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谢冰莹
谢婉莹

冰心早年照。
本名 谢婉莹
筆名 冰心
出生 1900年10月5日
 大清福建省福州市
逝世 1999年2月28日 (98歲)
 中国北京市
職業 作家
國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 汉族
教育程度 大学
母校 燕京大學
威尔斯利学院
創作時期 1918年至1999年
體裁 小说诗歌散文
主題
代表作 小说集《超人》
诗集《繁星》、《春水》
散文集《寄小读者》
配偶 吳文藻(1929年6月-1985年9月24日)
子女 长子 吳平
长女 吳冰
次女 吳青
親屬 父亲 谢葆璋
母亲 杨福慈
受影響於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冰心,母亲和三弟。

冰心(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中國作家福建省長樂人,原名謝婉瑩,晚年被尊稱為“文壇祖母”。

父親謝葆璋清朝末年曾經參加過甲午戰爭,其後在烟台創辦海軍學校,並出任校長,是一位愛國的海軍軍官。在烟台長大的小冰心,在海浪、艦甲、軍營中度過了穿男裝、騎馬、射擊的少女生活。

辛亥革命之後,冰心隨同父親返回福建的家鄉、福州三坊七巷的一所從林覺民烈士的遺族購置的大宅。之後父親去北洋政府出任海軍部軍學司長,冰心亦一同前往。冰心的最初志願是做一位救死扶傷的醫生,所以預科時報讀了協和女子大學的理預科。五四運動時冰心被推選爲大學學生會文書,並因此參加北京女學界聯合會宣傳股的工作。這件事使冰心開始了她的創作之路,後來還加入了文學研究會

1923年至1926年间,冰心在美国的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留学时的成绩单。

生平[编辑]

1926年,冰心和吴文藻结婚,主持人司徒雷登。
  • 1900年10月5日冰心出生于福州三坊七巷谢家大宅(今鼓楼区杨桥东路17号),是個基督教家庭[1][2],该宅院也是林觉民故居,是冰心祖父谢銮恩从林觉民家属购得。
  • 1911年冰心入福州女子师范学校预科学习。
  • 1913年随父迁居北京,住在铁狮子胡同中剪子巷,其父谢葆璋前来北京出任民国政府海军部军学司长。
  • 1914年就读于北京教会学校贝满女中美国公理会创办)。
  • 1918年入读协和女子大学理科,开始向往成为医生,后受“五四”影响,转文学系学习,曾被选为学生会文书,投身学生运动,此期間著有小說《斯人獨憔悴》、詩集《繁星》、《春水》,短篇小說《超人》。
  • 1921年参加茅盾郑振铎等人发起的文学研究会,努力实践“为人生”的艺术宗旨,出版了小说集《超人》,诗集《繁星》等。
  • 1922年出版了詩集《春水》。
  • 1923年由燕京大學(由协和女子大学等教会学校合并而成)畢業後,到美國波士顿的威尔斯利学院宋美龄也毕业于该校)攻讀英國文學,专事文学研究。曾把旅途和异邦的见闻写成散文寄回国内发表,结集为《寄小读者》,是中國早期的兒童文學作品。
  • 1926年获学士学位后回国后,冰心相继在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女子文理学院任教。
  • 1929年至1933年写有《分》、《南归》、《冬兒姑娘》等。还翻译了黎巴嫩作家紀伯倫·哈利勒·紀伯倫的《先知》。1933年末写就《我们太太的客厅》,内容被疑影射林徽因,成为文坛公案。
  • 抗战期间,在重庆用“男士”笔名写了《关于女人》。
  • 抗战胜利后到日本,1949年—1951年曾在东京大学新中国文学系执教,講授中國新文學史。
1951年,办公时候的冰心。
  • 1951年回国后,除继续致力于创作外,还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曾任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顾问、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名誉理事等职,更有《冰心小說散文選》、《我們把春天吵醒了》、《櫻花讚》等作品出版。
  • 文化大革命后冰心受冲击,被抄家並进了“牛棚”,烈日下接受造反派批斗。1970年初,年届70的冰心下放到湖北咸宁的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至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冰心与吴文藻才回到北京,接受党和政府交给的有关翻译任务。这时她与吴文藻、费孝通等合作翻译《世界史纲》《世界史》等著作,她曾在《世纪印象》一文中写到:“九十年来……我的一颗爱祖国,爱人民的心,永远是坚如金石的”。
  • 1994年9月因心功能衰弱需入住北京醫院;雖住院卻仍一直關心社會:1998年水災時她聞訊後捐出二千元,及後知道災情嚴重,再捐出一萬元稿酬到災區;冰心至1999年2月13日忽然惡化,心跳加速血壓偏低並有發燒,翌日下午女兒吳冰帶同總理朱鎔基親來醫院探望,至同年2月28日晚上九點於北京醫院病逝,享年98歲。

作品[编辑]

专著[编辑]

  • 小说集《超人》
  • 诗集《春水 》《繁星
  • 散文集《寄小读者》《再寄小读者》《三寄小读者》

译作[编辑]

  • 著名的翻譯作品有印度泰戈爾的《園丁集》、《吉檀迦利》、《泰戈爾劇作集》。
  • 黎巴嫩作家紀伯倫的《先知》、《沙与沫》。

紀伯倫

评价[编辑]

  • 冰心深受共产主义思潮影响,被认为是以爱的哲学特别是对下层人民的爱的思想贯穿写作的作家。巴金就将“爱”列为冰心作品的主题,表示“希望年轻人都读一点冰心的书,都有一颗真诚的爱心”。在作品风格上,冰心以文字柔和、清丽见长。
  • 民国时期的冰心从同时代女作家(如张爱玲苏青等)处得到的评价相对较低。张爱玲在《我看苏青》中写道:“如果必需把女作者特别分作一栏来评论的话,那么,把我同冰心、白薇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而苏青的言论则更刻薄:“从前看冰心的诗和文章,觉得很美丽,后来看到她的照片,原来非常难看,又想到她在作品中常卖弄她的女性美,就没有兴趣再读她的文章了。”[3]

家庭[编辑]

長輩[编辑]

  • 冰心的祖父,謝鑾恩(1834年-1921年),福建长乐人。
  • 冰心的父亲,谢葆璋(1865年1月3日-1940年),福建长乐人。
  • 冰心的母亲,杨福慈(1871年-1930年1月7日),福州人,书香门第。

兄弟[编辑]

  • 冰心的大弟,谢冰涵(又名冰仲)(1906年-1944年)。
  • 冰心的二弟,谢冰杰(又名冰叔)(1908年-1986年)。著名化工专家。
  • 冰心的三弟,谢冰楫(又名冰季)(1910年-1984年)。作家,海事专业教授。

丈夫、子侄[编辑]

  • 冰心的丈夫,吳文藻(1901年12月20日-1985年9月24日),1929年与他结婚,育有一子两女。
  • 长子吳平(原名吳宗生,1931年-)。
  • 长女吳冰(原名吳宗遠,1935年-)。
  • 次女吳青(原名吳宗黎,1937年-)。

身后争议[编辑]

2012年5月31日,冰心的嫡孙吴山在位于北京八达岭的冰心、吴文藻纪念碑上用红漆写上“教子无方枉为人表”八个大字。事情的起因是吴山与其生父吴平发生了财产纠纷。据吴山透露,冰心去世时将11套半房产分给了三个子女。但吴平与妻子离婚后,拒绝分割名下的4套房产,也没有给予经济补偿[4]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