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契丹語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國
区域 北部
語言滅亡 13世紀
語系
阿尔泰语系有争议
文字 契丹大字小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 zkt

契丹語契丹人的語言,現已絕跡,一般認為屬於蒙古語族[2]。在遼朝西遼(907至1218年)有官方語言地位。它有大字小字兩种文字系統,現代語言學家目前尚未完全破解出它們的意義,但已在基本上,已能夠根據文字重建出契丹語的外貌。

語族[编辑]

由契丹文字的研究,可以看出契丹語,近於蒙古語通古斯語族。現今主要的語言學家都認同,與通古斯语族相較,契丹語與蒙古語的親緣較近[3][4]。芬蘭語言學家尤哈·楊虎嫩認為,與其說契丹語是一種蒙古語,不如說它是一種準蒙古語(Para-Mongolic);也就是說,它可能是一種由所有蒙古語族的共同源頭,古代蒙古語(Proto-Mongolic language),所衍生出來的旁系親屬語言[2]

文字系統[编辑]

契丹語有大字小字兩种文字。根據《遼史》記載,大字於神冊五年(920年)製成[5];小字由耶律迭剌創制[6],可能成於925年。

金滅遼(1125年)之後,契丹語文仍然在一定範圍内使用。金太宗天会十二年(1134年)的《大金皇弟都統經略郎君行記》,是以契丹小字寫成的。耶律楚材的父親耶律履,曾經把《唐書》翻譯成契丹小字。金章宗明昌二年(1191年)下令停用契丹文。此後耶律楚材曾經到西遼學習契丹語文。史籍所載懂得契丹語文的人,耶律楚材可能是最後一個。

現存有明确纪年的契丹文石刻中,最早的是辽应历十年(960年)的《痕得隱太傅墓誌》,最晚的是金大定十六年(1176年)的《大金國已故生父郎君墓誌》,两者皆以契丹大字寫成。

單字比較[编辑]

季節[编辑]

契丹語 中文翻譯 蒙古文字
heu.ur qabur
ju.un jun
n.am.ur namur
u.ul ebül

契丹語稱五月為「討賽咿」(Tao Saiyier)[7],與蒙古語的五月(tawan sar)相符;突厥語稱五月為beshinchi ay,通古斯語稱為sunja biya。

註釋[编辑]

  1. ^ 語言學中的契丹語列表
  2. ^ 2.0 2.1 Janhunen, Juha (2003): Para-Mongolic. In: Juha Janhunen (ed.): The Mongolic languages. London: Routledge: 391-402.
  3. ^ Cf. Franke. In Sinor ed., 1990, p. 407, and note. 6; Liu, Fengzhu 1992, p. 1; Janhunen 1996, p. 143.
  4. ^ 清格爾泰等合著,《契丹小字研究》(1985年)
  5. ^ 《遼史》卷二,(神冊)“五年春正月乙丑,始製契丹大字。……九月……壬寅,大字成,詔頒行之。”
  6. ^ 《遼史》卷六十四,“回鶻使至,無能通其語者,太后謂太祖曰:「迭剌聰敏可使。」遣迓之。相從二旬,能習其言與書,因制契丹小字,數少而該貫。”
  7. ^ 《遼史》卷53:「五月重五日,……國語謂是日為『討賽咿』。『討』,五;『賽咿』,月也。」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