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国维
王国维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c/ce/%E7%8E%8B%E5%9B%BD%E7%BB%B4.jpg
學者
19世紀
別名 王静安、王伯隅、王观堂
性別
出生 1877年12月3日
 大清浙江杭州府海宁
逝世 1927年6月2日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北京颐和园昆明湖
國籍  大清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配偶 莫氏、潘氏
親屬 九兒二女
學歷
私塾
东京物理学校肄業
經歷
秀才
上海时务报》職員
苏州中学教師
学部图书馆编译、名词馆协修
南书房行走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
代表作
《海宁王静安先生遗书》
红楼梦评论
殷周制度论
宋元戏曲考》等

王国维(1877年12月3日-1927年6月2日),字静安,又字伯隅,晚号观堂甲骨四堂之一),谥忠悫浙江杭州府海宁人,国学大师。

梁啟超陳寅恪趙元任號稱清華國學研究院的“四大導師”。中国新学术的开拓者,连接中西美学的大家,在文学美学史学哲学金石学甲骨文考古学等領域成就卓著。甲骨四堂之一。王國維精通英文、德文、日文,使他在研究宋元戲曲史時獨樹一幟,成為用西方文學原理批評中國舊文學的第一人。陳寅恪認為王國維的學術成就“幾若無涯岸之可望、轍跡之可尋”。著述甚丰,有《海宁王静安先生遗书》、《红楼梦评论》、《宋元戏曲考》、《人间词话》、《观堂集林》、《古史新证》、《曲录》、《殷周制度论》、《流沙坠简》等62种。

生平[编辑]

自殺[编辑]

1927年,王于6月2日同朋友借了五塊錢,雇人力车至北京颐和园,于园中昆明湖鱼藻轩自沉。从其遗体衣袋中尋出一封遺書,封面上書寫著:“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遺書內容如下: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事变,义无再辱。我死后当草草棺殓,即行藁葬于清华茔地。汝等不能南归,亦可暂移城内居住。汝兄亦不必奔丧,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门故也。书籍可托陈吴二先生处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于不能南归。我虽无财产分文遗汝等,然苟谨慎勤俭,亦必不至饿死也。

王國維为何自溺,至今仍争论不論,一般學者論點有所謂的:“殉北洋說”、“逼債說”、“性格悲劇說”、“文化衰落說”。陳寅恪王觀堂先生挽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而可得一假定之義焉。其義曰: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於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於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其意義為抽像理想最高之境,猶希臘柏拉圖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像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一人一事。”

根據溥儀在其《我的前半生》一書第四章「天津的“行在” (1924 - 1930)」中之說法,王國維早年受羅振玉接濟並結成兒女親家,然而羅振玉常以此不斷向王氏苛索,甚至以將王氏女兒退婚作要脅,令王國維走投無路而自殺。然此说漏洞百出,溥仪亦是听他人言传,不足采信。[原創研究?]

家庭子女[编辑]

评价[编辑]

清华大学王国维纪念碑
  • 晚年胡適曾回憶王:“他的人很醜,小辮子,樣子真難看,但光讀他的詩和詞,以為他是個風流才子呢!”[2]
  • 关于《殷周制度论》(1917年)一书,旅美作家李劼认为:“从《殷周制度论》所揭示的殷周之异稍稍跨前一步,人们就可以发现,中国曾经是一个民主的联邦国家。虽然那样的民主联邦与美国式的联邦合众国颇有异趣,但在本质上却是完全相同的。也即是说,民主和联邦,并不是西方文化的特产,并不是美国特有的国情,而同样也是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最为始源的传统。”[3]
  • 陈寅恪撰文的《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 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 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二重证据法[编辑]

王国维提倡以“地下之新材料”补“纸上之材料”,是为二重证据法。王国维首先用出土甲骨文,考订了商代先公先王的名字和前后顺序,证明了历史记载商朝君主世系的可靠性。二重证据法成为中国史学理论的重大革新,为古史及文献学的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纪元。

人生三重境界[编辑]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之二六,原文如下:“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裡寻他千百度,回首驀見,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4],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晏、欧诸公所不许也。”是非常有趣的見解。后人常以此三种境界象征奋斗路上的心路历程。

注釋[编辑]

  1. ^ 王国维二子王仲闻之死及王国维寻死之谜
  2. ^ 胡頌平編:《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
  3. ^ 李劼《中国文化冷风景》(未出版)
  4. ^ 辛棄疾《青玉案 元夕》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OracleShell.JPG 甲骨學四堂
羅雪堂 | 王觀堂 | 董彥堂 | 郭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