤無仇,台灣民眾應有新的、自己的台灣史觀與世界觀。[13]與九二共識相對,她提出「九六共識」的主張,「台灣人民於1996年用選票選出總統的那天開始,台灣在事實上及法理上都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整體而言,由於總統直選與國會全面改選的具體民主化進展,以及台灣本省人與外省人已漸融合,“台獨”運動以和平與理性為主要訴求,基本上絕大部分台灣民眾期待已久的民主政治已於台灣實現,也彰顯了主權在民的自由民主制度和法治人權理念已日益深植兩千三百多萬國民的思想,確立台灣人獨立建國的信念。

21世紀[编辑]

三二六護台灣大遊行所用的別針襟章

2000年,被視為是台獨運動者的民進黨人、前台北市長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實現政黨輪替,使台獨運動進入一個新的里程,其中曾提出許多新的方案,包含一中一台一邊一國四階段論等法理台灣獨立,並主張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決定,中國強烈反對。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二度政黨輪替,中斷十多年的兩岸關系恢復交流。

2012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民進黨再次敗於國民黨,使得民進黨重新審視對中國大陸的政策。5月3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台辦提出明確的說法表示:「民進黨堅持“一邊一國”的“台獨”主張,這是他們和我們交往的最大障礙。」[14]使台獨運動從在內部的對抗轉變為在外部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國際壓力的運動。[15]有觀點認為台灣主權意識及國家觀念已深入台灣民心。但另一方面,曾在其書《日本殖民統治讚美論總批判》中讚揚滿清在台的鴉片經濟的親中仇日學者許介鱗則認為中國的統合是自然趨勢,[16] 主張台獨的人是「硬嘴巴」,臺灣人容易隨大勢發生改變。[17]

台灣國建國的主張[编辑]

圖中旗幟上的紅字為:民主自由的國家/人人平等的社會
臺灣, 中國, 一邊一國 One Country on Each Side, TAIWAN and China are Two Different Sovereign States.jpg
  1. 台灣人民抵抗日本接收,主張台灣獨立,拒絕日本殖民統治,以及推動革命脫離日本統治。
  2. 台灣推動共產主義革命,脫離中華民國國民黨政權統治。(如謝雪紅)
  3. 區分出「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令台灣中國對等,同時聲明「中華民國」亦或「台灣國」的合法領土為台灣地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領土為中國大陸
  4. 反對「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或「台灣國」。
  5. 反對中國共產黨以及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擺脫中國的影響,並去中國化以及與「中國」劃清界線。
  6. 獨台(「獨立台灣」的簡稱)指以中華民國名義行台灣獨立之實的政治立場,也就是說中華民國僅代表台灣[18][19]而依照針對台灣人《天下雜誌》的民意調查顯示馬英九上台後,更多台灣人認為「馬英九支持統一」而非維持現狀。同時台灣人的“台獨”支持率也上升。[20][21]

相關事件[编辑]

  1. 明鄭時期鄭成功曾在台灣南部建立東寧王國。
  2. 台灣人民為脫離清廷的統治,爆發朱一貴林爽文大甲西社抗清(即林武力事件)、戴潮春等事件,因不合作,遭受慘烈鎮壓,被史學家稱之為「台灣清治時期民變事件」。
  3. 史明」親眼見識到中國人的「漢人種族主義」:中国共产党派台灣士兵往前線當炮灰,對台灣人實施「分化政策」,「叫一個客家人來打福佬人,也叫一個福佬人來鬥一個客家人」。史明從此認定「台灣人不能跟中國人一起」。

台獨運動方案[编辑]

中華民國護照封面

方案一 台灣共和國:“台獨”運動支持者主張在台灣與週圍島嶼建立的一個國家,而後來的「台灣正名運動」也希望將目前管轄台灣、澎湖、金門與馬祖等地區的「中華民國」國號改為「台灣共和國」。“908台灣國運動”是指一個追求台灣“正名制憲”的運動,召集人為王獻極。口號是「生態台灣,海洋國家,日不落國」。該運動延續2001年成立的“511台灣正名運動聯盟”,以落實台灣成為一個民主、自由、和平、公義、主權獨立的“台灣國”為宗旨,實施“台灣國憲法”。2010年李登輝指出,台灣還不是純熟的民主國家,親中的馬英九政府就是危機,而2012年總統選舉就是轉機。希望有能力的人出來制定台灣本身的憲法,終結「中華民國」並建立「台灣共和國」。[22]

方案二 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即「中華民國在台灣」:2000年李登輝卸下總統職位以後,與日本作家中嶋嶺雄共同寫成了《亞洲的智略》一書,該書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已走出兩蔣統治時代、並蛻變為「第二共和」。2003年《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關於陳水扁之「新憲構想」的一篇報導當中寫道:針對陳水扁在黨慶大會提出新憲法時間表。據指出,陳總統的新憲構想可以用「中華民國第二共和」來形容。現行中華民國外交部採用此一方案,於官方發行護照上註明“Republic of China (Taiwan)”。唯自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至今已逾十年,但主張統一或獨立人士對此一方案皆很有意見。

方案三 美屬台灣群島方案 (首先由旅美“台獨”人士彭明敏等人提出,認為台灣是日本投降美國後,由國際法交由美國託管,中華民國佔領台灣,在國際法上未必享有領有權,台灣地位不確定論因此產生。[23])State of Taiwan:簡稱為「美屬」,主張台灣美國為未合併領土。2009年2月12日台灣平民政府籌備會中央委員會發佈公告,定名為「屬美建國派」[24]。台灣平民政府籌備會(全稱為台灣平民政府籌備委員會)是以美屬台灣群島方案為指導原則下所成立的一個臨時政府組織,其成立的目的是終結中華民國在台灣與澎湖長期的軍事佔領。此方案未受大部分台灣人民接受,將台灣交給其他國家是否為台獨本意也備受質疑。

正反論點[编辑]

與台灣地位相關之法理論點[编辑]

台灣獨立運動支持者所自製的台灣護照

依據1894年馬關條約中國已放棄對台主權,並於1895年支援台灣民主獨立建國(台灣民主國)。因此在二度放棄對台主權後,清朝已無台灣領土主權可讓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而1951年《舊金山和約日本放棄對台主權。在中國清朝、及日本先後放棄對台主權後,形成台灣主權未定。

1943年《開羅宣言》為1943年12月1日,美國總統羅斯福、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英國首相丘吉爾於埃及開羅共同發表的新聞公報。其中表示「三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起在太平洋上所奪佔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竊自中國之一切領土,例如滿洲、台灣、澎湖群島,歸還中華民國。」,但在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上具有爭議。

1945年日本在《無條件投降書》僅接受中、美、英、蘇共同簽署的《波茨坦公告》中的條款,《波茨坦公告》第八點中明確表示「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日本投降檔案表明有交還台灣的「義務」,但未言明將台灣交何國。

於1952年《舊金山和約》 中,日本放棄台灣的領土主權。 1951年《舊金山和約》條文:

第二條(領土權的放棄)
  1. 日本茲承認高麗之獨立且放棄其對高麗,包括濟州島巨文島鬱陵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等一切要求。
  2. 日本茲放棄其對臺灣及澎湖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等一切要求。
第十條(在中國權益之放棄)
日本放棄在中國之一切特權及利益,包括由1901年9月7日在北京簽訂之最後議定書,與一切條件,……

雖後續與蔣中正政府的「台北和約」,協定結束戰爭狀態與戰後的一切事物,恢復雙方友誼、和平,並廢止某些雙邊不平等條約,僅承認蔣中正政府據有台灣(第10條),但台灣主權仍屬全體人民。

有人主張,戰後台灣應係交由同盟國託管,中華民國政府僅代表同盟國接收日本放棄後的台灣,但這僅是軍事佔領,如同蘇聯佔領中國東北或中國佔領越南部分領土般,佔有並不代表擁有台灣領土主權。而在中華民國政府之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更沒有轄有台灣的權利。因此,李登輝於任職期間發表兩國論,而陳水扁於任職期間表示:「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這是一個事實,但中華民國的名稱可以更改。」[25]

中華民國憲法關於主權與修憲、變更領土的條款[编辑]

中華民國憲法》之前身五五憲草所臚列之中國疆域,及於蒙藏,但並未包括台灣在內。台灣當時屬日本治下。

中華民國憲法》制定時臺灣已經光復,代表人民制定憲法的制憲國民大會及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均有臺灣省代表。

中華民國憲法》內有關中華民國主權之條文:

  • “第二條 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

中華民國憲法》內有關中華民國領土之條文:

  • “第四條 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决議,不得變更之。”
  • “第九十一條 監察院設監察委員,由各省市議會,蒙古西藏地方議會,及華僑團體選舉之。其名額分配依左列之規定”。
  • “第一百四十三條 中華民國領土内之土地屬于國民全體。”

此外,《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除了民國八十三年(1994年)第三次修憲外,歷次條文都曾提到臺灣省:

監察院監察委員由省、市議會依左列規定選出之,不受憲法第九十一條之限制:
一、自由地區臺灣省二十五人。
二、……
前項第一款臺灣省、第二款每直轄市選出之名額及第四款各政黨當選之名額,在五人以上十人以下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人,超過十人者,每滿十人應增加婦女當選名額一人。
……
臺灣省政府之功能、業務與組織之調整,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

依《中華民國憲法》之原有規定,變更領土及憲法之投票理應由中華民國國民大會通過才生效。但在廢除國民大會後,此權力已轉移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全體國民。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 (民國93年立法94年公布)(2004年立法2005年公布)第七次修憲條文

  • 第一條 (人民行使直接民權):
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於立法院提出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經公告半年,應於三個月內投票複決,不適用憲法第四條、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
  • 第四條 (立法委員)
……
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疆域,非經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領土變更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不得變更之。
……
  • 第十二條 (憲法修正案之提出)
憲法之修改,須經立法院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並於公告半年後,經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即通過之,不適用憲法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
反台独人士手持中华民国国旗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李登辉下榻的宾馆前抗议(摄于2005年10月20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台独”的条款[编辑]

由于:

所以依照联合国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变更领土及宪法之投票理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投票才有效。

中华民国憲法草案制定之初,台灣处于日本占领统治之下,并未受中华民国所統治,在1945年之前自然與該草案無關。但在1945年后日本战败投降后,台灣由中华民国所接收,若不計台灣地位未定論,則包含臺灣選出代表在內於1946年所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对于台湾有效。

反分裂國家法》是在2005年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的一部針對台湾海峡两岸关系法律,當天就经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签署并立即实施。该法律的主要内容是鼓励两岸继续交流合作,但同时也首次明确提出了在三种情况下中國可使用非和平方式達到國家統一

最受矚目的第八條:第八條「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依照前款規定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由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決定和組織實施,並及時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

联合国論點[编辑]

1960年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联合国第1514(XV)号决议)规定:“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都是与联合国宪章的目的和原则相违背的”,只有前殖民地国家享有自决权,可以通过公民投票取得独立。[26]因此部分反對台獨運動人士認為在国际法上,一个国家的一部分是没有权利举行可以改变国家主权领土的公投的。

1970年《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还为防止“民族自决权”被滥用作了专条规定:“民族自决权”原则,“不得解释为授权或鼓励采取任何行动,局部或全部破坏或损害在行为上符合上述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及自决权原则并因之具有代表领土内不分种族、信仰或肤色之全体人民之政府之自主独立国家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统一。”[27]

民调及支持率[编辑]

台獨運動的遊行車隊
街頭上「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標語

台灣人民對“台獨”支持率,在民調上因為設計與解讀的困難,一直沒有很明確的數據。但在1990年代修憲與總統直選後,支持台灣獨立的比例緩步微升、且通常穩定地高於支持統一的比例,但均低於支持維持現狀的比例。

民主進步黨於2012年3月29日公布針對全國20歲以上具投票權公民所做的民意調查(依內政部2012年1月份人口統計資料,具95%信心水準,抽樣誤差約為±2.73%),結果顯示:六成受訪者不接受兩岸關係是「一國兩區」的說法;六成二的民眾認為一國兩區的主張會矮化國家主權;67.3%的民眾不同意胡錦濤所謂「兩岸雖然還沒有統一,但中國領土和主權沒有分裂,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沒有改變」的說法;七成八受訪者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不是」同一個國家;81.2%的民眾同意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中「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的政策。[28][29][30]而在2013年10月30日TVBS公布的最新民調显示,在統獨立場看法上,64%的民眾認為台灣應維持現狀,24%傾向獨立,僅7%傾向統一;若進一步詢問民眾,兩岸關係只有一種選擇時,高達71%民眾希望台灣獨立,達歷次調查新高;僅18%傾向統一[31]

國外常使用民進黨支持率等同支持台獨的數據,但支持民進黨未必等於支持“台獨”。況且民進黨在2000年執政之後,因為政治、社會、經濟、法理以及民意等諸多因素,以及成為執政黨後黨內部分人士的觀念轉變,加上為免刺激中國,已較少積極宣傳台灣獨立的主張,對此泛綠陣營以「臺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來解釋。另一方面,七成至八成的人民支持廣義維持現狀

民意調查本身常出現「因樣本母體」的取樣問題,造成在同一時期由不同立場的單位所進行之調查,呈現出結果相異的狀況,亦即所謂「機構效應」(house effect)。例如2006年:

  • 2月10日馬英九引用中國時報的民意調查結果為:贊成維持現狀57%、獨立16%、統一17%。
  • 2月16日自由時報所進行之民意調查,贊成維持現狀有38.2%,獨立35.4%選擇,統一11.8%,不知道14.6%。但「如果台灣的未來,只能從獨立與統一兩者間選擇,請問您比較支持哪一項?」時,民眾選擇獨立49.3%,統一26.1%,不知道24.6%。[32]

就算是由具有官方色彩的機構所進行之調查,結果也會因當下的社會氣氛及其他種種因素而可見不同程度的波動。

  • 2007年8月,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是:支持儘快獨立者佔10.3%;暫時維現狀以後走向獨立者佔16.5%;永遠維持現狀者佔17.9%;暫維現狀以後看情形再決定獨立或統一者佔34.9%;暫維現狀以後走向統一者佔12.2%;儘快統一者佔2.2%;其它/無意見/不知道/拒答者佔6.0%。[33]
  • 2010年12月,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所作的的民意調查,高達87.3%的絕大部分台灣民衆認為應該維持現狀(廣義):儘快宣布獨立:6.4%;維持現狀,以後走向獨立:17.6%;永遠維持現狀:28.4%;維持現狀,看情形再決定獨立或統一:34.2%;維持現狀,以後走向統一:7.1%;儘快統一:1.2%;不知道/無意見:5.2%。[34]

故一般而言,廣義維持現狀仍是台灣人民在解除戒嚴後基本且穩定的民意趨向。基本上不管泛藍(國民黨親民黨)或泛綠支持者(民進黨台聯)的想法都趨於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前途(獨立或統一與否)應交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參見陳水扁的廢統言論以及馬英九的尊重人民的台獨選項)。

根據台灣國策研究院2006年2月15日的民意調查顯示:51%受訪者不主張台灣最後一定必須與中國統一,78%受訪者認為台灣前途應該由台灣人民自行決定。「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自行決定」的支持度至少接近八成;[35]但支持台灣前途由台灣人自決的人,很明顯包括支持統一者和繼續維持現狀者,而他們支持統一的前提是經由台灣人民同意、並以兩個國家或對等政治實體談判的形式統一,而非只應中國要求就必須統一或所謂一國兩制的“投降式統一”。持有此類看法的人士在某些中國民族主義人士眼中也被歸類為“台獨”支持者。

根據民族認同調查2009年5月行政院研考會調查馬政府上台後走傾中路線,更急速推動兩岸開放以連結中國,但研考會公布的民調顯示,在台灣人或中國人的認同指標上,高達六成七的台灣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僅一成一自認是中國人,且自認是中國人的比例逐年下降。研考會自1996年開始,以「民眾的政治態度及族群觀點」為主題,每年進行一次民調;這次公布的民調是在今年5月1-2日進行的,成功訪問1113位成年人;在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在±3%以內。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2013年3月的調查顯示,60%香港市民反對台灣獨立,反對淨值為35%。香港巿民認為「一國兩制」適用於台灣的比率為39%,認為不適用的佔44%;37%表示對於兩岸統一表示有信心,46%表示無信心;此外,48%贊成中華民國加入聯合國,29%反對[36][37]。普遍香港人支持維持現狀。

各國立場[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中國政府對“台獨”主張一直是持以堅決反對立場,主流趨勢是寄望以和平一国两制方式統一台灣,并鼓勵加強兩岸合作交流。外界普遍認為,如果台灣獨立,中國將不惜使用武力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就有相關提及。[38][39]

美國[编辑]

對于“台獨”主張,美國一貫立場是“一個中國”政策,並認爲國會制定的《台灣關系法》是美國与中華民國關系的法律基礎。美國政府對中華民國政策是協助臺北當局與北京當局以和平方式化解歧見,同時也不接受任何片面改變現狀之舉[40]

美國國務卿幕僚長維爾克森在谈及護台問題時認為:美國武力保護台灣是不對的,而台灣宣布獨立就等于自殺,因爲中國已經說得很清楚,那意味著戰爭,美國利益是不可能會爲台灣跟核武器國家發生大規模戰爭,前美國國務卿希拉里也曾說過:“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永遠不會因爲台灣去打仗。”尽管希拉莉的发言人莱尼斯后来纠正说,希拉莉支持的是“模棱两可”。[41]

2012年2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表示:“美方拒絕任何‘台獨’主張”,跟以往美方慣用“不支持‘台獨’”字眼,鮮少使用了“拒絕任何” [42][43]。但根據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今表示,經他們查過各國際媒體報導及白宮網站都沒發現美方有這方面談話。他對於新華社這段報導的真實性有所保留,可能是他們自己片面「加註」。 [44]而陸委會官員也表示,目前尚未接獲美方對此會面的完整簡報,而且在美國白宮發布的訊息中,也不見奧巴馬有此表述。因此美方對台的一貫立場,一中政策、台灣關係法以及六項對台保證,是否已經產生動搖值得後續觀察。[45]

爭議[编辑]

歷史上的爭議[编辑]

2007年民進黨立委高志鵬於質詢時表示,孫文蔣中正周恩來毛澤東生前都多次主張台灣獨立,都是台獨分子,並建議國民黨應撤銷孫文和蔣中正的黨籍,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銘煌個人意見認為是「斷章取義」[46]

戰爭與和平的爭議[编辑]

統派指出獨派不敢面對的事實是「獨立在戰爭上的風險很可能高於統一」(來源求證),獨派的訴求中往往忽視中國大陸反分裂法的威脅,導致立即戰爭,而導致迅速統一的危險性,連現今維持現狀的局面都無法存續。 要避免戰爭,擁有先進武器才是重點。如果台灣武力夠強大,中國會因為得不償失而不願对台开战;如果台灣軍力不足,則必須期待美國立即出兵協防;而如果台灣直接投降中國,戰爭風險也很大。如201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杨毅表示,因两岸迟早会统一,美國賣給台灣的武器遲早都會變成解放军所有[47]。根據2010年於台灣的國軍方所進行的國防政策民調顯示,一旦國家遭受威脅和外來軍事衝突時,有76.5%的國人(非軍人)願意為了保衛國家而上戰場(注意:威脅可能來自於菲律賓、越南、日本等國家,並不僅有中國大陸);然而《天下雜誌》2012年針對國民中學以及高中學生進行的調查當中,有38.7%的國高中生回答「願意」上戰場,「不願意」的比例為44.3%。[48][49]

相关條目索引[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百年國慶? 世紀笑話!
  2. ^ 黃昭堂,《台灣民主國之研究》,廖為智譯,台北,台灣現代學術研究會,1993年
  3. ^ 林獻堂——日本殖民時期臺灣民族運動的先驅者
  4. ^ 陳芳明 1994,292-3
  5. ^ 國共老祖宗孫文、蔣、毛均支持台獨
  6. ^ 薛化元, 從歷史文獻看台灣國際的定位問題, 2009
  7. ^ 薛化元, 台灣國家定位的歷史演變
  8. ^ 「李宗仁回憶錄」證明了台灣地位未定論?
  9. ^ 林楠森. 特稿:美前官員稱台灣弱化將成中國特區. BBC中文網. 2014-3-15. 
  10. ^ 總統李登輝訪美國康乃爾大學,臺灣民主受推崇, 行政院新聞局
  11. ^ 民國84年李登輝總統於康乃爾大學歐林講座發表演講, 國家圖書館 (中華民國)
  12. ^ 李總統訪美與民進黨初選座談會紀實,台灣教授協會通訊,1995年7月
  13. ^ 不必反共 但要拒共 ─ 陳茂雄
  14. ^ 國台辦發言人:“一邊一國”是民進黨與大陸交往的障礙
  15. ^ 學運世代(BC0138)──眾聲喧嘩的十年
  16. ^ 許介鱗:文明相同的社會最終會走向統合,這是一個自然趨勢,台獨主張是違反這樣的趨勢的。(<許介鱗教授訪談紀錄> 訪談人:邱麗珍 謄稿人:邱麗珍、陳譽文)
  17. ^ 許介鱗回憶一段親身經驗,1945年8月15日以前,臺灣統統都是「日本帝國萬歲」、「日本天皇萬歲」,可是第二天,改呼口號了,一夜之間全部變了;一旦大勢所趨的時候,臺灣人自然會改變思維與主張。現在還在主張台獨的人,講句不好聽的話是「死鴨硬嘴巴」。
  18. ^ 第四章 獨台是不是“台獨”. 《到獨立之路》新潮流與台灣獨立. 台灣民進黨新潮流. 1991 [2009-10-14] (繁體中文 Big5). 
  19. ^ 馬英九的兩岸政策評說,《海峽評論》,185期,2006-05,韓江
  20. ^ [1] 遠見民調,2009年11月
  21. ^ [2] 天下雜誌2010國情調查
  22. ^ 李登輝:台灣危機就是馬政府
  23. ^ 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
  24. ^ 台灣平民政府 公告
  25. ^ 外交部: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 無庸置疑
  26. ^ 香港《文汇报》:“公投立法”为“台独”铺路. 新华网. [2008-11-04]. 
  27. ^ 军报指陈水扁搞公投“台独”就是搞“民族分离”. 中新网. [2008-11-04]. 
  28. ^ 6成受訪者不接受「一國兩區」,馬需公開道歉撤回主張, 民主進步黨, 2012-03-29
  29. ^ <民調> 77.9%認為兩岸不同國, 台灣日報, 20120329
  30. ^ 民調:六成民眾不接受「一國兩區」 七成八兩岸非同一國, Nownews, 2012年3月29日
  31. ^ 統獨二選一 逾7成民眾挺台獨
  32. ^ 本報民調 終統論 反對46% 支持33%. 自由時報. [2008-11-04]. 
  33. ^ 民眾對兩岸關係之看法民意調查結果摘要.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2008-11-04]. 
  34. ^ 「民眾對當前兩岸關係之看法」民意調查 (2010-12-24~2010-12-27),
  35. ^ 「民眾對廢除國統綱領之看法」民意調查. 國策研究院. [2009-03-06]. 
  36. ^ 六成市民反對台獨 《星島日報》 2013年3月19日
  37. ^ 六成港人反對台獨 《東方日報》 2013年3月20日
  38. ^ CCTV-坚持一个中国 决不容忍“台独”
  39. ^ 国台办王在希:台独就是战争 武力恐难避免
  40. ^ 《奥巴马:美方坚持一个中国政策 乐见两岸关系改善》. 新民网. 2011-01-20 [2011-05-20] (中文). 
  41. ^ 美国高级智囊:台独等于自杀 武力保护台湾不对
  42. ^ 台湾关注美国“拒绝任何台独主张”字眼
  43. ^ 习近平访美 奥巴马首提“拒绝”台独
  44. ^ 歐巴馬拒絕任何台獨主張? 綠存疑 新頭殼newtalk 2012.02.16 林朝億/台北報導
  45. ^ [3] 台灣關注美方拒絕任何台獨主張字眼
  46. ^ 綠委:孫中山曾主張台灣獨立
  47. ^ 我少將激辯美高官團 直言美國是中國最大威脅
  48. ^ 《政治》軍方民調:76%民眾願為保國上戰場。目前並沒有『若因獨派刻意挑起戰爭,願意從軍參加兩岸戰爭』的調查
  49. ^ 民調顯示台灣青少年不願上戰場

學術研究與參考資料舉隅[编辑]

中文[编辑]

  • 陳佳宏,1998,海外“台獨”運動史:美國「台獨」團体之發展與挑戰,50年代中至90年代中。台北:前衛。
  • ______,2004,戰後台灣獨立運動之發展與演變(1945-2000)。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博士論文。
  • 陳芳明,1994,〈殖民地革命與台灣民族論:台灣共產黨的1928年綱領與1931年綱領〉;見施正鋒編,《台灣民族主義》,台北:前衛出版社。
  • 陳隆志,1993,台灣的獨立與建國。台北:月旦。
  • 陳銘城,1992,海外“台獨”運動四十年。台北:自立晚報。
  • 黃國昌,1995,中國意識與台灣意識。台北:五南。
  • 黃仁傑,1993,台獨運動與台海兩岸國家統一政策之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 黃徙,1992,台獨的社會真實與新聞真實。 台北縣板橋市:稻香。
  • 黃昭堂,1994,〈戰後台灣獨立運動與台灣民族主義的發展〉;見施正鋒編,《台灣民族主義》,頁195-227。台北:前衛出版社。
  • 黃昭堂,1998,〈台灣的獨立與國際法上的基礎〉;見黃昭堂,《台灣那想那利斯文》,頁111-32。台北:前衛出版社。
  • 賈亦斌主編,1993,論「台獨」。北京:團結出版社。
  • 江宜樺,2001,新國家運動下的國家認同,見林佳龍、鄭永年主編,民族主義與兩岸關係:哈佛大學東西方學者的對話,頁181-216。台北:新自然主義出版社。
  • 賴建國,1997,台灣主体意識發展與對兩岸關係之影響。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 李筱峰,1996,〈一百年來台灣政治運動中的國家認同〉;見張炎憲、陳美蓉、黎中光編,《台灣近百年史論文集》,頁275-302。台北: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 林勁,1993,「台獨」研究論集。台北:海峽學術。
  • 柳金財,2001,國府遷台以來反對勢力台獨論述的形成、理論建構與轉型。台灣史料研究 17:71-98。
  • 馬起華編,1988a,“台獨”研究。台北:中華民國公共秩序研究會。
  • 夏潮基金會編,1999,中國意識與臺灣意識<論文集>。台北:海峽學術。
  • 施正鋒,1998,《當代政治分析》。台北:前衛出版社。
  • 施正鋒,1999,〈台灣族群結構及政治權力之分配〉,見施正鋒,《台灣政治建構》,頁127-71。台北:前衛出版社。
  • 許世楷,1993,〈附錄一: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見許世楷,《台灣新憲法論》,修訂版,頁215-28。台北:前衛出版社。
  • 許維德, 2001,〈中國民族主義·帝國主義·台灣獨立運動:簡評三本90年代中國出版的「台獨研究」專書〉。《思與言:人文與社會科學雜誌》 39:89-164。
  • 許維德, 2001,發自異域的另類聲響:戰後海外台獨運動相關刊物初探。台灣史料研究 17:99-155。
  • 張炎憲、胡慧玲、曾秋美,2000a,台灣獨立運動的先聲:台灣共和國(上冊)。台北: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 ______,2000b,台灣獨立運動的先聲:台灣共和國(下冊)。台北: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 張炎憲、曾秋美、陳朝海編著,2005,自覺與認同:1950-1990年海外台灣人運動專輯。台北: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 周軍呼,1980,「台獨」意識型態及其策略之研究。政治作戰學校政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英文[编辑]

  • Chan, F. Gilbert. 1982. China's Reunification and the Taiwan Question: The Seeds of Nationalism, A Bibliographical Survey. Canadian Review of Studies in Nationalism, Bibliography 9: 1-21.
  • Chen, Lung-chu, and Harold D. Lasswell. 1967. Formosa, China, and the United Nations: Formosa in the World Community.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 Chen, Tzu-sung. 1995. Taiwan Consciousness: An Invisible Hand That Rocks the Democratic Cradle. Ph.D. diss.,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 Hughes, Christopher. 1997. Taiwan and Chinese Nationalism: National Identity and Status in International Society. London: Routledge.
  • Hung, Chien-di. 2000. In Search of Taiwanese Identity: Trauma, Formation, and Recovery. Ph.D. diss., Drew University.
  • Kerr, George H. 1965. Formosa Betrayed.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
  • Lai, Tse-han, Ramon H. Myers, and Wou Wei. 1991. The 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In A Tragic Beginning: The Taiwan Uprising of February 28, 1947, Tse-Han Lai, Ramon H. Myers, and Wou Wei, 188-91. Stanford, Calif.: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 Lin, Wen-cheng. 1993. Political Integration and Democratization: The Case of Taiwan. Ph.D. diss., Fletcher School of Law and Diplomacy, Tufts University.
  • Lo, Ming-cheng. 1994. Crafting the Collective Identity: The Origin and Transformation of Taiwanese Nationalism. Journal of Historical Sociology 7, no. 2: 198-223.
  • Martin, Joseph馬英九). 1985. Terrorism and the 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A Preliminary Study(中譯:恐怖主義與台灣獨立運動). Taipei: Institute on Contemporary China.
  • Mendel, Douglas H. 1970. The Politics of Formosan Nationalism.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 Shu, Wei-Der. 1998. The Emergence of Taiwanese Nationalism: A Preliminary Work on an Approach to Interactive Episodic Discourse. Berkeley Journal of Sociology 42: 73-121.
  • ______. 2002. Who Joined the Clandestine Political Organization? Some Preliminary Evidence from the Overseas 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In Memories of the Future: National Identity Issues and the Search for a New Taiwan, edited by Stephane Corcuff, 47-69. Armonk, N.Y.: M. E. Sharpe.
  • ______. 2005. Transforming National Identity in the Diaspora: An Identity Formation Approach to Biographies of Activists Affiliated with the 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Ph.D. diss., Syracuse University.
  • Tzeng, Shih-jung. 2009. From Honto Jin to Bensheng Ren-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Taiwanese National Consciousness,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 Wakabayashi, Masahiro. 1995. Two Nationalisms Concerning Taiwan: A Historical Retrospect and Prospects. In Divided Nations: The Experience of Germany, Korea, and China, edited by Jaushieh Jowesh Wu, 170-192. Taipei: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 Wang, Mei-ling T. 1999. The Dust that Never Settles: The Taiwan Independence Campaign and U.S.-China Relations. Lanham, Md.: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 Wu, Hsin-hsing. 1994. Bridging the Strait: Taiwan, China, and the Prospects for Reunification.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