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楚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耶律楚材
蒙古帝国政治家
耶律楚材
耶律
楚材
晋卿
湛然居士
玉泉老人
官職 中书令
出生 1190年7月24日(1190-07-24)
燕京
逝世 1244年6月20日(53歲)
諡號 文正
著作
  • 《湛然居士文集》
  • 《西游录》
  • 《便宜十八事》
  • 《玄风庆会录》

耶律楚材(1190年7月24日-1244年6月20日),又称耶律楚才字晋卿,號湛然居士,又號玉泉老人初人,契丹族,仕蒙古三十年,窝阔台汗在位时官至中书令(相当于宰相),是推行汉法的积极倡导者。

生平[编辑]

金朝仕官[编辑]

金章宗明昌元年六月二十日(1190年7月24日)[1],生于燕京,为辽太祖耶律阿保机长子东丹国国王耶律倍的八世孙。

當楚材出生時,其父耶律履已屆六十歲高齡,當時的金朝國政日益衰敗,耶律履以「吾六十得此子,吾家千里駒也,他日必成偉器,且當為異國用」,便引用《左傳·襄公二十六年》中「虽楚有材,晋实用之」的典故,為其子命名。

耶律楚材兩歲喪父,後由其母楊氏扶養、教育成人。因精通漢族文化使他能博覽群書,又能詩善文,天文、地理、律歷、術數、醫卜及釋道等學說無一不精。

武夷山茶博园耶律楚材头像

博學能文,青年時代任金朝開州同知。金宣宗遷都後,完顏福興留守中都,闢為左右司員外郎。1215年5月31日,蒙古軍攻克中都。1217年太师国王木华黎改中都为燕京

元朝仕官[编辑]

耶律楚材于1215年至1218年期间在燕京报恩寺向一位佛教的宗师行秀(1166—1246年,号万松老人)学佛。他参禅三年,懂得了“忘死生,外身世,毁誉不能动,哀乐不能入”的道理,被认可为佛门的世俗弟子,法号“湛然居士”。

1218年夏天,成吉思汗於漠北草原怯绿连河(今克鲁伦河)畔的大斡耳朵召見楚材,甚為贊賞。由於楚材蓄有一把長鬚,成吉思汗便以據稱其為「吾圖撒合理」(長鬍子)。

治天下匠[编辑]

成吉思汗對耶律楚材日益重視,令當時一位善於造弓的西夏工匠常八斤不滿,便向成吉思汗提出質疑:「現在重要的是打仗,要耶律楚材這種讀書人有什麼幫助呢?」耶律楚材反問:「造弓都還需要造弓匠,治理天下難道就不需要『治天下匠』?」成吉思汗覺得很有道理,就更加倚重他。

同時耶律楚材獻「西征」世界巨謀大策,甚為贊賞,辟為左右員外郎。

楚材入仕後,積極改變蒙古軍以往「凡攻城邑,敵以矢石相加者,即為拒命,既克,必殺之。」的作風。

近臣別迭曾主張:「雖得漢人亦無所用,不若盡去之,使草木暢茂,以為牧地。」認為漢人不諳逐水草而居,並無大用,宜盡殺之。耶律楚材反駁,指出「大軍不日旌旗南指,軍需糧秣須早日籌備,而這些皆須依賴農業地區,怎麼能廢除農耕呢!相反,如果對這些地區的生產處理得當,則銀、絹、粟等物品可源源不斷地輸入軍中。」耶律楚材乃奏設燕京等十路徵收課稅使,其長官皆由儒士擔任。後來太宗窩闊臺至雲中(今山西大同),十路課稅使均進金帛于庭中,更實現了「士民安堵耕盈野,老幼迎郊漿滿壺」的局面。

成吉思汗定燕,召為相,歷事兩朝,凡蒙古陋風,悉為改革,蒙古立國規模多出其手,也为后来忽必烈建立元朝奠定了基础。

拜相[编辑]

1227年8月25日,成吉思汗逝世,皇子拖雷监国两年后,宗王贵族和大臣们按照傳統,召開「忽里台」大會,1229年9月13日推舉窝阔台為新一任大蒙古国皇帝蒙古帝国大汗)。

元太宗三年(1231年)农历八月,始立中书省,以耶律楚材為中書令[2][3]。期間推行各種改革及善政。

確立跪禮,制訂君臣之儀
在窝阔台1229年9月13日登基之前,為了爭取蒙古帝國內諸王子弟支持,楚材便向窩闊台兄長察合台游說:「你雖然是大汗的哥哥,但是從地位上講,你是臣子,應當對大汗行跪拜禮。你帶頭下跪了,就沒有人敢不拜。」[4]於是,察合台就率領黃金家族和各大臣跪拜。從此跪禮成為蒙古定制。
興科崇儒,發展文人治國
蒙古軍攻破金都汴京,耶律楚材多方尋求孔子後人,得五十一世孫元措,封為衍聖公,並建孔子廟,以示對儒學的推崇。又召耆宿碩儒進講東宮,“由是,文治興焉。”太宗九年,耶律楚材奏請開科取士,四方飽學之士聯翩而至,得儒士數千人,充任各級官吏。
改變屠城傳統,著重富國保民
蒙古軍隊曾以嗜殺著稱,「舊制,凡攻城邑,敵以矢石相加者,即為拒命,既克,必殺之。」,金朝汴京破城時,大將速不臺主張屠盡全城居民,耶律楚材諫止說,國家興兵打仗,就是為了得到土地和人民,得地無民,又有何用!窩闊臺猶豫不決。耶律楚材說,奇工巧匠、富厚之家皆薈萃於此城中,若悉數屠戮,我軍入城將一無所獲。窩闊臺這才下令,除完顏氏一族外,余皆赦免,汴京147萬生靈始得保全性命。金朝覆亡後,秦(今甘肅天水)、鞏(今甘肅隴西)等20余州軍民因害怕屠城,皆抗命不降,又是耶律楚材居中調停,窩闊台下詔不殺,於是秦、隴等處皆稽首歸附。其後蒙古軍攻取淮、漢諸城,也照此辦理,遂成定例。
整頓吏治,廢除羊羔兒利
蒙古兵興之初,徭役繁苛,民不堪命,罄其所有猶不足以完租賦,不少人被迫輾轉流徙,飄泊異鄉。老弱之家無力遷徙者只得向西域商人借貸輸官,一年之後利息倍之,次年利息又倍之。如此迴圈往復,利息竟高達數十倍,謂之“羊羔兒利”,百姓賣妻鬻子猶不足以償債。耶律楚材奏請本利相侔而止,百姓無力償還者,由官府代償。後來,耶律楚材又協助太宗窩闊臺定賦稅,分郡縣,籍戶口,理獄訟,別軍民,使得庶政略備,民稍蘇息。
剛正不阿,以為天下表率
一次耶律楚材秉公斷案,拘禁了窩闊臺的寵臣楊惟忠,窩闊臺大怒,把他綁了起來。事後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妥,忙傳旨釋放。耶律楚材卻不肯解縛,執拗地讓窩闊臺就此事作出解釋:既然逮係,就該明示百官,某人罪在不赦;現在釋放,是因為無罪。如此輕易反復,似耍弄嬰兒,國家大事,豈可如此!朝中群臣皆為他的出言無狀而大驚失色,但耶律楚材硬是逼著窩闊臺承認了錯誤:“朕雖為帝,寧無過舉耶?”

1241年12月11日,元太宗窝阔台病逝,乃馬真皇后临朝称制,她当政期间,朝政多亂,耶律楚材身为中书令,却力爭不得。

乃马真皇后称制三年(甲辰年)五月十四日(1244年6月20日)[1],耶律楚材悲憤以終,因病去世,享年五十五岁。

耶律楚材去世后,乃马真皇后哀悼,赙赠甚厚。后有谮楚材者,言其在相位日久,天下贡赋,半入其家。后命近臣麻里紥覆视之,唯琴阮十余,及古今书画、金石、遗文数千卷。至顺元年(1330年),元文宗赠经国议制寅亮佐运功臣、太师上柱国,追封广宁王,谥文正

楚材生前曾要求葬在瓮山泊畔,忽必烈即位后,于中统二年(1261年)遵耶律楚材的遗愿,将他的遗骸移葬于故乡玉泉以东的瓮山,即今北京颐和园万寿山

身後[编辑]

耶律楚材墓在明朝时被毁,清乾隆时修复,改建为祠。耶律楚材祠在頤和園昆明湖东岸,文昌阁之北,内有乾隆皇帝御诗墓碑,巨冢是耶律楚材及夫人合葬的坟墓。 其子耶律铸元世祖时宰相。

作品[编辑]

家族[编辑]

祖先[编辑]

兄弟子侄[编辑]

子孙[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玄風慶會錄

文學作品[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宋子贞:《中书令耶律公神道碑》,节选自苏天爵编集的《元文类》卷五七
  2. ^ 《元史》卷二《太宗本纪》记载:三年辛卯,“秋八月,幸云中。始立中书省,改侍从官名,以耶律楚材为中书令,粘合重山为左丞相,镇海为右丞相。”
  3.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记载:辛卯秋,帝至云中,十路咸进廪籍及金帛陈于廷中,帝笑谓楚材曰:“汝不去朕左右,而能使国用充足,南国之臣,复有如卿者乎?”对曰:“在彼者皆贤于臣,臣不才,故留燕,为陛下用。”帝嘉其谦,赐之酒。即日拜中书令,事无巨细,皆先白之。
  4. ^ 《元史》卷一百四十六《耶律楚材传》记载:己丑秋,太宗将即位,宗亲咸会,议犹未决。时睿宗为太宗亲弟,故楚材言于睿宗曰:“此宗社大计,宜早定。”睿宗曰:“事犹未集,别择日可乎?”楚材曰:“过是无吉日矣。”遂定策,立仪制,乃告亲王察合台曰:“王虽兄,位则臣也,礼当拜。王拜,则莫敢不拜。”王深然之。及即位,王率皇族及臣僚拜帐下。既退,王抚楚材曰:“真社稷臣也。”国朝尊属有拜礼自此始。时朝集后期应死者众,楚材奏曰:“陛下新即位,宜宥之。”太宗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