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宗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牟宗三

牟宗三(1909年6月12日-1995年4月12日),字離中,生於山東省棲霞縣牟家疃,祖籍湖北省公安縣。1927年考入北京大學預科,1929年升入哲學系,並於1933年畢業。1949年往台灣。1960年往香港,先後在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新亞研究所任哲學敎授及導師,退休後,定居台北。1995年4月12日下午三時因器官衰竭逝於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曾獲香港大學榮譽博士學位,及台灣行政院文化獎。[1]曾任教於華西大學中央大學金陵大學浙江大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海大學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化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他獨力翻译康德的《三大批判》,融合康德哲學與心學,以中國哲學與康德哲學互相詮解。

學術生涯[编辑]

北大哲學系畢業後,先後任教於山東壽張縣鄉村師範、廣州學海書院、山東鄒平村治學院、廣西梧州中學、南寧中學、華西大學、中央大學、金陵大學、浙江大學。他又參與編寫雜誌,主編《再生》、創辦《歷史與文化》、編輯《理想歷史文化》。1949年後,他曾任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東海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台灣大學哲學研究所、臺灣師大國文研究所、國立中興大學、中國文化大學。

牟宗三是新儒家代表人物,認為當代新儒學的任務為「道統之肯定,即肯定道德宗教之價值,護住孔孟所開闢之人生宇宙之本源。」

學術功績[编辑]

牟宗三的学术生涯关注「反省中華民族的文化生命,以重開中國哲學的途徑。」

他的著作,都是針對時代或學術問題,而提供一解決之道。[來源請求]

首先,是全面表述「儒、釋、道」三教的義理系統。

牟先生以《才性與玄理》表述魏晉階段的玄學,屬於道家的智慧。以《佛性與般若》表述南北朝隋唐階段的佛學,屬於佛教的智慧。以《心體與性體》表述宋明階段的理學,屬於儒家的義理。自古以來,學者的講論,都偏於一家一派,是局部的,從未有人正正式式以專書對三教的義理系統,做全面的通貫的講論。這三大著作所成就的學術功績,可謂古今無兩。

其次,是開顯儒家外王學的新途徑。

儒家要求由內聖通外王,要求修德愛民,推行仁政王道。但「天下為公」的理想,始終未能體制化;「選賢與能」的原則,也只限於治權方面的科舉。所以,如何開出外王事功,正是中國文化生命的癥結所在,也是當代儒家所面對的客觀問題。而牟先生的新外王三書:《道德的理想主義》、《歷史哲學》、《政道與治道》,正是他本於內聖之學以豁醒外王大義,進而解答中國文化中「政道、事功、科學」之問題。這代表牟先生的「現實關懷」。

其三,是全譯康德三大批判》。

德哲康德,以《三大批判》講「真、善、美」。書出之後,從未有人全部翻譯者。而牟先生在望七之年,發大心陸續漢譯三大批判,於八十五歲時全部出版。他不但翻譯,而且加寫精確的譯註。這份成績,功不下於玄奘羅什之譯《唯識論》與《大智度論》。

其四,積極消化康德:「真善美」之新詮釋。

牟先生不但漢譯康德《三大批判》出版行世,而且隨譯隨消化,分別撰著專書以融攝康德。以《現象與物自身》消化融攝第一批判(純粹理性批判),以《圓善論》消化第二批判(實踐理性批判),最後再以專論長文〈真美善之分別說與合一說〉消化第三批判(判斷力之批判)。其主旨,是要抉發中國傳統哲學之奧義以融攝康德,並藉資康德哲學以充實中國文化。

其五,中國哲學之省察與中西哲學之會通。

中國哲學所涵蘊的問題,民國以來,從未有人做過通盤的省察和深入的探析。牟先生以《中國哲學十九講》綜述各時期思想的內在義理及其所啟發的哲學問題,使中國哲學得以進入世界哲學之林。又以《中西哲學之會通十四講》,對中西哲學之種種問題,提出層層之比對與深入透闢之疏解。並藉佛家(《大乘起信論》)「一心開二門」作為中西雙方共同的哲學間架。此一思路,必將對人類文化之融和,揭示一常態的康莊之道路。

學術範圍[编辑]

評價[编辑]

  • 牟宗三治喪委員會的評價:“綜觀先生一生,無論講學論道,著書抒義,莫不念念以光暢中國哲學之傳統、昭蘇民族文化之生命為宗趣。其學思之精敏,慧識之弘卓,與夫文化意識之綿穆強烈,較之時流之內失宗主而博雜歧出者,瓊乎尚矣。”[2]

著作概覽[编辑]

  • 歷史哲學
  • 政道與治道
  • 《康德的道德哲學》
  • 譯作:《康德「純粹理性之批判」》
  • 譯作:《康德「判斷力之批判」》
  • 中國哲學十九講
  • 《中西哲學之會通十四講》
  • 《人文講習錄》

弟子[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香港《明報》專訊,1995年4月13日
  2. ^ 牟宗三先生學行事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