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話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拼讀
漢語拼讀系統
官話
北方官话
現代標準漢語

小儿经
威妥瑪拼音
郵政式拼音
法國遠東學院拼音
德國式拼音
注音符號
國語羅馬字
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
耶魯拼音
捷克式拼音
汉语西里尔化拼音
漢語拼音
注音第二式
通用拼音
中文拼音對照表
西北官話
小儿经
東干語
西南官话
 四川话
四川话拉丁化新文字
四川话拼音
吳語
吳語音韻羅馬字
 苏州话
苏州话罗马字
苏州话拼音方案
 上海话
上海話拉丁注音
上海話羅馬字
江南話拉丁化新文字
錢乃榮方案
現代上海話拼音對照表
 其他
杭州話羅馬字
寧波話羅馬字
台州話羅馬字
溫州話羅馬字
瓯嘉話拉丁化新文字
贛語
 南昌話
贛語白話字
贛語拼音
客語
梅縣話
客家話拼音方案
臺灣客家語
客語白話字
臺語方音符號
臺灣語言音標方案
客語通用拼音
臺灣客家語拼音方案
粵語
港府方案
標準羅馬拼音
Meyer–Wempe
耶魯粵語拼音
粵語寬式國際音標
黃錫凌羅馬拼音
廣州話拼音方案
劉錫祥拼音
教育學院拼音方案
粵拼
新法蘭西粵語拼音方案
初學粵音切要
粵語拼音對照表
閩語閩東語
福州話
平話字
福州话拼音方案
閩語閩南語
臺灣話
白話字
臺灣語假名
臺語方音符號
臺語現代文
簡式台語現代文
臺灣語言音標方案
臺語通用拼音
臺羅拼音
閩南語拼音對照表
廈門話
白話字
閩南方言拼音方案
閩南語拼音對照表
潮汕话
潮州話拼音方案
海南话
海南話拼音方案
跨方言
趙元任通字方案

平話字[1]Bàng-uâ-cê),也称作“福州話羅馬字”,是19世紀早期來福州傳教士根據福州話韻書戚林八音》設計出的一種羅馬化文字,英文也稱作“Foochow Romanized”。平話字從最初的方案到標準化經歷了一系列的變化,於19世紀下半葉定型。

在19世紀到20世紀上半葉,平話字一度興盛於福州話通行區的教會内,《聖經》、《讚美詩集》以及大量的傳教作品都使用了平話字。一些教会学校将平话字学习列入课程当中,比如福州陶淑女中格致书院。在當時,福州本地百姓會說官話會寫漢字的人很少,而相對易學的平話字便成爲了信徒書寫母語的首選。

閩南語白話字不同,平話字從未走出教會的圈子步入民間,而且即便是教會的人,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平話字。隨著近一個世紀來的國語運動的發展,如今,平話字已然為人所遺忘。

歷史[编辑]

随着第一次鴉片戰爭的结束,福州作爲最早一批開放的通商口岸成爲了歐美傳教士紛至沓來之所。但在當時的福州,百姓既不會漢字,也不會官話,爲了在這裡高效地傳教,研究並掌握本地的語言便成了這些傳教士的當務之急。平話字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的。

文獻可考的最初設計者是耶魯大學的毕业生、美以美会来到东亚的第一批传教士之一的怀德牧师,他在1847年9月7日到达福州(参见:福州天安堂, 另见[2])。他引入了一套被稱之爲“William Jones音標”的記音系統來記錄福州話的讀音。這套記音系統全部採用拉丁字母,特殊的元音音素通過在拉丁元音字母上方添加特殊符號表示,例如,用à表示[ɛ]、ë表示[ø][3]、ö表示[ɔ]、ü表示[y],等等。這套記音系統已經具備了羅馬文字的雛形。但由於特殊記號都被標記在字母的上方,所以這種記音方案無法標示字的聲調。後繼的傳教士和學者——美国美以美会传教士麦利和、美国公理会传教士摩嘉立(在福州生活了半個世紀)、E. H. Parker(英國外交官)等諸人又不斷地簡化、規範並豐富瓊斯音標。爲了使這套方案能真正充當文字使用,聖公會傳教士愛爾蘭史犖伯做了一項重要的調整:將所有的特殊符號統一成兩點並置換到元音字母下方,另根據福州話的調值為七個聲調分別設計了聲調符號,標記於每個字主元音字母的上方。這樣,平話字就完全脫離了瓊斯音標的胎盤,作爲一款正式的羅馬文字問世了。

拼寫方案[编辑]

在口語中,福州話存在著豐富的語流音變,但是平話字總是根據字的原始讀音來書寫。所以嚴格上說,平話字並不忠實於語音。方案表内的例字都取自《戚林八音》。

聲母[编辑]

平話字不標記聲母類化,因此對於只存在於口語中的[β]和[ʒ]兩個聲母沒有給出對應的羅馬化方案。

平話字
例字
讀音
b
/p/
p
/pʰ/
m
/m/
d
/t/
t
/tʰ/
n
/n/
l
/l/
g
/k/
k
/kʰ/
ng
/ŋ/
h
/h/
c
/ts/
ch
/tsʰ/
s
/s/
零聲母

韻母[编辑]

平話字總是標記字的鬆韻[4]。在下面幾張韻母表中,凡是同一個單元格裡包含了兩個韻母的,左邊是緊韻,右邊是鬆韻。

韻尾的韻母[编辑]

漢字和平話字對照的閩英辭典Dictionary of the Foochow Dialect,最初版本出版於1870年
平話字
例字
傳統讀音[5]
現代讀音
a
/a/
/a/->/ɑ/
ia
/ia/
/ia/->/iɑ/
ua
/ua/
/ua/->/uɑ/
西
/ɛ/
/ɛ/->/ɑ/
ie
/ie/
/ie/->/iɛ/
/ɔ/
/o/->/ɔ/
io
/io/
/yo/->/yɔ/
uo
/uo/
/uo/->/uɔ/
e̤ / ae̤
/ø/->/aø/
/œ/->/ɔ/
au
/au/
/au/->/ɑu/
eu / aiu
/eu/->/aiu/
/ɛu/->/ɑu/
ieu
/ieu/
/iu/->/iɛu/
iu / eu
/iu/->/eu/
/iu/->/iɛu/
oi / o̤i
/oi/->/ɔi/
/øy/->/ɔy/
ai
/ai/
/ai/->/ɑi/
uai
/uai/
/uai/->/uɑi/
uoi
/uoi/
/ui/->/uoi/
ui / oi
/ui/->/oi/
/ui/->/uoi/
i / e
/i/->/ei/
/i/->/ɛi/
u / o
/u/->/ou/
/u/->/ou/
ṳ / e̤ṳ
/y/->/øy/
/y/->/øy/

以喉塞音[-ʔ]結尾的韻母[编辑]

出版於1908年的平話字《聖經》,《出埃及記》的第一章
平話字
傳統讀音
現代讀音
ah
/aʔ/
/aʔ/->/ɑʔ/
iah
/iaʔ/
/iaʔ/->/iɑʔ/
uah
/uaʔ/
/uaʔ/->/uɑʔ/
a̤h
/ɛʔ/
/eʔ/->/ɛʔ/
ieh
/ieʔ/
/ieʔ/->/iɛʔ/
o̤h
/ɔʔ/
/oʔ/->/ɔʔ/
ioh
/ioʔ/
/yoʔ/->/yɔʔ/
uoh
/uoʔ/
/uoʔ/->/uɔʔ/
e̤h
/øʔ/
/øʔ/->/œʔ/

以舌根塞音[-k]和鼻音[-ŋ]結尾的韻母[编辑]

福州話中以[-k]結尾的入聲韻母和以[-ŋ]結尾的鼻音韻母的映射表是一一對應的,因此這裡只給出[-ŋ]結尾的韻母。

平話字
例字
傳統讀音
現代讀音
ang
/aŋ/
/aŋ/->/ɑŋ/
iang
/iaŋ/
/iaŋ/->/iɑŋ/
uang
/uaŋ/
/uaŋ/->/uɑŋ/
ieng
/ieŋ/
/ieŋ/->/iɛŋ/
iong
/ioŋ/
/yoŋ/->/yɔŋ/
uong
/uoŋ/
/uoŋ/->/uɔŋ/
ing / eng
/iŋ/->/eiŋ/
/iŋ/->/ɛiŋ/
ung / ong
/uŋ/->/ouŋ/
/uŋ/->/ouŋ/
ṳng / e̤ṳng
/yŋ/->/øyŋ/
/yŋ/->/øyŋ/
eng / aing
/eiŋ/->/aiŋ/
/eiŋ/->/aiŋ/
ong / aung
/ouŋ/->/auŋ/
/ouŋ/->/auŋ/
e̤ng / ae̤ng
/øŋ/->/aøŋ/
/øyŋ/->/ɔyŋ/

聲調[编辑]

平話字不記錄口語中的連讀變調。福州話的七個聲調都被設計了符號,標記在主元音字母的正上方。[6]

名稱 調值 符號 例字
陰平, Ĭng-bìng 55 ˘ Gŭng
上聲, Siōng-sĭng 33 - Gūng
陰去, Ĭng-ké̤ṳ 213 ˊ Góng
陰入, Ĭng-ĭk 24 ˊ Gók
陽平, Iòng-bìng 53 ` Gùng
陽去, Iòng-ké̤ṳ 242 ^ Gông
陽入, Iòng-ĭk 5 ˘ Gŭk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1. ^ 一般福州人、寧德人稱自己講的是平話,而不叫閩東語,所寫的文字為平話字,閩東語只是學術上所用的語言歸類名詞。
  2. ^ 卫理公会简史
  3. ^ 本來,德語中的[ø]是用字母ö表示的,但怀德牧师卻用ë表示這個音素。這很可能是因爲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對這個音不敏感,因此把[ø]錯聽成了[ə](schwa)。這個“訛誤”一直影響到後來的平話字方案。在1929年再版的《Dictionary of the Foochow Dialect》一書中有對平話字的詳細介紹,書裡仍然將e̤描述成“her”裡的“e”。
  4. ^ 福州話中,陰去、陰入、陽去這三類調類都會發生鬆緊韻的變化。
  5. ^ 指的是19世紀抑或更早期的讀音,國際音標的推考引自福建師範大學陳澤平教授的論文《十九世紀的福州音系》。
  6. ^ 文獻裡的部分非正式文體中,陰平和陽入的符號“˘”常常被省略,可能是爲了簡便。

參考資料[编辑]

  • 陳澤平,《19世紀傳教士研究福州方言的幾種文獻資料》,2002
  • 陳澤平,《十九世紀的福州音系》,2002
  • 鄭輝,《館藏近代西文福州方言詞典敍錄》,2005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