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文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文宗
札牙篤汗
Заяат хаан

第12代蒙古大汗

第8代大元皇帝
YuanEmperorAlbumTughTemurPortrait.jpg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元文宗皇帝像
前任 元天順帝(阿剌吉八汗)(第一次)
元明宗(忽都篤汗)(第二次)
繼任 元明宗(忽都篤汗)(第一次)
元寧宗(懿璘質班汗)(第二次)
年號

天曆:1328年九月-1329年三月
天曆:1329年八月-1330年五月

至顺:1330年五月-1333年十月
出生 大德八年甲辰龍年正月十一日
1304年2月16日
逝世

至顺三年壬申猴年八月十二日(二十九歲)
1332年9月2日(28歲)

元上都皇宫(今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西北闪电河畔)
登基 元文宗天历元年戊辰龍年九月十三日(第一次)
1328年10月16日
元大都皇宫大明殿
元文宗天历二年己巳蛇年八月十五日(第二次)
1329年9月8日
元上都皇宫大安阁
首都 元大都(今北京市境内)
尊號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
廟號 文宗
諡號 聖明元孝皇帝
汗號 札牙篤汗(ᠵᠠᠶᠠᠭᠠᠲᠤ ᠬᠠᠭᠠᠨ
陵墓 起輦谷
父親 元武宗(曲律汗)
母親 文獻昭聖皇后
皇后 卜答失里
皇子 阿剌忒納答剌
古納答剌(後改名燕帖古思
太平納

元文宗图帖睦尔蒙古语ᠲᠥᠪᠲᠡᠮᠦᠷ ᠬᠠᠭᠠᠨ鲍培转写töbtemür qaγan西里尔字母Төвтөмөр хаан,1304年2月16日-1332年9月2日),是元朝第八位皇帝蒙古帝国第十二位大汗,两次在位,第一次在位时间为1328年10月16日—1329年4月3日;後復位,第二次在位时间为1329年9月8日—1332年9月2日,在位时间共计4年,他是元武宗的次子。

1330年5月25日,群臣为图帖睦尔上汉语尊号钦天统圣至德诚功大文孝皇帝

他去世后,谥号圣明元孝皇帝庙号文宗蒙古語札牙篤皇帝[1]蒙古语ᠵᠠᠶᠠᠭᠠᠲᠤ ᠬᠠᠭᠠᠨ鲍培转写Jayaγatu qaγan西里尔字母Заяат хаан)。[2]

生平[编辑]

致和元年七月十日(1328年8月15日),元泰定帝上都去世。八月,在大都燕帖木儿等大臣决定立元武宗的长子周王和世㻋为帝,但是因为路远,就先迎周王之弟怀王图帖睦尔(元文宗)。九月,在上都倒剌沙等大臣立皇太子阿速吉八为帝,阿速吉八就是天顺帝,并发兵攻大都

天曆元年九月十三日(1328年10月16日),知樞密院事燕帖木儿大都(今北京)拥立图帖睦尔在大都大明殿即位称帝,并在即位诏中改致和元年为天曆元年。[3]燕帖木儿经过多次战争,于1328年11月14日打败位于上都元天顺帝朝廷,天下安定。

但是文宗却采取燕帖木儿的建议,立文宗哥哥周王和世㻋,是为元明宗,1329年2月27日元明宗在漠北草原和宁之北即位,并派遣撒迪等人前往大都通知元文宗,但是直到1329年4月3日,在大都的元文宗才派遣燕铁木儿和众多官员奉皇帝宝玺前往元明宗行在所,正式让出皇位[4],5月5日,燕铁木儿率百官将皇帝宝玺献给元明宗,5月15日,元明宗正式立图帖睦尔为皇太子(實應為皇太弟),8月16日,图帖睦尔受皇太子宝,8月25日,元明宗抵达元武宗时建为中都的王忽察都,8月26日,皇太子图帖睦尔入见,两兄弟会面,元明宗宴请皇太子及诸王、大臣于行殿。1329年8月30日,燕帖木儿毒死元明宗和世㻋。

天曆二年八月十五日(1329年9月8日),在燕帖木儿等官员的拥戴下,元文宗于上都大安阁再次即位称帝,并发布第二次即位诏。[5]因为1329年的年号天曆天曆之变

文宗第二次登基后,大兴文治。文宗第一次在位期间,天历二年二月二十七日(1329年3月27日),文宗設立了奎章閣學士院,掌進講經史之書,考察歷代治亂。又令所有勛貴大臣的子孫都要到奎章閣學習。奎章閣下設藝文監,專門負責將儒家典籍譯成蒙古文,以及校勘。同年下令編纂《經世大典》,兩年後修成,為元代一部重要的記述典章制度的巨著。

至顺元年五月八日(1330年5月25日),丞相燕帖木儿率文武百官及僧道、耆老,奉玉册、玉宝,为元文宗上尊号钦天统圣至德诚功大文孝皇帝[6]

元文宗在位期间,丞相燕帖木儿自恃有功,玩弄朝廷,元朝朝政更加腐败,国势更加衰落。文宗在位期间国内多次爆发民变,大动乱正在酝酿之中。

至顺三年八月十二日(1332年9月2日),元文宗在上都病逝,终年29岁。

元统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1333年12月28日),元惠宗为图帖睦尔上谥号圣明元孝皇帝庙号文宗,蒙古语称札牙笃皇帝[1]

文宗頗具漢文化修養,喜愛作詩。《宋元詩會》記載:文宗怡情詞翰,雅喜登臨。居金陵潛邸時,常屏從官,獨造鍾山冶亭,吟賞竟日,惜現存詩作僅有數首而已。又精於書畫。《元史》記載,文宗的書法受趙孟頫影響而宗晉人,落筆過人,得唐太宗晉祠碑風,遂益超旨。文宗曾命近臣房大年畫《京都萬歲山圖》,房大年以為自己火候未到而請辭。文宗於是索紙運筆,先作一稿,大年驚服,謂格法周匝停勻,雖積學專工,莫能及也。文宗的書畫作品在今日極為罕見,僅有《相馬圖》一幅。

家庭[编辑]

妻妾

儿子

相關史料[编辑]

評價[编辑]

  • 清朝史学家邵远平元史类编》的評價是:“册曰:应变戡乱,莫匪尔劳;玺绶虽去,太阿已操;前车所鉴,烛影斧声;从来疑案,多在弟兄。”[7]
  • 清朝史学家魏源元史新编》的評價是:“元代诸帝不习汉文,凡有章奏,皆由翻译。其读汉书而不用翻译者,前惟太子真金,从王恽、王恂受学。后惟文宗潜邸,自通汉文而已。《书画谱》言,文宗在潜邸时,召画师房大年,俾图京师万岁山。大年以未至其地辞,文宗遂取笔布画位置,顷刻立就,命大年按稿图上。大年得稿敬藏之,意匠经营,虽积学专工,有所未及。始知文宗之多材多艺也。及践阼后,开奎章阁,招集儒臣,撰备《经世大典》数百卷,宏纲巨目,礼乐兵农,灿然开一代文明之治。即其声色俭澹,亦远胜武宗,此岂庸主所希及哉!使其迎立明宗之日,亦如仁宗之退处东宫,他日明宗复如武宗之传仁庙,则一代而胜事再见,虽殷人弟兄世及,何以过此!《易》曰:‘开国承家,小人勿用。’文宗之得大位也,以燕帖木儿;其得罪万世也,亦以燕帖木儿。语曰:‘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文宗之不陨于太平王手者,亦幸矣哉!”[8](魏源说“元代诸帝不习汉文,凡有章奏,皆由翻译。”此事并不符合历史事实,这和他了解的相关书籍不多有关。事实上,真金太子和元文宗的汉文学修养的确很高,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位元朝帝王有很高的汉文学修养。根据史料, 元世祖元仁宗元英宗元文宗元惠宗元昭宗,均有很高的汉文化修养,其中,元世祖、元文宗、元惠宗、元昭宗这四位帝王有汉文诗传世[9][10]。元仁宗、元英宗都受到过良好的汉学教育,都有很高的汉文学修养[11][12]
  • 清朝史学家曾廉元书》的評價是:“论曰:元自文宗,始亲郊祀,礼彬彬焉。尊崇圣贤之典,至是益隆,而开奎章阁以致儒臣,考文章,论治道,勤于延访,可以为文矣。然几沉而气锐,抑亦吴闾庭之流也。其言泰定帝通贼臣,阴谋冒干宝位,呜呼!文宗将毋其自道之也!兴且晋邸,日有盟书,周王可必其终为泰伯乎?文宗之深心乃以让,济其忍,然后足固其威福也,岂不险哉!生则欺人,死而犹饰,故地碎其主,春秋震夷伯之庙,所谓有隐慝者乎?”[13]
  • 初史学家屠寄蒙兀儿史记》的評價是:“汗旧劳于外,多艺好文。在建康潜邸时,忽忆京师万岁山,召画师房大年图之,大年以未至其地辞,汗自取笔,布画位置,顷刻立就,命大年按稿图上。大年得稿敬藏之,意匠经营,虽积学专工,有所未及。即位后首建奎章阁,御制记文,集儒臣阁中备顾问,敕编《经世大典》,保存一代制度。性爱典礼,欲革蒙兀腥膻本俗,则躬服衮冕,虔祀郊庙。又慎于用刑,行枢密院尝当云南逃军二人死罪,汗谓:‘临阵而逃,死宜也。彼非逃战,辄当以死,何视人命之易耶?’杖而流之。天历初抗命诸王大臣,临事故多诛杀,其它窜黜者,事后多蒙召还,或仍录用。至于严惩赃吏,尊信老成,节诸王驸马朝会刍粟赏赐之财,汰宿卫鹰坊饔人僧徒冗食之数。诸所设施,实一代恭俭守文之令主也。惟得国不正,隐亏天伦,且授权燕铁木儿太甚,未能大有为。”[14]
  • 民国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燕铁木儿挟震主之威,专权用事。文宗垂拱于上,无所可否,日与文字之士从容翰墨而已。昔汉灵帝好词赋,召乐松等待诏鸿都门,蔡邕露章极谏,斥为俳优。况区区书画之玩乎?君子以是知元祚之哀也。”[15]

注释[编辑]

  1. ^ 1.0 1.1 元惠宗又称元顺帝,《元史》卷三十八《顺帝本纪一》记载,元统元年十一月,“辛亥,江西湖广江浙河南复立榷茶运司。追谥札牙笃皇帝为圣明元孝皇帝,庙号文宗。时寝庙未建,于英宗室次权结彩殿,以奉安神主。”《元史·顺帝本紀一》
  2. ^ 「札牙篤」在蒙古語中意思是「命中註定的、有緣的」。
  3. ^ 根据《元史》卷三十二《文宗本纪一》记载,天历元年九月,“壬申,帝即位于大明殿,受诸王、百官朝贺,大赦,诏曰:   洪惟我太祖皇帝混一海宇,爰立定制,以一统绪,宗亲各受分地,勿敢妄生觊觎,此不易之成规,万世所共守者也。世祖之后,成宗、武宗、仁宗、英宗,以公天下之心,以次相传,宗王、贵戚,咸遵祖训。至于晋邸,具有盟书,愿守藩服,而与贼臣铁失、也先帖木儿等潜通阴谋,冒干宝位,使英宗不幸罹于大故。朕兄弟播越南北,备历艰险,临御之事,岂获与闻!   朕以叔父之故,顺承惟谨,于今六年,灾异迭见。权臣倒剌沙、乌伯都剌等,专权自用,疏远勋旧,废弃忠良,变乱祖宗法度,空府库以私其党类。大行上宾,利于立幼,显握国柄,用成其奸。宗王、大臣,以宗社之重,统绪之正,协谋推戴,属于眇躬。朕以菲德,宜俟大兄,固让再三。宗戚、将相,百僚、耆老,以为神器不可以久虚,天下不可以无主,周王辽隔朔漠,民庶遑遑,已及三月,诚恳迫切。朕故从其请,谨俟大兄之至,以遂朕固让之心。已于致和元年九月十三日,即皇帝位于大明殿,其以致和元年为天历元年,可大赦天下。自九月十三日昧爽已前,除谋杀祖父母、父母,妻妾杀夫,奴婢杀主,谋故杀人,但犯强盗,印造伪钞不赦外,其余罪无轻重,咸赦除之。   於戏,朕岂有意于天下哉!重念祖宗开创之艰,恐隳大业,是以勉徇舆情。尚赖尔中外文武臣僚,协心相予,辑宁亿兆,以成治功。咨尔多方,体予至意!
  4. ^ 《元史·文宗本紀二》
  5. ^ 根据《元史》卷三十三《文宗本纪二》记载,天历二年八月,“己亥,帝复即位于上都大安阁,大赦天下,诏曰:   朕惟昔上天启我太祖皇帝肇造帝业,列圣相承。世祖皇帝既大一统,即建储贰,而我裕皇天不假年,成宗入继,才十余载。我皇考武宗归膺大宝,克享天心,志存不私,以仁庙居东宫,遂嗣宸极。甫及英皇,降割我家。晋邸违盟构逆,据有神器,天示谴告,竟陨厥身。于是宗戚旧臣,协谋以举义,正名以讨罪,揆诸统绪,属在眇躬。朕兴念大兄播迁朔漠,以贤以长,历数宜归,力拒群言,至于再四。乃曰艰难之际,天位久虚,则众志弗固,恐隳大业。朕虽从请而临御,秉初志之不移,是以固让之诏始颁,奉迎之使已遣。寻命阿剌忒纳失里、燕铁木儿奉皇帝宝玺,远迓于途。受宝即位之日,即遣使授朕皇太子宝。朕幸释重负,实获素心,乃率臣民北迎大驾。而先皇帝跋涉山川,蒙犯霜露,道里辽远,自春徂秋,怀艰阻于历年,望都邑而增慨,徒御弗慎,屡爽节宣。信使往来,相望于道路,彼此思见,交切于衷怀。八月一日,大驾次王忽察都,朕欣瞻对之有期,独兼程而先进,相见之顷,悲喜交集。何数日之间,而宫车弗驾,国家多难,遽至于斯!念之痛心,以夜继旦。诸王、大臣以为祖宗基业之隆,先帝付托之重,天命所在,诚不可违,请即正位,以安九有。朕以先皇帝奄弃方新,摧怛何忍;衔哀辞对,固请弥坚,执谊伏阙者三日,皆宗社大计,乃以八月十五日即皇帝位于上都,可大赦天下,自天历二年八月十五日昧爽以前,罪无轻重,咸赦除之。於戏!戡定之余,莫急乎与民休息;丕变之道,莫大乎使民知义。亦惟尔中外大小之臣,各究乃心,以称朕意。
  6. ^ 《元史·文宗本紀三》
  7. ^ 《元史类编》卷九《文宗》
  8. ^ 《元史新编》卷十三《文宗本纪》
  9. ^ 《御选元诗》存元世祖《陟玩春山纪兴》诗一首,元文宗《登金山》《自集庆路入正大统途中偶吟》《望九华》《青梅诗》诗四首。《翦胜野闻》存元惠宗(又名元顺帝)《答明主》(又名《赠吴王》)诗一首。徐火勃《榕阴新检》存元惠宗《御制诗》二首。叶子奇《草木子》卷四存元惠宗残诗一首,又存元昭宗为太子时所作《新月诗》一首。
  10. ^ 《论金元帝王诗与民族文化融合》,作者:田同旭,发表于《民族文学研究》2008年02期
  11. ^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第六章 爱育黎拔力八达汗朝(仁宗),1311—1320年
  12. ^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第六章 硕德八剌汗朝(英宗),1320—1323年
  13. ^ 《元书》卷十四《文宗本纪》
  14. ^ 《蒙兀儿史记》卷十五《图帖睦尔汗本纪》
  15. ^ 《新元史》卷二十二《文宗本紀下》


元文宗
元朝
蒙古帝国的分支
出生于: 1304年2月16日 逝世於: 1332年9月2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元天顺帝阿速吉八汗
(堂弟)
大元皇帝
蒙古大汗

1328年—1329年
繼任:
元明宗忽都笃汗
(大哥)
前任:
元明宗忽都笃汗
(大哥)
大元皇帝
蒙古大汗

1329年—1332年
繼任:
元宁宗懿璘质班汗
(侄子)
王室頭銜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怀王李洽
怀王
1324年—1328年
继位大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