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瑄/朱宣
出生 不詳
唐朝
逝世 897年
汴州
职业 唐朝军阀、天平军节度使

朱瑄[1][2][3],一作朱宣[4][5](?-897年),晚唐军阀,882年-897年以节度使身份统领天平军。他和在邻镇的堂弟泰寧军节度使朱瑾组成权力联盟,后又与盟友感化军节度使时溥一起陷入与前盟友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的长期战斗中,这场战斗对乡村造成了很大的损害。897年,他们三人战败,朱瑄被朱全忠俘虏并处决。

背景[编辑]

朱瑄是下邑人,生年不详。882年,他在天平军节度使曹存實帐下效力。当邻镇的魏博节度使韩简攻打天平时,曹存實战死。朱瑄接管了天平军首府鄆州的防务,没让韩简攻陷鄆州。唐僖宗任朱瑄为留后[3]

初领天平军[编辑]

883年,唐僖宗任朱瑄为全权节度使。韩简继续包围郓州,但围城6个月仍未攻陷,先前被韩简驱逐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却趁机复夺河阳,韩简因此放弃围城,与朱瑄讲和,转而迎战诸葛爽,兵败,随后被部下所杀。乐行达接掌魏博。[3]

884年,宣武军节度使朱全忠被奉国军节度使秦宗权攻打,向朱瑄求援。朱瑄派自己军中最勇猛的将领堂弟朱瑾前去。朱瑾击退秦宗权后,朱全忠向朱瑄致谢,尊他如兄。[6]

当年冬,朱瑄企图接管義成不果:当时,義成节度使安師儒完全放权给部将夏侯晏杜標,士卒离心。将领張驍率2000军起事,攻打义成首府滑州,迫使安師儒处决了夏侯晏和杜標。朱瑄想控制义成,派堂兄弟朱裕诱杀張驍。然而,朱全忠先行一步,派部将朱珍李唐宾抢先乘人不备突袭义成,俘获了安師儒。朱全忠就此接管义成,任部将胡真为留后。[6]

886年,朱瑾以娶泰宁军节度使齐克让之女为幌子,伏击并驱逐了齐克让,接管了泰宁军。[6]

887年,秦宗权再次大举进攻朱全忠,朱全忠再次向朱瑄、朱瑾求援,朱瑄、朱瑾也各自领军驰援。朱全忠因此得以合宣武、义成、天平、泰宁四镇军队击败秦宗权。朱全忠感激朱瑄、朱瑾,也尊朱瑾如兄。[7]

但就在当年,朱瑄、朱瑾和朱全忠的联盟就破裂了。朱全忠早想图谋天平和泰宁,但因为朱瑄、朱瑾曾援助自己,一直没有兴兵的借口。于是他借口两人诱使宣武军士兵开小差,在言语上粗暴指责朱瑄。朱瑄报以一封措辞严厉的回信。朱全忠以此为借口,派朱珍和葛從周攻陷天平军下辖的曹州并处死刺史丘弘禮。他又攻打濮州,朱瑄、朱瑾迎战兵败,仅仅逃得性命。双方就此展开战争,直到朱瑄身亡才停止。朱瑄派弟弟朱罕救援濮州,却被朱珍败杀。朱珍攻占濮州,时任濮州刺史的朱裕逃往郓州。朱珍又攻打郓州。朱瑄让朱裕给朱珍带信,诈称全城投降。当朱珍在朱裕暗示下派兵进城时,宣武军中了朱瑄的埋伏,伤亡惨重。朱珍军力大损,只得撤军。朱瑄随后收复曹州。[7]

与朱全忠的战争[编辑]

同时,朱瑄和朱全忠的大敌河东节度使李克用结盟。891年,李克用发现部将邢州节度使安知建私通朱全忠,想用养子李存孝取代他。安知建害怕,逃到平卢唐昭宗任安知建为神武统军。当安知建率军开往长安时,朱瑄将其伏杀,献其首于李克用。[8]

892年,朱全忠再次大举进攻朱瑄,以子朱友裕为先锋。朱瑄迎战朱友裕,后者败逃,朱瑄进占了朱友裕抛弃的营寨。朱全忠赶到后,不知朱友裕败逃,派军进营,导致大批毫无防备的宣武军被朱瑄攻杀。朱全忠逃得性命,节度副使李璠被杀。尽管遭到大败,朱全忠随后仍然击败了朱瑄和朱瑾的盟友感化军节度使时溥。朱瑄曾派使者劝说朱全忠,但朱全忠为时溥私通孙儒而愤怒,没有听从;朱瑄、朱瑾和李克用试图救援时溥也无济于事。时溥被迫自焚,朱全忠接管感化军。[9]

893年末,葛从周攻打齊州,朱瑄和朱瑾救援刺史朱威。894年春,他们被朱全忠击败,天平、泰宁军万余人被杀。两人只得向李克用求援,李克用派出由部将安福順安福慶安福遷三兄弟率领的小股精锐骑兵相助。[9]895年,朱全忠养子朱友恭围攻泰宁军首府兗州,朱瑄援救朱瑾时遭到朱友恭伏击,安福順和安福慶被俘。朱全忠又击败朱瑄,迫使他退回郓州。[10]

同年稍迟时,朱瑄又一次试图解兖州之围,派部将賀瓌柳存及李克用部将何懷寶攻打已被朱全忠攻占的曹州。朱全忠闻讯,再次予以伏击,大杀天平军士兵,俘虏賀瓌、柳存、何懷寶,将三将展示给朱瑾,说:“你的堂兄已经败了,你为什么不投降?”朱瑾同意投降,但要求由之前率齐州投降朱全忠的另一堂兄朱瓊来接掌泰宁军的兵符印绶。当朱琼准备入城时,朱瑾却将其伏杀。朱全忠士气受损而撤军。但由于持续对朱全忠作战,天平、泰宁都撂荒了,百姓不能种庄稼,两镇府库耗尽。朱瑄、朱瑾再次向李克用求助,李克用派部将史儼李承嗣前去,并向时任魏博节度使、乐行达的继任者罗弘信借道。896年,李克用又意图经由魏博派出更多的军队,但带兵的养子李存信劫掠魏博乡里,激怒了罗弘信,被罗弘信设伏击败。而当李克用攻打罗弘信时,又被罗弘信和朱全忠的联军击败。河东的道路断了,李克用再也不能派出更多的援军,天平、泰宁进一步陷入绝境。[10]

败死[编辑]

897年,朱温部将葛从周和龐師古再次围攻郓州。朱瑄粮尽,决定在城周围挖一条深的护城河,以避免和朱全忠交战。结果,龐師古趁夜搭起浮桥过河,攻占城池,朱瑄被迫出逃。当他逃到中都时,藏在乡民家,乡民将他和其妻荣氏都抓起来交给葛从周。朱全忠在宣武军首府汴州处决朱瑄,纳其妻。同时,朱瑾也守不住泰宁,和史儼、李承嗣一同南逃,投奔淮南节度使杨行密,使得朱全忠接管了整个黄淮地区。[11]

注释[编辑]

  1.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二
  2. ^ 旧五代史》卷十三
  3. ^ 3.0 3.1 3.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五
  4. ^ 新唐书》卷一百八十八
  5. ^ 新五代史》卷四十二
  6. ^ 6.0 6.1 6.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
  7. ^ 7.0 7.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七
  8.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八
  9. ^ 9.0 9.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九
  10. ^ 10.0 10.1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
  11.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