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拼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通用拼音是一種以拉丁字母漢字標音的方案,包含了「華語通用拼音」、「臺語通用拼音」、「客語通用拼音」、「臺灣原住民語通用拼音」四種拼音方案。

一般情況下,通用拼音被用做「華語通用拼音」的簡稱,是臺灣使用的一種中文拉丁化拼寫系統,也是中華民國政府在2002年至2008年間規範採用的中文拉丁化拼音法,目前臺灣南部民進黨執政縣市繼續使用(例如高雄捷運站名英譯[1]),同時由臺灣華語拼音聯盟等組織於民間從事推廣工作,該聯盟並針對政府推動漢語拼音轉換作業實施抗爭。

通用拼音有個略去f而使用v(注音符號:ㄪ)的音標版,可能原先用於客語通用拼音

演進歷程[编辑]

  • 1997年秋天,由時任台北市長陳水扁邀請中央研究院民族研究所助研究員余伯泉主持、中華民國翻譯學學會執行研究(該學會於1999年改稱臺灣翻譯學學會),1998年1月發表,同年4月臺北市政府市政會議通過街道路牌拼音系統採用通用拼音(1998年版),當時採用zh、q、x拼寫ㄓ、ㄑ、ㄒ,並首創「每個漢字音節的第一個字母為大寫,強調每個漢字音節的主體性」[2]。此時稱為「國語通用拼音」[3]
  • 2000年,zh、q、x被排除在通用拼音法之外。改稱「華語通用拼音」。
  • 2002年7月10日由中華民國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第11次全體委員會議通過「(臺灣)華語拼音系統為通用拼音」、編訂《中文譯音使用原則》,同年8月22日行政院准予備查,取代1986年公布的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及此前臺灣民間慣用的威妥瑪拼音,全面推行以通用拼音為基礎的統一譯音政策。但由於各界對於應使用何種拼音作為統一譯音仍有歧見(如臺北市政府即以與國際接軌為由,堅持使用漢語拼音),且《中文譯音使用原則》並不具有強制力,因此各縣市政府並未全面採用通用拼音。
  • 2003年,刪除「音節開頭字母大寫」的用法,同時也禁用「ㄨㄟ(-uei)」、「ㄧㄡ(-iou)」兩韻尾的縮寫(-ui/-iu)。
  • 2003年頒布地名譯寫原則,變更全國鄉鎮市區沿用數十年的威妥瑪拼音英譯名稱,改採通用拼音英譯,連已使用數百年,早已國際通用的 Tamsui(淡水)、 Lukang(鹿港),與縣級地名 Chia-I(嘉義)、Ilan(宜蘭)也不予保留。同時以極高的行政效率,將國道省道台鐵等交通設施英譯標示,由沿用數十年的威妥瑪拼音更改為通用拼音。
  • 2008年9月16日,行政院通過教育部提案,2009年1月1日起譯音標準從通用拼音全面改採漢語拼音,至此通用拼音不再被中央政府建議使用。[4][5]

拼音符號[编辑]

聲母[编辑]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齦音 捲舌音 齦顎音 軟顎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清音
鼻音 m [m]
ㄇ m
n [n]
ㄋ n
塞音 不送氣 b [p]
ㄅ b
d [t]
ㄉ d
g [k]
ㄍ g
送氣 p [pʰ]
ㄆ p
t [tʰ]
ㄊ t
k [kʰ]
ㄎ k
塞擦音 不送氣 z [ʦ]
ㄗ z
jh [ʈʂ]
ㄓ zh
ji [ʨ]
ㄐ j
送氣 c [ʦʰ]
ㄘ c
ch [ʈʂʰ]
ㄔ ch
ci [ʨʰ]
ㄑ q
擦音 f [f]
ㄈ f
s [s]
ㄙ s
sh [ʂ]
ㄕ sh
r [ʐ]
ㄖ r
si [ɕ]
ㄒ x
h [x]
ㄏ h
邊音 l [l]
ㄌ l

韻母[编辑]

基本母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後元音
不圓唇 圓唇 舌尖 捲舌 不圓唇 圓唇
閉元音 i [i]
ㄧ i
yu [y]
ㄩ ü
ih [ ͡ɯ]
U+312D.svg -i
ih [ ͡ɯ]
U+312D.svg -i
u [u]
ㄨ u
中元音 e [ɛ]
ㄝ ê
er [ɑɻ]
ㄦ er
e [ɤ]
ㄜ e
o [ɔ]
ㄛ o
開元音 a [ä]
ㄚ a
複合韻母
通用拼音 ai ei ao ou an en ang eng
國際音標 [aɪ] [eɪ] [ɑʊ] [ɤʊ] [än] [ən] [ɑŋ] [ɤŋ]
注音符號
通用拼音 ia
ya
ie
ye
iao
yao
iou
you
ian
yan
in
yin
iang
yang
ing
ying
國際音標 [iä] [iɛ] [iɑʊ] [iɤʊ] [iɛn] [in] [iɑŋ] [iŋ]
注音符號 ㄧㄚ ㄧㄝ ㄧㄠ ㄧㄡ ㄧㄢ ㄧㄣ ㄧㄤ ㄧㄥ
通用拼音 ua
wa
uo
wo
uai
wai
uei
wei
uan
wan
un
wun
uang
wang
ong
wong
國際音標 [uä] [uɔ] [uaɪ] [ueɪ] [uän] [un] [uɑŋ] [uɤŋ]
注音符號 ㄨㄚ ㄨㄛ ㄨㄞ ㄨㄟ ㄨㄢ ㄨㄣ ㄨㄤ ㄨㄥ
通用拼音 yue yuan yun yong
國際音標 [yœ] [yɛn] [yn] [iʊŋ]
注音符號 ㄩㄝ ㄩㄢ ㄩㄣ ㄩㄥ
  • y,w,yu作為結合音yan、wan、yuan的開頭使用。

特徵[编辑]

通用拼音和漢語拼音有部分相似性,但是一些輔音不同。

拼寫方式差異[编辑]

  • 漢語拼音的qxzh 為通用拼音的cisijh(所以通用拼音不用q和x)。
    • 但最初通用拼音並未捨棄qxzh 三種拼寫方式,例如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 ZhongXiao E. Rd. Sec.5」(松仁路口)、「許昌街 XuChang St.」(南陽街口)、「館前路 GuanQian Rd.」(忠孝西路口)三處路名標示牌,均於陳水扁市長任內、台北市全面推動通用拼音時啟用至今。
  • 在漢語拼音中zhi、chi、shi、ri、zi、ci、si后的i ,在通用拼音中使用ih 。所以漢語拼音的zhi、chi、shi、ri、zi、ci、si,在通用拼音中即改拼為jhih、chih、shih、rih、zih、cih、sih。
    • 但最初通用拼音並未強制使用ih,例如台北市「市府路 ShiFu Rd.」路名標示牌,就是在陳水扁市長任內、台北市全面推動通用拼音時啟用至今。
  • 漢語拼音的en、eng,在通用拼音中,於以下情形拼法有所差異:
    • 連韻eng接於韻母f- 、w-(風、翁)之後時,改拼成ong。
    • wen(文)改拼成wun。
  • yu及以其開頭的結合音,接於聲母ji- 、ci- 、si- 之後,仍使用yu銜接韻母,完全不使用ü(在漢語拼音中音同「淤」),但韻母皆需將i去除。例如jyu(居)、syue(雪)、cyuan(全)
  • 聲母ji- 、ci- 、si- 與連韻yong結合時,去除韻母的i,但保留連韻的y。例如漢語拼音的yong(永)和jiong(窘),在通用拼音中即拼為yong(永)和jyong(窘)。
  • 原本縮寫的iu(「六」的尾音)和ui(「灰」的尾音)2002年起回歸為iouuei
  • 一般如果單詞的音節可能不明,在通用拼音用短劃而不用撇號分開音節。例「Jian」難以看出是「吉安」或「簡」,在漢語拼音用「Ji'an」表記「吉安」、在通用拼音用「Ji-an」表記「吉安」。
  • 通用拼音的聲調符號與注音符號相同:一聲沒有符號,輕聲有一點;漢語拼音的一聲為一橫、輕聲沒有符號。
  • 地名第二個漢字音節以a、o、e為首時,通用拼音前面以短劃連接、漢語拼音以撇號連接,如「大安」的通用拼音是「Da-an」、漢語拼音是「Da'an」。除了地名,通用拼音同個字中的音節也可以用短劃分開。例:漢語拼音的 liánzìfú,通用拼音可拼為 liánzìhfúlián-zìh-fú

優缺點分析[编辑]

  • 當初設計通用拼音的主要目的主要是為了貼近台灣人的發音習慣,並於稍後改版時去除漢語拼音中不符合英文讀寫習慣的聲母(x、q),對於完全沒有學習過漢語拼音的外籍人士而言,可能較容易閱讀。
    • 但相對而言,ㄓㄔㄕ三聲母由ㄐㄑㄒ加上h轉寫而來(漢語拼音則自ㄗㄘㄙ加上h轉寫),導致ㄓ拼寫為jh,在英文中沒有此種拼法,造成發音困難(漢語拼音的zh則在韋氏音標中有此音)[來源請求]
    • 而且 zihcihsihjhihrihci,不符合英文讀寫習慣,對於完全沒有學習過通用拼音的外籍人士而言,同樣存在閱讀障礙、無法正確發出中文發音。
  • 去除了x、q,分別以s、c取代的結果,卻也造成s、c用於兩個以上聲母的情形,且增加區分麻煩(例:ㄒㄧ在漢語拼音中拼為xi,在通用拼音中則拼為si。ㄙ在漢語拼音中拼為si,在通用拼音中只好改拼為sih,看到s的時候必須根據後方的韻母去判斷是ㄒ還是ㄙ)。
  • ㄅㄥ、ㄆㄥ、ㄇㄥ、ㄈㄥ四個音(漢語拼音、威妥瑪拼音中皆以連韻eng結尾),在台灣普遍有唸成ong的現象。通用拼音將ㄈㄥ改拼為fong,不過前三者仍以eng結尾,因而存在拼法不一致的問題,學習者必須將其當作特例記憶。

與政治的關係[编辑]

通用拼音的誕生,本身即含有政治意涵,因此所有相關討論與作為均不可能與政治切割。[來源請求]

  • 早在1998年4月,當時由民主進步黨主政的台北市政府,出版由余伯泉編寫的通用拼音說明書,並立即在台北市(中央政府所在地)啟用許多帶有「漢語拼音特徵」的路名標示,例如「忠孝東路五段 ZhongXiao E. Rd. Sec.5」、「許昌街 XuChang St.」、「館前路 GuanQian Rd.」及「市府路 ShiFu Rd.」[2]
  • 2000年台灣政黨輪替,這時通用拼音已經改版多次,並以「去除qxzh 」做為與漢語拼音最大區隔,同年底,台灣爆發「拼音系統」爭議,通用拼音發明人余伯泉等五位學者,在《語言工具論的五大錯誤:敬答鄭錦全等四位院士》的公開文章中:「……國際慣例所以會在台灣混淆不清,主要是牽涉到一個更基本的問題,也就是根本的『國家認同混淆』問題。」直接將台灣的拼音爭議與政治意識型態結合,終結「通用拼音」政治中立的可能性。
  • 2009年通用拼音失去官方光環後,政治色彩更鮮明,雖然台灣華語拼音聯盟一再號稱所有抗爭活動「不分藍綠」,但不論是2009年2月21日北捷西門站、2009年11月20日國道客運台北轉運站、2010年1月10日中壢火車站、2010年6月24日台北縣政府(現新北市政府)等地的抗議活動,均只見親綠社團及綠營民代出席。
  • 部分國民黨新黨的台北市議員,曾在陳水扁市長任內表示支持通用拼音,認為通用拼音是台灣唯一能夠兼顧尊重多種族語言,以及中文譯音方便性的譯音系統(此時通用拼音可使用qxzh拼寫),但是在余伯泉為通用拼音標明政治立場、藍綠對立激化後反對通用拼音(此時通用拼音已捨棄qxzh,喪失原有的包容性)。

批評與反省[编辑]

  • 按照台灣華語拼音聯盟網站所載《「台灣地名台灣拼音」基本資訊與說帖》:「源於1996年行政院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建議」,易使人誤會1996年的「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提議之「通用拼音」系統的政策大方向,即是余氏所創之「通用拼音」,然而依洪惟仁於1999年4月20日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投書之《請誠實對待「通用拼音」》文中記載:「李(遠哲)院長在4月6日給我們的回信中做出非常明理的澄清:……(教改會)基本上同意推動用英文拼音符號代替現有的注音符號(第一式),至於採用何種形式的英文拼音,教改會同仁並無定見,理當由語言學家與教育主管當局審慎研究。」、「通用拼音乃余伯泉先生個人之志業,非遠哲或中研院所委託之工作。」將1996年之建議與「通用拼音」連接在一起並不十分恰當。
  • 通用拼音自1998年在台北市問世迄今不過14年,被定為中華民國官方規範的期間亦僅6年,但是卻出現部份不正確的資訊在誤導大眾,例如2009年11月20日台北市國道客運轉運站抗議活動中,台北市議員莊瑞雄宣稱「學甲使用S (Syuejia) 已幾百年」[6],似乎荷蘭人、明鄭清朝日本國民政府都使用通用拼音,然而事實顯然不是這樣,例如日治時期學甲譯作Gakkō戰後至2002年則譯作Hsuechia、2009年由內政部核定譯為Xuejia
  • 台灣華語拼音聯盟及余伯泉等人,均以羅馬拼音「名從主人」慣例,強調使用通用拼音正當性、批評採用漢語拼音造成浪費,但2003年余伯泉協助陳水扁政府頒布地名譯寫原則,違反「名從主人」慣例、變更全國鄉鎮市區沿用數十年的威妥瑪拼音英譯名稱,改採通用拼音英譯,尤其是淡水鹿港兩地具歷史意義的英譯名稱---閩南語白話字的Tamsui及威妥瑪拼音的Lukang---也無法倖免,目前已由內政部於2011年6月16日核定回復。
  • 不過,雖然有以上的反省與質疑,無疑地,面對台灣多元的族群文化,通用拼音包含了「華語通用拼音」、「臺語通用拼音」、「客語通用拼音」、「臺灣原住民語通用拼音」四種拼音方案,以英文自然拼音為基礎,試圖整合、溝通台灣各種語言的拼音平台,提高學生的學習成效,減輕台灣學生因多語言、多拼音的學習困擾,通用拼音在台灣語文的發展史仍是值得注目的。
  • 台灣教育部「97年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閩南語綱要(100學年度實施)」特別標示:「標音符號原則於三年級教授,惟學校得視實際需要及學生程度提前於二年級實施。『配合多元語言環境,注意符號系統間的共通性。』」通用拼音無疑為「配合多元語言環境,標音符號系統間的共通性」提供一個可能的方案。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高雄捷運路線圖
  2. ^ 2.0 2.1 臺北市街路譯名系統專案研究報告。臺北市政府民政局。1998年。
  3. ^ (余伯泉, 徐兆泉, 王淑貞編撰)國語通用拼音。臺北:南天。1998年。
  4. ^ Hanyu Pinyin to be standard system in 2009, 新聞稿. Taipei Times. 2008年9月18日. 
  5. ^ 中文譯音採漢語 不補助通用, 新聞稿. 聯合報. 2008年9月17日. 
  6. ^ 劉建國.莊瑞雄交九抗議. 三立新聞. [2009-11-2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