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美共同體

中美国Chimerica),又译中美联合体中美经济联合体中美共同体中华美利坚等,是尼尔·弗格森和莫里茨·苏拉里克创造的英语新词“Chimerica”的意译,指中国美国间的互利互依关系,与希腊神话中会喷火的怪物喀邁拉Chimera)的拼写相近[1][2][3][4]。本词最早在2006年底提出。

雙極論[编辑]

阎学通被稱為中國版布热津斯基,兩人同為國際現實主義理論家。阎学通認為在可見的未來只有中國能挑戰美國的霸權並取而代之,但同理一體的兩面也只有美國可能奪回或干擾中國的霸權之路,也就是在世界霸主的爭奪戰中美互為參賽者,至於其他國家則連參賽的機會都沒有,其他國充其量只能爭奪世界老二老三的位置,或是區域大國的地位。

至於有些論點認知的歐盟東協做為大經濟體來比較,其認為只是謬論,因為多國組織終究不是單一國家,沒有國家的一體化能力,遇到大型事件和大型改革終究離心離德各自顧及私利,國際組織能作為世界霸主的話那聯合國這一組織已經是世界霸主,可見本質荒誕。[5]而現階段有利點在於世界經濟核心向亞洲尤其是東亞轉移,中日韓三國(含港台)就已經超過歐洲所有國家含俄羅斯經濟的總合,同時還在成長中,未來加上東南亞和印度則更可觀,但歐洲卻是走向衰退和人口減弱。而中國從地理和人口上絕對優勢,使其文化與經濟上遲早能在這新經濟區域佔絕對主導地位,[5]從而取得了爭霸的充足彈藥庫,這是美國所不具的條件。

同時認為日本和歐洲甚至美國開始出現的諸多問題表明,所謂民主普選制本質反而造成一種固化的社會,難以推動大型改革,首先許多企業已經龐大到壓倒政府同時又控制媒體,國家已經分不出到底是政府在執掌政權還是一些大企業的私下聚會在掌權,所以要在企業和一般平民間重分配利益變成極度困難,而外交方面由於大量國力實質在企業手上,所以要對外實行戰略時這些「被私人所有的國力」願不願意配合政府戰略甚至做出犧牲,都是巨大問號,形成空有國力卻無法調用的困境,同時企業旗下的資源相對較容易被外國收購或干涉,形成不利要素。[6]相比中國模式則是較容易推動大型改革計畫,也隱含大型的社會利益重分配是可能的,所有阻礙勢力也較容易被政府掃平,阎学通認為西方民主的一大基礎在於凡事要社會大規模參與討論的意識形態,而這種討論過程隱含巨大危險性,因為意圖阻礙的勢力會在這一階段施加力量,蓄意讓討論無休止的爭吵空轉,從而擋下改革,同時一般平民其實才智平庸也精力有限,社會大討論最終都是流於沒有建設性的空談。[5]

所以阎学通預言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中歐美甚至日本,為了儘量減緩自己下降的趨勢和對中國產生干擾,同時也因為政治制度造成內部社會改革困難,會將眼光望向外部,打破聯合國的不干涉內政精神,開始較大力度干預他國內政,意圖獲取一些戰略利益,但中國只要善用自身優勢應該在終極結局中能夠取勝。[5]同時認為中方應該放棄以往的不結盟政策,也學美國開始建立自己的軍事同盟國家群,成為華沙公約一般的新對抗體系,但中共中央目前的策略認為傳統的軍事同盟關係容易讓自己捲入本與自身無關的戰爭,導致長期仇恨化發展(尤其是宗教型戰爭),而如果不出兵又會導致美國一樣的同盟信用破產,所以同盟體系其實利益不多只有缺點,或許有一些賣武器的利益,完全可以由其他商業手段取得同等利益。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