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谷·布拉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谷·布拉赫
Tycho Ottesen Brahe
Tycho Brahe.JPG
出生 1546年12月14日(1546-12-14)
Knutstorp Castle, Scania, 丹麦, 丹麥-挪威
逝世 1601年10月24日(54歲)
布拉格, 神圣罗马帝国
国籍 丹麦
教育程度 Private
职业 贵族, 天文学家
宗教信仰 信义宗
父母 Otte Brahe and Beate Bille
配偶 Kirsten Barbara Jørgensdatter
子女 8
签名 Tycho Brahe Signature.svg

第谷·布拉赫Tycho Brahe,1546年12月14日-1601年10月24日),丹麥貴族天文學家占星術士煉金術士。他最著名的助手是克卜勒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第谷出生時叫Tyge,他約於15歲時將自己的名字拉丁化成為Tycho。他的孖生兄弟產下即死,第谷曾經寫過一篇拉丁語寫成的悼文(Wittendorf 1994, p. 68),在1572年出版。他的姐姐叫Kistine,妹妹叫Sophie。第谷的父親Otte Brade是丹麥皇家法庭的重要人物,第谷之母Beate Bille亦來自一個盛產神父和政治家的家族。

第谷後來記述說,其伯父Jørgen Brahe未經其父母同意就在第谷約兩歲時帶走了他。第谷跟沒有子女的伯父母Jørgen Brahe和Inger Oxe生活。

1559年4月19日,第谷在哥本哈根大學展開其學業。他除了遵照叔父的意願修讀法律之餘,亦修讀了很多其他的科目,並對天文學引起興趣。1560年8月21日的日食特別引起了第谷的注意,於是他開始在一些教授的幫助下研究天文學。他購買了一個星曆表和一些書如Sacrobosco的Tractatus de Sphaera, Apianus' Cosmographia seu descriptio totius orbis和Regiomontanus的De triangulis omnimodis等。

我研究過所有現有星表,但它們中沒有一個和另一個相同。用来测量天体的方法好比天文家一般多,而且那些天文家都一一反对。现在所需要的是一个长期的,从一个地点来测量的计划,来测量整个天球。
——17歲的第谷,1563年

第谷的鼻子[编辑]

1566年12月10月正在罗斯托克大学就读的第谷参加了Lucas Bachmeister教授家的婚礼舞会,与丹麦贵族Manderup Pasbjerg发生了争吵。12月27日他们再度争吵。导致兩天後发生了決鬥。黑暗中的这场决斗使第谷失去了一部分鼻梁。之后第谷开始对醫學和煉金術产生了兴趣。据说在他的余生,他把一个銀和金做成的替代品粘在脸上以替代鼻梁。一些人,比如弗雷德里克·艾贺伦和塞西尔·亚当斯猜测假鼻子里也有銅。艾贺伦寫道,當1901年6月24日打开第谷的墓穴时,第谷的头骨上有綠色痕迹,这可能是銅绿引起的。塞西尔·亚当斯還提到了医学专家检验遗体时发现的綠色痕迹。一些歷史學家推測,他在不同的场合戴不同的假鼻梁,因为銅鼻梁會更舒適,也比貴金屬要轻。

他的伯父死亡[编辑]

他的叔叔和養父約爾根·布拉赫於1565年死於肺炎後,丹麥的腓特烈二世搶救溺水。第谷在1567年4月回家,他的父親希望他採取法律工作,但第谷被允許前往羅斯托克,然後到奧格斯堡(他在那裡建立一個大的象限仪)、巴塞爾弗賴堡。在1570年結束,他被告知他的父親生病,所以他回到Knudstrup,而他的父親死於1571年5月9日。不久之後,他的另一個叔叔斯蒂恩在Herrevad修道院幫助他建立天文台和煉金實驗室。

家庭生活[编辑]

在Knutstorp,第谷和民女Kirsten Jørgensdatter墮入愛河。根據丹麥法律,貴族和民女如夫婦般生活着一起三年,就算是貴賤通婚。男方仍擁有貴族的地位,可是女方卻一直只能是平民。他們的子女雖然屬婚生子女,但是不但不會視為貴族,而且不能承繼他們父親的爵位、封號或土地財產。 (Skautrup 1941, pp. 24-5)

1573年10月12日,Kirsten Jørgensdatter誕下了Kirstine(為紀念第谷的姐姐、13歲逝世的Kirstine Brahe而命名)。他们共育有三子五女。

逝世[编辑]

1601年,第谷去世。 第谷在布拉格出席宴會後突然得到腎臟病,並且在11天後於1601年10月24號那天去世。第谷曾拒絕離開宴會,因為這本來是一個違反了禮儀的行為。在回到家之後,他再也無法小便,就算是一點點的量也帶來難以忍受的疼痛。在他去世前一天晚上,他患了精神錯亂,期間他常常聽到驚呼,他希望他此生沒有白活。臨死前他要求克卜勒完成Rudolphine表,並表示希望他採用第谷的行星系統,而不是哥白尼的。

現代的醫生將他的死歸咎於腎結石,但在1901年進行屍檢的過程中並沒有發現腎結石從他的身體被挖掘出來,而現代醫學的評估是,第谷更可能罹患尿毒症,最近的調查表明,第谷沒有死於泌尿系統的問題,而是從他的頭髮、鬍子發現汞劇毒的中毒現象結果,然而沒有定論。2010年2月,布拉格市政府批准丹麥科學家挖出遺體的請求,丹麥科學家在2010年11月和一個捷克團隊抵達奧胡斯大學,取骨頭、頭髮和服裝樣品進行分析。

第谷的遺體目前埋葬在聖母教堂前的墓中、在布拉格天文鐘附近的老城廣場

天文學[编辑]

地心說[编辑]

第谷系统

1577年一颗巨大彗星在丹麥上空,第谷首次將彗星視為獨立天體進行了觀測。第谷通過對彗星視動研究認為,彗星軌道不可能是完美圓周形,必然是被拉長的,且由視差判斷該彗星與地球距離比地月距離更遠。這是對亞里士多德天空完美無缺輪的沉重打擊,後者曾堅持認為運動不定的彗星不能與其他天體的永恆性、規律性相一致,堅持彗星是一種大氣現象。 1583年第谷出版《論彗星》一書,提出一種介於地心說與日心說之間的理論,認為地球作為靜止的中心,太陽圍繞地球作圓周運動,而除地球之外的其他行星圍繞太陽作圓周運動。 克卜勒多次嘗試令第谷接受日心說,但不成功。第谷相信他的第谷系統,中国明朝使用了主要依据第谷的观测结果而编制的时宪曆。由于相同的原因,他認為1572年出現的超新星不近地球。其論據為若地球一直在移動,天上的恆星應該會轉換位置,但第谷觀測不到這點。事實上,那是存在的,但用肉眼看不到。另一個方法是長期觀測200年,因為最近的星系比當時的天文學家想像中遠得多。當然,當時的人無法有這麼長期的數據。

Mural quadrant (Tycho Brahe 1598)

第谷的觀測站[编辑]

1574年,第谷發表於 1572年提出的意見,從他的第一個天文台在Herrevad修道院。然後,他就開始講授天文,但放棄了它,離開丹麥1575年春季到國外旅遊。他首先參觀了威廉四世,領地的黑森 - 卡塞爾的天文台在卡塞爾,隨後又到法蘭克福,巴塞爾和威尼斯。在他的回歸,他打算搬遷到巴塞爾,但丹麥國王腓特烈二世决定挽留这位傑出的科學家,他提供了厄勒海峽中的汶岛以及資金第谷建立天文台。 第谷先后于1576年首先建立了Uraniborg天文台(以實驗室為他的煉金實驗中的地窖),1581年建立Stjerneborg天文台。与以往不同的是,第谷把Uraniborg天文台作為一個研究中心,在1576到1597年期间,先后有100多名学生及研究人员在这里工作。

腓特烈二世国王于1588年去世, 他11歲的兒子克里斯蒂安四世繼位,第谷的影響力从此不斷下降。經過幾次不愉快的爭執,第谷于1597年離開了汶岛。后来在1598年出版的著作《新编天文学初阶》中,他对在Uraniborg与Stjerneborg天文台所使用的仪器设备进行了详细的总结和描述。

第谷1599年搬到布拉格,在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的资助下,第谷入住布拉格城50公里外的贝纳特屈城堡, 在那裡工作一年。皇帝再帶他回到布拉格,在那裡他一直呆到他的死亡。第谷得到的財政支持來自幾個貴族,除了皇帝,包括Oldrich Desiderius Pruskowsky馮 Pruskow,向他獻出了著名的“力學”。作為回報他們的支持,第谷的職責包括編寫占星圖表和預測為他的顧客的事件,如出生,天氣預測和占星術的解釋的重大天文事件,如超新星的1572(有時被稱為第谷超新星)和大彗星對1577[31]

第谷超新星[编辑]

位在捷克布拉格的第谷和克卜勒紀念像

1572年11月11日,第谷觀察到一顆非常明亮的星星突然出現了在仙后座。因為自古人們就認為月球軌道以外的天體永不改變(亚里士多德學派世界觀中的基礎公理之一——天體不變),其他觀察者都認為該現象是因為大氣層中有點東西。可是第谷發現該物件的視差夜夜不變,便提出另一個說法——該物件距離地球頗遠。第谷認為近距離的物件應會轉移其位置。他出版了De Stella Nova(《新星》,1573年),決定了「nova」這個字作為「新」星的名字。(後來發現這顆星乃是超新星,現在稱為第谷超新星。)這個發現令第谷決定朝向天文發展。

第谷的發現誘發了詩人愛倫·坡的一首詩《艾爾·阿拉夫》。

雖然第谷的行星模型很快就名譽掃地, 但他的天文觀測對科學革命來說是個重要的貢獻,對第谷傳統的看法是,他主要是一個以進行精確和客觀的測量樹立新的標準的經驗主義者。這種評價起源於1654皮埃爾伽桑狄的傳記,這是進一步推動於1890年約翰德雷爾的傳記,這是長期工作的第谷最有影響力的時候。除了對天文學的貢獻,第谷認為占星術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第谷為何能作為一個成功的科學家?這取決於他嫻熟的政治技巧、獲得贊助資助他的工作

占星學[编辑]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