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人民日报
People's Daily logo.svg

人民日报2005年10月1日头版.jpg
2005年10月1日《人民日报》国内版的头版
類型 日报
版式 大报
擁有者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出版商 人民日报社正部级单位[1]
主編 李宝善
創刊日 1948年6月15日
政治立場 共产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語言 简体中文
總部 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发行量 252万(2010年)[2]
超过300万(2013年)[3]
ISSN 1672-8386
網站 www.people.com.cn

人民日报》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與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並列為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官方三大传媒機構,为中国第一大报。自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上最具权威性、最有影响力的十大报纸之一。[4]

历史[编辑]

人民日报创刊号头版
1949年10月1日的人民日报头版

《人民日报》原为晋冀鲁豫中央局的机关报,首份在1946年5月15日于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华北局发行。

1946年当时晋冀鲁豫边区中央局准备在邯郸创办一份大型机关报,开始拟叫《晋冀鲁豫日报》或《太行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听完汇报后建议改名为《人民日报》,第一任社长为张磐石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原晋冀鲁豫边区的《人民日报》和晋察冀边区的《晋察冀日报》合并为中共华北中央局的机关报《人民日报》。1949年3月15日,办事处迁往当时的北平,原人民日報北平版改名「北平解放日報」[5][6]。8月1日由原来的中共华北局机关报改版成为中共中央的机关报,未作任何声明,期号也未重新编排,毛泽东题写报名。

重要社论及文章[编辑]

大跃进时期[编辑]

1957年11月13日的社论,发表《发动全民,讨论四十条纲要,掀起农业生产的新高潮》,批评经济发展中的“右倾保守”现象,称“1956年公布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后,曾经鼓舞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热情,造成了全国农业生产的高潮,但是,有些人却把这一高潮看成了“冒进”,他们害了右倾保守的毛病,像蜗牛一样地爬行得很慢;有右倾保守思想的人,不了解在农业合作化后我们就有条件也有必要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 [7]

1958年2月2日,社论《我们的行动口号——反对浪费,勤俭建国》。提出国民经济“全国大跃进”的口号。[8]

6月8日,开始报道虚假新闻,称“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亩产达到2105斤。” 6月12日,再报道该社放出的第二颗农业“卫星”,“2.9亩小麦试验田,亩产达3530斤。”

6月23日,报道湖北省谷城县先锋农业社小麦试验田亩产4689斤。

7月12日,报道河南省西平县城关镇和平农业社2亩小麦创亩产7320斤的记录。

7月18日,发表福建省闽侯县连坂农业社2.6亩早稻试验田亩产5806斤。

7月31日,报道湖北省应城县春光农业社生产队长甘银发种的早稻平均亩产10597斤。

8月13日,报道毛泽东在山东历城县北园乡北园农业社视察丰产田时,知道该社50亩高额丰产田,计划亩产两万斤,争取亩产四万斤后,高兴地表扬该社社主任说:“好,你这个人,不干就不干,一干就干大的。” 同日,还报道湖北省麻城县溪河乡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36956斤;福建省南安县胜利乡海星社亩产花生10353斤;并发表了《祝早稻花生双星高照》的社论,提出了“人有多大的胆,地有多大的产”的口号。

8月27日,发表署名文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称:山东省寿张县“提5000斤指标的已经很少。至于亩产1000-2000斤,根本没有提了。”

9月1日,发表《徐水人民公社颂》,文章称“茂盛无比”的小麦亩产12万斤,“花团锦簇”的山药亩产达120万斤,一棵硕大无朋的白菜重达500斤,棉花的产量也“如卫星般地震动湖海山川”。[9]

8月1日到9月5日止,《人民日报》报道的各种高产“卫星”共34个。[10]

9月5日,报道广东省连县1.73亩中稻亩产60437斤。[11]

文革时期[编辑]

文化大革命开始,很多新聞媒體主管都被打倒,吴冷西接替邓拓任总编辑。面对变幻莫测的政治形势,《人民日报》仍然无所适从。 1966年5月31日下午,陈伯达带领工作组在《人民日报》「搞了小小的政变」,夺了吴冷西和编委会的权。[12]从此,《人民日報》和《紅旗》由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為首工作組領導。[13]

1966年6月1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無產階級文化革命,是要徹底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在廣大人民群眾中,創造和形成嶄新的無產階級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風俗、新習慣。這是人類歷史上空前未有的移風易俗的偉大事業。” “人類歷史上空前的這一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開展和勝利,敲響了中國土地上殘存的資本主義勢力的喪鐘,也敲響了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一切反動派的喪鐘。你們的日子不會長久了。”“這一場文化革命的勝利,必將進一步鞏固我國無產階級專政,保證我們在各個戰線上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保證我們將由社會主義勝利地過渡到偉大的共產主義!”[14]

1966年6月2日,发表由北京大学哲學系聶元梓等七位教师写的《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号召:“一切革命的知識分子,是戰鬥的時候了!讓我們團結起來,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團結在黨中央和毛主席的周圍,打破修正主義的種種控制和一切陰謀詭計,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消滅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魯曉夫式的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15]

同日,发表《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开头写道:“聶元梓等同志的大字報,揭穿了“三家村”黑幫分子的一個大陰謀!”[16]

1966年6月3日,社论《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文中写道:“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把史学当作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阵地。”“史学界里的资产阶级“权威”们,口口声声否认阶级斗争,其实他们一系列的反动谬论和活动,就是明目张胆地向无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结尾写道:“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必须把被资产阶级“权威”霸占的阵地,一个一个地夺取过来。”[17]

1966年6月4日,发表“《毛泽东思想的新胜利》”社论,指出“《前线》、《北京日报》、和《北京晚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成了反革命集团散布修正主义毒素、妄图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工具。它们的根子,就是前北京市委。” “谁要反对毛主席,谁要反对毛泽东思想,谁要反对党中央,谁要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谁要反对社会主义制度,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职位多么高,资格多么老,都要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他们得到的结果,只能是身败名裂。...北京市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定能够取得伟大胜利。北京市的各项工作,一定能够做好。” [18]

1966年6月16日,社论“《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打倒反革命黑帮》”,文章说:“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他们盗窃党的名义,把自己所控制的许多部门,当作进行反党活动的阵地。”“必须采取彻底革命的办法,必须把一切牛鬼蛇神统统揪出来,把他们斗臭、斗垮、斗倒。”“我们一定要坚定地依靠无产阶级左派,以工农兵为革命的主力军,团结95%以上的人民群众和95%以上的干部,集中火力,集中目标,向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开火,向资产阶级顽固堡垒开火,向一切牛鬼蛇神开火。”“革命的大字报,是揭露一切牛鬼蛇神的照妖镜,是放手发动群众向敌人猛烈冲击的最有效的办法。”“象作为前中共北京市委的帮凶、疯狂毒害青少年的前共青团北京市委,不改组怎么行呢!象这些反革命顽固堡垒的头头们,不罢他们的官怎么行呢!”[19]

1966年6月18日,社論“《彻底搞好文化革命彻底改革教育制度》”,號召“初小可以学些毛主席语录,高小可以学更多的毛主席语录和“老三篇”等文章。中学可以学《毛泽东著作选读》和有关文章。大学可以学《毛泽东选集》。” 又說:“广大工农兵、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已经下定决心,要把‘..伙同和怂恿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专家”、“教授”,大量散布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毒素。’牛鬼蛇神统统揭出来,把你们的老根统统挖出来,把你们的“威风”统统打掉,把你们的资产阶级的传家宝统统砸碎。”[20]

1966年6月27日社论《一定要把五星红旗插到台湾省》,重新提出了“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

1966年8月1日,社论标题为《全国都应该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按照毛泽东同志说的去做,就可以实现全民皆兵,大大加强我们的战备工作。帝国主义胆敢侵犯我们,就会被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21]

1967年1月1日:《評反革命兩面派周揚

1967年3月10日:《革命委員會好》

1967年6月3日及10日,刊登支持香港左派六七暴动的社论。

1967年8月9日,发表《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

1967年10月1日,《人民日報》、《紅旗》雜誌、《解放軍報》聯合發表社論《無產階級專政下的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八週年》,開啟了長達十一年的“兩報一刊社論”現象。

1968年1月1日:《迎接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勝利》

1968年10月16日:《吸收無產階級的新鮮血液》

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1976年4月6日,發表社論《牢牢掌握鬥爭大方向》,堅持“批”運動,並再一次將毛擇東不久前說的話“翻案不得人心”,以黑體字標出。

4月18日,社論《天安門廣場事件說明瞭什麼?》,将參加四五运动的群眾說成是“一群反共、反人民、反社會主義的反革命分子”,稱鄧小平是“這些反革命分子的總代表”、“右傾翻案風的總後臺”,“從清華少數人的誣告信,到天安門廣場的反革分政治事件,都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階級根源,其源蓋出於鄧小平”。[22]

4月28日,梁效發表文章《鄧小平天安門廣場反革命事件》,写道:“天安門廣場反革命政治事件的出現,不是孤立的、偶然的,完全是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的。它是當前兩個階級、兩條道路、兩條路線尖銳鬥爭的一個突出表現,是党內資產階級反革命猙獰面目的一次大暴露,是鄧小平大刮右傾翻案風、極力推行修正主義路線的必然結果,是腐朽沒落的資產階級垂死掙扎的一場表演。”“這次天安門廣場的反革命政治事件,是以鄧小平炮製的“三項指示為綱”的修正主義綱領為旗幟的。...他們的真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復辟資本主義。...原來他們所說的“四個現代化日”,就是紅旗落地、資本主義復辟之時!”“在無產階級專政下,鄧小平代表的資產階級,已經是日薄西山的腐朽力量。”[23]

1977年2月7日:《學好文件抓住綱》

文革以后[编辑]

1983年6月26日刊登《鄧小平中國大陸和台灣和平統一設想》,鄧小平表示:“祖國統一後,台灣特別行政區可以有自己的獨立性,可以實行同大陸不同的制度。司法獨立,終審權不須到北京。台灣還可以有自己的軍隊,只是不能構成對大陸的威脅。大陸不派人駐臺,不僅軍隊不去,行政人員也不去。台灣的党、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中央政府還要給台灣留出名額。” 他又說:“要實現統一,就要有個適當方式,所以我們建議舉行兩黨平等會談,實行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與地方談判。雙方達成協定後,可以正式宣佈。但萬萬不可讓外國插手,那樣只能意味著中國還未獨立,後患無窮。”[24]

六四事件[编辑]

1989年4月26日在头版头条刊发《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又称《四·二六社论》),内容针对之前全国各地学生因悼念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而发展出来的学生游行活动进行了批评,并将学生活动定性为动乱。

6月4日早上,《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一則題為「北京這一夜」的消息:

——

本報6月4日凌晨五時訊,解放軍報6月4日社論說:自6月3日凌晨開始,首都發生了嚴重的反革命暴亂。

三日二十二時左右,軍事博物館一帶響起槍聲,戒嚴部隊進城,從午夜到凌晨,友誼醫院、阜外醫院、北京市急救中心、鐵路醫院、復興醫院、協和醫院和廣安門醫院等不斷給本報來電話,告知收治人員的傷亡情況。

到截稿為止,戒嚴部隊已突進天安門廣場。

[25]

《人民日報》該日在新聞選材上亦曲線表達不滿,其中國際新聞選用南韓光州事件,以粗黑體寫上:「漢城學生絕食示威,抗議當局屠殺鎮壓。」關於波蘭局勢的標題為:「警告任何人都不要玩火」,副題為「波領導人指出選舉是和解的偉大嘗試。」關於中東局勢的題目則是:「以軍再次入侵黎南部,用飛機坦克對付平民。」而第四版是社會和體育版則分別報道「法官卻枉法,誣告反被告,某法院院長被判刑四年半」;「四川一服刑罪犯竟當上人大代表。」一條關於殘疾人運動會的報導,標題為:「不能被征服的人」。[26] 事後《人民日報》總社長錢李仁和總編輯譚文瑞都被撤職,編輯吳學燦因私印人民日报号外被判入獄四年。

2007年[编辑]

2007年2月3日社论,标题《把學習〈江澤民文選〉活動引向深入》,文中写道:“《江澤民文選》是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最好教材。”[27]

2010年[编辑]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2010年12月2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二期工程。《人民日报》12月30日在头版报导新华社通稿,第四版转接稿件时出现“温家室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标题,错误把温家的名字写成“温家”。事件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更引起外国传媒,包括日韩传媒的报导。事后盛传该报值班主任,正厅级降职,印刷厂副厂长、排版、设计等17人均被处分。[28][29]其后证实温家宝在知情后要求报社对相关人士宽大处理,事件中没有任何人受到处分。[30]

现况[编辑]

该报在全球以四个版本发行:

  1. 内地版:主要针对中国大陆地区的读者
  2. 香港版:主要针对香港地区的读者[來源請求]
  3. 海外版:主要针对中国大陆和香港以外地区的读者
  4. 藏文版:主要针对中国西藏自治区和四川、云南、青海、甘肃等省份藏族聚居区的藏文读者[4]

内地版作为国内版,不明确表明版名。海外版創刊于1985年7月1日,本來用繁体字发行。在1992年7月1日以后,改为简化字发行。现时全球约有三百万至四百万固定读者。另在2007年2月28日開設手機報(《人民日报》手机报),以人民網(《人民日报》网站)內容為主。2009年8月1日开始发行藏文版[4]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中共中央的传话筒(官方喉舌),《人民日報》是中共中央向外界表达对中国大陆和世界大事的观点与角度的宣传工具。该报的社论在不同的时期对中国大陆政治都有着决定性的指导作用。社论往往改变了中国大陆的历史。1949年以后,很多重要的历史事件都是以人民日报的社论为事件发生的起点。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六四事件等社论震惊中外。很多中共党内的领导人的升降,对领导人的评价也是由《人民日报》发表的。《人民日报》除了为外界提供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及观点等直接信息外,其社论亦反映了中共中央对事件的处理意见,都被外界作为揣摸中国大陆政府及共产党内部权力变化和决策的少数渠道之一。

該報有时也会通过刊登特约评论员文章,以委婉的手法传递北京官方对国内和国际事务的看法。国内外政情观察家通常会从《人民日报》内文章的一字一句探求中共中央想表达的真正含义以及某些中国所独有的政治讯息。

一般来说,人民日报刊登文章的位置远比文章内容重要。大量文章的政治观点和思维都体现着官方的态度。尤其是《人民日报》的社论依然被视作高度权威的官方态度和政策走向。

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人民日报一直存在官方资助减少的问题,与国际媒体和国内其他报纸的竞争也加剧。在这些压力下,人民日报于1997年开设网络版和网络论坛,其中最为知名的就是强国论坛。人民日报网络版可以被视为这个中国最权威官方报社的一个进步,意在保持其在网络媒体发展时代依然处于喉舌地位。

人民日报号外[编辑]

《人民日报》有时在遇到非常重大的事件时,会发行号外

历任社长和总编辑[编辑]

社长
  • 张磐石(1946年5月15日 -1948年6月14日,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社长)
  • 张磐石(1948年6月15日-1949年7月31日,华北《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辑)
  • 胡乔木(1949年8月1日-1949年12月)
  • 范长江(1950年1月-1952年6月)
  • 邓拓(1952年6月-1958年9月。1959年2月正式交接)
  • 吴冷西(1959年2月-1966年5月31日)
  • 陈伯达(1966年5月31日-?,工作组组长)
  • 唐平铸(1967年3月18日-1968年8月。临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
  • 首都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1968年10月12日-1970年9月)
  • 鲁瑛(1970年9月-1976年10月7日。1970年9月至1975年2月为临时领导小组负责人,1972年7月起任看大样小组负责人;1975年2月人民日报建立新领导班子即党的核心小组、宣传小组,鲁瑛任两小组组长)
  • 迟浩田(1976年10月7日-1977年1月11日,党的核心小组实际负责人,1977年1月11日任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1977年10月28日调离人民日报)(1976年10月7日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到人民日报工作)
  • 胡绩伟(1977年1月11日-1980年8月上旬,党的核心小组组长、总编辑、宣传小组组长。1980年8月上旬党的核心小组、宣传小组撤销,成立编辑委员会)
  • 胡绩伟(1982年4月6日-1983年11月2日)
  • 秦川(1983年11月2日-1985年12月6日)
  • 钱李仁(1985年12月6日-1989年6月18日)
  • 高狄(1989年6月18日-1992年11月23日)
  • 邵华泽(1992年11月23日-2000年6月23日)
  • 白克明(2000年6月23日-2001年8月3日)
  • 许中田(2001年8月3日-2002年11月1日)
  • 王晨(2002年11月1日-2008年3月28日)
  • 张研农(2008年3月28日-2014年4月30日)
  • 杨振武(2014年4月30日-)
总编辑
  • 张磐石(1946年5月15日 -1946年10月,晋冀鲁豫《人民日报》社长兼)
  • 吴敏(原名杨放之)(1946年10月-1948年6月14日,晋冀鲁豫《人民日报》总编辑)[38]
  • 张磐石(1948年6月15日-1949年7月31日,华北《人民日报》社长兼总编辑)
  • 邓拓(1949年8月1日-1957年6月13日)
  • 吴冷西(1957年6月13日-1966年5月31日)
  • 陈伯达(1966年5月31日- ?,工作组组长)
  • 唐平铸(1966年6月20日-1967年1月,1966年6月20日至1966年9月为代理总编辑,1966年9月人民日报改编辑委员会制为党委制,成立临时党委,唐平铸任党委第一书记,党委第二书记为常芝青;1967年1月被揪走)
  • 唐平铸(1967年3月18日-1968年8月。临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
  • 首都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1968年10月12日-1970年9月)
  • 鲁瑛(1970年9月-1976年10月7日。1970年9月至1975年2月为临时领导小组负责人,1972年7月起任看大样小组负责人;1975年2月人民日报建立新领导班子即党的核心小组、宣传小组,鲁瑛任两小组组长)
  • 迟浩田(1976年10月7日-1977年1月11日,党的核心小组实际负责人,1977年1月11日任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1977年10月28日调离人民日报)(1976年10月7日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到人民日报工作)
  • 胡绩伟(1977年1月11日-1982年4月6日)
  • 秦川(1982年4月6日-1983年11月2日)
  • 李庄(1983年11月2日-1986年3月20日)
  • 谭文瑞(1986年3月20日-1989年6月18日)
  • 邵华泽(1989年6月18日-1993年9月20日)
  • 范敬宜(1993年9月20日-1998年3月18日)
  • 许中田(1998年3月18日-2001年8月3日)
  • 王晨(2001年8月3日-2003年2月21日)
  • 张研农(2003年2月21日-2008年4月28日)
  • 吴恒权(2008年4月28日-2012年10月31日)
  • 蔡名照(2012年11月1日-2013年4月27日)
  • 杨振武(2013年4月27日-2014年4月30日)
  • 李宝善(2014年4月30日-)

記者逃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国有多少“部级”单位,人民网
  2. ^ 2010年世界付费日报发行量前百名
  3. ^ 2013年本报发行量超过300万份人民网 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
  4. ^ 4.0 4.1 4.2 人民日报社概况
  5. ^ 《〈人民日报〉创刊时间的几种说法》,李庄,《炎黄春秋》,1997年4月(总第61期)。
  6. ^ 馬全忠. 台灣紀事六十年. 臺北市: 臺灣學生書局有限公司. 2010-03: 4. ISBN 978-957-15-1486-4. 
  7. ^ “大跃进”口号是如何提出的
  8. ^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 提出“全国大跃进”
  9. ^ 关于大跃进的注解
  10. ^ 大跃进运动中郫县放水稻高产卫星的内幕
  11. ^ 大跃进运动放出第一颗亩产卫星
  12. ^ 二十世纪50、60年代 毛泽东对《人民日报》的几次批评
  13. ^ 兩報一刊社論
  14. ^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15. ^ 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
  16. ^ 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
  17. ^ 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
  18. ^ 毛泽东思想的新胜利
  19. ^ 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打倒反革命黑帮
  20. ^ 高考回眸:“文革”中废除高考制度
  21. ^ 全国都应该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22. ^ 天安門事件:民眾大抗爭 文革結束徵兆
  23. ^ 鄧小平與天安門廣場反革命事件
  24. ^ 中共文革不忘統一大業 蔣介石反對兩個中國
  25. ^ 香港電台:六四清場
  26. ^ 中國六四真相
  27. ^ 人民日報社論:把學習《江澤民文選》活動引向深入
  28. ^ 温家「室」首相? 人民日報、誤植で処分も
  29. ^ 中, 런민일보 오보사건 "시끌"
  30. ^ 黨報錯印「溫家室」 總理寬大處理
  31. ^ 31.0 31.1 中国号外报收藏第1人:312张号外记录解放. 半岛晨报.  已忽略文本“author葛运福” (帮助)
  32. ^ 32.0 32.1 32.2 云中岳. 《人民日报》三份“号外”让我们百感交集.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33. ^ 33.0 33.1 33.2 人民日报社150件大事. 网易. 
  34. ^ 34.0 34.1 航天号外:风格迥异《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 中国古玩网. 
  35. ^ 该期号外由当时的《人民日报》吴学灿、张抒、宋斌等编辑记者所出,《人民日报》在第二天发表了《〈人民日报〉声明》否认和其有关,六四过后三人被捕入狱,详见 《人民日报》号外
  36. ^ 《人民日报》出版奥运开幕"号外" 向群众免费发放. 人民网. 
  37. ^ 人民日报号外在上海世博园区免费发放. 新华网. 2010-05-02. 
  38. ^ 钱江,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吴敏,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08年06月11日
  39. ^ 參加7.1遊行遭打壓人民日報記者逃港求政治庇護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