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成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构成主义(Constructivism), 又名结构主义;发展于1913~20年代。构成主义是指由一块块金属、玻璃、木块、纸板或塑料组构结合成的雕塑。强调的是空间中的势(movement),而不是传统雕塑着重的体积量感。构成主义接受了立体派的拼裱和浮雕技法,由传统雕塑的加和减,变成组构和结合;同时也吸收了绝对主义的几何抽象理念,甚至运用到悬挂物和浮雕构成物,对现代雕塑有决定性影响。

构成主义的艺术和建筑思潮,起源于1919年开始在俄罗斯,构成主义是有利于艺术作为实践社会目的。构成主义在20世纪的现代艺术运动有很大的影响,如对包豪斯\风格派运动的影响。它的影响是无孔不入,于建筑,平面和工业设计,戏剧,电影,舞蹈,时尚的重大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音乐创作!

內容[编辑]

自由主义观点从三个方面反对由计划理性主义完全控制操纵的社会:

  • 人的理智是有限的;
  • 不计其数的重要社会规则,如语言、法律、道德、风俗习惯或市场都处在不断的进化过程中;
  • 彻底重建社会制度的努力不会达到其目标,相反只会导致压迫和专政。

歷史[编辑]

关于成立新社会的早期设想见于托马斯·莫拉斯的《乌托邦理想国》(1516)以及坎帕内拉的《太阳国》(1602)。两人均提出了和当时社会显示截然相反的方案,并要求当时的社会制度来一次大调整。两篇著作中均建议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将个人严格处于国家的控制之下,集体生产并有中央统一分配生产物资。

19世纪初,奥古斯特·孔德圣西门传承了这一理想,其学术著作对后世影响深远。对这两位大作家而言,社会制度的宗旨在于,“将个人力量的劳作集中指向一个共同目标”(孔德)。两位还异口同声地要求将世俗权利赋予“工业劳动的老板们”。后者的任务是将学者指定的社会发展计划付诸实践。由“老板们”组成的政府并非如人们猜想的那样建立在强硬的高压政策基础之上,而上采用无为的统治管理,因为统治者会引领被统治者走一条正确的历史道路,并实现所有人的最终幸福。卡尔·马克思在其历史决定论文章末尾宣布建立“自由帝国”和达到“完全共产主义”时,也提出了同样的论据。

人类历史的20世纪充其量不过是蔑视人权的专制者和政党采用极端社会形式,极尽各种可笑之事能令自己肃清社会各阶级和阶层的行为合法化的时代。但即使在自由民主的国家内,彻底重建社会的想法在改造人类生理或者对人格进行有理有据地再教育的外表掩盖下,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消失。

关于新社会的设计方案通常和建立一种无限工整的终极社会制度的承诺相联系。对此,常有价值观点提出鄙薄意见,常见的是批评这种方法过于乌托邦化。构成注意对此的破盘则另辟蹊径;既有认知理论批判,又有专业学术批判。

首先,彻底改造现有社会制度的政治企图碰到的难点是社会生存状态受一长串过去历史事件的共同影响决定。它们反映在世代流传的规则、行为方式和观念中,而行为主体对此全然不知,或者只是部分地意识到。规则虽然被“发现”,却并不等同于自然科学的恒定规律。据此可以看出,为什么在社会学领域至今还没有能和自然规律相比拟的“社会规律”。要套用社会规律的尝试只能以失败告终。换言之,社会学还没有(或尚没有)可比性的规律,不像普及自然规律只要借助自然技术的实例就可解释说明那样显得顺其自然。

其次,“经济”或社会都是一个极端复杂的构成体,单从某一宏观调控机构的立场出发无法(或至少不能充分)认识清楚其复杂性。中央管理经济体制的伟大实验是在前苏联拉开了序幕,接着在其他国家也纷纷引入和推行。人们期望它健全有效,有一个比“杂乱无序”的市场经济生产效率优越得多的经济体制。但是,实验失败了,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该体制没有能令人信服地协调好复杂的分工合作。于是,生产停止,因为“没有生产物资”了。今天,在那些国民经济被迫接受中央统一调配的地区,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仅维持在甚至低于最低生存标准。

再次,社会大实验——像计划一种新社会的构建——所面临的第三个问题是对于新政策实施的成绩监督受到重重阻碍。公开社会中逐步推进的局部改革会从过失中吸取经验教训,与之相比,要想在彻底改造过程中发现错误简直难于上青天,而且对持批评意见者也是风险多多。但是,所有人类制度都难免有缺点。一旦出现计划失灵或者“经济供应不足”,就得寻找问题的症结究竟出在那里。对现有社会制度进行改革将使社会变得更美好。因此,体制一旦失效,“敌人”——不管是阶级敌人、异党份子、持不同政见者还是外国间谍,都将成为解释体制失效的原因。认为新制度具备内在结构性错误的批评者兼具“国家敌人”之嫌。如此一来,对人类生存意义最为重大的试错实验过程,即不断尝试、不断纠正错误的方法也被列入了怀疑对象。藐视人类经验的政治制度终将彻底崩溃,也就毫不令人惊异了。

最后,实现“自由帝国”或是社会工程学家缔造更理想社会的梦想通常认为,社会拥有开明的精英,或无产阶级先锋队,或可靠的政党或热爱人民的领袖,他们会为更美好的未来指明正确的道路。但是,这恰恰是社会改造论调中最离经叛道的方面。对过去数十年专政史的考察研究深刻表明,专制独裁者和他们的亲信,即其“追随者”的首要同志目标是中饱私囊,提高人民大众的生活水准只不过是伪装而已。

将1989-1991年以来许多国家从“极端专制主义”体制过度到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的转轨过程称之为社会计划的典范似乎合乎情理,但是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误的理解。该转轨过程是一场异常艰难的改革尝试,旨在将其他国家内证明为富有成效的规章制度逐步引入转轨体制国家内部,这些国度内引入久经考验的自由制度会遭受重重阻力,但是这些都不能和“工程设计”式的重建现有社会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