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方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粵語之下可以划分出多种方言,现行中国社科院出版的方言地图集两廣部分(廣東廣西海南島),B13和B14將粵語分成下列各方言片:

Yue Dialects.png

分支系譜[编辑]

粵語
粵語白話分支
廣府話
粵海方言

港澳粵語



廣州-西關口音



佛山口音



番禺口音



順德口音



中山口音



梧州口音



九江口音



四邑方言

台山口音



恩平口音



開平口音



新會口音



鶴山口音



羅廣方言

羅定口音



肇慶口音



懷集口音



廣寧四會口音



勾漏方言

玉林口音



藤縣口音



封開口音



蒙山口音



邕潯方言

南寧口音



邕寧口音



貴港口音



桂平口音



百色口音



欽廉方言

欽州口音



北海口音



廉州口音



靈山口音



防城港口音



吳化方言

吳川口音



化州口音



高陽方言

高州口音



陽江口音



信宜口音



莞寶方言

莞城話口音



圍頭話口音




平話分支
南部平話方言

賓陽口音



邕寧口音



橫縣口音



北部方言群

陽朔方言



賀州方言



資源方言



全州方言



興安方言



富川方言



永福方言




海南分支

儋州方言



邁話方言




蜑家話



東江本地話



粵海粵語[编辑]

广府粤语,也稱粵語「廣府片」,即为通常指的广府话。粤语的标准音——广州话即属于广府片。属于广府片的城市有广州佛山番禺顺德中山高要云浮三水梧州四會,以及粤北的韶关城区和曲江城区,还有港澳地区。由于粤商在中国-东盟博览会后开始向广西投资,南宁青秀区也有大量广州话使用者。

广府片内部差异不大,彼此一般能较流畅的通话。例如广州话香港粤语韶关白话。香港粵語和廣州話之間差異極小,只有部分用詞習慣不同,這跟兩地所處語言環境和社會制度有關。

廣州方言[编辑]

廣州方言即狹義「廣州話」,因地處珠江流域中心城市,為廣州香港等大都市數千萬本地居民的母語,長期引導傳統的粵語戲曲文化和粵語流行文化,影響力強大,被各粵語方言區人們接納為約定俗成的公認標準音。廣州話本身亦在不斷緩慢變化。廣州音的收音範圍比較廣,連佛山中山香港的部分口音也一併收錄。

1949年前的廣州話用詞比較古雅,受北方話的影響也較少。但在最近的數十年,在中國大陸的「推廣普通話」運動的影響下,近20年來廣州人北方話水平在大大提高的同時,許多地道的廣州話詞語在日常使用中消失。例如今天的廣州人已經很少像20年前那樣,用「金魚黃」來形容「橙色」;黃犬塘尾蠄蟧田雞這些動物是什麼已經無人知曉;甚至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廣州話廣播詞也生硬地用粵語來讀出北方話的詞語,例如會使用:「站」而非「企」;電視上也通常說「逛街」,而非「行街」。

在受普通話化的同時也產生了一些如「落班」、「落課」等粵語與北方話的混合詞,但這并不是生硬的照搬普通话的发音。因为粤语本身就有官话发音和白话发音两套系统。官话发音用于读文章。因此,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广播,并不是生硬的,照搬普通话的发音,而是广东话官话读法。如果不按照官话读法的话,听众听了会感觉非常怪,而且不正式。

由于廣州在数百年前已经是通商口岸,也是曾经辉煌一时的19世纪世界第四贸易之都,因此有不少外国人到广州做生意,使外来词融入广州话中。廣州人在交談中也常常出現外來語,如「巴士」、「的士」、「摩托」,說「掰掰」不说「再見」,这些词汇也在19世纪由广州传播到香港。受到香港电视台粵語的影響,各地许多年輕人也會常混合簡單英文,如「得啦」說成「OK 啦」。

香港粵語[编辑]

粤语香港澳門的官方、媒体以及社會廣泛使用,語音為廣州音,部分專有名稱的詞匯則與廣州方言有一定差別,但不影響雙方溝通。澳門的粵語長期受香港粵語影響,因此完全一致,外來語更多使用英文外來語,而葡文外來語並不多見。香港于1997年前仍有相當人數稱之為廣州話、白話;1997 年後基本以粵語、廣東話作為香港粵語的民间俗称,但是香港学术界採用了学术專有用詞,将香港粤语称为“广州话”。 香港政府严肃的公文布告,也称为广州话。 (比如阐述香港的两文三语政策时, 说明三语是“粤语广州话普通话英语”)。

英語在香港比較普及,加上從前香港通常比中國大陸較先接觸外來的新事物,過去不諳英語的低下階層會用廣州話拼讀日常的英語詞彙,所以香港粵語的英語外來詞十分普遍。例如:「地盤管工」叫「科文」(foreman)、「電梯」叫「𨋢」(lift)、「煞車」叫「逼力」(brake)、「軸承」叫「啤令」(bearing)、「草莓」叫「士多啤梨」(strawberry)等等。不少老人家仍把「郵票」稱作「士擔」(stamp)、「保險」叫「燕梳」(insurance)等。另外,香港人對男教師及男警察稱作「阿Sir」、女教師稱作「搣士」(Miss)。


中港語文區別[编辑]

中港两地慣常用语上,基於粵語和北方語系的習慣不同,政治環境的差異,也时常存在用词的差别。对于同一事物,往往有不同的说法,例如:

普通話 廣州話 備注
冰箱 雪櫃 粵語中,「冰箱」一詞普遍是指雪櫃內用來冷藏食物(0°C以下)的一個地方,而在广东地区则称为“急冻”
上課 上堂 粵語口頭溝通會說「上堂」。
課室/課堂 班房 在中國大陸,班房則是指監獄。另外有些時候「班房」和「課室」有不同意思,前者為homeroom,後者為classroom。
素質/質量 質素/品質 在中國内地,「素質」常用於表示個人的文明程度、「質量」用來形容物品或服務。
陽台 騎樓/露台 「陽台」一詞也常有使用。通常在書寫時使用。
空調 冷氣機 「空調」是美式词汇,从英文Air conditioning翻译过来的。空調供應冷氣、暖氣或除濕。
摩托車 電單車 「摩托車」一词是从英文Motorcycle的音译过来的。在中國大陸,电单车往往是指电动自行车
公交車 巴士 「巴士」一詞從英語Bus音譯過來。
出租車 的士 「的士」一詞從英語Taxi音譯過來。
工資 人工/糧 較正式的用法為薪金或薪酬
所有者 持有人/x主 例如物件說物主,房子說業主。
夜宵 宵夜 本作「消夜」;「宵夜」在台灣國語亦常見
小汽車/小轎車 私家車
黃油 牛油

南番順方言[编辑]

因爲今天的廣州、番禺南海無論從地理還是歷史上看來都聯結得非常緊密——廣州番禺南海三個地名在歷史上甚至代表的都是同一個地方,所以今天廣州、番禺和南海的方言比較接近,但順德有不少字的發音跟其他地方不同,例如:「凹」不讀[nɐp]而讀[niːp];「吃飯」不叫「食飯」而叫「喫[jaːk]飯」。单是佛山市地区也有很多不同的方言,如石湾话九江话西樵话,主要是一些语音和用语的不同。顺德话(大良音)与广州话声调上的差异主要是粤语第四声的不同,顺德话的第四声调值是32(广州话的是21),较广州话为高。声母与广州话基本一致。韵母上与广州话不同的地方是比较零散:如“事”,顺德话[sü6],广州话[si6];“咸”顺德话[hem4],广州话[ham4](注:这两个第四声音调实际上也不同)。但近年随着大众传媒的发展,顺德话有向广州话靠拢的趋势,尤其韵母上更是如此,如“事”发成广州话的[si6],“咸”发成[ham4](声调仍为顺德话的第四声)。(以下资料出处:作者在本地出生和生活超过50年,所述均为生活经验)其实,顺德话的使用地区也超出顺德地域,最典型的顺德话以顺德大良镇为代表,顺德境内的各个城镇均有一定的区别,其中,伦教镇以南地区至容桂镇一带语调语境与大良话差不多,北滘镇以北地域语调稍低。中山小榄,东凤,南头,黄圃,三角,民众等镇所操口音与顺德话区别不大,番禺大部分地区的口音也与顺德话差不多。顺德北滘与番禺钟村所操口音一模一样。顺德龙江与佛山禅城区祖庙街,石湾、栏石、南海平洲的口音也非常相似。另外,珠三角一带的水上人家所操疍家话语调语音也同顺德话相似。中山的“咸水歌”,顺德的“喊四句”和“龙舟小调”均用顺德口音演唱。历史上,顺德出过不少粤剧名伶。

香山方言[编辑]

石岐話主要流行於廣東中山市城區石岐以南地区,與廣州話相近,但又不盡相同。對一些事物的名稱或一般用語的叫法與廣州話相比有其獨特的一面。中山石岐人完全懂得聽和講廣州話,但廣州人或香港人不完全聽得懂石岐話。如廣州話「瞓覺」(睡覺之意),「瞓覺」一說石岐話也用,不過一般稱作「寐覺」(寐此处音「眯」[mī])。石岐话形容一个人懒惰有习语「吃寐屙坐」。廣州話「頭先」(剛剛之意),石岐話也用,不過多稱作「近」(音「紧思」[gɒn si])、「啱先」。另外石岐話在口音方面與廣州話也有些不同,例如合口字沒有輕唇音;廣州話以聲母為f的曉母字或匣母字在石岐話以h為聲母,如風扇,石岐話讀hung-sin;克服,石岐話讀作kaak-huk

在1970年代末以后,因为香港電視而导致石岐话不断向广州话靠拢,许多旧有的发音与词汇用法都逐渐减少以至消亡。例如上述的合口字發音,後生開始將合口曉母字按廣州話讀為輕唇音,又如上述之「寐觉」使用频率越来越低,逐渐被「瞓覺」所取代。「下间」(厨房,顺德龙江甘竹滩也有下间的说法)、「银钱」(元的俗称,「两个银钱」即是两元)这些老式石岐话新一代中山人已经很少使用。

梧州方言点[编辑]

梧州市区粵語屬廣府片,與廣州話很接近。主要分佈在梧州平南縣,賀州市区及附近。內部差異很小。以梧州話作代表,語音系統聲母21個,韻母46個。除上述说明的县市城区之外,上述提及的县市农村地带所用的粤语为勾漏粤语,详见下述。

莞宝粵語[编辑]

莞宝方言分布在东莞深圳(宝安)和香港新界一带,和粵海方言之间通话有较大的困难(例如:在電影《我愛扭紋柴》裡有不少圍頭話對白,不少在市區生活的香港人都聽不明白這些對白)。

相比粵海粵語,莞寶粵語最主要特點是:多後鼻音(如莞城話「籃」讀[ŋaŋ],「列」讀[lik],「給」讀[k'ɔk],「你」讀nai;圍頭話「新」讀「星」,「門」讀「蒙」,「晚」讀「猛」;等),粵海片的部份 h- 變成 f- (如「開」讀「灰」,「寒」讀「馮」,「渴」讀「福」等)。「做」讀「驟」

详见莞寶粵語

東莞方言[编辑]

东莞方言分佈在廣東省東莞市,以莞城话为代表。莞城话与广州话口音差别很大,未受過訓練的廣州人不經過適應比較難以聽懂莞城話;很少接触广州話的莞城老人跟广州人溝通也存在一定的困難。[來源請求]

一般情況下,部分莞城話與廣州話相似,例如:屋企(廣州)→屋企(東莞)。不相似的例如:依家(廣州)→家下(東莞)、死咗(廣州)→死號(東莞)。但由於現今社會人口流動性大,隨著年輕一輩人到各地讀書、工作或者受到廣州電視台播出的粵語所影響,年輕一輩人現在逐漸忘記本土方言,反映出一個問題就是逐漸與廣州話接軌。

宝安方言[编辑]

宝安方言分為围头话南頭話等幾種。

其中,圍頭話因為其普遍分佈於香港新界區內的圍村裡而得名。深圳宝安区福永、松岗、沙井,龙岗区平湖,南山区南头部分地区,香港新界锦田都使用圍頭話。还有深圳市区内有几十条自然村也是说围头话,例如水围、上沙、下沙、沙尾、沙嘴、石厦、梅林、皇岗、新洲、福田、岗厦、上步、赤尾,等等。這些圍頭話香港新界锦田的围头话完全一致。

南頭話主要分布在南山區的南頭地區,使用人口約5000人。

羅廣粵語[编辑]

羅廣粵語,分佈於羅定封開德慶肇庆鬱南廣寧懷集陽山連山等縣市。在早期资料中未作区分,将其归入在广东境内的勾漏粤语。

羅廣粵語特點有:

  1. 影母字多保留零聲母讀法,如 亚[a3],爱[ɔi3],烏[u1],意[i3],乙[yt8]。
  2. 疑母洪音保留[ŋ]而細音多混為[j],如 我[ŋɔ],勾[ŋau],疑[ji],月[jyt]。
  3. 阴平调的高降调与高平调有明显差别,阴入调須重读(高降),如肇庆话[來源請求]
  4. 北部多數點無韻母[im][em][ip][ep],混入[in][en][it][et]。
  5. 聲母基本保留[n][l]對立,但東部若干點趨向[n][l]合流。

與勾漏粵語的相同點[编辑]

羅廣粵語與廣西東部的勾漏粤语相同點是“古全濁聲母今不論平仄皆不送氣”。如 頭、茶、橋、企、近 等字皆讀不送氣塞音(但在部份趨向廣府化的地方有例外)。

與勾漏粵語的區別[编辑]

將兩者區分開來的一個主要依據是精組字讀法。如 清 字,讀[t'eng]為勾漏粵語,讀[ts'eng]為羅廣粵語。此外,勾漏粵語有邊擦音齒間音,羅廣粵語則基本無。

四邑粵語[编辑]

四邑方言是指新會恩平開平台山等地的方言,當中以台山話為代表。珠海有一半人講四邑方言(特別是斗門一帶),而其他地區則使用香山片粵語,但兩者現時已慢慢融合,是四邑方言中最接近廣州方言的一種。

四邑方言是粤语系统中跟廣州方言差异最大的方言之一,仅次于勾漏粤语。根据语言学家的研究,在四百年前,部分福建人从福建莆田经海路迁入四邑地区,与当地的广府人和少数南越族的后裔,以及其后移入四邑的少数江西人融合形成了独特的四邑话。可以認為四邑话是以幾百年前的本地粤语为主体,先後受闽南语赣语影响而發展出來的一种粵語语言。這種觀點从四邑话的发音和词汇可以得到佐证。

由于语音差距很大,一般操粤海片粤语的人群只能听懂約三、四成的四邑粵語對話。

高陽粵語[编辑]

高陽方言主要分佈於陽江雷州半島一帶,比如阳江大部分,和湛江城区(湛江除城区外其余乡村方言属于闽南语雷州片方言,并非粤语)。

邕潯粵語[编辑]

邕潯片粵語在廣西,“邕”、“浔”两词分别为“南宁”和“桂平」的简称。但是邕潯片粤语的分布几乎成孤岛状的存在于西江流域的县城,而广大乡村地区则多为勾漏粤语,或者少数民族语言所占据。邕潯片粵語使用者可以直接于广州和香港粤语使用者沟通,差异近在习惯用词跟小部分发音上,大体90%相同。

廣西西部的百色龍州凭祥崇左扶绥粵語亦屬邕潯片。但是以上各城市除城区外,其郊区和乡村语言多为少数民族语言。而桂平除县城外,其他农村则多操勾漏粤语。

邕浔粤语主要流行于邕州浔州(桂平市古称)两岸交通便利的城镇,如南宁市横县崇左市宁明县凭祥市桂平市下属乡镇、平南县县城以及贵港市柳州市部分地区。以南宁市为代表。但是由于自八十年代后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加上南宁市政府的语言文化政策是削弱地方方言改而推广普通话,南宁市区内南宁话的使用人口大幅度下降,南宁话使用人口锐减到不足三成。邕浔粤语的代表性口音实际上已迁移到古称“浔州”的桂平市下属乡镇。现在也有相当多人忧虑南宁话事实上已经变成死语,南宁市在上世纪80年代,市区内人口都讲白话,也不过三四十万人。而2009年市区人口约267万人,“就算按不到三成来计算,得出来的结果也比三四十万人多。不能说讲白话的人大量萎缩。

对于粤语本身的起源,学术界有“广东起源说”和“两广起源说”两种说法。

“广东起源说”根据明清地方志和一些历史资料(如《广东会馆论稿》),认为粤语起源于广东,但是在明清以至民国时期,广西都是广东商人(粤商)和移民的主要地区。 比如广西有民谚称“无(广)东(人)不成市”。因而导致粤语扩散到广西。而“两广起源说”则认为“两广”之分始于宋朝, 而粤语的形成远在宋代之前, 并且也有历史研究称粤语最早的起源地在两广交界处的“广信郡”。只是后来因为珠三角强势的经济和文化地位,珠三角粤语口音主导了粤语的语言发展而已。 就如同北京依托强势的政治经济文化地位,其口音得以全国通用。 但是因此而说“北方方言”起源于北京则属于无稽之谈。

勾漏粵語[编辑]

分布在廣西桂东南一带,比如貴港玉林藤县岑溪兴业一带13個縣市(除平南縣、桂平縣城外),为广西历史上最早的本土汉语方言,也是粤语中更为古老的粤语,保留有混合入声。產生於南越國時期並在時期成型。其口头语和其他广西粤语及广东粤语差异很大。这些地区的居民的语言认同感也很复杂, 有认同自己的母语为粤语的,也有认同为“土白话”的, 也有认为自己的母语仅仅是“本地话”的。勾漏粤语属于粤语仅仅是基于语言学上的因素而已,其民系,民俗和居民认同感方面的证据并不强烈。

勾漏粤语特點有:

  1. 古全濁聲母今多讀不送氣清音;
  2. 古不送氣清音今多讀濁內爆音
  3. 精組聲母讀塞音邊擦音(或齒間音);
  4. 聲調數目一般有9-10個。

辭彙也很有特點。與廣州話差別較大,操語雙方對話溝通交流比较困難。勾漏粵語的代表有玉林話藤縣話蒙山話等。勾漏粤语(如果加上以前不獨立分出的羅廣粵語)单单以母语人口和覆盖地域来看,乃是两广粤语方言中分布地域最大和人口最多的。 但是由于勾漏粤语(及羅廣粵語)的使用居民多为农村或者中小城镇,因此其流通度不高。 大部分勾漏粤语的使用者倾向于使用附近县城的口音交谈,而附近县城口音多为邕浔片或者广府片粤语。

勾漏贵港话俗称贵县话,也称土白话,因同语言使用者语音亦有区别,民间也将其本身分为“村里话”和“街里话”,一般说贵港话指“街里话”,范围在贵港市城区和环绕的周边农村,使用人数约40万人。该语言仍然保留着擦边音,与古汉语相比,变化较小。玉林话贵港话同属粤语勾漏片,与贵港话相比,玉林话相对音浊,少数音调规律性差异明显,两者通用的话玉林话较难听辨,使用玉林话的人较易听辨贵港话。

北流话中,有上里话和下里话之分。上里话因为毗邻粤西,较接近香港音或广州音,除了个别字句用法、读音不一样外,双方交流基本没有问题。严格上分,北流上里话不属于勾漏粤语,而属于高阳粤语。而北流下里话就属于勾漏粤语。

地佬话分布于广西博白县陆川县浦北县,属于粤语的一种。1960年8月编辑的《广西汉语方言概要》,将博白地老话划属于粤方言——桂南系次方言;2004年编纂出版的《广西大百科全科·文化篇》将博白地佬话列属为粤语邕浔片;不过目前更多的观点是将其归入粤语勾漏片。

钦廉粵語[编辑]

欽廉粵語主要分佈欽州市合浦縣(舊稱廉州)、浦北縣防城港市靈山縣北海市等地。欽廉粵語有一些自己独有特征,与广府片、勾漏片、邕浔片、桂南平话都有别。 其特点有:

1.声调合并、变音。

经常出现的有阴上并入阳上,阳平并入阳去等。阴平无高降,部分地区反而有升调倾向。

2.古全浊声母送气。

3.钦鑫欣等字保留古音h声母。

4.广府yu音(掇口音)本片中为i音,oeng音、ing音多为iang音,oe音多为ia音或者e音。

5.与多数广西粤语一样,有边擦音。用于区分心母字。如心、死、送等字。

6.与勾漏片一样,保留硬颚鼻音。如人、日、饮、月、肉等字。

需注意的是,钦州市区的声母送气规则与广府音相同,即平送仄不送。

吳化粵語[编辑]

吳川話[编辑]

吳川話,又稱吳川骨,分佈於廣東省吳川市縣級市)、湛江市

化州話[编辑]

化州話分佈於廣東省化州市,为粤西粤语的代表。

疍家話[编辑]

疍家的定义在学术界有争议,一说是沿海地区渔民的自称,一说是「水上廣東人」的自稱。疍家話又名水上广东話,普遍通行於兩廣的水上人家;但是浙江福建沿海也有少数渔民自称“蜑家”,不过所操语言跟两广疍民差别甚大。疍家话广州话可以互通,但疍家音明显。学术界对疍家话的系属曾经有过一些争议,一说认为疍家话屬於粤语,另一说认为疍家话自成体系。

疍家话的音系通常较简单,以香港疍家话為例,無聲母 n、ng ,無介音 u ,無閉口韻 -m -p ,“郎”“兩”同音等。香港一詞的英語譯名 Hongkong,便是取自疍家音。

有争议的方言片[编辑]

東江本地話[编辑]

東江本地話東江流域中上游地區的一個土語群,主要分布於惠州河源。東江本地話同時具有粵語和客家話的特點,分類歸屬上存在爭議。學界對東江本地話的專門研究很少,傳統上籠統地將東江本地話並入客家話粵中片,也有學者將東江本地話劃為粵語惠河片。近年來劉叔新等對東江本地話作了系統的研究,認為這個土語群比客家話古老,是客家遷入粵中和粵東之前的本地語言,與粵語有較為密切的親緣關係;後為大規模遷入並成為粵中、粵東主流語言的客家話包圍,不斷同化,形成今天既接近客家話又不同程度保留粵語典型特點的土語群,並因此而將東江本地話劃屬粵語[1]。一些主流客家話使用者稱東江本地話為「蛇話」(或「畬話」),略帶貶義意味。典型的東江本地話代表有惠州本地話(惠城話)、龍門本地話。

惠州本地话[编辑]

惠州本地话兼有粤语和客家话的诸多特点,是最為著名的東江本地話典型代表。主张将它归为粤语惠河片(或东江片)。

龙门本地话[编辑]

龙门本地话是東江本地話的一种,一般被归为粤语方言。也有归类为客家方言东江片的。事实上。龙门话兼有两者特点,可以视为粤语和客家方言互相渗透的产物。

儋州话[编辑]

儋州话也属于粤语方言,属汉藏语系汉语粤语方言系统,120多万人使用,主要分布在儋州、三亚、昌江、东方等市县的沿海一带地区

桂南平话[编辑]

广西南部平话传统上划入粤语方言。1980年代,大陆学术界在尚未對粵語各方言研究透徹時,曾經将南北兩類截然不同的“平話”籠統地合併成“广西平話”,嘗試性地在1987年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中單獨劃出,在学术界引起很大的争议。隨着研究的深入,現在學術界普遍認为广西平话南北差异巨大,不是一种方言。其中,桂南平话与粤语勾漏方言很接近,归为粤语不存在疑问;桂北平话与桂南平话差别非常大,不属粤语,其内部各分支之间差异也很大,或多或少带有一些湘语特点,但整体上与湘语又有较大差别,难以归类,应当属于一个独立的土语群。

吳川話[编辑]

吳川話,又稱吳川骨,分佈於廣東省吳川市縣級市)、湛江市。 目前吳川話與粵語的關係存在爭議,主要有兩種看法: 一、吳川話屬於粵語吳化片。 二、吳川話是一門獨立的語言,不屬於粵語,兩者是平衡的關係。

一些消退的、稀有粵語方言[编辑]

粵語在南粵地區,隨著城市化的擴展,一些稀有的粵語方言語種陸續消失。以五邑地區四邑方言(舊時稱四邑,現加鶴山為五邑)為例,江門新會鶴山台山等地,應該屬於粵語稀少方言最多的範圍,曾經有一村一方言的奇景。這在整個南粵地區來說屬於罕見,據一些不確定的考究,和歷史上的村落聚居文化有著關聯。

以老江門為例(江門的粵語方言統稱為四邑方言,北街話、水南話、曾經是屬於江門市區地區內相對廣泛的小方言語種,北街話口音偏近廣州話,但與廣州話有明顯差異,北街話明顯聲調更偏高,昃重輕聲,帶清晰尾音,隨著十幾年的城市開發,目前北街話基本只剩下在老一代人口中傳遞著,甚至亦可以作為一個消退的語種。水南話,口音比江門話原音更濃重,但亦隨著水南村落的大面積城市化徹底消退在江門城中。白沙話亦是江門話中消退更早的語種(據不完全考證在1980年代初期已經消退。)目前江門市區內保存有的鄉村型方言基本只剩下「外海」、「潮連」、「滘頭話」、「禮樂話」等幾個人尚算口眾多的小語種,因為其村落雖然被城市化包圍,但因為村落體系、地貌、人口等保持完整,語種依舊得以長存保留。以上描述幾種語言,曾經只存在于一個約方圓十公里左右的江門市区周边地域之內,但口音有很大差異性。

新會更是一個相對多語種的地區,全新會地區可分為七大方言區,曾經「荷塘」「棠下」「大澤」「古井」「司前」「雙水」等下屬鄉鎮均有各自最獨特發音的方言(海外華人除了臺山話外,對此幾種方言亦應該是毫不陌生,「雙水話」在海外的影響力範圍依舊存在),而新會本身的市區內至今亦保留「新會話」方言。而且在整個新會地區,還有存在一些小村落方言,但隨著村落消退而失散。

這種以村、鄉為基礎的小範圍方言是粵語分支的一個特色,但為何會在一個範圍不大的地區內產生大量分支,暫時未能考證,不過可以肯定,城市化確實令一些粵語方言消退。

參考[编辑]

  1. ^ 劉叔新:《東江中上游土語群研究──粵語惠河系探考》(北京:中國社會出版社,2007年7月),ISBN 978-7-5087-1716-6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