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太行山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或作太形山。中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山脉和地理分界线。跨越北京市河北省山西省河南省4省市。北起北京西山,南达豫北黄河北崖,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绵延400余公里,为山西东部、东南部与河北、河南两省的天然界山。它由多种岩石结构组成,呈现不同的地貌,这里储藏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太行山地区有众多河流发源或流经,使连绵的山脉中断形成“水口”,这里是华北平原进入山西高原的要道。

地理[编辑]

太行山位于河北平原和山西高原之间,走向为从东北向西南,北高南低,东陡西缓,北隔拒马河军都山相对,南抵河南省的沁河平原,西翼连接山西高原,东翼由中山、低山、丘陵过渡到平原。山高为海拔1500米-2000米,山脊东侧从河北平原拔地而起,许多地段有高1000米的断层岩壁,所以气势宏伟;西侧由于和高原接壤,山坡缓平。2000米以上的高峰有河北的小五台山灵山东灵山,山西的太白山南索山阳曲山白石山等。北端最高峰为小五台山,高2882米;南端高峰为陵川佛子山板山,海拔分别为1745米、1791米。

山体中间由于被许多条河流切割作用,形成很多陡峭山谷,是穿越太行山的天然通道,也是重要关口。山中众多雄关中,著名的有位于河北的紫荆关,山西的娘子关虹梯关壶关天井关等。山西高原的河流经太行山流入华北平原,流曲深澈,峡谷毗连,多瀑布湍流。河谷及山前地带多泉水,以娘子关泉为最大。河谷两崖有多层溶洞,著名的有陵川黄围洞晋城黄龙洞黎城黄崖洞和北京房山云水洞等。在太行山深山区河北赞皇县,有世界最大的天然回音壁

太行山中多东西向(横谷),著名的有军都陉薄阳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帜关陉等,古称太行八陉,为穿越太行山脉的8条通道。

太行山的自然植被被垂直温差面异,如小五台山南坡,1000米以下为灌丛;1000米以上偶有云极落叶松。北坡1600米以下是夏绿林,1600~2500米是高亚草原。矿藏,从北到南,煤炭资源丰富,还有等。有许多重要矿、陶瓷水泥石灰生产工业。太行山南段和北段为石灰岩组成,中段有部分片麻岩

由于东面海风吹来,被太行山阻隔,夏季迎风坡多降雨,有暴雨区,1963年曾造成河北省大洪水。东侧还是地震强烈活动带,1965年邢台地震是20世纪七十年代以前中国第一次最强烈的地震

山上有郭亮村,是記念東漢末年陳郭亮而取名。從前村民與山下的唯一交通只有經過陡峭的天梯,許多後代因生活不便而移居山下。幾十年前,有居民為了保住郭亮村傳統,十多名年輕村民買器具和炸藥,開拓行車路,揭開中國交通史上重要一頁。因交通方面,促進當地遊客業,山下居民亦願意嫁到山上。山上村民因此較以前變得富有,可是卻因此居民之間感情大不如前,且新一代亦不如前人刻苦勤奮。中國的人文精神正因正現代化而面臨另一困境。

太行山的宗教活動[编辑]

太行山脈有許多的宗教活動勝地,例如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境內小五台山,在佛教昌盛時期,也曾一度為佛教聖山。小五台山從北魏起就有佛教活動,到遼代時最為興盛。目前小五台山分佈著遼、明、清時期的20多座寺廟。小五台山海拔2737米處一明代寺院,是河北省內海拔最高的寺院。

历史与军事作用[编辑]

太行山形势险峻,历来被视为兵要之地。从春秋战国直到,两千多年间烽火不息。公元前650年,入孟门、登太行。齐桓公曾悬车束马窬太行。公元前263年,在太行山“决羊肠之险”,一举夺荥阳公元前204年刘邦被困于荥阳成皋之间,他采纳郦食其的建议,北扼飞狐之口,南守白马(今河南滑县东北)之津,终于转危为安。东汉元初元年(公元114年),汉安帝为防外敌侵犯洛阳,下诏在太行南端36处要冲屯兵。曹操临漳袁尚轻易率军东出太行,结果大败于曹军。太元十九年(公元394年),后燕慕容垂进伐西燕,屯军于临漳西南。西燕慕容永令全部人马前去堵塞太行山口,慕容垂引兵自滏口进入,灭了西燕。末,李世民窦建德相争,李世民进据虎牢,使窦不能越过太行,李乘机占领上党,尽收河东之地。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刘福通率起义军越过太行,火烧上党。元将察罕粘木儿塞井陉、杜太行,遏止起义军向北发展。

河北,山西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一二九师刘伯承邓小平的领导和指挥下,创建了太行区(晋冀豫边区)。发轫于太行山的游击战,迅速发展到西起同薄汾河,东至渤海,南靠黄河,北沿正太沧石路的广大地区,太行山会战先后形成许多重要战略区。

太行山还因为其险要的地理位置,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作为重要的弹道导弹阵地。据称1995年完成的长城工程(Great Wall Project),在太行山腹地建成数座战略导弹基地,供东风15弹道导弹及东风31东风41洲际弹道导弹使用。[1]

参考资料[编辑]

  • [精英地理网]
  • [世界地理网]
  • 无忧无虑地理网
  • [地理网]
  • China and the Northeast Asian Powers: The Great Challenge of Tomorrow?
  • "Special article -- New Guided Missile Has Been Successfully Test-Fired" by Chang Yi-cheng [China: Article on China's High, New Military Armament, Part 2 : FBIS-CHI-97-092 : 2 Apr 1997] Hong Kong Sing Tao Jih Pao 2 Apr 97 p A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