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自殺論》法語Le Suicide),為愛米爾·涂爾幹的一部巨著。該書從社會學的角度分析自殺的動因及分類。

概述[編輯]

涂爾幹著手進行研究自殺的人們的特質,發現一種社會鍊帶的關係。從事自殺的人,與社會的涉入較少,呈現鬆散的狀態;相反的,在某些很少從事自殺的群體中(天主教團體、猶太教團體),歸納出他們共有的特性,也就是宗教涉入生活的程度非常高,而且社會聯結十分緊密。而同樣的,人類社會中也出現過集體自殺的例子,這同樣也是社會聯結十分緊密的人才會從事的行為。因此,他可以將自殺的人們分成三種類型:利己的自殺、利他的自殺和失範的自殺。失範的自殺是社會價值的突然失去,無所適從而產生的自殺。

他認為自殺是一種社會因素導致的現象,並且反映社會的混亂狀況。社會中經常出現的現象是正常的,偶然出現的是不正常的。社會現象的本質難以確定,只能從外部去觀察。社會現象有一定的功能。它們產生的原因要從社會環境中尋找,而反對作心理學生物學的解釋。所以,涂爾幹認為自殺是一種常態,他認為自殺不應以個人心理探討,自殺是社會影響個人的,所以應該以社會學的角度將自殺化為一種客觀的社會事實,調查自殺率的變化。

自殺的分類[編輯]

涂爾幹把自殺歸為四類[1]

  1. 利己性自殺(Egoistics suicide):為了個人利益而自殺。在一個高度擴張個人主義的社會裡,使得社會結構水準降低,社會關係不夠緊密。這個社會只想到對他們自己好的規範和價值,並且導致認為個體比群體社會還要重要。他們會常被鼓勵要自己做決定以及接受結果(尤其是藉著宗教),這意味著剩下的人將他視為可接受的,並且,如果有個人自殺了,也會被歸因於是由於不快樂或失望而產生的。結論是,這種社會其整合程度低,並且這種方式可能會有個很高的成績在社會中──即導致一個很大的自殺成果。
    即是因為自殺者與社會集體意識過於脫節,造成孤立而後厭世。諸如藝術家的自殺。
  2. 利他性自殺(Altruistics suicides):與上述相反,反而是因為個人比較不被重視,而產生的自殺結果。在這樣的社會體系裡,比較不重視個人意願以及個人。因此,他們會因為小小的理由就足以自殺。但是有個例外:當個體被期望代表社會殺他們自己時,他也會自殺。自殺攻擊就是這種少數自殺類型的例子。
    簡言之:自殺者與集體意識充滿,忘卻自身生存之意志。諸如為國犧牲者、為理念犧牲者。
  3. 失範性自殺,或譯「異常性自殺」(Anomic suicide):將個人的需要及興趣為優先,並且是相當自私的社會底下的自殺型態。這通常與社會變遷有關,因為當這些人無法再享受自己的利益和好處時,就可能會引起「自殺」。
    語意類似:在過去慣於某種生活規範與習慣時,突然因喪失規範與認同下,造成認知錯亂造成的自殺狀況,諸如突然經濟恐慌的自殺者。
  4. 宿命性自殺(Fatalistic suicide):常發生在過度壓迫的社會,並且導致人們會有想要死亡的慾念。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自殺理由,但是對於監獄來說卻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如果當他們受到虐待時,這些獄中人會選擇想要死亡,也不會繼續被刑求。

從此分析,該書認為自殺大程度都與集體意識有關,只是表達方式不同,自殺率(rate of suicide)的變化與社會因素及社會整合度有高度的關係。

自殺四種模型[編輯]

該書主要闡述自殺的四種類型,如下圖:[2]

社會事實 程度 自殺類型
整合[2][註 1] 利己性自殺 
利他性自殺 
規制[2][註 2] 失範性自殺 
宿命性自殺 

爭議[編輯]

但是該書也存在缺陷,因為涂爾幹的年代無法確切調查自殺的統計數字。且有些人的自殺並不是出於社會層面,無法討論個人為什麼自殺。[來源請求]

延伸閱讀[編輯]

注釋[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1. ^ 整合(integration):指的是我們必須依附於社會的強度。
  2. ^ 規制(regulation):指的是人們受到外在束縛的程度。

參考文獻[編輯]

  1. ^ 宋鎮照. 《社會學》. 臺北市: 五南. 1997: 46–47. ISBN 9789571114200 (中文(台灣)‎). 
  2. ^ 2.0 2.1 2.2 George Ritzer; Douglas Goodman著. 柯朝欽、鄭祖邦譯, 編 (編). 《社會學理論》. 臺北市: 巨流圖書. 2004: 137. ISBN 9789574939947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