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夫之,又名王船山
明末清初思想家
Wang Fuzhi.jpg
王夫之画像
夫之
而农
姜斋
一瓢道人
双髻外史
船山病叟
南岳遗民
族裔 汉族
出生 1619年
大明湖广承宣布政使司衡州府衡阳县(今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
逝世 1692年(72–73歲)
大清湖南省衡州府衡阳县(今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石船山
著作
《船山遗书全集》

王夫之(1619年-1692年,即万历四十七年-康熙三十一年),字而农,号薑斋、又号夕堂,或署一瓢道人双髻外史,晚年隐居于形状如顽石的石船山,自署船山病叟南岳遗民,学者遂称船山先生[1]湖南衡阳人,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明末清初大。与顾炎武黄宗羲并称之际三大思想家。

生平[编辑]

家世[编辑]

十一世祖王仲一曾从朱元璋起兵。父亲王朝聘就讀於北京国子监。明末求学於岳麓书院,並师从吴道行,吴教以湖湘家学,“以朱(熹)张(栻)为宗”,与旷鹏升等订“行社,聚首论文,相得甚欢”。崇祯十二年(1639年)秋,赴武昌参加乡试,落第。是年十月,和郭风蹮管嗣裘文之勇等设“匡社”,意指互相匡正。崇禎十五年(1642年)中鄉舉第五名,以《春秋》试卷列第一。十二月到南昌等候会试。當時李自成大順軍已進入承天(今湖北钟祥),张献忠取黄梅。會試被迫延期,王夫之由南昌返衡阳。

抗清[编辑]

清兵南下时,王夫之上书明朝湖北巡抚,力主联合农民军共同抗清,其二兄、叔父、父亲均死於戰火,崇祯十六年张献忠在衡州時,招贤纳士,王夫之隐匿衡山,拒不受聘[2],大顺军攻入北京時,作《悲愤诗》一百韵,吟已辄哭[3]。弘光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明安宗在芜湖被俘,续写了《悲愤诗》一百韵。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开始研读《周易》,後來编为《周易稗疏》。曾经和管嗣裘管嗣箕夏汝弼和南岳僧人性翰、造纸工人、农民等近百人在衡山方广寺参加抗活动,被湘谭人尹长明擊敗,方广寺被焚,管嗣裘家中老小全部遇难,性翰受重伤,王夫之事敗逃亡肇慶,投奔南明永历政权,堵胤锡荐为翰林院庶吉士。又结识瞿式耜金堡蒙正发方以智等人,永曆三年(清顺治六年)春,离开肇庆,赴桂林暂居。永曆四年(清顺治七年)二月十八日,任南明永历政权行人司行人。

永曆四年朝廷深陷黨爭,吴党得勢,為營救楚黨,夫之和董云骧上疏,谓“大臣进退有礼,请权允辅臣之去,勿使再中奸毒,重辱国而灰天下之心”。永历帝以王夫之“职非言官”而奏事,严词加以指责[4]鲁可藻又奏请逮治王夫之,以致夫之“愤激咯血”[5],幸好焦琏马进忠赵印选曹志建等上疏反对大兴党狱,由於焦琏等人握有兵柄,永历帝只得將金堡蒙正发丁时魁等人除罪,改为削职远戍。七月,王夫之前往桂林依瞿式耜。不久与襄阳郑仪珂之女结婚[6]。兵败后潜回廣東廣西李定国收复衡阳時,派人招请王夫之,“进退萦回”,始终未去成[7]。永曆九年(清順治十一年)因清軍搜捕,被迫流亡零陵、郴州一带,变姓名为瑶人,授徒著书,“为常人说《周易》《春秋》…常宁文士来者益众”,這期間著有《周易外传》,《老子衍》。

遺民[编辑]

日後王夫之多往来长乐、库宗桥、新塘等地。永曆十四年(淸顺治十七年、1660年)春,举家迁居衡阳金兰乡高节里,于茱萸塘(今船山乡湘西村)筑茅屋,名“败叶庐”。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秋,在衡山石船山麓定居著述,筑草堂而居,人称“湘西草堂”,“栖伏林谷,随地托迹”,“安之若素,终日孜孜不倦,刻苦自励,潜心著述。”,自题堂联“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终未剃髮。康熙三年,在“败叶庐”设馆讲学。又重订《读四书大全说》。晚年贫病交迫,连纸笔都靠朋友周济。吴三桂称帝,请王船山写《劝进表》,遭严辞拒绝;王夫之认为“以其入国仇也,不以私恩释愤”。事后,逃入深山,作《祓禊赋》,对吴三桂表示深切蔑视。[1]自题墓石:“抱刘越石之孤忠”,“希张横渠之正学”。康熙二十八年,衡州知府崔鸣鷟湖南巡抚郑端的嘱咐,携带粮食和钱币会见王夫之,请求王夫之“渔艇野服”与郑端“相晤于岳麓”,并且希望能够得到王夫之的著作刊行天下,王夫之以“病不能往”的理由拒绝了,但是看到郑端心诚,接受了粮食返回了钱币,且致函表示感谢。[1]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正月初二,去世,終身沒有剃髮

作品[编辑]

著有《周易外传》、《黄书》、《尚书引义》、《永历实录》、《春秋世论》、《噩梦》、《读通鉴论》、《宋论》等等。其作品在生前皆未刊行。道光十九年(1839年),其裔孫王世全鄧顯鶴開始搜集散佚,刻成《船山遺書》一百五十卷,稱鄧顯鶴刻本。同治年間,曾國藩曾國荃重刻,有一百七十二卷。民國後,劉人熙搜輯散佚,又有補刻本。1930年,譚延闓胡漢民于右任等重刊船山遺書,分經史子集四部,凡七十種,共三百五十八卷。1971年,臺北船山學會重印《船山遺書全集》,為二十二冊。

作品目錄[编辑]

  • 周易內外傳
  • 周易大象解
  • 尚書引義
  • 書經稗疏
  • 詩經稗疏
  • 詩廣傳
  • 禮記章句
  • 春秋家說
  • 春秋世論
  • 春秋稗疏
  • 續春秋左氏傳博議
  • 四書訓義
  • 讀四書大全說
  • 說文廣義
  • 讀通鑑論
  • 宋論
  • 永曆實錄
  • 正蒙注
  • 思問錄
  • 俟解
  • 噩夢
  • 黃書
  • 老子衍
  • 莊子解
  • 莊子通
  • 相宗絡索
  • 楚辭通釋
  • 薑齋文集
  • 薑齋詩稿
  • 曲稿
  • 夕堂永日緒論
  • 古詩評選
  • 唐詩評選
  • 明詩評選

思想[编辑]

王夫之的研究領域包括天文曆法數學地學,專精於經、史、文學。批評程朱理学唯心主義,總結古代唯物主義思想。认为“尽天地之间,无不是,即无不是也”,以为“气”是物质实体,而“理”则是客观规律。又用“絪蕴生化”说明“气”变化日新的性质,认为“阴阳各成其象,则相为对;刚柔、寒温、生杀,必相反而相为仇”,同时也又“互以相成,无终相敌之理”。他强调“天下惟器而已矣”,“无其器则无其道”,从“道器”关系建立其历史进化论。在知、行关系上,强调行是知的基础,反对陆王心学“以知为行”和禅学“知有是事便休”的论点。[1]提出“天下唯器”,“理不先而气不后”的理论。[1]在社会历史方面,他批判“泥古薄今”的观点,认为人类历史是不断进化的。他反对天命观,认为历史发展具有规律性,是“理势相成”。

王夫之篤信程朱理学,但不赞成“存天理,灭人欲”,认为“人欲之各得,即天理之大同;天理之大同,无人欲之或异”。王夫之思想没有超出封建主义的范畴,他坚持维护封建制度,他认为封建制度不能变,能变的只是手段,又主张“尊其尊,卑其卑,位其位。”

後代研究王夫之思想的學術流派,被稱為船山學。所著后人编为《船山遗书》。

評價[编辑]

  • 谭嗣同评价“万物招苏天地曙,要凭南岳一声雷”[8]
  • 章太炎称道“当清之季,卓然能兴起顽懦,以成光复之绩者,独赖而农一家而已”[9]
  • 前苏联人弗·格·布洛夫稱:“研究王船山的著作是有重要意义的,因为他的学说是中世纪哲学发展的最高阶段……他是真正百科全书式的学者”。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湖湘人物:王夫之》. 湖南图书馆官方网 (简体中文). 
  2. ^ 光绪《衡州府志》卷29《兵燹》
  3. ^ 王敔:《姜斋公行述》
  4. ^ 《王船山诗文集》第646页。
  5. ^ 王敔:《姜斋公行述》。
  6. ^ 罗正钧:《船山师友记》第173页。
  7. ^ 王夫之:《章灵赋》,《王船山诗文集》第87页。
  8. ^ 《论六艺绝句》
  9. ^ 《船山遗书序》

書目[编辑]

  • 罗正钧:《船山师友记》
  • 王敔:《薑齋公行述》
  • 《王船山學譜》

外部鏈接[编辑]

参见[编辑]


清初五大師
黄宗羲 · 顾炎武 · 方以智 · 王夫之 · 朱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