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蘇日戰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蘇日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
US-Soviet sailors on VJ Day.jpg
蘇軍與美軍水手於阿拉斯加共慶對日戰爭的勝利。
日期: 1945年8月9日至9月2日
1956年10月19日,日本與蘇聯結束戰爭狀態[1]
地点: 滿州國內蒙古庫頁島千島群島朝鮮半島北部
結果: 蘇聯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
 蘇聯
蒙古国 蒙古人民共和國
 大日本帝国
 滿洲國
Flag of the Mengjiang.svg 蒙疆聯合自治政府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亞歷山大·華西列夫斯基[2][3]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羅季翁·馬利諾夫斯基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基里尔·梅列茨科夫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馬克希姆·普爾卡耶夫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尼古拉·庫茲涅佐夫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亞歷山大·諾維科夫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Mongolia (1940-1992).svg 霍爾洛·喬巴山
Flag of Japan.svg 山田乙三
Flag of Japan.svg 後宮淳
Flag of Japan.svg 喜多誠一
Flag of Japan.svg 上村幹男
Flag of Japan.svg 上月良夫日语上月良夫
Flag of Manchukuo.svg 溥儀
Flag of the Mengjiang.svg 德王
兵力
蘇蒙總兵力:[4][註 1]
1,747,465人
29,835門火炮與迫擊砲
5,250輛戰車與自走砲
5,171架飛機
日本:[5]
993,000人
5,360門火炮
1,155輛戰車
1,800架飛機
滿洲國:[5]
170,000人
蒙疆:[5]
44,000人
伤亡与损失
蘇聯方面資料:[6]
8,000人陣亡
24,000人受傷
蘇聯方面資料:[註 2]
83,737人陣亡
日本方面資料:[註 3]
21,000人伤亡
另: 604,176人被俘

蘇日戰爭俄语Советско-японская война,或稱「日蘇戰爭」(日语日ソ戦争)、「遠東戰役」或「八月風暴行動」(Operation August Storm)[註 4])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帝國蘇聯之間的一場戰爭,也是二戰最後一次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由蘇聯獲得迅速而決定性的勝利,佔領庫頁島以南以及北方四島,日本於滿洲(今中國東北地區)和朝鮮半島北部軍事力量被消滅,日方傀儡政權「滿洲國」解體,皇帝溥儀亦成了蘇軍俘虜。

1945年初,軸心國集團各地戰線皆瀕臨崩潰,同盟國於雅爾達會議上規劃戰後秩序與要求蘇聯加入對日戰爭,後者承諾將於納粹德國投降後三個月加入遠東戰鬥。亞洲方面,日本急於應付逐漸進逼中的英美聯軍,冀望尚對日中立的蘇聯可從中調停,但蘇聯已秘密備戰、拖延日方要求直至1945年8月8日開戰最後一刻。蘇聯在對德戰爭結束前即開始轉調軍隊至遠東地區,其主要對手為駐於滿洲的日軍龐大戰略預備隊——關東軍,與前者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等條件相比,關東軍早將精銳單位調出而空洞化,蘇軍享有質與量的龐大優勢。

1945年8月8日,蘇軍同時自北、東、西三方向對滿洲發動進攻,由於蘇方遞交宣戰書後即被切斷通訊,日本大使沒能將消息傳回國內,關東軍受到完全奇襲。蘇軍迅速推進、擊潰日軍抵抗,隨後展開對南庫頁島和北方群島登陸行動,奪回日俄戰爭中失去的領土與在遠東地區的影響力。關東軍崩潰使日本政府領導人放棄將滿洲作為戰略後備基地而繼續抵抗的念頭,於8月10日接受《波茲坦宣言》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於密蘇里號戰艦上簽署無條件投降書,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蘇聯透過短期對日作戰和極少傷亡取得龐大利益,迫使中華民國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即外蒙古獨立的合法性以及佔領了應歸屬回該國的滿洲地區、掠奪日本大量投資而應給予中方的工業設備,後允許中共將中國東北作為根據地,並裝備了大量蘇軍繳獲的日軍武器,大幅增強了在日後內戰中的實力。日本在對蘇戰爭也在滿洲留下了數以萬計的日僑,許多人因戰後生活艱苦而死亡;被蘇軍俘虜的60萬名日軍也被送往西伯利亞進行強制勞動,後約有十萬人死於當地。

簡介[编辑]

1943年11月德黑蘭會議上,蘇聯領導人斯大林同意,蘇聯將在納粹德國戰敗後加入對日本作战。在1945年2月雅爾塔會議上,斯大林同意盟國請求,将於歐洲戰爭結束三個月內加入太平洋戰區对日作战。行動開始於1945年8月9日,正是德國5月8日(莫斯科時間5月9日0時43分)投降三個月後。

這次行動發動於8月6日廣島市原子彈爆炸8月9日長崎市原子彈爆炸之間。儘管斯大林並沒有被同盟國各政府告知有關西方盟國原子彈計劃詳細內容,但通過蘇聯的情報來源他已经了解到了這一計劃及其目的。不過,由於在德黑蘭和雅爾塔会议上已確定進攻時間,並且德黑蘭會議後蘇聯軍隊在遠東做了長期準備,因而日本遭原子彈襲擊明顯對蘇軍確定何時開始行動影響不大;行動日期是根據雅爾塔協議、德國投降日決定,而事實上在8月3日華西列夫斯基元帥向斯大林報告,如有必要,他可以在8月5日上午展開進攻。

貝加爾時間1945年8月8日晚上11時,蘇聯外長莫洛托夫向日本駐蘇聯大使佐藤尚武通告,表示蘇聯已向日本帝國宣戰,並從8月9日起,蘇聯政府將進入對日作戰狀態。[8]從跨貝加爾時間1945年8月9日0時01分起,蘇軍三個方面軍同時向滿州東、西及北三個方向進攻。行動被分成數個小規模行動及戰術部分:

及後續行動

雖然戰爭範圍蔓延到傳統认为“滿洲”区域(中国东北)之外,不过对日本北方占领区協調和集中侵入也被稱為“滿州戰役”。[9]1983年,在美國軍隊歷史學家大衛·格蘭茲以“八月風暴”作为关于此次行动自己的论文题目后,这次行動有時也被稱為八月風暴行動[2]它亦被加上蘇聯名字“滿州戰略性進攻行動”、“滿洲國戰役”。

這次進攻不同於蘇日國界戰爭(特別是諾門罕戰役/在1939年5月至9月的諾門罕事件),該戰爭因日本戰敗於1939年而結束,產生《蘇日中立條約》。[10]

背景及准备[编辑]

二十世紀初,日俄戰爭日本戰勝俄國,日俄签订樸茨茅斯和約。通过和约及後來1931年9月九一八事變日本对中国东北的侵略等,日本控制了朝鲜、滿洲及庫頁島南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蘇日邊境事件不断,其中最重要的包括張鼓峰事件1938年7月至8月)和諾門罕戰役(諾門罕事件,1939年5月至9月),这些都導致1941年4月《蘇日中立條約》的簽訂[10][11]。中立條約使蘇聯部隊從邊境事件中解脱出來,集中对德作战,同時使日本集中在南部向亞洲和太平洋擴展。

然而,随着斯大林格勒之役打敗了德軍,蘇聯對日本的態度发生轉變,斯大林發表公開演說譴責日本,“私下”更命令蘇軍在遠東建立部隊和儲存物資。在德黑蘭會議(1943年11月)上,除讨论其他事宜外,邱吉爾羅斯福和斯大林同意,让蘇聯在納粹德國戰敗後加入對日戰爭。蘇軍在遠東不断進行集結,日军在1945年初已经可以明显察觉蘇聯正在準備攻打滿洲,虽然当时在德国投降前进攻不太可能发起。因此,除了在太平洋戰事外,日本也意識到其必须確定在何時何地进攻會出現。

雅爾塔會議(1945年2月)上,斯大林在得到羅斯福保證其在遠東的領土要求的情况下,同意在擊敗德國2至3個月後加入太平洋戰爭。到1945年3月中旬,太平洋地區戰事對日本已十分不利,迫使其從滿州撤回精銳部隊以支持在太平洋行動。與此同時,蘇聯繼續在遠東組建部隊,并決定不再延續中立條約。根据当时中立條約條款的規定,在條約屆滿12個月前,蘇聯必須向日方告知,于是在1945年4月5日,苏联方面通告日方自己不希望延長该條約。[12]這引起日本極大關注,[13][14]不过蘇聯花了很多努力,令日本相信該條約仍然有12個月的有效期,因而日方尚不必担心。[15]

1945年5月9日(莫斯科時間),德國投降,這意味著如果蘇聯履行雅爾塔協定,则需要在1945年8月9日之前加入對日本作战。日本情況繼續惡化,他們現在是軸心國中唯一仍留下來戰鬥。他們渴望保持與蘇聯和平及延長中立條約,[15]并渴望能結束戰爭。日本在雅爾塔會議後曾多次接觸或試圖接触蘇聯,希望能延長中立條約,並爭取蘇聯為中間人與盟國进行和平談判。蘇聯沒有破滅日本人這些希望,但尽可能地拖慢这一进程(同時繼續为行动做准备)。[15]在这之中,內閣首相鈴木貫太郎扮演了積極角色,他在1945年4月上台,試圖在非無條件投降下爭取獲得任何和平條件。[16] 6月下旬,日方向蘇聯靠攏(中立條約仍然有效),邀請他們充當調停人與盟國進行和平談判,日本向蘇聯提出具體的建議,而作為回報,日本對蘇聯在領土上提供了非常吸引的讓步作為報酬。史達林表示有興趣,而日本等待蘇聯回覆。蘇聯繼續避免作出回應。1945年7月16日8月2日波茨坦會議舉行。7月24日蘇聯召回在日本所有使館工作人員和家屬。7月26日會議後發表的波茨坦公告中,丘吉爾杜魯門蔣介石(蘇聯當時仍然未與日本處於戰爭狀態)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日本仍在等待蘇聯回應,避免對公告作出回應。[15]

7月29日,蘇聯外長莫洛托夫正式向美英建議,要求美國和英國出面再發表一封邀請蘇聯對日作戰之正式信函。杜魯門當即表示拒絕,並解釋說:「我看出其中諷刺性的外交動向:俄國在這個時候參戰,似乎是致勝的決定性因素。」[17]

日本一直監察橫貫西伯利亞的鐵路交通和蘇軍在滿州東部活動并对蘇聯实施拖延戰術,同时所有迹象都表明,蘇聯在8月底前還未完成进攻準備。但是至于进攻會在何時或何地出現,他們對現實情況並不了解,也沒有确凿证据。

當蘇聯在1945年8月8日午夜前一小時宣戰時,日本被完全驚醒,8月9日午夜剛過进攻行動在三條戰線上同時展開。

參戰部隊[编辑]

蘇聯[编辑]

遠東司令部[3]亞歷山大·華西列夫斯基領導下,制定了一个攻下滿州的简單但規模龐大的计划[2],對整個滿州實施一個巨大的鉗形攻勢,這個鉗形攻勢由在西面的後貝加爾方面軍和在東面的遠東第1方面軍完成;加上在北面的遠東第2方面軍攻擊口袋的中心。[3]作為在戰爭期間唯一運作、相當於一個戰區的蘇聯司令部(除了1941年在西部短暫運作的“方向”外),遠東司令部由3個紅軍方面軍組成。

滿州西部戰線

後貝加爾方面軍羅季翁·雅科夫列維奇·馬利諾夫斯基元帥指揮,包括[2]:

後貝加爾方面軍是蘇軍鉗形攻勢西半部的組成部分,進攻中通過內蒙古沙漠及越過大興安嶺山脈。[3] 這些部隊的目標是攻佔奉天(今瀋陽),然後在滿州中南部長春地區與遠東第1方面軍會師,[2]及完成雙重包圍[2]

蘇聯进攻滿州計劃示意圖[3]

由於擁有1,000輛坦克和自行火砲第6親衛坦克軍團不得不作為裝甲矛頭,帶領方面軍進攻和在进攻後的第5天向在滿州的目標推進了350公里。[2]

第36軍團也從西面進攻,但與遠東第2方面軍在哈爾濱齊齊哈爾會師。[3]

滿州東部戰線

遠東第1方面軍,由基里爾·梅列茨科夫元帥指揮,包括[2]:

遠東第1方面軍是蘇軍鉗形攻勢東半部組成部分。參加這次攻擊是第1紅旗軍團第5軍團第10機械化軍,向牡丹江市突進。[2] 當這個城市被攻佔後,這支部隊將向吉林市(或麒麟)、長春哈爾濱推進。[2]其最終目的是與後貝加爾方面軍的部隊在長春吉林市會師,從而完成了雙重包圍

作為一個次要目標,遠東第1方面軍是為了防止日軍逃到韓國,因而要進入朝鮮半島推進至三八線[2],該地區後來變成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該次要目標由第25軍團負責完成。[2]同時,第35軍團的任務是攻佔勃利林口密山市[2]

滿州北部戰線

遠東第2方面軍,由馬克西姆·普爾卡耶夫上將指揮,包括[2]:

遠東第2方面軍扮演輔助進攻角色。[2]其目標是哈爾濱齊齊哈爾,及阻止日軍有秩序地向南撤退。[2]

當遠東第2方面軍與後貝加爾方面軍的部隊攻佔長春時,他們將進軍遼東半島及佔領亞瑟港(現時之旅順)。[2]

遠東司令部轄下之蘇軍[2]


總數
後貝加爾
方面軍
遠東第1
方面軍
遠東第2
方面軍
兵員 1,577,725 654,040 586,589 337,096
火炮 27,086 9,668 11,430 5,988
多管火箭炮 1,171 583 516 72
坦克及自行火炮 5,556 2,416 1,860 1,280
飛機 3,721 1,324 1,137 1,260

每個方面軍有“前線單位”直接配屬於方面軍,而不是下轄於軍級單位。[2]部隊共有89個包括1,500,000人、3,704輛坦克、1,852輛自行火炮、85,819輛車輛及3,721架飛機,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兵力為支援戰鬥及後勤部隊。[2]海軍部隊有12艘主要水面作戰艦艇、78艘潛艇、許多兩棲艦艇、以及黑龍江支隊,由砲艇和眾多的小型船隻組成。蘇聯的計劃內所有機動作戰經驗來自於與德國人的戰鬥。[2]

日本[编辑]

日本帝國陸軍關東軍,由山田乙三大將指揮,是日本在滿洲和朝鮮佔領軍主要組成部分,由2個方面軍及3個獨立軍組成[2]:

第1方面軍(滿州國東北部),包括
第3方面軍(滿州國西南部),包括
獨立單位
  • 第4軍(獨立地方軍駐守滿州北部)
  • 第34軍(獨立地方軍負責駐守第3及在朝鮮北部的第17方面軍之間地區滿州北部)
  • 關東防衛軍 (負責駐守蒙疆)
  • 第17方面軍(負責駐守朝鮮;在開戰後11小時被配屬於關東軍)
其它部隊

除了軍團(相當於西方一個軍)外,每個方面軍(相當於西方一個“軍團”)均被分配總部單位和這些單位直接受方面軍指揮。除了日軍外,還有滿洲帝國陸軍40,000人,包括8個兵員不足、裝備低劣、缺乏訓練的滿洲國軍師。而朝鮮,蘇聯遠東司令部下一個目標,由第17方面軍駐守。

關東軍共有超過600,000人,分為25個師團(包括2個戰車師團)和6個獨立混成團,這些部隊擁有超過1,215輛裝甲車輛(主要是裝甲車和輕型坦克)、6,700門大砲(其中大多數是輕型)、和1,800架飛機(主要是培訓和過時類型,只有50架第一線飛機)。日本帝國海軍沒有對滿洲防衛提供協助,並從戰略上一直反對佔領該區。

從經濟角度看,滿洲是值得保衛,因為它是在日本本土外有大量可利用原料工業地區,而且於1945年仍在日本控制之下。然而,日本軍隊(關東軍)兵力遠低於核定人數,相比3年前大多數重型軍事裝備以及他們所有最好的軍事單位都被轉移到太平洋。到1945年,關東軍內包含大量新兵。因此,關東軍已基本上變成一支缺乏機動力及經驗的輕步兵反遊擊部隊。在表面上,日本軍隊沒有能力與高機動機械化與在坦克、大砲、經驗和戰術優良的紅軍相匹敵。

除了這問題外,日本軍隊作出了很多錯誤假設和重大失誤,其中兩個最重要的是:

  • 他們錯誤地認為,任何來自西面的攻擊要麼將沿前往海拉爾的舊鐵路線或從蒙古東面進入索倫。蘇聯是有沿這些路線的攻擊,但他們主要的攻擊是由西面經過在索倫南部被認為不可逾越的大興安嶺範圍及進入滿洲中部。
  • 日本軍事情報未能確定蘇軍在遠東集結性質、地點和規模。由於在初期低估了蘇軍實力,以及監測蘇聯橫貫西伯利亞鐵路交通,他們認為在8月底前蘇軍不會有足夠部隊實施進攻,和這樣攻擊最有可能發生在1945年秋季、或在1946年春季

由於撤出關東軍精銳部隊重新部署到太平洋戰區,日軍以針對蘇軍似乎不可避免的進攻之新作戰計劃在1945年夏季被制定出來。這些計劃要求從邊境地區重新部署大多數部隊;邊境地區將由象徵性防守及日軍將實施阻擊行動,同時主力部隊將防守東南部(以便保衛朝鲜免遭襲擊)。

此外,他們只觀察蘇軍在西伯利亞大鐵路和沿東滿戰線活動,因此他們正在準備從東面來的进攻。他們認為,當進攻從西面開始時,部隊將能夠重新部署來應付。

然而,雖然這已經開始重新部署,這要直至9月才完成,因此,關東軍正在重新部署時,蘇軍3個方面軍同時發動進攻。

會戰[编辑]

蘇聯紅軍成鉗狀地包圍著和西歐大小相若的滿洲地區,紅軍分別從西面、北面和東面進攻滿洲。在西線,紅軍穿過蒙古的山脈和沙漠,遠離他們的鐵路補給線。這出乎了日軍對蘇聯後勤的估計。日軍未能預計蘇聯會這麼快便對日宣戰,他們預計蘇聯最快要在10月才可出兵。在開戰後的最初18小時,日方將領幾乎不能作出有效率的指揮,而且部隊和指揮部的通訊也出現問題。另外紅軍使用了運輸機把部隊空降到各大小機場和城市中心,以及透過空軍空投為超出陸上補給線的部隊提供補給。紅軍的陸空夾擊之下,日軍毫無招架之力。

紅軍以高度機械化的絕對優勢迅速擊敗關東軍滿洲國軍8月11日溥儀滿洲國政府官員開始乘火車撤退。13日晨到達通化市臨江縣大栗子車站。主要的戰鬥持續了約一週。在8月15日日皇裕仁在電台宣讀終戰詔書,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並在翌日開始停火。滿洲國皇帝溥儀也在8月17日宣讀《滿洲國皇帝退位詔書》,宣佈滿洲國政府解散,滿洲國正式滅亡。8月18日關東軍司令山田乙三下令滿洲地區及朝鮮北緯38度線以北的日軍解除武裝,停止戰鬥。同一時間,蒙疆也被紅軍和外蒙軍隊佔領。

進攻示意圖

日本投降後,軍事行動已演變成美、蘇兩國爭相搶佔日軍控制的土地。8月18日紅軍越過鴨綠江,進入朝鮮半島北部,同日並攻佔了庫頁島千島群島8月19日,溥儀等人在奉天機場被紅軍俘虜亞歷山大·米哈伊洛維奇·華西列夫斯基元帥向斯大林發密電,電文如下:「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九日滿州國皇帝及其隨從人員自奉天押往克拉夫琴柯軍總部。按您命令,我將其扣留並計劃安置在赤塔地區。」[18]

8月20日,紅軍佔領新京奉天哈爾濱佳木斯等城市。8月22日,蘇軍佔領旅順大連

9月2日日本投降,日軍在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上正式簽署投降書,自此八月風暴行動以至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同盟國的勝利作結。

另外,由於美國搶先佔領日本本土,蘇聯並沒有如計劃般佔領北海道

重要性和影響[编辑]

八月風暴行動以及廣島長崎原子弹爆炸,打破了日本主戰派和主和派間的僵局。當時日本仍有過百萬陸軍在中國,主戰派認為日本仍有一絲勝利希望,但日軍在滿洲和朝鮮的迅速潰敗使他們的幻想徹底破滅,他們明白日本已無勝利希望,包括在本土四島。日皇裕仁最終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

長谷川毅英语Tsuyoshi Hasegawa的研究指出,原子彈並不是日本投降最主要原因,而蘇聯在一星期內迅速擊敗關東軍和滿洲國軍,佔領滿洲全境以至朝鮮半島北部對投降的影響更大,因為日本保護本土的戰略,旨在抵禦美國從南入侵,沒有多餘的兵力來對付蘇聯來自北方的威脅,南北兩面挨打使日本“戰略破產”,不得不在8月15日宣佈投降。[19]

蘇聯佔領滿洲也提供了根據地給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武裝,四年後中共擊敗中國國民黨,贏得了中國內戰。事實上,軍事上的成功使蘇聯確保得到雅爾達會議中西方國家承認蘇聯的利益,旅順港、日俄戰爭後失去的領土等。

蘇聯在戰役中攻佔了整個庫頁島千島群島旅順口大連,以及南滿鐵路控制權。其後蘇聯把在中國的利益於1955年交還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其餘從日本手中佔領的土地到今日仍然歸蘇聯最大的加盟共和國俄羅斯所擁有。日本至今仍然堅持擁有南千島群島(北方領土)主權。

朝鮮半島北部被蘇聯佔領,但由於補給受阻,未能奪取其餘半個朝鮮半島。美國在紅軍能重新動員之前搶先在仁川登陸,從日軍手上佔領北緯38度以南的朝鮮半島,自此朝鮮南北分裂直到今天。在1948年金日成在蘇聯佔領區建立共產党政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朝鲜),李承晚則在美國佔領區建立大韓民國(南朝鲜),為兩年後韓戰爆發主因之一。

对中国东北造成的损失[编辑]

苏联军队进入东北后,依靠来自国内的3000多名技术人员,在东北的大城市和其他工业基地中大規模拆運工业设备,致使许多工厂变成空壳而停产。[20]此外,苏军並將滿洲各公私銀行的貴金屬、債券、紙幣運往蘇聯。根據日本資料統計,蘇聯從滿洲拆運的資產價值合1946年的5,340,714,845日元,相當於當時的1,363,484,499.92美元

进入中国东北的苏联红军军纪败坏,官兵的放纵行为明显。苏联红军对战败的日本人进行抢掠施暴,同时对盟国在中国的平民进行骚扰,亦有国民政府官员张莘夫和中共将领卢冬生被杀害的典型案件。在当地进行的抢劫和强奸妇女的行为引起了当地人的恐慌,造成了恶劣的影响,當地人對蘇聯紅軍的厭惡遠超過日本殖民者。在此期间苏军的行为甚至影响了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的关系[20]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1. ^ 蒙古軍於本戰中被編入蘇聯遠東司令部下的「蘇蒙機械化騎兵兵團」,根據《大衛國戰爭史1941—1945年》(История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ы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1941-1945)一書第551頁的資料,蘇軍共投入1,577,725人於此戰中,而根據《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1939—1945年》(Истории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1939-1945)一書197頁,則共計有1,747,465人參與此戰,且此數有計入海軍艦隊兵力[4]
  2. ^ 數據取自「蘇俄國防部軍事圖書出版社」於1948年11月26日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一書第819至820頁[7]
  3. ^ 此數據為日本第一復員省提供,但此數據並未計入失蹤者、滿洲與蒙疆軍、動員中的日軍後備部隊以及平民[6]
  4. ^ 1983年,美國軍事歷史學家大衛·葛蘭茲發表了一篇提名為「八月風暴行動」(Operation August Storm)的論文來探討蘇軍於滿洲地區的作戰,後來「八月風暴行動」被借代為滿洲地區的戰鬥而流傳開來。

參考資料[编辑]

  • Richard B. Frank, Downfall: The End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Empire (Penguin, 2001 ISBN 0-14-100146-1)
  • Tsuyoshi Hasegawa, Racing the Enemy: Stalin, Truman, and the Surrender of Japan, Belknap Press. ISBN 0-674-01693-9.
  • Glantz, David. The Soviet Strategic Offensive in Manchuria, 1945 (Cass Series on Soviet (Russian) Military Experience, 7). Routledge. 2003. ISBN 0-7146-5279-2. 
  1. ^ 李凡(2005年),第277-278页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LTC David M. Glantz, "August Storm: The Soviet 1945 Strategic Offensive in Manchuria". Leavenworth Papers No. 7, Combat Studies Institute, February 1983, Fort Leavenworth Kansas.
  3. ^ 3.0 3.1 3.2 3.3 3.4 3.5 "Battlefield - Manchuria - The Forgotten Victory", Battlefield (documentary series), 2001, 98 minutes.
  4. ^ 4.0 4.1 Glantz(1983年2月),第210页
  5. ^ 5.0 5.1 5.2 Glantz(1983年2月),第28页
  6. ^ 6.0 6.1 Glantz(1983年2月),第219页
  7. ^ 日本防衛廳戰史室(1988年),《後期關東軍作戰 : 關東軍作戰(二)》,第695-696页
  8. ^ Soviet Declaration of War on Japan, August 8, 1945.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9. ^ Maurer, Herrymon, Collision of East and West, Henry Regnery Company, Chicago, 1951, p.238.
  10. ^ 10.0 10.1 Soviet-Japanese Neutrality Pact, April 13, 1941.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1. ^ Declaration Regarding Mongolia, April 13, 1941.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2. ^ Soviet Denunciation of the Pact with Japan, April 5, 1945.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3. ^ So sorry, Mr Sato, April 1945, Time magazine.
  14. ^ Russia and Japan, declassified CIA report from April 1945.
  15. ^ 15.0 15.1 15.2 15.3 Boris Nikolaevich Slavinskiĭ, The Japanese-Soviet Neutrality Pact: A Diplomatic History 1941-1945, Translated by Geoffrey Jukes, 2004, Routledge. (Extracts on-line)
  16. ^ Jones, F. C. “Manchuria since 1931”, 1949,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London. pg.221
  17. ^ 哈里‧杜魯門《杜魯門回憶錄》,三聯書店中譯本1974年版,第一卷,頁348
  18. ^ 趙艾沙編譯整理<龍俘——愛新覺羅·溥儀在蘇聯>,《明報月刊》,香港1993年7月號,頁12
  19. ^ Tsuyoshi Hasegawa. Racing the Enemy: Stalin, Truman, and the Surrender of Japan. Belknap Press. 2006: 298. ISBN 0-674-01693-9. (英文)
  20. ^ 20.0 20.1 苏联出兵东北始末 人民出版社 汪宇燕 何明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