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東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閩東語
Bàng-uâ/平話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東部、浙江省南部
 中華民國福建省連江縣
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等地閩東民系社區
区域 福建省福州寧德地區;
浙江省泰順縣以及蒼南縣東北沿海;
馬祖列島
当地使用人数 950萬左右(2007)[1]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無,但方言之一福州話 中華民國連江縣法定的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之一[2]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cdo
Min Dialects.png
閩東語通用範圍(紫色)

闽东语平话字Mìng-dĕ̤ng-ngṳ̄)是漢語族閩語支的一種語言,通行於中國福建省東部沿海(閩東)以及浙江東南部部分縣域。在中國大陸,閩東語被當做漢語的一種方言,因此又被称为闽东方言

使用該語言的人主要在福建東部的福州地區和寧德地區以及浙江南部溫州泰順縣。溫州的蒼南縣東北部亦有以閩東語為母語者。中華民國福建省連江縣馬祖列島通行閩東語的福州話。此外,東南亞印尼汶萊馬來西亞的東馬(砂朥越州诗巫省有新福州之称,通行闽东语)及西馬的实兆远(有小福州之称)和新加坡也有福州族群的移民使用閩東語;20世紀下半期,美國的福州移民亦不斷增加,致使紐約曼哈頓唐人街南日東百老匯一帶(紐約有三個唐人街,分別在曼哈頓、布魯克林及皇后區)形成閩東語使用區。總使用者人數估計超過一千萬。[來源請求]

福州和寧德的使用者將該語言稱爲平話Bàng-uâ),意思是“平常生活中所使用的語言”。浙江泰順、蒼南一帶的使用者,則將其稱之為「蠻講」、「蠻話」或「蠻講話」。

方言[编辑]

閩東語,又稱晉安方言。[來源請求]由於地理和歷史的原因,閩東語根據音韻和詞彙的不同,再被分做三種支系,三者間交流有一定的困難。

這三個支系是:

  1. 侯官片:又稱閩東語南片。以福州話為代表。主要通行於閩江流域中下游(包括其支流大樟溪和古田溪流域)至入海口一帶,涵蓋11個縣市,即旧制福州十邑,分別是福州閩侯永泰閩清長樂羅源連江福清平潭屏南古田。福清跟平潭所通行的方言跟福州話在音韻上有一定的差異,人們稱之福清話。方言之一的寧德話與其他方言差異較大,昔日曾被劃為福寧片,今日也被歸入侯官片,其蕉城腔已經表現出逐漸與侯官片其他方言融合的跡象。
  2. 福寧片:又稱閩東語北片。以福安話為代表。主要通行於閩東北部的交溪和霍童溪流域及其附近地區,涵蓋7個縣市區,分別是福安福鼎霞浦壽寧周寧蕉城柘榮,即旧制福寧府的大部分地區。
  3. 蠻講/蠻話:使用者居住在浙江省南部,分為兩支。一支通行於浙江東南部的泰順縣及其附近地區,使用者稱之為「蠻講」;另一支居住在蒼南縣東北部沿海一帶,使用者稱之為「蠻話」。其音韻體系由於受吳語溫州話的嚴重影響,與溫州話更為接近,而同福建境內的閩東語音韻差異很大。以前曾有部分學者將這一支歸為吳語的一種方言,但其與吳語之間交流同樣存在著較大的困難。

內部差異[编辑]

發音差異[编辑]

除蠻講之外,閩東語的方言之間聲母比較一致。福建的閩東語共有15個相同的聲母,福安話比福州話多出了wj兩個聲母,有17個。蠻講受到吳語的影響,聲母數比福建的閩東語要多。

在韻母上,閩東語之間的差異較大。韻母數量最少的是蠻講,有39個;最多為寧德話,達有69個之多。

聲調上,閩東語所有方言都有7個聲調,但各地聲調實際發音不同。在清朝中葉,閩東語共有8個聲調,上聲分為陰上和陽上兩種;今日的閩東語已無陰上調,分別併入陽上和陽去兩個聲調。

閩東語音韻數量對照表
分類 侯官片(南片) 福寧片(北片) 蠻講/蠻話
方言 福州 福清 古田 寧德 福鼎 福安 蒼南錢庫
聲母數 15 15 15 15 15 17 29
韻母數 46 42 51 69 41 56 39
聲調數 7 7 7 7 7 7 7

以下是閩東語各方言之間七個聲調發音的對照表:[3]

閩東語各方言聲調表
陰平 陽平 上聲 陰去 陽去 陰入 陽入
福安話 ˦˦ 44 ˥˧ 53 ˧˩ 31 ˨˩˧ 213 ˨˦˨ 242 ˨˧ 23 ˥ 5
福安話 ˧˧˨ 332 ˨˨ 22 ˦˨ 42 ˨˩ 21 ˧˨˦ 324 ˨ 2 ˥ 5
寧德話 ˦˦ 44 ˩˩ 11 ˦˨ 42 ˧˥ 35 ˥˨ 52 ˦ 4 ˥ 5
福鼎話 ˦˦˥ 445 ˨˩˨ 212 ˥˥ 55 ˥˧ 53 ˨˨ 22 ˥ 5 ˨˧ 23
泰順蠻講 ˨˩˧ 213 ˧˧ 33 ˦˥˥ 455 ˥˧ 53 ˦˨ 42 ˥ 5 ˦˧ 43
蒼南蠻話
(錢庫)
˦˦ 44 ˨˩˦ 214 ˦˥ 45 ˦˩ 41 ˨˩ 21 ˥ 5 ˨˩ 21
蒼南蠻話
(繆家橋)
˧˧ 33 ˨˩˧ 213 ˦˥ 45 ˦˩ 41 ˩˩ 11 ˥ 5 ˩ 1

詞彙差異[编辑]

閩東語各方言中也存在著一些詞彙的差異。

閩東語各方言詞彙對照表
分類 侯官片 福寧片 蛮講 官話
方言 福州話 福清話 古田話 寧德話 福鼎話 福安話 蒼南蠻話(錢庫) 現代標準漢語
與其他漢語共通
與其他閩語共通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蛋
飯箸 筷子
閩東地區共通 物事 東西
郎爸 郎爸 郎爸 郎爸 郎爸 阿爹 阿爸 爸爸
南北片區差異詞彙 我各儂 我各儂 我各儂 我儕儂 我儂 吾儕 我儕老、我們 我們
豉油 豉油 豉油 豆油 醬油 豆油 醬油 醬油
各地存在差異的詞彙 猪角 猪角 牯猪 施猪 牯猪、公猪 牯猪 猪角 公猪
糞坑厝 糞坑厝 坑厝 糞池頭 屎坑 灰楼 茅坑 厠所、茅房

現狀[编辑]

目前閩東語各方言的狀況都不容樂觀。由於中國大陸長期大力地推廣普通話,政府不鼓励甚至禁止市民在公共場合、媒體面前使用方言,致使閩東語所有方言的使用者都在逐漸減少。使用閩東語最發達的地區的福州市,由于學校長期使用普通話教學、禁止學生在校園使用「方言」,不少家长也认为说「方言」对孩子成长有负面影响,加上外来人口的不斷涌入,其衰退的速度最為迅速。2004年,东南快报記者對福州市區的20名學生進行隨即調查,發現其中9人不會說福州話,佔將近半數;受訪者沒有一人會哼唱福州話童謠。[4]近年來,開始有政府和民間人士保護閩東語方言。2008年3月16日,福州电视台生活频道开设福州话节目《攀讲》栏目。[5][6]2013年4月,蒼南縣錢庫鎮成立苍南蛮话研究发展中心,旨在传承蛮话方言、弘扬蛮话文化、编撰蛮话方言词典和创办蛮话培训基地。[7][8]

在中華民國的馬祖,由於蔣中正時代的強制推廣國語,閩東語也受到打壓,面臨同樣的式微困境。中華民國於2000年頒佈《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規定連江縣的大眾交通工具上必須加播福州語的播音,以保護福州話在公共場合的使用。[2]同時,在馬祖校園裡實施當地本土語言教育。[9]

腳註[编辑]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

參考資料[编辑]

  • 《福建省志 方言志》,福建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方志出版社,1998年,ISBN 7-80122-279-2
  • 《蒼南方言志》,温瑞政,語文出版社,1991年,ISBN 7-80006-361-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