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华尔街爆炸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40°42′23″N 74°00′34″W / 40.70639°N 74.00944°W / 40.70639; -74.00944

华尔街爆炸事件
Wallstreetbmb.jpg
爆炸后的景象,图中右侧是联邦国家纪念堂
日期 1920年9月16日
12:01(UTC-5
地点 美国纽约州纽约市
目标 华尔街
动机 疑为报复逮捕萨科和万泽蒂英语Sacco and Vanzetti
形式 马车炸弹
死亡人數 38
受傷人數 143
主兇 疑为加里尼主义者

华尔街爆炸事件发生于1920年9月16日中午时分,爆炸地点位于纽约市曼哈顿金融区,造成38人死亡,143人重伤[1]:160-161。爆炸发生的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美国的社会动荡、工人斗争和反资本主义运动。尽管对爆炸案的调查一直没有确切结果,调查人员和历史学家普遍怀疑加里尼主义者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制造了爆炸。在这次爆炸的前一年,加里尼主义者还涉嫌制造了1919年美国无政府主义连环爆炸

爆炸和影响[编辑]

1920年9月16日中午12:01,华尔街人流密集的午餐时间,一辆马车停在了J.P.摩根公司位于华尔街23号的总部对面,曼哈顿金融区最繁忙的角落中。稍后,车内满载的100英磅(45公斤)硝酸甘油炸药被定时器引爆[2]:77,500英磅(230公斤)铸铁吊锤在爆炸作用下将马和马车击碎[3],当场造成38人死亡,143人重伤。大部分遇难者是担任信使、速记员、办事员、经纪人等职务的年轻人[1]:329-330。下午3:30分,纽约证券交易所管理委员会开会并决定次日正常营业。工人连夜清理了一区域,但也破坏了有助于警方进行调查的线索[1]:160-161。次日,美国革命子弟会英语Sons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原本在爆炸发生地组织了庆祝美国宪法日英语Constitution Day (United States)的爱国主义集会,由于爆炸的发生,数千人加入了集会,抗议制造爆炸这一行径[1]:166-168。爆炸造成了超过200万美元[注 1]的财产损失,摩根大楼的内部也严重受损[4]

爆炸发生后警察在J.P.摩根公司门前拉起警戒线,地上是遇难者遗体。

爆炸发生后,美国司法部调查局(联邦调查局前身)和当地警方立即展开调查。起初,调查没有立刻将爆炸和恐怖主义联系起来。调查员们对这种造成无辜的人被杀害和缺乏特定目标的行动感到迷惑,特别是建筑物也仅受到相对轻微、非结构上的损失。纽约地区助理检察官认为爆炸的时间、地点和爆炸物的布置方式显示华尔街和J.P.摩根公司是爆炸的目标,因此可能是激进反对资本主义布尔什维克无政府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等布置的爆炸物[1]:150-151。9月17日,司法部调查局公开了爆炸前在华尔街的一个邮箱内发现的传单。传单是一张白纸上使用红色墨水书写的文字和署名:“记住,我们不会再忍耐了。释放政治犯,否则你们全都要去死。美国无政府主义斗士。”[注 2]时任司法部调查局长威廉·J·弗林英语William J. Flynn认为这张传单和1919年美国无政府主义连环爆炸英语1919 United States anarchist bombings中发现的传单十分相似[1]:171-175[5],从而迅速确认爆炸不是一场意外事故。官方消息谴责了无政府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华盛顿邮报称这一爆炸是“宣战的行为”[6]

爆炸事件的发生使得警方和联邦调查员重新开始紧密追踪外国激进组织的活动。追踪凶手的呼声促使美国司法部调查局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其中包括约翰·埃德加·胡佛领导的总情报部门得到的扩张[1]:272-282

后续调查[编辑]

1920年爆炸造成的残迹仍可见于华尔街23号。

绝大部分调查最初集中于无政府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包括被认为制造了1919年美国无政府主义连环爆炸的加里尼主义者[1]:207-208。调查员发现华尔街爆炸中使用的炸弹装满了可以起到弹片类似效果的吊锤,造成了更多的伤亡。调查员很快将注意力集中于对美国金融和政府机构素来极其不满、并有使用炸弹进行暴力报复前科的激进团体上。但是由于马车驾驶者不在遇难者之中,调查一度陷入僵局。尽管马蹄上的马蹄铁是新近钉上的,调查员找不到进行这一工作的马厩[1]:171-175。即使在十月份调查员找到了他们所要找的打铁工人,他仍然无法提供多少信息[1]:225-226。警方联系了销售和运输炸药的公司,但是也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7]

调查员还讯问了曾在四届美国网球大奖赛中获得双打冠军的埃德温·P·费舍尔英语Edwin P. Fischer。他曾在爆炸发生前向友人寄送警告明信片,让其在9月16日之前远离这一区域。他告诉警方他“从空气中”收到这一消息。然而,他们发现发送警告明信片是费舍尔的惯常行为,并将其交给一家精神病院。费舍尔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病,但是没有伤害性[8][9]

司法部调查局和当地警方的调查进行了三年却没有结果,除了偶尔会逮捕一些疑犯并登上报纸头条,事后却每每无法提起诉讼[1]:217-219, 249-253沃伦·盖玛利尔·哈定总统执政期间,调查还评估了苏联美国共产党作为幕后操纵者的可能性,同样没有结果[1]:295-308。直至1944年,联邦调查局重新开始了调查,其特工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后才得出最终的官方结论:“例如俄罗斯工会组织,世界产业工人组织,共产党等等……从现有的调查结果来看,这些组织都和爆炸无关,而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或者意大利恐怖分子才是爆炸的制造者。“[注 3]

爆炸中38人死亡,143人重伤。纽约历史上类似的灾难还出现于1911年纽约三角内衣工厂火灾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一个名为马里奥·布达(1884年-1963年)的加里尼主义者放置了炸弹。布达是萨科和万泽蒂英语Sacco and Vanzetti的朋友,由于警方在调查一宗和他有关的案件时发现了萨科和万泽蒂抢劫杀人案的线索,并最终导致了两人被逮捕,因此有怀疑认为布达是最有可能放置炸弹进行报复的[10][11]。1955年在布达的侄子和另一位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对布达的访问中,布达参与制造华尔街爆炸使用的炸弹得到了证实[注 4]。布达具有制造硝酸甘油炸药和其他爆炸物的经验,曾使用吊锤作为弹片,还被认为制造了数个炸弹供加里尼主义者使用[2]:15[10][12],这其中包括1917年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杀死了九名警察的黑色粉末炸弹[2]:15[3][12][13][14]

在萨科和万泽蒂被捕时,布达正在纽约市,但是既没有被逮捕,也没有被讯问。离开纽约后,布达继续使用其真名,以便从意大利副领事处得到护照,并及时通过海路前往那不勒斯[3]。当年十一月,布达回到了意大利,从此再也没有回到过美国[3]。其他还在美国的加里尼主义者在之后的12年中继续进行爆炸和暗杀活动,直至1932年对萨科和万泽蒂案中主审法官韦伯斯特·萨尔英语Webster Thayer的炸弹袭击[10]。萨尔在爆炸中幸存,之后同受伤的妻子搬离受损的住宅,在24小时保护下继续生活[10]

参见[编辑]

备注[编辑]

  1. ^ 根据MeasuringWorth的估算,这一金额的购买力折合至2011年约为2240万美元左右。
  2. ^ 原文:"Remember, we will not tolerate any longer. Free the political prisoners, or it will be sure death for all of you. American Anarchist Fighters."[1]:171-175
  3. ^ 原文:"such as the Union of Russian Workers, the I.W.W., Communist, etc....and from the result of the investigations to date it would appear that none of the aforementioned organizations had any hand in the matter and that the explosion was the work of either Italian anarchists or Italian terrorists."[1]:325
  4. ^ 原文:"Buda was a real militant, capable of anything. In 1933 I drove to New York with Buda's nephew, Frank Maffi...Frank said, 'Let's drive downtown and see my uncle's bomb', and he took me to Wall Street, where the big explosion took place in September 1920, just before Buda sailed for Italy. You could still see the holes in the Morgan building across the street."[3]:13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Gage, Beverly. The Day Wall Street Exploded: A Story of America in its First Age of Terror.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英文). 
  2. ^ 2.0 2.1 2.2 Watson, Bruce. Sacco and Vanzetti: The Men, the Murders, and the Judgment of Mankind. New York: Viking Press. 2007. ISBN 978-0-670-06353-6 (英文). 
  3. ^ 3.0 3.1 3.2 3.3 3.4 Avrich, Paul. Anarchist Voices: An Oral History of Anarchism in America.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132-133 (英文). 
  4. ^ Havoc Wrought in Morgan Offices. New York Times. 1920-09-17 [201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4) (英文). 
  5. ^ Funds are Needed in Fight on Reds. New York Times. 1920-09-19 [201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4) (英文). 
  6. ^ Gage, Beverly. The First Wall Street Bomb. History News Service. [2010-09-16] (英文). 
  7. ^ Explosives Stores All Accounted For. New York Times. 1920-09-17 [2010-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4) (英文). 
  8. ^ Bryk, William. WALL STREET'S UNSOLVED BOMBING MYSTERY. New York Press. 2001-03-06 [2011-12-25] (英文). 
  9. ^ Bellows, Alan. Terror on Wall Street. DamnInteresting.com. 2007-05-14 [2011-12-25] (英文). 
  10. ^ 10.0 10.1 10.2 10.3 Avrich, Paul. Sacco and Vanzetti: The Anarchist Background. 1991: 213,227. ISBN 978-0-691-02604-6 (英文). 
  11. ^ Newby, Richard. Kill Now, Talk Forever: Debating Sacco and Vanzetti. AuthorHouse. 2011: 590. ISBN 978-0-7596-0792-7 (英文). 
  12. ^ 12.0 12.1 Dell’Arti, Giorgio. La Storia di Mario Buda (pdf). Io Donna. 2002-01-26 (意大利文). 
  13. ^ Milwaukee Police Department Officer Memorial Page. from the City of Milwaukee website (英文). 
  14. ^ Balousek, Marv; Kirsh, J. Allen. 50 Wisconsin Crimes of the Century. Badger Books Inc. 1997: 113. ISBN 978-1-878569-47-9 (英文). "The 1917 bomb used black powder with a homemade sulfuric acid/metal plate "time" fuse, which failed to explode until the package was opened at the police station. By 1920, it is notable that Galleanist bombmaker(s) had apparently discontinued the use of the unreliable acid detonators in favor of dynamite with an electric blasting cap and a clock wired to a battery as a timed detonator."