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伏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伏暅(462年-520年),玄耀平昌安丘[1][2]南北朝南齊南梁官員。

生平[编辑]

伏暅是臨海太守伏曼容的兒子,自幼繼承父親事業,能說明玄學,和樂安任昉、彭城劉曼齊名。他從南齊奉朝請起家,兼任太學博士,不久擔任東陽郡丞,期滿轉職鄞縣縣令;當時伏曼容已經致仕,因此多讓伏暅擔任外職供養伏曼容。南齊末年,伏暅獲任命為尚書都官郎,仍然任職衛軍記室參軍梁武帝建立南梁,遷轉為國子博士,因父親逝世辭官;服桑完畢後為車騎諮議參軍,累遷司空長史中書侍郎、前軍將軍、兼任五經博士,和吏部尚書徐勉、中書侍郎周捨共同負責五禮事務[1][2]。其後他外任永陽內史,在郡內廉潔,令當地治務平靜。郡內居民何貞秀等一百五十四人上報州府,湘州刺史得知,就審問核察到十五件事獲人民懷念,梁武帝稱讚伏暅,徵用為新安太守,任期間如擔任永陽內史時般清廉恭謹,沒有賦稅的人民,他總會拿出太守田米資助。郡內多麻苧,家人都沒有拿來紡織,他的意志是如此堅定,而新安屬縣始新遂安海寧縣民同時為他立生祠[3][4]

伏暅獲徵用為國子博士,領長水校尉,其時始興內史何遠治績清廉,梁武帝詔用為黃門侍郎,不久遷任信武將軍、監吳郡。他自以為名聲輩份在何遠之前,當官也廉正清白,而何遠多次得到擢升,他才略微升遷階而感到不滿,托辭患病留在家。很快伏暅推說到東陽送妹妹的喪事,留在會稽建屋,同時上表解官,武帝下詔任命他為豫章內史,他才回來拜任。擔任豫章內史三年後,朝廷徵用伏暅為給事黃門侍郎,領授國子博士,唯未及起用就在普通元年(520年)於郡內去世,虛歲五十九,尚書右僕射徐勉為他寫下墓誌[5][6]。最初,伏暅的父親伏曼容和樂安任瑤藏匿在南齊太尉王儉處,任瑤的兒子任昉和伏暅都受到知遇。不久任昉才遇較好,南齊末年已擔任司徒右長史,伏暅仍留任在參軍事;他們過世時的名位也相異。他個性節儉樸素,車輛衣服粗惡都比較粗糙,表面上雖然不謀求高官,實際上亦在道德、智慧上競爭,因此被時人譏諷[7][8]

家族[编辑]

  • 高祖父東晉東晉著作郎伏滔[9]
  • 曾祖父不詳
  • 祖父劉宋司空主簿伏胤之[9]
  • 父親南梁臨海太守伏曼容[9]
  • 兒子南梁丹陽尹伏挺[10]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伏暅字玄耀,曼容之子也。幼傳父業,能言玄理,與樂安任昉、彭城劉曼俱知名。起家齊奉朝請,仍兼太學博士,尋除東陽郡丞,秩滿爲鄞令。時曼容已致仕,故頻以外職處暅,令其得養焉。齊末,始爲尚書都官郎,仍爲衛軍記室參軍。高祖踐阼,遷國子博士,父憂去職。服闋,爲車騎諮議參軍,累遷司空長史、中書侍郎、前軍將軍、兼《五經》博士,與吏部尚書徐勉、中書侍郎周捨,總知五禮事。
  2. ^ 2.0 2.1 南史·卷七十一·列傳第六十一》:伏曼容字公儀,平昌安丘人,晉著作郎滔之曾孫也。父胤之,宋司空主簿。……子暅。暅字玄曜,幼傳父業,能言玄理,與樂安任昉、彭城劉曼俱知名。仕齊位東陽郡丞、鄞令。時曼容已致仕,故頻以外職處暅,令得養焉。梁武帝踐阼,兼五經博士,與吏部尚書徐勉、中書侍郎周舍總知五禮事。
  3.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出爲永陽內史,在郡清潔,治務安靜。郡民何貞秀等一百五十四人詣州言狀,湘州刺史以聞。詔勘有十五事爲吏民所懷,高祖善之,徵爲新安太守。在郡清恪,如永陽時。民賦稅不登者,輒以太守田米助之。郡多麻苧,家人乃至無以爲繩,其厲志如此。屬縣始新、遂安、海寧,並同時生爲立祠。
  4. ^ 《南史·卷七十一·列傳第六十一》:出為永陽內史,在郡清潔,政務安靜,郡人何貞秀等一百五十四人詣州言狀,湘州刺史以聞。詔勘有十五事為吏人所懷,帝善之。徙新安太守,在郡清恪如永陽時。人賦稅不登者,輒以太守田米助之。郡多麻苧,家人乃至無以為繩,其厲志如此。屬縣始新、遂安、海寧並同時生為立祠。
  5.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徵爲國子博士,領長水校尉。時始興內史何遠累著清績,高祖詔擢爲黃門侍郎,俄遷信武將軍、監吳郡。暅自以名輩素在遠前,爲吏俱稱廉白,遠累見擢,暅遷階而已,意望不滿,多托疾居家。尋求假到東陽迎妹喪,因留會稽築宅,自表解,高祖詔以爲豫章內史,暅乃出拜。視事三年,徵爲給事黃門侍郎,領國子博士,未及起。普通元年,卒於郡,時年五十九。尚書右僕射徐勉爲之墓誌,其一章曰:「東區南服,愛結民胥,相望伏闕,繼軌奏書。或臥其轍,或扳其車,或圖其像,或式其閭。思耿借寇,曷以尚諸。」
  6. ^ 《南史·卷七十一·列傳第六十一》:徵為國子博士,領長水校尉。時始興內史何遠累著清績,武帝擢為黃門侍郎,俄遷信武將軍、監吳郡事。暅自以名輩素在遠前,為吏俱稱廉白,遠累見擢,暅循階而已,意望不滿,多托疾居家。尋求假到東陽迎妹喪,因留會稽築宅,自表解職。詔以為豫章內史,乃出拜。徵為給事黃門侍郎,領國子博士,未赴卒。
  7.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初,暅父曼容與樂安任瑤皆匿於齊太尉王儉,瑤子昉及暅並見知。頃之,昉才遇稍盛,齊末,昉已爲司徒右長史,暅猶滯於參軍事;及其終也,名位略相侔。暅性儉素,車服粗惡,外雖退靜,內不免心競,故見譏於時。
  8. ^ 《南史·卷七十一·列傳第六十一》:初,暅父曼容與樂安任遙皆昵于齊太尉王儉,遙子昉及暅並見知。頃之,昉才遇稍盛,齊末已為司徒左長史,暅獨滯於參軍事,及終名位略相侔。暅性儉素,車服粗惡,外雖退靜,內不免心競,故見譏于時。
  9. ^ 9.0 9.1 9.2 《梁書·卷四十八·列傳第四十二》:伏曼容字公儀,平昌安丘人。曾祖滔,晉著作郎。父胤之,宋司空主簿。……子暅,在《良吏傳》。
  10.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伏挺字士標。父暅,爲豫章內史,在《良吏傳》。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四十八·列傳第四十二
  • 《梁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四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
  • 南史》·卷七十一·列傳第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