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仁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仁軌(602年-685年3月2日),字正則汴州尉氏(今屬河南)人。唐朝政治、軍事人物,與新羅聯兵,在白江口之戰大敗日本百濟聯軍。

簡介[编辑]

自幼“恭謹好學”,“每行坐所在,輒書空地,由是博涉文史。”[1]唐高祖武德初年,補息州(今河南息縣)參軍,轉任陳倉(今陝西寶雞市東)尉。貞觀十四年(640年),因故杖斃折沖都尉魯寧,為唐太宗所讚賞,后累迁给事中。顯慶元年,劉仁軌因處理大理寺丞“畢正義案”得罪李義府,貶青州(山東省青州市)刺史。

顯慶五年(660年),唐高宗百濟,督海運遇風覆船,所部死傷嚴重,朝廷派監察御史袁異式審訊,李义府暗示袁异式:“君能办事,不忧无官。”李義府對唐高宗說:“不斬仁軌,無以謝百姓。”舍人源直心說:“海風暴起,非人力所及。”[2]僅將之免職,以白衣隨軍自效。龍朔元年(661年)三月,唐軍留郎將劉仁願率數千唐兵留守百濟城,以左衛郎將王文度熊津都督,不久王文度病死,詔以劉仁軌代之,刘仁轨高兴说:“天将富贵此翁耳!”[3]百濟起兵,圍攻屯其府城的唐將劉仁願部。劉仁軌任檢校帶方州刺史,率軍赴救,於熊津江(今韓國錦江)大敗百濟。唐軍因戰事不利,又值大雪,遂退出平壤,劉仁軌自請留守。

龍朔三年(663年)日本毛野稚子等率二萬余人攻新羅,八月,劉仁軌水軍率行至白江口,“仁軌遇倭兵於白江之口,四戰捷,焚其舟四百艘,煙焰漲天,海水皆赤,賊眾大潰,余豐脫身而走”[4]。百濟王扶平逃奔高句麗,王子忠勝等人投降。日本勢力退出朝鮮半島。上元二年(675年)二月,挥军渡瓠卢河(在庆州西),破新羅北方重鎮七重城(金城北)後引兵還,史稱“白江口之戰”。

麟德二年,封禪泰山,仁軌領新羅及百濟、耽羅、日本四國酋長赴會,唐高宗大悅,擢為大司憲。袁異式大懼,內心不安,劉仁軌告訴他忘掉過去的事,乾封元年(666年)六月,劉仁軌遷右相,兼檢校太子左中護,累前後戰功,封樂城縣男,推薦袁異式任中台司元大夫監察御史杜易簡曰:「斯所謂矯枉過正矣!」咸亨元年(670年)正月初三,刘仁轨乞老歸養,获准,不久復出,出任陇州刺史,以防吐蕃。咸亨三年(672年),出任太子左庶子。咸亨四年(673年)三月初十,奉命改修国史。

仪凤二年(677年)五月,吐蕃扶州(治同昌,今甘肃文县)临河镇,唐军兵败,朝廷以刘仁轨为洮河道(军在鄯州城内)行军镇守大使,建議屢遭李敬玄反對,仁軌因此懷恨在心。一日刘仁轨上奏:“西边镇守,非敬玄不可。”李敬玄推辭不掉。仪凤三年(678年)九月,李敬玄大败,唐军损失过半。韦述曰:“世刘公逞其私忿,陷人之所不能,覆徒贻国之耻,忠恕之道,岂其然乎?”[5]

武则天親政時,意圖誅殺裴炎,派郎将姜嗣宗洛邑出使长安,問劉仁軌意見。刘仁轨问姜嗣宗洛阳的情况,姜嗣宗说:“我覺得裴炎舉止很奇怪,有異於常,很久了。”仁轨曰:“您察覺了嗎?”姜曰:“是的。”刘仁轨告訴他:“仁轨有事稟告,請幫我順便上奏罷。”[6]姜嗣宗答应他。第二天,姜嗣宗带着刘仁轨的奏章返回洛阳,结果劉仁軌在奏章说“嗣宗知裴炎造反,而不上奏。”武则天則处死裴炎,並在都亭驿将姜嗣宗處以绞刑

垂拱元年(685年)正月二十二,劉仁軌逝世。武则天停朝三日,追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大都督,陪葬乾陵,赐其家实封三百户。撰有《行年记》、《永徽留本司格后本》十一卷。

子孙[编辑]

  • 劉仁軌第十一世孫:劉熙古,(903年-976年),字義淳,北宋宋州宁陵(今河南宁陵东)人。原作劉稽古。后唐長興年間進士。
  • 劉仁軌第十二世孫:劉蒙叟,( ? - ? ),字道民,北宋宋州宁陵(今河南宁陵东)人,宋太祖乾德五年丁卯科状元,历知庐、滁、濠、汝四州。

注釋[编辑]

  1. ^ 《舊唐書·劉仁軌列傳》
  2. ^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一》
  3. ^ 《旧唐书·刘仁轨列传》
  4. ^ 《舊唐書·劉仁軌列傳》
  5. ^ 《旧唐书·刘仁轨列传》
  6.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二》

參見[编辑]

前任:
于志宁
唐朝尚书左仆射
675年—681年
683年—685年
繼任:
苏良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