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官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南官话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国缅甸
区域 中国西南部缅甸果敢
当地使用人数 约2亿(日期不详)
語系
漢藏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緬甸掸邦第一特区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汉语)
ISO 639-2 chi (汉语) (B)
zho (汉语) (T)
ISO 639-3 cmn
ISO 639-6 xghu
Southwestern Mandarin in China.png

西南官话在大陸及臺灣的分布

西南官话,又称为上江官话西南方言,是流行于中国大陸西南部四川重庆贵州云南湖北广西等地以及邻近的湖南省西部、陕西省南部、缅甸果敢的主要语言,在老挝越南等地也有部分华人使用[1]。西南官话在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具有官方地位,是仅有的3个具有官方地位的汉语分支之一。西南官话的主要特征是古入声不分化,整体保留或整体混入它调(阳平、阴平或去声) [2] 。《中国语言地图集》中将西南官话分为十二片,其通常也可按照地域分为四川话云南话桂柳话湖北话等。

西南官话的形成与元朝之后进入中国西南地区的移民具有很大关联,成渝片四川话湖北话音系产生分化的年代都至少可以上溯至明朝,因而西南官话的形成年代应当更早[3]。同时有学者认为其可能与另一种南方官话江淮官话同源[4]。西南官话在词汇、音韵等方面与北方官话相比都具有显著差异[5],因而在民国时期,上江官话一直被认为是与粤语吴语等并列汉语大方言区,而非官话的分支,其直到1955年才首次被划入官话[6]。西南官话的使用者超过2亿,如果将其划出官话,其使用者将在全球所有语言中排第6位,仅次于官话西班牙语英语印度斯坦语阿拉伯语孟加拉语

分布与分区[编辑]

西南官话是使用人口最多、分布区域面积最广的汉语分支之一。据统计使用西南官话的人口超过2亿,约占中国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整个官话区人口的三分之一,相当于湘语赣语粤语闽语人口的总和。西南官话中最大的分支四川话的使用人口都超过1.2亿。

西南官话在中国境内主要分布于西南部四川省重庆市云南省贵州省的绝大多数汉语地区,以及临近的湖北省大部、湖南省西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陕西省南部、甘肃省南部,另在江西省赣州市老市区拥有方言岛[7]。邻近云南的缅甸果敢也使用西南官话。

《中国语言地图集》中将西南官话分为成渝灌赤、黔北、昆贵、滇西、鄂北、武天、岑江、黔南、湘南、桂柳、常鹤等十二片。其中音韵现象复杂的灌赤片又分为岷江仁富、雅棉、丽川四小片;滇西片又分为姚理、保潞两个小片。

音韵[编辑]

声调[编辑]

西南官话古入声未发生分化,整体保留或整体混入它调(主要混入阳平)。例如四川话中,成渝片入声整体混入阳平;岷江小片中整体保留了入声,部分地区甚至还保留塞音韵尾;仁富小片入声整体派入去声;雅棉小片入声整体派入阴平。

在湖广片中,不乏去声分阴阳的次方言,同时也有少部分入声分阴阳者。例如湖南北部的津市市,其方言中:古全浊入归阳入(调值44),其余归阴入(调值35),但阴去却归入阳平(调值13),故去声实际上仅仅是阳去(调值33)。

西南官话声调调值大致可分为8个类型,各类型之间差异显著。其中分布最广的一种类型(阴平是最高调,阳平是最低调,上声是次高降调,去声是低降升调),即四川话的声调类型,主要流行于四川盆地一带以及毗邻的贵州北部。这种声调类型内部一致性很高,是西南官话最具代表性的声调类型[8]

西南官话的声调类型及代表点调值[8]
类型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入声 主要分布区域
四川型 成都亚型 55 21 42 213 阳平 四川盆地大部、贵州北部
泸州亚型 55 21 42 13 33 四川盆地西南部
泸定亚型 55 21 53 24 阴平 川西西部雅安一带
自贡亚型 55 21 42 213 去声 川中沱江下游一带
汉中型 55 21 24 212 阳平/阴平 陕西南部
昆明型 44 31 53 212 阳平 云南中部
个旧型 55 42 33 12 阳平 云南南部
保山型 32 44 53 25 阳平 云南西部
湖广型 武汉亚型 55 213 42 35 阳平 湖北中西部
石首亚型 45 13 41 阴214/阳33 阴25/阳入归阳去 湖北南部
汉寿亚型 55 213 42 阴35/阳33 55 湖南西北部
澧州亚型 55 13 21 阴213/阳33 阴35/阳入归阳去 湖南北部(常德)
桃源亚型 44 23 21 阴213/阳33 55 湖南北部(常德)
襄樊型 34 52 55 212 阳平 湖北北部
桂林型 33 21 55 35 阳平 广西北部、湖南南部、贵州南部

考量入聲[编辑]

西南官話中凡普通話讀陰、上、去而入派阳平地区的西南官話讀陽平的字都是古代入聲字(例外字玉)。凡不送氣的陽平字是古代入聲字。多数鼻音韻尾(陽聲韻)字都不是古代入聲字。凡ər音節的字不是古代入聲字。凡uai、uei韻母的字不是古入聲字(例外字蟀)。除靴瘸以外的yɛ韻母字是古代入聲字。凡普通話有元音韻尾而西南官話沒有的字是古代入聲字。除了西蜀片的樂山話的瘸和德江話的祛白讀韻母為io,凡方言中的io韻母字都是古代入聲字[9]

声母[编辑]

西南官话的声母系统的内部差异十分巨大。西南官话主流浊音清化,但部分地区仍然保留浊音,如四川遂宁拦江话。西南官话部分地区无尖团对立,但部分地区却仍然保留尖团对立,如桂柳片部分、成渝片部分、岷江小片部分等。西南官话部分地区不分平舌音翘舌音,但也有部分地区完全区分平翘舌音,如仁富小片岷江小片成渝片部分、贵昆片部分;西南官话部分地区不分fu和hu(甚至hu与f全混或h、f全混),但也有部分地区能够全部区分;西南官話大部份地區不分n、l兩母,但桂柳片許多地方仍然區分。西南官话的声母系统和湘语客家话粤语赣语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保留了大部分ng声母),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南方官话。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A. Doak Barnett. Communist China and Asia. Published for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 175 [1960]. 
  2. ^ 但個別西南官話如貴州某些屯堡話古清声母和次浊声母入声字归阴平,古全浊声母入声字归阳平
  3. ^ 周及徐(2005年第4期),《巴蜀方言中“虽遂”等字的读音及历史演变》,中华文化论坛
  4. ^ 王庆(2007年第5期),《明代人口重建地区方言的知照系声母与南系官话》,重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5. ^ 刘晓梅、李如龙(2003年第1期),《官话方言特征词研究》,语文研究
  6. ^ 刘镇发(2004年第4期),《百年来汉语方言分区平议》,学术研究
  7. ^ 破解赣州话方言“孤岛”密码. 大江网. 2006-06-28. 
  8. ^ 8.0 8.1 李蓝(2009年第1期),《西南官话的分区(稿)》,方言
  9. ^ 简启贤.音韵学教程[M].成都:巴蜀书社,2005:184-18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